68、烈火青春【四】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68、烈火青【四】

    作者有话要说:耀司,滚地板了,哈哈【殴打

    这张比较各种JQ,望天

    完成一被神崎润和仓野理沙一致认为太BT的躲避子弹训练,专心致志地浏览仓野理沙带来资料的任天堂,诧异于仓野理沙和神崎润两人笑而不语地突然添置的轻井泽别墅被他人闯进。将手上拥有的政协把柄资料销毁,感叹两个下午都有课的朋友留下的‘安全隐患’,任天堂抓抓脸,出外迎‘客’。

    东邦的几人一边私闯民宅一边大声商讨分配,全然没有‘入侵者’的自觉,理所当然的将别墅当成自家的财产。

    “小瑞瑞我想吃……”

    “那边那间房是我的了。”

    “这别墅防盗有点意思……”

    “再有意思也被我的万能‘钥匙’开了。”

    任天堂眼看那帮开心讨论的人,检讨是不是自己才是外来客,啊咧,难不成是理沙非法入侵?嘛,不可能,有阿润在。

    任天堂终究开口:“哈哈,你们是客人?还是…敌人。”

    兴致勃勃地六人讨论停顿,任谁也没想到稳当的展令扬的计划出现纰漏,作为漏洞的俊美少年双手交叠撑在半层的围栏上,朗笑着俯视他们,亲和力十足地谈话,然而当说出‘敌人’这个词汇的时候,少年温和的眼神变得凌厉,不期然地让人脊背一凉。

    “可的人家当然是客人。”怪胎之最率先反应,两手支在脸侧,一零一号笑容不变,忽悠得毫无鸭梨。

    任天堂顿悟:“哈哈,那你们一定是理沙和阿润的朋友了,要来点香蕉吗?”

    “……”这货的神经也太大条了吧,能安全活到现在真不可思议。

    “当然。”展令扬保持笑容,赖在雷君凡上,等待少年的香蕉==。

    随后几,归来的神崎润态度不明地与东邦六人混熟,跟雷君凡惺惺相惜,两人在数学的领域有不同的见解,同样出色,只是在逻辑思维和运筹帷幄这点上,神崎润稳胜,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男人。仓野理沙少与几人的交流,保持观望状态,人前是个乖乖牌妹子,人后则是跟任天堂回到伊藤家继续用Spider的黑客份跟那个Eric斗智斗勇,引君入瓮。

    任天堂在别墅耗了几才回伊藤家。

    任天堂每次洗完澡找香蕉牛吧,像是都习惯同一钟数放轻松,总会不期然遇见满疲惫出门透气的宫崎耀司,一般少有共同话题的两人只点头打招呼便各自回房。

    擦肩而过的时候,任天堂眯眼,反将宫崎耀司扑倒地上,在玻璃之后,木制地板被子弹穿透,除却灌入温室的冷风,再无声息。大喊一声引起戒备人员注意,任天堂有感应般带着宫崎耀司滚几圈直到进入隔间,地面上出现一排贼心不死地子弹痕迹。

    房间外人员汹涌沸腾,找袭击者,房间内很安静,只有任天堂独自悼念阵亡在下宫崎耀司白色衬衫上的牛,苦着脑门亮起一盏灯,任天堂想到个不浪费的方法,在宫崎耀司震惊的不明神中,俯□挽救牛和宫崎耀司的衣服==。

    少年毫无顾忌地隔着薄薄的衬衫舐,软而温舌头让宫崎耀司体绷紧,呼吸在少年暧昧的行为下变得急促,少年的舌尖沿着皮肤上的牛缓慢下移吸,宫崎耀司低垂的眼眸只能望见那一头软绵的黑发,体随触碰加深变,一个念头逐渐出现的时候,少年突兀地停止动作,快手快脚地爬起来。

    任天堂将牛‘喝’完,心满意足地亮出一排白色的牙齿大笑,跟还躺在地上的宫崎耀司说再见:“哈哈,耀司我帮你清干净了。你也别躺太久,感冒了宫崎妈妈该担心了。晚安。”

    宫崎耀司:“……”

    几后,枪击事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结果是不了了之。

    伊藤龙之介和宫崎政一粉饰太平下,宫崎耀司的工作依旧忙碌,伊藤护依旧独占鳌头,成为上流社会最受瞩目的有为青年,掩盖并削薄宫崎耀司的存在感。

    “啊啦~,看来伊藤护隐藏的野心,容不下一个宫崎耀司。”嘴里含着吸管下定论,神崎润神采奕奕地试着破解棋盘上某人给出的残局。

    注意到门外的动静,仓野理沙眼神明灭地轻笑:“我看吧,宫崎及早另谋高就还好,,这么多年过去,居然连宫崎老爷子也倒戈了。”

    神崎润:“忍怎么还不来…不过,宫崎耀司的能力,在哪里不是个好……”

