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青春【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任天堂第一次知道,人的体温可以这么低,血的温度可以一瞬间从温变冷。

    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啊,那要从任天堂将那帮所谓的双龙会的打手打败开始,随后每隔一段时间的突然袭击,任天堂当做是历练。

    …

    没错那些人很强,那些人也有枪,只是,任天堂吃过一次枪支带来闷亏,失去了珍惜的一切,这次生命他着重训练的是速度,极限地向飞坦那种速度锻炼,务求对子弹完全躲避。很有成效,躲避过子弹,那些自诩如何厉害的神枪手可谓不堪一击,至少对任天堂来说,对付那些人就像切菜那么简单。

    任天堂很厉害,双龙会那帮黑社会动不了他是真的,甚至他们的头子伊藤龙之介和宫崎政一亲堵截任天堂,也耐不了任天堂的何,无功而返。说什么任天堂是他儿子,像那种在妈妈很受伤的神色下完全无视她的大垃圾,任天堂这所谓的“父”会出于良心找上他,比香蕉自动脱光跑进猩猩嘴里还可笑。

    名务妈妈跟忍足医生那个奇怪家伙相处融洽,甚至忍足医生不介意任天堂的存在对名务妈妈开始追求攻势,至于那货怎么喜欢上的名务妈妈,任天堂就不知道了,不过任天堂能感觉名务妈妈体一天天好起来,神色自怨自艾也被幸福取代,他便不留地处理那帮子闲得蛋疼的‘黑社会’。

    任天堂发现有趣的事,制这种如今他体不能用的能力,只抽取其中复杂地构造,足以制作坑死人的陷阱。有良好实验体,任天堂的陷阱深度不断加深,乐此不疲地坑‘野怪’。

    又一次,任天堂蹲在地上,居高临下地盯紧一个个扯线娃娃般吊在坑中的黑衣男,手里舞着剪刀,“哈哈,明知道有陷阱还往下跳,你们在玩‘我们的脑子就是马赛克证明给你看怎么样’游戏嘛。”

    “……”玩你妹啊基可修,这货怎么挖的这么一个坑。满脑门白色十字绷带和黑色十字架的双龙会人士,胆颤心惊地随着那把随时让他们饮恨在坑中被尖刺戳死的剪刀移动,苦着一脸血的丑脸。

    …

    伊藤龙之介的私生子并不只有名务忍一个,分散在很多地方的私生子不少,条件仍算出色的还有一个宫本护。没比较宫本当之无愧的聪明伶俐,连宫崎政一也很赞赏。可一旦有所比较…矫健手,那一个个‘玩笑’般可能致命的精致陷阱,彰显名务忍的强势,那仅仅是一个才六岁大的孩子。

    “龙之介,忍那孩子的出色,耀司仅仅观看视频,也目不转睛(你确定耀司哥不是当综艺节目看)。”

    “他有个致命的弱点,政一。麻痹期够长了。”

    “的确,他可怕的谨慎终于有点松懈了。”

    “我们本来就是不择手段的存在。”

    伊藤龙之介狠桀骜的笑容蔓延,不渲染任何感,宫崎政一相视而笑。

    名务香织被劫持,劫匪双龙会,名务香织被误杀,动手者也是双龙会。前者在双龙会的两条龙控制下,后者便是名务忍不合作并不再玩闹,狠辣地重伤甚至杀死绑架者,让劫持的人颤抖着扣动扳机,子弹穿透担忧儿子的名务香织的脑袋,即时死亡。前一刻,名务香织还说着“忍,小心后……”的话,然而她再没有机会说完。

    “不——妈、妈妈,不要再丢下我,不————”

    原来一切的源头是任天堂自己,抱着逐渐冰冷的尸体,彻骨地寒意将任天堂浸润,是他的存在害死妈妈。他自己该死,双龙会同样该死,一瞬间让自己和整个双龙会陪葬的想法席卷任天堂,但是不能。一种口不能言的撕心裂肺锐刺心脏,脑中什么都不剩,任天堂眼里只有那满含担忧的僵硬面容。

    ——为什么还要担忧我呢,是我害死你的,妈妈。

    任天堂被人拖离尸体,拼命挣脱哭喊,手脚趴着地面的坑,指尖扒出血,那些能用以阻止分离的能力一概忘记,他眼里只有那个很温柔的妈妈,以及渐渐远去无人理会的尸体,呼吸一窒一口血吐出来,任天堂喊到声嘶力竭,却再也无人应答——

