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十二国记【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49、十二国记【上】

    任天堂住一个名为雁的国家,据闻这个国家的延王小松尚隆治世已经长达二百年,是位不可多得的好帝王,雁国更是一个繁盛的国家。

    任天堂是一开始并非雁国人,他是庆国人,自里木诞生。庆国是个无王的国家,妖魔横行,人民死的死走的走,早已不剩多少,任天堂也是迁徙大员中的一人,在他潜心练武最终手刃那只杀害他父母的妖魔后。任天堂如今还记得从卵果出生,还没看清那对祈求他出生的父母,他们便被妖魔钩吾给吞掉的景,溅了他一的温的鲜血……

    任天堂这次所在的这个世界接近中国古代,却又很不同。这个世界有十二个不能吞并他国的君主制国家,有神仙居住妖魔横行的黄海,有接受天启选择帝王的麒麟。这里的王只要不失道,那便能与其官员一同长生不老。

    这是一个新奇而全新的世界,任天堂定居雁国后,便准备充足地将十二国游历完,凭借的是一重练的武功,以及伤敌必死的剑阿软,即便妖魔横行的国度,也不能碍着任天堂分毫。诚然人类的世界不比黄海来的有趣,将十二国玩了一遍,任天堂愣是单枪匹马地深入黄海。

    各式妖魔被任天堂抓取做研究,其无魔道的行文让灵智高的妖魔胆寒,对这货即便是大妖魔也轻易不招惹,平凡却有让妖魔敏感惊惧的气息,道行浅的还会对这货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这货不是个人吧,绝对不是个人。

    该庆幸的是任天堂人很好,最严重的一项研究也只是对妖魔再生能力的分析,将妖魔一块块切开等待它自愈记录数据,而那只倒霉催的妖魔恰巧是只钩吾。

    “这么丑的妖魔,不做掉真是良心不安,哈哈。”

    “……”你才丑你全家都丑,尼玛能不能更坑爹一点,它这么一只帅气的钩吾怎么说也比对面那只仅被剥光毛的蛊雕好看吧,绝对比它好看啊!差别待遇别太明显啊畜生,钩吾牙痒痒兼并一血以眼神控诉那个眼睛长菊花上的混蛋。然而下一秒,伤痕累累的钩吾海带面条泪,这货干什么了,为毛他都被切片了还要被这么多的黄瓜捅在上,特别是某个重要部位,痛的他虎躯一震,脑子空白,尼玛别说兽权呢,连微生物权都没有啊基可修……

    有实验素材,有新奇东西,任天堂在黄海的子那个叫欢乐,甚至在升山的子也混进去过蓬山,看仙女看麒麟看景色。当然那只不耐烦地一直四根手指轮换着敲打桌面的庆国新任景麒让任天堂印象深刻,因为在任天堂偷窥那货时,被人家抓着,来了个鹊桥两相望(==)。本章节由飞天中文为您提供

    离开升山,任天堂心道,原来麒麟长成人类的样子而不是什么都有一些的四不像,神话故事是骗鬼的。

    当黄海生物都被任天堂研究透彻,任天堂除却兴致来到黄海晃悠,便安然在雁国定居,做好自己的工作。

    说到任天堂在雁国境内的工作,那就厉害了,是首都关弓首屈一指的倚翠楼管事人,不是乌龟,是龟公(啊喂你在自豪个啥劲),跟那些姿色上佳,神态妩媚的姑娘们那是都能说得上话的存在。

    任天堂常工作很简单,给姑娘们忙前忙后,收拾闹事者,鞭笞没钱又要来倚翠楼的家伙们清洁地方,其中跟任天堂混得最熟的便是那从不给钱喜好调.戏姑娘又深得一个个姑娘喜欢的货色三郎。

    化名三郎的小松尚隆对任天堂这个怀一好武艺,愣是不干正事,当起青楼龟公的少年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其中最让小松尚隆在意的,便是六太的使令对上这家伙明显的僵硬,以及这货不知为何能发现隐藏在他影子中的使令。

    任天堂:“我明白了,其实你是……”

    小松尚隆面色平静,心里打鼓,这里的姑娘这么好,他不想换地方:“我是什么?”

