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Hunter×Hunter【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56、Hunter×Hunter【完】

    这是个奇怪的遗迹,打从幻影旅团、金进入,别说寻常的机关,就是惯有的摆设也没有,它就是那么坦的一个遗迹,没有特别,或者说,比什么都简单。

    遗迹的主人卡卡西斯王是欧迪王朝最繁盛时期的完美帝王,史料记载为修筑他的陵墓,耗费举国财力的一半,耗时长达三十年,致使迪欧王朝元气大伤,让他国有机可乘,迪欧王朝才湮灭于历史长河中。这样的一个耗财耗力的帝王陵墓,若真是真么简单,别说侠客,就是窝金都不信(喂)。

    至于,这古怪的团队是怎么建立的,那就要从四天前说起——

    哦漏,A级犯罪团伙与猎人碰上就只有一个结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当然,有时候还有那么点意外。

    金:“……幻影旅团。”

    任天堂:“是的。”

    金:“哈哈哈哈,剥落列夫你怎么就对一个犯罪团伙崇拜成这样,还玩角色扮演。”

    任天堂:“角色扮演?这么说的话也没错啦,哈哈。”任天堂这么多年一直在用‘剥落列夫’的名字和绷带呢,一定是最成功的扮演者。

    莫名其妙成为Cosplay的旅团众:“……”

    那个名为金•富力士的猎人,就算是侠客,也不能查到他的资料,那么说,在猎人协会中定然是位不可小觑的强者。并不是说全员满的幻影旅团没有杀掉此人的能力,只是没必要。兴许这位遗迹猎人,还能减少他们发现真相的时间,库洛洛和侠客算盘打的很响。

    一行十几人,午饭问题,剥落列夫的空间能解决,小滴的突眼金鱼也能解决。只是,无论是他们之间的谁,拿出来的东西都让人没有食。前者吧,那是香蕉大合集就差没出现香蕉盖饭;后者吧,吐出来的食物永远会混合奇奇怪怪的东西,哪怕是…满是机油的齿轮。最坏的时候,任天堂赡养的阿强也是补品,旅团众人倒也能自然的吃食物,金这位无要求的还行,倒是酷拉皮卡真•一脸纠结同学,得到剥落列夫的特别待遇——烤鱼。

    任天堂对徒弟么,总是不回亏待的。

    半数时间,金会自然地在任天堂边上,跟他说着近两月的新奇见闻,任天堂总回以闪亮亮的眼神,明晃晃想继续游历的心动。飞坦看在眼里,怒在心里,飞坦觉得自己怪怪的,却不能抵御一种逐渐疯狂的占有。这点,兴许只有库洛洛,酷拉皮卡理解。

    任天堂请教金的,当然还有念力的问题,附带时间和空间的理解,侠客和库洛洛都有不同看法,金必然也是。不过,任天堂跟金混一起的时间逐渐减少,以库洛洛的博学,自然能跟知识雄厚的金聊的很熟,间或侠客也会加入中间,三人进入的话题总会让小滴满脑门问号,对富兰克林来十万个为什么。

    金:“库洛洛不像啊?”

    对团长特别紧张的派克诺坦:“不像什么?”

    金:“冷漠无无理取闹的花心头子。”

    派克诺坦:“……”

    窝金呆呆地问:“谁说的?”

    金:“剥落列夫,他说如果我…咳,没什么了。”第一次,金觉得木乃伊的目光也能炼成终极消音杀器,他不是被那强烈的‘说出来就OOXX你’的恐怖目光给改变话语了么。

    任天堂:“我说的是实话啦,哈哈。”

    派克诺坦:“不,至少无理取闹这一条……”

    侠客扶额,派克你这不都承认了前面的形容了么,虽然侠客也想举牌赞成。

    任天堂:“无理取闹这才是重点,我们小时候他一开始都不肯穿上我……”飞坦咻地一下到了任天堂面前,一伞子插在任天堂脸侧的墙壁上,强迫消音:“闭嘴。”

    飞坦的目光无疑是狠辣的,任天堂抓抓脸没继续说,对上库洛洛每更旺盛诅咒他每天只能在沟渠洗澡的眸子,任天堂突然很理解说过想跟库洛洛战斗的西索为什么有时间就洗澡,必定是提防库洛洛恶咒的突然袭击(==)。

    终于进入遗迹的半月后,金凭借敏锐的直觉以及经验,摁在尽头的一块划痕最古老的石砖上,出现一条通往密室的通道,通道尽头有个祭坛,除此外,依旧一无所获。

    众人对着墙壁摸摸拍拍,仔细寻找下一条路的时候,任天堂‘噗通'一下跪倒地上,向着祭坛行三次大礼。随后,祭坛愣分开两边,出现一条黑漆漆的通道。

    金疑惑:“你怎么就知道通关方法?”

