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十二国记【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50、十二国记【中】

    在众人不怀信心中,史上最不靠谱的庆国帝王——任天堂,赫然完成治世一百多年的壮举,诚然跟隔壁雁国治世三百年的延王不能比拟,却是有另一番的繁盛。

    前期统治,不止邻国不看好,即便国民亦对这个由青楼出来,每次向路木请求作物都满嘴叨念‘神啊赐予吾香蕉吧阿门’的货色不看好,然便是这位景王,将境内所有反叛的官员剿灭殆尽,将所有不利因子掐灭在萌芽状态,手段干练狠辣,还以庆国一个统一。那段时间,外出征战的景王边没有麒麟,只有使令,据闻景麒受不了那种弥漫整个空间的血腥味,据闻景王能开朗笑着砍下一个个祸害人民的官员脑袋。

    在首都尧天开辟土地种植自蓬莱带来的‘香蕉树’,这是一个王该做的?说这他不靠谱吧,可这位王所颁行的条例法规却合理非凡,更完美的改善庆国的整体条件,从根本上衍生出比邻国出色的各种利民措施,便民设备。不说庆国人民,即便是孤高自傲的官员亦逐渐拜服在王的脚下,答应并被邀请进金波宫布道的松伯便是最好的证明。

    “景王,是个好王,不难预料,庆的将来一定会繁荣昌盛。”

    “一个初赦是‘来吧,全民一起来征服猩猩大海,取得终极香蕉’的货色?”景麒扶额,猩猩大海那是个啥东西啊全国国民都被梗得瞬间寂静连带观礼的延麒都摔到地上丢脸只差没丢到天帝那儿了有木有。

    “可是呢,台甫不能否认,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这样不正是他是个好王的证明。”五十多年前便已入朝的松伯乙悦摸着胡子,视线转向墙上挂着的剑,“你和水禺刀不也臣服在王的能力下。”

    “这个人,确实能带给国家平静安宁。”景麒,一个来自幕蓬莱幕府时期的胎果,从将军之子跌落阶下囚乃至…人冷暖,人他都很懂,哪怕实际上他是代表祥瑞以及天帝意思的麒麟。如今的景麒没有姓氏,他只叫炎,是该感谢保留他字‘真炎’的白痴帝王,景麒眼眸暗淡,为麒麟,最出格的可能便是……

    “阿炎——跟我去黄海玩,我做钩吾全席给你吃,哈哈。”任天堂从屋顶坠落,颤抖着整个人吊在麒麟高瘦的躯上,差点没把景麒给压趴在地上,咧嘴大笑,亮出一排闪瞎眼的牙齿。

    “……”景麒的青筋突突跳动,那种东西别说是麒麟,人也不会吃啊你个白痴王!每次都抓同一只钩吾虐待很好玩么基可修,收回前言,这货绝对是来毁灭国家的吧!景麒满脑门黑色十字架,将挂在上的货色扯下,扔到地上,若非对方是王,他必定一脚脚将那货踩死不解释。

    “王,奏折,请先批阅。”表不变,乙悦浅笑提醒。

    任天堂抓抓脸,“唔…老师放心,我已阅。阿炎我带走,回见,哈哈。”语毕也不管景麒青白交加的脸,愣是提着出鞘的水禹刀将麒麟自乙悦侧带走,跨步上自己收复的坐骑毕方,片刻连影都没了。

    乙悦凝望两人消失的天空,低叹,可别又是台甫被挂在毕方上飞回来的结果就好。乙悦抵达王挂着‘天堂办公室’木牌的房间,视线落在压根没动过的奏折上,眼角抽搐,啊喂这是哪门子的批阅完毕(是已阅啦松伯)……

    “这么害怕,你就不能换只坐骑?”双手环,景麒居高临下地鄙视那死死抓着毕方上漂亮羽毛让毕方发出惨叫自己却眼睛紧闭浑颤抖的恐高货色。

    “不是害怕,是恐高。毕方速度快又好看,蛊雕就太丑会吓坏隔壁的小孩的,哈哈。”

    “…谁跟你说蛊雕了,不都是鸟,我说换成陆行妖魔!”景麒抽搐嘴角,恐高就是害怕高而且在荒芜的黄海哪来的隔壁小孩啊你个白痴王。

    “嘛,阿炎,你就这么想遗弃阿毕,它会哭的绝对会哭的,它家乡没钱吃饭的妈妈绝对哭着会以怨念光波攻击剥夺儿子饭碗的你,哈哈。”

    “……”啊喂它哪来的家乡妈妈就算有妈妈也不需要钱吃饭只要火就能吃饱!

