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Hunter×Hunter【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52、Hunter×Hunter【一】

    早上起,是八点的话,洗刷完毕最早也只能听见关门声。对此,任天堂只能抓抓脸,心道自己总是太慢,这样别说见着妈妈,就是猩猩大海也只有遥望的份。

    吃着腾腾的早饭,回想起来作为景王梦境,任天堂知道与三郎对弈时的那幕便是一道坎,与天帝赌博能否翻过的山,任天堂翻不过,即便当时清醒过来有挽救的机会,但水禺刀一瞬间的幻觉,便让任天堂不想翻过去。水禺刀给他看见很久不见的一些人一些事,那是过去,任天堂知道它展现的那些‘未来’,是幻觉,然他依旧希望有那样的未来。

    诚然,‘天帝’个隐藏着的死宅男还是个技术宅,他知道如何让帝王失道,任天堂经不得挑衅,别的什么都可以,唯独……任天堂眼中,最抱歉的是阿炎,庆国的麒麟。阿炎神志不清的时候便说过,他只有任天堂一个王,意味着,任天堂死了,他也必然死亡,阿炎不愿意再选择一位王。任天堂心想,其实阿炎才是白痴,白痴麒麟,比延麒更适合马鹿(笨蛋音)这样的别称。

    “天堂,去踢足球了——”屋外传来阿才的叫唤声,任天堂闻言大声应答,收拾完桌面便手拿足球离开家。

    一场酣畅淋漓的足球赛总能让人无比舒畅,胜利在任天堂他们队后,任天堂倒在地上仰望夕阳,“好累,好想就这样不起来了,哈哈。”

    “累就回家睡觉,笨蛋。”

    手握紧阿才伸出的手,任天堂笑着站起来起:“嘛,有时候睡觉更累啊……”

    阿才闻言,一手拍在任天堂脑门,“那是你睡太多了。”

    “哈哈,你怎么知道我一天睡十二个小时的。”

    “……”阿才扶额,他完全没问十二个小时吧,这货祖宗是猪八戒吧,这么能睡。

    时间刚好够任天堂洗个水澡,闭眼,再睁开,任天堂便看见延绵不断的垃圾山。任天堂心想,今天难道是打开方式错误?巨型垃圾什么,想起来,也有趣,哈哈。方才还香喷喷的衣服散发腐朽比垃圾桶更谋杀鼻子的气息,如果只是这样,任天堂经过加勒比海终沉浸马赛克物味道中的特训是可以接受,然而还有更厉害的,在这腐朽气息中,混合中浓烈的铁锈腥气,显示这是个屠宰场,任天堂是挂着‘待售’二字的‘猪牛羊’(喂),没有之一,因为其他都死翘翘,早已售卖==。

    三个月过去,任天堂从一头雾水都理清脉络,他知道自己来到一个叫流星街的古怪地方,这是个会接受外界舍弃之物却不让外界拿走任何物品的地方。为了生存,这里每都会有斗殴杀人,腐烂过期的食物比什么都来得珍贵,当然这是外围地段,越是中心地区的家伙越能享受好的待遇,哪怕是美味的香蕉。

    约莫是进入到中部的时候,任天堂秉着师傅教的斩草除根想法,杀了个缠着裹尸布的掠夺者,并抢夺他的名字——剥落列夫。那货的绷带能完美地遮掩任天堂自脖子到腔让体前主人亡故的巨大伤痕,也能遮掩体那让人觊觎的精致五官。

    流星街这地方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重练内力后,任天堂用几个月玩了个遍,有许许多多新奇的发现,开发出名为念的能力,据库洛洛说他有是时间和空间的特质系能力,这对任天堂来说甚有研究价值。说到库洛洛•鲁西鲁,那是任天堂游历到中心地段Boss聚集地带走的大眼熊孩子,原因也很简单,这货是这地儿里少有会看比火星还火星通用语的孩子,任天堂毫不怀疑,库洛洛是火星深处的技术宅。

    库洛洛教导下,任天堂半月时间便学习完新奇的世界通用语言,那时他就想将库洛洛随手扔掉,任天堂那消失到爪哇国的预知能力坑爹的对这货奏效了,预知迷途知返,手就痛的任天堂内流满面,傻蛋都知道,在流星街这地方失去意识那就离死不远不解释。但被那双黑黝黝仿佛沟渠最底层的脏水一般死寂的眼珠子一看,任天堂为不被诅咒以后只能在沟渠里洗越洗越脏的澡,只得苦着脸继续带着这个货(==)……

