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魂【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作为三将,任天堂这个本来的队长,爽朗大笑地跟塔矢亮仿若左青龙右白虎般跟在阿光后进场。【虾米文学 www.]

    当仓田的对战表递上的时候,讲解的渡边先生惊吓到,满脑门汗滴地想要询问仓田为何这样安排,却被仓田敷衍而过。当对战表挂出,全体工作人员观众汹涌起来,质疑不服的声音此起彼伏,跟进藤相熟的几人显然也意想不到,多半人偏向仓田认为以半目输给中国队的藤崎明不足以担当大任,以至于想出来的放弃大将之战略。

    除了那些被挑战地满脸铁青的高段棋手,除了猜出黑山老妖的少数人,没有人知道任天堂这货的实力。

    直到某个悄无声息地抢夺讲解员麦克风的少女开始讲话,只见名为藤崎明的名不见经传新晋棋手一手拍在桌面上:“都给爷闭嘴,谁再质疑阿光,爷就…就让谁去果奔,哈哈。”这时候就该学学那些反派的气场,镇压四方,握拳。

    “……”场内顿时鸦雀无声,与会人员满脑门黑线。藤崎棋士你好歹是个女孩吧你是个职业棋士吧,这样做真的没关系吗?你真不是来败坏本形象的?举办方都感觉森森地胃痛了有木有!

    “我只说一句,本队必胜。”任天堂正色,随即扭头‘森’凝视进藤同学:“阿光,要是输了,你就给我入地狱,哈哈。”

    啊喂这已经是两句话了,众人随着少女的话撇头看进藤:“……”

    进藤一张俊脸唰地一下苍白起来,他比谁都清楚他家青梅竹马的恐怖。哦漏,进藤不要再过三餐香蕉零食香蕉拉出的便便都出现香蕉味的苦子。小明就是有那个能力让进藤有段时间见着香蕉就胃痛。进藤更不想一边被灌香蕉一边下被杀个惨绝人寰的棋,会死人的啊!

    塔矢转头,戳了仿若陷入二次元恐怖空间的进藤,让他恢复镇定,“没事吧,进藤。”

    进藤光吞咽一下,摸一把冷汗,英勇就义地进入会场,“没事,哈、哈哈。赢了是天堂,输了是轮回,死也不输给高永夏!”

    这个威胁究竟有多恐怖啊,进藤的脚都快绊倒自己了,塔矢有扶额的冲动。

    任天堂的对手是进藤认识的洪秀英,少年能成为韩国队代表定然有让人不能忽视的实力。

    任天堂抓抓脸,以熟练的韩语道:“嘛,该怎么办,我好像很讨厌韩国队,这么样的话,会不小心下狠手的。孩子,你不介意吧,哈哈。”

    洪秀英惊讶,“你会韩语?”

    任天堂:“啊咧,很奇怪吗?不会说的话,可是会饿死的啦。”任天堂这么多梦境,重复到过的国家不在少数,背包客连语言都不通的话,会饿死街头的哟。

    洪秀英讶异过后平淡下来,“我不介意你所谓狠手,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只是,为什么你们都对秀策那么执着?”

    任天堂道:“秀策等同于阿光的老师,阿光对秀策的崇拜,不容亵渎,这么说的话你们更能理解。我的话,我很护短的,哈哈。”

    洪秀英理解为进藤是藤崎的‘短’,这么理解起来顺理成章。随即任天堂说了一句‘怎么办呢,我觉得我十五分钟就能解决你,你敢不敢跟我下快棋,哈哈’让洪秀英眼神变得凌厉,却也接下战帖,两人和谐的气氛微妙转变,气场犀利地较劲,开始对弈。【虾米文学 www.]

    相比两人对弈前话多,大将和副将的比赛早已进入序盘阶段,整个场面激战正酣。

    本来该对大将战关注的观众,全都被那疾速的三将战震撼,两个棋手像是被怪物鞭笞追赶般,不要命地下快棋,这才开战四分钟,两人早进入中盘厮杀阶段。比斗技术般,都奇异地采取强攻,同时布下一个个陷阱,因为快便会有些微差错,盘面有点眼识的人都发现坏棋不少,一、两秒一子的下棋速度,完全不担忧会一步错满盘皆落索,真真落子不悔。显然,洪秀英暂时稳占上风。

    懂棋的观众很难移开视线围,很快,那洪秀英稳赢的盘面发生变化,藤崎明开始收割地盘,不着痕迹地扰乱洪秀英,隐秘地补早前的断点,一个个修补。在洪秀英努力收割无主地时,藤崎明抢占地盘同时已经将所有断点补完,将前面断断续续的棋连成漂亮的一片,一步步将有些疏忽的洪秀英引入陷阱……