    【忍,妈妈给你讲故事,从前有个……】

    【忍,要乖乖的,妈妈出去打工,很快回来——】

    【妈妈不饿,忍不把东西全吃了,妈妈会生气。】

    【忍,如果妈妈喜欢上阿凖,忍会不喜欢吗?】

    一句句温柔亲切的话语徘徊在任天堂脑中,刺激神经,跟那被他小心而谨慎包裹的很久以前的记忆相撞,搅合,窒息般痛苦。

    他只是很喜欢妈妈,只是想跟妈妈一起,为什么每次先离开的都是妈妈。——我只是想要一个家,想要温柔的妈妈,为什么这么难,哪怕梦境也不让我…如愿。

    任天堂曾经也有个很温馨的家,有妈妈,有爸爸,还有个弟弟,平凡而幸福的上班族家庭。

    从什么时候开始消失的呢,这样一幅宁静温馨的画面。啊,从所谓的爸爸得到他父亲的遗产开始,泯灭人也不过如此。

    男人有了钱,那便会花心,最开始任天堂是这么想的。

    …

    【阿堂,你爸爸上别人了。】

    那时任天堂只是11岁,拒绝了任札伸出的手,眼睁睁看他带着弟弟离开家,连个眼神也吝啬给妈妈,把她置于透明的境地。

    任札得到那个不接受妈妈将任札赶出家门的爷爷的全部财产,从此任天堂的妈妈是路人,那些至死不渝的,都是笑话。任天堂惊呆了,心里埋下名为恨的种子。——究竟为什么你能将妈妈伤得片体鳞伤,为什么弟弟你也选择他。

    【阿堂妈妈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任天堂只能紧紧抱着每个晚上都哭得眼睛红肿如泣血般的妈妈,让恨的种子生根发芽。

    【阿堂我只有你了,你帮帮妈妈,妈妈很痛苦……】

    ——只要你想的,我便会去做。任札上儿子任天明,那么任天堂就去杀了天明。所以,妈妈不哭,不要为垃圾哭,天堂会是最乖的天堂。天堂会成为妈妈的开心果,即使成为小丑或者其他什么,只要你笑了就好。

    不过,那个一步一脚印教他关心他的妈妈,好像…已经消失不见了。

    …

    不可接受的是这样的事实。

    为什么任札上的是天明,那个会拖着他的手,软绵绵的喊着“哥哥”的孩子。

    即便如此,他仍旧亲手毁掉的那孩子……

    【你怎么能…阿堂,怎么能这么对弟弟。】

    任天堂被妈妈狠狠地一巴掌打翻地上,重新在妈妈眼中看到期盼,任天堂就算再痛,被妈妈当做发泄内心恐慌以及欢愉交织的沙包,也无所谓了吧。其实没有人知道,最开始每个晚上他都会回想起弟弟挣扎的痛苦面容,那不断被按下水中连呼喊救命都不能,扭曲而不可置信的小脸,都会泪流满面,那么信任他的弟弟…可是,任天堂不后悔。

    没有人指责任天堂,没有人知道,弟弟是他亲手了结的,那时候他才十二岁。从那之后,他对水有恐惧,哪怕已经尘封起记忆,体也会排斥着游泳这样的事。

    发生这件事,任札对妈妈不看一眼,反倒派人想要将任天堂也从妈妈边抢走,说什么任天堂再跟着她会疯掉。疯掉,疯的是任札那垃圾,任天堂不会妥协的,他能杀天明,他就能杀自己,面对朗笑着用刀在脖子上划了一圈的任天堂,任札放弃。

    ——阿堂只属于妈妈。

    【阿堂,最后还能看见你,真好——】

    那个这么说着‘真好’的妈妈,被那个禽兽不如的父亲推下摩天大楼,任天堂连‘陪’妈妈都没有机会。他被任札反锢双手,固定在摩天大楼的边沿,任札拖开任天堂,只是时间不足,任天堂眼睁睁看着妈妈越变越小,最终成为在地面绽放的血色之花,艳得噬骨。因为那封早早写好在家的‘遗言’,任札甚至没有罪,任凭任天堂怎么说,一个小孩的片面之辞,如何能让法官相信。

    …

    因为遗言,任天堂必须认真地大笑活着,不能轻生,不能解决任札那个畜牲。

    一复一开心的生活,这样就好。

    那么他可以相信妈妈还在,自欺欺人也好什么都好,任天堂让自己忘记一切,让保姆充当好妈妈的‘角色’。

    可惜带子的声音逐渐磨损,可惜任札的手下死缠不放,可惜阿才越来越担忧的神……名务妈妈的死亡…一个个让他要清醒地面对现实。

    任天堂只是小心翼翼地经营来之不易的幸福,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幻灭,为什么这样也要被破坏。

    可能,是他罪孽太重了,从亲手杀死弟弟那刻开始。

    杀死亲人的该隐变成吸血鬼,那么任天堂自己呢?

    作者有话要说:够苦的,但是啊剑想说,这是任天堂自己知道的过去……

    狗血之后大概是苦,苦的是谁才不说呢。

    搓下巴,这文的主线——治愈。神马时候这个才揭发的伤口好了,真相大白了,那些个通过某个坑的boss们出现了,大概就差不多了....

    嘛,反正啊剑不是神马谋论空间论的能手,设定神马从写的时候就是个浮云,写文也是图个欢乐【殴打....

    PS:这是早就想写的扭曲,捂脸,每个二货背后都有个故事【殴打....

    PPS:谢谢乃们的霸王,大力腐摸,╭(╯3╰)╮:

    doure12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2-02-17 23:04:31

    刹烨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2-02-17 12:48:32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