    第三百八十四次,库洛洛忍下离开这货的冲动,毫无表地被剥落列夫暴力着换上跟一跟他一样屎黄屎黄的裹体布,那种让他出现食凝滞的颜色,库洛洛只想到排【哔——】物==|||

    库洛洛瞪着幽深的眼睛,“为什么穿成这副样子。”

    任天堂抓抓脸:“这是掩饰的香蕉裹尸布,能让所有人忽略我们的啦,哈哈。”

    库洛洛满脑门黑线地凝望那些‘忽略’他们的货色们愈发多起来的觊觎视线,努力压制杀人的冲动,“您真聪明。”

    “嘛,不要这么大声说事实,多不好意思,哈哈。”任天堂扭捏着屎黄色的躯,‘羞’望库洛洛。

    “……”库洛洛转过,默念他不认识这个货。

    觊觎者是多,然而能越过剥落列夫防线的一个都没有,这货甚至不需要念能力,便能将所有人揍趴下,一个不留全灭,库洛洛则是坐在一旁安静看少之又少的书籍。此间,库洛洛救下一个名为飞坦的孩子,不因为他心肠多么好,只是他觉得需要同伴,壮大自己,而飞坦有加入的能力。不可否认,库洛洛需要他人跟他一样苦地穿上某个毫无审美观可言的家伙好的‘香蕉装’o(╯□╰)o

    飞坦是火爆的格,然而在剥落列夫灿烂得能闪瞎眼的笑容中,无数次被虐待得不能动弹换上衣服后,也学乖地不再反抗,绷着脸裹上屎黄色布条。飞坦暗地里发誓,总有一天他要将这货各种刑讯上一万次啊一万次。对此,库洛洛是微笑观望,有想法总是好的。

    此刻他们已经有三人,任天堂觉得来点新意,是以较为有一点儿学识的流星街民能发现,每次屎黄色三人组暴虐抢光杀光的地儿,都会出现‘香蕉大侠×小龙迷到此一游’的通用文字留言。街民抽搐着嘴角联想起那种吃不起的水果拟人,以‘V’字手势从左眼横拉到右眼,末了还抛个媚眼的脑抽画面,顿时产生剧烈的怀孕感觉(啊喂你们想多了吧)……

    如此香蕉装穿半年多,三人将中段街区某个Boss的窝捣了,为测验新开发念力的库洛洛和飞坦自的能力。一成功,库洛洛精明地望向街区老大的华丽衣橱,循循善让剥落列夫应下他们必须对自己好点穿新衣的想法,保持微笑脱下屎黄色的裹尸布,看也不看随手拿了件很多毛毛的大衣披上,随即宣告这是他的风格。飞坦见状也不含糊,从中挑出件能遮脸加之符合他体型的服饰,以眼难辨地速度换上,骷髅的面罩一遮,还真有那么点作犯科的人味(喂),同样学着库洛洛宣告喜好。

    “嘛嘛,真可惜,本来说这里有现成的,我们不用再每天缠布条。”任天堂手举着几绒毛制作的香蕉外,咧嘴笑。

    飞坦声音含糊地道:“留给你自己吧。”

    库洛洛笑得有那么点高深,“我相信自己的目光。”

    “啊咧,那我也不穿了,可以吃香蕉也不用睹人思物了,哈哈。”任天堂说着换回那木乃伊装,喜滋滋地开始在布条裂缝里塞香蕉,一根又一根。

    “……”敢这大半年他们都成为了无脸香蕉人。想到此,库洛洛优雅地将任天堂的脑门往那把香蕉上摁,而飞坦眼明手快地收起食物,结果任天堂的脑门撞在大理石桌子上,石桌碎裂,某货笑着抢回香蕉继续啃。

    “总有一天你会被噎死。”飞坦测测地说完,转去找食物。

    库洛洛检查街区老大的书柜,“我认同飞坦的观点。”

    久别重逢,任天堂早已沉浸在与香蕉共度良宵中,库洛洛和飞坦那是天边的两颗浮云,可无视。

    作者有话要说:啊剑也在猎人和棋魂中犹豫很久后决定先坑爹猎人,苦旅团赛高,哈哈,如此这么便gameover的剥落列夫君,您安息吧【殴打

    PS:屎黄屎黄的库洛洛和飞坦,果断刷新下限

    嗷嗷嗷,灰常感谢潇湘筒子的长评,这是啊剑第一个长评啊啊啊啊,各种兴奋,各种亲╭(╯3╰)╮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