    黄海中的某只生存能力彪悍,愣是一百多年没被某货虐死的钩吾,突兀地浑感觉冰冷,聪明地清楚煞星来临,正逃跑,不料从天而降一股恐怖威压让它动弹不得,只稍片刻,哈哈声夹带疾风,一只脚将它的脑门踩在黄土中。钩吾瞬间内流满面,尼玛还敢不敢更坑爹一点,它想死啊为毛那些大妖魔不杀它嗷嗷这是为毛(因为他们怕成为下一个你),迟早它都要被某个白痴帝王虐的成为三等残疾的混蛋!

    任天堂脚还踩在钩吾的脑门上,抓抓脸:“钩吾,好久不见。这次前来,我想让你成为给阿炎和阿琴吃的特级料理钩吾全席的主材料,哈哈。”

    “我没说要吃…祁、祁琴也不会想吃!”景麒额际青筋跳动。

    “啊咧,可是你全心都散发着‘啊如此美味的全席我想吃我要吃我必须吃’的气息”,任天堂说着一手拍在景麒的肩膀,“别害羞,阿琴这么护你,你就是全吃了她和我也不会笑话你大胃王的,哈哈。”

    “……”你才大胃王你全家都大胃王你个歪曲意思的白痴的王,景麒森森胃痛中,他想最阶段他的课题是——如何才能不让自己成为第一个将帝王殴打致死的麒麟-_-#

    最终钩吾还是留下一条小命,不过却被着学两腿走路跳草裙舞,任天堂离开前不学会,便会被抓去尝试,一个体每个部分各做一道菜。不是宰了再做,而是必须活着逐一烹饪,活生生折磨,还不一定会死。钩吾只得挂着海带面条泪,一口血梗在喉咙苦地拼命学习。尼玛这货是变态绝对是变态不解释啊摔!

    在黄海的子,悠悠闲闲便是两月,没有剑鞘的水禺刀每晚必定会展现出涟漪,一幕幕,一格格,众多换面轮换。全盘观看的任天堂,不知有否被扰乱,还是那些画面是他知晓的事。

    有心,那便有弱点,弱点藏越深,扰乱潜伏的因子,爆发起来就越是剧烈。

    血腥味,哭喊声,痛苦的体,浑不能动弹…被凌虐的痛苦,恶心的触碰,每个晚上侵蚀着他薄弱的意志,一下下剥夺他的尊严。眼泪是懦弱的证明,能死就好,然而连嘴巴也被封住……

    ‘这么美的体,不让大家尝尝可不好,对吧,哈哈哈哈……’

    ‘那些烙印,刺在雪白的肌肤上,真美。’

    ‘给我狠狠地打,没有血痕的体,永远不是完美的……’

    好痛苦,解脱还有方法的,绝对还有,他看见侧的利器,对了,用那东西,一定能…杀、了他们。杀,每次想到这字,他都痛苦,杀人是亵渎,是最不可饶恕的罪孽,想想就难受地不能动弹…不能……

    还好,最后有个她杀,她说她是女怪祁琴,她上的血煞气息让他很痛苦,比任何是时候都痛苦,他害怕应该是帮助他的祁琴……

    “啊——”景麒满汗湿惊醒,粗重地喘气,那是一直困扰他的噩梦,一直不曾停过,就像他从没清醒过来。

    “台甫。”熟悉的女声,让景麒僵在那里不动弹,女声低幽叹息,终究归于沉寂,徒留抱着双腿眼里布满血丝的景麒——很冷,真的很冷。

    一个温暖的怀抱,轻柔地将他环绕,耳边是温柔的呢喃‘安睡吧,周公子说如此便能直接到天明哦’,让躁动惊慌的心平静下来,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他困意重现。一个不靠谱的家伙,却能让人感觉轻松,能让人忘记所有痛苦,真的很安心……

    当太阳穿透云层照在黄海内,景麒清醒,脑袋靠在毛茸茸的柔软上,入目是他的女怪祁琴。景麒体随之僵硬,除却被带回蓬山时,这是第一次跟祁琴靠得那么近,第一次发现祁琴眸中是满得能掐出水的温柔,不是一直萦绕脑中的戾气,在祁琴红着眼眶悲伤地沉入暗影时,景麒反地伸出手,抱紧女怪的腰。是啊,祁琴会手染鲜血,为的是他,一直以来的避开不深想的真实。一直僵硬地交流,怕是伤透一直将他当成所有的祁琴的心吧,“对不起,还有谢谢你的温柔,祁琴。”

    “台甫……”祁琴抱紧她的景麒,流下幸福的泪水,这么多年了,他终于接受她,他们终于不再有隔阂。谢谢景麒,谢谢他们的王。

    景麒透过祁琴望到那颤巍巍地坐在树顶,晃着双腿,自虐望天的货色——谢谢您,我的恐高白痴王。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炎估计被啊剑掰成是史上最苦的麒麟不解释,看懂的就懂吧,哈哈【殴打你个不负责任的胡货色

    其实,啊剑写萌的景麒,ORZ,各种暴躁炸毛想要灭掉王的口耐麒麟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