    任天堂:“电视上都这么演的,诚心礼拜必有收获,小滴先上,哈哈。”

    金:“原来是这样,你说的没错。”

    旅团其余人:“……”

    小滴听话点头:“走吧,凸眼金鱼。”真如任天堂说的跳下去,富兰克林的脸顿时黑了一些,紧随其后。

    当金下到迷宫时,此地本来的物品早被小滴一扫而空,旅团众人倒也从容不迫,没事人一样。贼和兵,似乎贼比较谨慎聪慧,但兵有时候直觉是很强的。新生关卡的幻境中,除却金没有杀生,其余每个人都不留地灭杀敌人,哪怕…剥落列夫。

    一开始的浪费时间都在剥落列夫误打误撞打开通道弥补回来,他像是早就知道这一切,心细的必然发现点什么,却不会道破。

    到达最后一关,见着那闪烁璀璨光辉名为‘卡卡西斯的祝福’的巨型宝石,剥落列夫反倒如临大敌,同一时刻,众人发现念力被迫维持缠,不能动用分毫。飞坦和金先后站到剥落列夫边,战斗团员绷紧体,非战斗团员适时退后一步。

    对谁来说,那都是珍贵的历史见证,兵需要带回猎人协会保存,贼想要收藏。

    任天堂第一颗冷汗滴下地面的时候,指挥金去夺得宝石,在这里所有人中,只有金能安全取得,然而飞坦不知那条线搭错,抢先一步,疾速夺得‘卡卡西斯的祝福’,角度刚好让宝石中心折的光中任天堂的肩膀,任天堂怪叫一声,蹲下去。

    飞坦将宝石抛给小滴:“…没事吧。”

    任天堂内流满面地捧着从肩膀上掉下来的蟑螂,“有事,阿强那么惨地被死了,它可不能见强光的。”

    全体:“……”

    飞坦一伞尖将任天堂整个脑门戳到地板上,将中间的‘阿强’挤压成残渣和酱的遗留物。

    任天堂抬手指着脑门上吊着的阿强:“飞坦你不要想念‘包黑天’就拿我和阿强来cos啦,哈哈。”

    金摸摸刺猬头:“你在伤心吗?”

    玛琪冷冷道:“第十七只。”

    场面很融洽,然而宝石的归属问题来了,金显然猜到事实,也明白对上的强盗集团。库洛洛为首的幻影旅团并不想相貌被获知,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打起来是必定的,不用念力的况下,金比库洛洛强,一人也可以抵挡三人,然而旅团人数众多,终归打不赢。

    频繁轮番攻击围殴中,金已显出败势,险之又险地避开致命攻击,下一刻,飞坦的伞尖已对准他的心脏,一脚踩空,金脚下的地面崩溃,整个遗迹在动摇,剥落列夫此时冲出来,一把抱着恢复念力的金,将他传送离开,代价是封念半

    很多根水晶刺穿透任天堂的体,剧痛侵袭时,任天堂看见不可置信的众人,念线拉出来的玛琪被高深莫测的库洛洛拦着,飞坦瞪大的眼眸实在不适合他,任天堂伸出染满鲜血的手,道:“…飞坦,你不、不是无…能,不信去试试,哈哈……”

    “……”

    只要想,飞坦又能上任何男人抑或是女人,不痉挛,却不舒服。很多时候只做到一半,下的人就没命了,他杀的,连虐都懒。飞坦自剥落列夫死后,整个人正常起来,不再有那些古怪的反应以及占有,也不悲伤。只是,飞坦果然很讨厌,看见他的脸会惊艳会迷恋会觊觎的人,以至于做完后不会有活口。

    除了两个人,这世上还真没几个会第一眼就无视他的脸,一个死了,一个还那么喜欢……

    库洛洛喜欢喜欢思考,这么多年,从隐约到清晰,他总该发现,剥落列夫有不经常出现的预知能力。综合来说,预知只针对库洛洛一人。库洛洛优雅微笑,总让他有被窥探的不好错觉,他不喜欢计划被他人先提出来。很多事,库洛洛不让人知道,而那个人知道太多,却并非真心服从,甚至做出背叛的行为,死的正好……

    金依旧混迹众多丛林遗迹,至今他没有上缴幻影旅团团员的能力、名字和肖想,更没上缴那份重新编写的赛亚人草资料,哪怕那片地的草的根已重新长出一根。

    那天靠在金颈部的剥落列夫说:“金,你是我朋友,旅团,是我的伙伴,家人打架我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不想又出事了。不然你离开好了,哈哈。”金被强行送离迪欧遗迹,却并不会不高兴,也没有想要重新得到‘卡卡西斯的祝福’。

    这么一个明明应该很开朗,却从认识之初,金就感觉到…黑暗的青年,奇异的融洽。至少,金很高兴,有这么个…朋友,哪怕那天以后,他的朋友就死亡,这是取代他的酷拉皮卡说的。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①

    出发到遗迹前某,眼神狠地飞坦将任天堂拽进他的房间,困兽般的飞坦随时有攻击的可能。

    飞坦:“我不能上…其他人,解释。”

    任天堂正色深思:“一定是换上…那个无能,哈哈。”

    飞坦青筋,猛然发力,一手肘撞到任天堂腹部:“你找死。”

    任天堂咳嗽揉腹部,“咳,事实啦。”

    飞坦沉脸:“你试试就知道了。”

    任天堂“呃……”

    于是一个晚上后,飞坦浑散架,任天堂精神爽朗,飞坦一脸疲惫咒骂,这货哪来我的封念手铐,但武力也太强了。飞坦才记起来,这货十三岁之前能一人对他们两人的,十三岁之后倒是没打过了……

    小剧场②

    一直到十二岁,奇犽再没遇到过一个会无条件请他吃甜食的笨蛋,不久他在猎人考试里遇到一个差不多的家伙,一起考试一起过关成为好朋友,奇犽迷上给那个叫小杰的孩子吃香蕉,总是被请吃香蕉的小杰苦脸,他一点都不喜欢吃香蕉,奇犽是怎么回事!

    PS:啊剑感谢两位筒子的票票,吃豆腐╭(╯3╰)╮: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