    门侧的宫崎耀司眯眼,优雅低笑,平静地离开茶水间。

    ……

    长达一个月的相处,在校的东邦人员依旧停留在本,怪胎头头跟Spider耗上了。

    任天堂也不介入藤崎润和仓野理沙的趣味中,他只盯梢曲希瑞,规定别墅内只能烹饪香蕉味食物,让全体人员年胃部抽搐。当然神崎润和仓野理沙除外,前者对食物无要求只对哈密瓜苏打钟,后者已然在神论根深蒂固那时让体适应食物(妹子你强)。本来东邦几人对此不服气,然暴力政策下,只能被迫接受。武力这点,东邦几人即便用尽浑解数,拍马也赶不上逐渐脱离正常人范畴的任天堂,将体当做是兵器练习,任天堂那本被搁置不知多少世纪的练习无能的诡秘剑谱,逐渐有了眉目。

    说到东邦吧,住在神崎宅,可谓连离开都不行。他们私闯民宅的全方位无死角高清录像捏在任天堂手上,那货说了,每天都要忍耐将东西送到警察手上的冲动,就像男人将兴奋活生生地吞回去,会很受…内伤==|||。

    狂是仗着别人的纵容,浅踏底线,展令扬敏感地发现,伊藤忍是那种说到做到的人,他们某种程度上相似,伊藤忍显然比他藏得更深,他说的话不是吓唬他们,只要他们在本期间离开这里,证据必然会交到能治他们的刑警手上。是以,轻狂的少年们只能苦着接受现实,东邦几人那是有苦往肚子里咽,凝视挑选这别墅的令扬那个叫‘少年胃痛幽怨多’,被哀怨集体攻击的展令扬却自得其乐地适应食物链的更替。

    不同于神崎润和仓野理沙的让难得对手留在鼓掌,运筹帷幄,任天堂留人的最根本原因,便是——曲希瑞的厨艺(喂)。任天堂在曲希瑞这个烹饪大手示范下,学习到很多不曾想过的方式,每都在大声称赞以及实习做菜中度过。

    ******

    冬天是个好季节,任天堂却不喜欢这样白雪皑皑的季节。伊藤护生那天,任天堂独自跟忍足医生外出,不是找贺礼,是祭拜逝去的人。伊藤家大排筵席的时刻,任天堂和忍足医生总会安静地在墓前伫立很久,每年如此,属于两个人的悼念。碑上黑白的照片,里面的人永远那么温柔,却也永远失去生气。

    一直到傍晚,两人步调一致地离开,不同往常到岔路便各自离开,任天堂道:“医生,你怎么还是光棍,明明那里都做过手术了。”

    忍足医生点烟的手一顿,抽抽嘴角:“……我乐意。”擦,这小鬼如何得知!

    任天堂:“哈哈,难道是传闻中的不…疼疼……”

    忍足医生一个爆栗落在任天堂脑门上,“叔叔我能力好的很,哪个和叔叔好的妹子不是哭喊着‘呀灭跌’的。”

    任天堂:“医生,白梦做多了会梦遗。”

    忍足医生:“……”

    跟医生分开后,任天堂一如既往出现在伊藤护的生宴上,盯视笑得悠然自得的父子,任天堂小口喝着伏特加。脑海里转着忍足医生的那句“妈妈总会希望孩子平安长大,而不是被仇恨缠着一生,被罪恶感折磨”。

    任天堂是怎么回答的——罪恶感?早就被剿灭了。当时忍足医生的表,纠结和诧异并存。

    作为伊藤护想要招揽的被邀者,笑容纯良的神崎润和温婉柔和的仓野理沙第一时间走到任天堂边。两人似笑非笑地凝望扮装古怪的东邦六人,几人那个叫有模有样,打探消息手段尽用,俊美的外表总是吃香。伊藤家越过迹部家独大的原因,真是引人思考,八卦的人从来不少。

    观望片刻,在任天堂插科打诨下中,厌恶社交场合以及某些人看自己的眼神的仓野理沙无奈地离开宴会,专心逗弄可的猎鹰。仓野理沙眼中,再不靠谱,忍依旧默默地关心她,给她不曾想过广阔的自由。

    神崎润奋斗解决哈密瓜苏打,任天堂奋斗解决伏特加==,两人一时间喝的不分上下。酗酒的结果是凶残地醉酒,任天堂摇晃一下就要倒下,被笑容无奈地神崎润接着,搂在怀里,“喝那么多伏特加,不怕酒精中毒~。”

    显然醉鬼是不可能做出回答,神崎润接着道:“那就跟我走吧。”

    神崎润带着有靠枕便大睡特睡的状若无骨的少年,离开宴会,准备回轻井泽的住宅。夜色下,少年红润的侧脸眉头紧皱,神崎润尝试般浅吻上拢起的眉头,感觉意外的…有趣~。

    “你在干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