    三将赛进行约莫才进行了十五分钟,韩国洪秀英认输,全场哗然。为这不知为何的快棋,为藤崎明让人难以置信的掌控能力,总让人错觉,仿佛节奏一直在少女手中不曾离开。

    “藤崎好强。”和谷呐呐自语。

    “啊,让人无处着力的强者。”伊角这个在职业考试失利的青年,想起那让他胆怯的变化多端地狠辣棋风,决不让你有喘息的机会。

    简井眼看两个学弟妹都坐在国际大赛的赛场,有种沧桑之感,“阿光一定要加油!小明依然那么厉害。”

    三将胜出,主将和副将的比赛人仍在继续。在洪秀英的震惊下,任天堂离桌正想围观阿光的比赛,突然,任天堂像察觉什么脸色微变,凝神看向一个地方。脸上扬起闪瞎眼的开朗笑容,让失神地洪秀英遍体生寒回过神,然任天堂早就没了人影,空气中传来“你死定了…”的话语。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相继三将战,副将战塔矢亮也获得胜利,宣告本队的胜利,无论如何这一届北斗杯,三国是和局收场。剩下大将之战,虽然进藤暂时处在下风,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两人在尽最后的努力,引来参赛棋手的围观。在大多数人的质疑,某人极限的压力下,进藤不负众望地取得胜利,哪怕只取胜半目,亦让人震撼得说不出话,当真应了那句士别三当刮目相待。

    正当进藤想义愤填膺地为本因坊秀策说话之时,眼角余光一扫,只见小明神色愉悦地拖着一坨…准确说一具穿平安时代标准服饰的尸体缓步而至,进藤登时瞪圆了眼,不可置信地死死盯着,让一众人等循着他的视线望向走路姿势奇怪的少女,不明所以。

    进藤喜悦地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哭的像个孩子,最重要的宝物失而复得,哪怕是残的,也让人幸福,他很浅地说了一句:“欢迎回来,佐为(Sai)。”

    北斗杯完美落幕,随后三国几天逗留,任天堂挨个单挑他们围棋,依旧习惯输半目。唯独对那高永夏,狠狠地打击报复,中盘认输的少年啊伤不起。

    失言的后果有多严重,进藤此刻的生活就验证这个后果,坑爹的那些一批批询问‘Sai’的无国界棋士弄的进藤苦着一张脸哟,为嘛塔矢老师也严肃了更别说一直对佐为有森森好奇以及感的绪方。这事装傻也不能解决,更别说塔矢那副不说就瞪你瞪到你天荒地老的架势,进藤只能祭出杀手锏——打着哈哈说Sai后会重回网络围棋的事实,那帮子人虽然不甘心也消停。

    进藤那天后从新过上边有只闹魂的子,拿着北斗杯三国和局平分的奖金,置办了电脑,让佐为每天下棋,整个人轻松很多。只是,眼看佐为那张每都会顶着一只熊猫眼的脸,进藤清楚青梅竹马不打算轻易饶了佐为,进藤甚至不敢想象那小明究竟对佐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让佐为一个魂血条清空地尸了大半个月才恢复行动力。从此以后,佐为对小明惟命是从,说一不二,标准宠物模样。

    任天堂的生活回到原来轨迹,也就打打佐为下下棋,看看空间学说,不然便是受伊藤护之邀外出。

    眼下伊藤护邀请任天堂到多罗碧加尔乐园游玩,在藤崎妈妈期盼的粉色眼光中,任天堂朗笑着答应,只要妈妈希望。

    任天堂玩的那都叫刺激,哪怕是伊藤护这个男生也差点招架不住,佩服他的彪悍。

    坐上云霄飞车时,没有人想过会发生命案,下来后伊藤忍和任天堂淡定围观,新奇地被当成嫌疑犯,见证一起杀人事件是如何被破解的。警察都走光后,任天堂想起要给妈妈带签名,然那位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早就跟小女友走没影了。

    签名什么,只要有恒心,定然能得到。任天堂跟伊藤护道歉,让现出疲态的伊藤护在茶座等,任天堂须得却找侦探要签名。伊藤护本跟上,接了个电话后,万分歉意地说约会只能提前结束,请求任天堂原谅。两人好聚好散地分开走。好不容易截停高中生侦探,在他本人有点不好意思,小女友诧异的视线下,任天堂获得‘工藤新一致藤崎明妈妈’的签名。

    任天堂本马上回家,却发现高中生侦探正在跟踪早前事件的一个胖子黑衣人。任天堂似乎还真没怎么玩过跟踪,兴致来了当螳螂后的黄雀,兴致勃勃地进行再跟踪。

    有道是,知道太多的人总不长命,被长发黑衣男人攻击到趴在地上的侦探就是个好例子,好奇心害死猫,这会儿猫都当不成,而是被当做白老鼠灌药。

    任天堂隐匿技术并非这些才活了二十几、三十年的家伙能媲美的,哪怕一边围观一边吃香蕉也不会被发现,他有自信。一直藏着的话,完全能等人走后再回家,但作为一个有良知又感谢侦探小哥给他签名的好公民,任天堂还是头脑一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窜出,将两个黑衣人放倒。

    习惯做事不留祸根的任天堂正要处理两人,感觉杀气直接在地上打滚两圈,眼角余光发现地上多了两个冒出硝烟的小洞,是消音枪!即便任天堂的本体再彪悍,在当个乖孩子吧必然是苦的没锻炼体,加之人总不比弹药快,左边儿心口一凉中枪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剧痛随之蔓延,很清晰感觉粘稠的烫往外涌,体也跟着变得缓慢而僵硬,眼泪痛得都要流出来了。任天堂想,嘛大概又要死了,哈哈。然而只有自己知道,一种叫不舍的绪狠狠地在任天堂心口上划刀子。

    任天堂猛然翻转体,人连同熟悉的声音让任天堂认清一个事实,杀人者正是刚分开不久的伊藤护——

    伊藤护:“藤崎,我很喜欢跟你相处。很可惜,你知道的太多了。”

    任天堂喃喃自语:“妈妈,对不起,让你伤心了。如果能忘了我的话,就好了,哈…哈……”

    闭眼前,任天堂眼睁睁看着工藤新一在自己之后被灌药,还未静止的生命感受到剧烈地痛苦。

    加之,有时候管太多也会惹祸上

    这个世界上,从不缺少混黑道的反派,也许你懵然不知之时,边的人能瞬间化豺狼,将你挫骨扬灰。

    又是一年过去,北斗杯第二届来临,三国都有新鲜血液加入,围棋比赛激战正酣,让那些未有足够实力参赛的孩子们有了动力有了盼头。进藤和塔矢依旧雷打不动地成为本队代表,然而本来上届让人喝彩的藤崎明却没有参加,取代的少年名为社青

    为何换人?众所周知,藤崎明已然失踪一年,跟那位名侦探工藤新一一起,在游乐园中失踪。

    至于失踪前那块最后的签名版,已然在藤崎家妈妈手中。余下的一家三口也从最开始的担忧哭泣不知所措中慢慢平复下来,带着希冀去过着每一天。该感谢老天的公平,夺走了藤崎明,却让藤崎妈妈再度怀上孩子,虽说是高龄产妇,但他们也博得了一个男孩——藤崎星。

    他们不期盼小男孩跟姐姐一样出色耀眼,只求他静静地在群星中默默发光,平稳一生。这是一对家长的期盼,即便有新生孩子的治愈,却不曾放下对女儿回归的希冀。

    “如果小明回来,哪怕每天被轮墙,每天被踩扁充气再踩扁充气,每天当成人偶折断体每一处,我、我也甘愿,呜呜,小明究竟为什么失踪了,她怎么能失踪。”这是佐为叨念的最多的一句话,每次都流一地泪水。

    “那个混蛋,明明知道藤崎妈妈会伤心,为什么做事之前不多想想。”逐渐成熟的进藤想起那个不靠谱却帮助他很多的青梅竹马红了眼眶。思想渐成熟,他很难不往青梅竹马招惹他人,最终被清除那方面想。

    塔矢亮:“你一直相信她会回来吧,进藤。”

    进藤光:“这不是必定的吗!”

    然而有些事,不是你坚信就会实现的,世界不会因你而变改。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柯南君,你真是厄运的体质啊不解释。

    话说枪杀神马,被死神马的,太不CJ了【喂,你自己想歪的有木有….

    — 小剧场 —

    伊藤护:我我一傲努力向上的良民肿么就变成跟黑衣组织有关的反派了,摔!

    啊剑:【抠鼻】啊剑看你不顺眼,让你觊觎阿光,阿光是阿亮的,哼。

    伊藤护森望:你怎么知道我对谁有意思?!

    啊剑:关你事。

    伊藤护手枪指着啊剑发,苦的啊剑玩完。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