    任天堂:“你绝对是违法贩卖珍稀动物者,你将它藏在影子里我就看不见么,你太幼稚了三郎。不要忘了,睿智的我可是被誉为‘沉睡的小天堂’的名将,哈哈。”

    小松尚隆松口气:“……”啊喂这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沉睡和名将有个啥关系,还睿智咧,这货的脑袋果断不可理喻,这是延王下脑内的想法。

    诚然,任天堂只是认为我们的延王是动物贩子,也没多联想,这事便也就不了了之,延王依然当个找姑娘不给钱的渣,任天堂已然是每盯紧这货工作的进度,十分敬业。

    每隔一段时间,当三郎的帐积累到一定的度,总会有个包着头的小男孩找来,帮他结清欠款,气鼓鼓并力气无穷不嫌丢人地那货拖离倚翠楼,即便被拖着的三郎死心不息地跟当红的姑娘挥手说他还会回来的。这一来二去的任天堂也算跟少年六太混熟,两人的交‘融洽’,当然六太绝口不提他跟任天堂发生过的某件囧事——

    某风和丽,六太来接三郎‘回家’,任天堂一愣,随后暗脸对六太说,“少年,将东西交出来,我放你一条生路(啊喂警匪片看多了吧)。”

    “交出什么。”六太警惕退后三步,视线第一时间望向不靠谱的尚隆,得到对方也不明所以的表,谨慎作答:“我没东西交你。”

    “那好,既然你嘴硬,老夫就…不客气了。”,任天堂摸着莫须有的空气胡子,疾速上前将六太摁到地上,一个眼刀扫过,影内的使令女怪一个不敢轻举妄动,几下就剥光他的上的衣服,任天堂搜出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根本没有的——香蕉。

    任天堂手拿香蕉,将‘羞辱’的六太忘到爪哇国,自顾自站起来迷恋地拿脸蹭那个香蕉,哼着让全体人员一脸血的歌离去——“你永远是我的最,不管你有多难……”

    “……”延王抽搐嘴角,啊喂为了这东西就弄那么大动静,这货脑子被驴踢了吧,绝对是吧。呼出一口气,露出戏谑笑容,延王看着自家麒麟换上一新衣服。六太狠瞪远去的货色,火冒三丈,滚吧基可修。六太咬牙切齿地发誓,后无论出于同心也好感恩心也罢,绝对死也不将蓬莱的东西带过来,绝对……

    虽然一开始六太恨上任天堂,每次接小松尚隆便摆脸色,然而任天堂是谁啊,那是被大神选中的香蕉星王子,什么事摆不平,愣是将炸毛N次的六太安抚再惹炸毛,安抚再惹炸毛(啊喂你确定这不是将关系弄得更糟糕)…最终愣是让六太炸毛的力气也被消耗殆尽(==|||)。

    平没事干又发现六太时,任天堂必定不遗余力地将六太的头布掀掉,单手圈着他脖子让他挣扎不能,抚摸梳理他看起来如香蕉般吸引人的金色柔软长发,少年总会炸毛,但任天堂的死皮赖脸死也要成活能力也不是好对付,六太反抗无能。至于那些隐藏在六太影子的妖魔,总会冒出个头便被任天堂的眼刀给杀回去,不敢轻举妄动。

    ……

    嬉笑玩闹中,延王自己收集资料之余,亦派人调查过任天堂,除却知其原属庆国外,一无所获,知晓他每年消失那么几月却无人知他干什么去了,探子能到的最远的地方仅仅是黄海边缘,横跨黄海,随时殒命。实力强大,孤一人,总会让人想起更夜,只是任天堂没有坐骑,本就让使令不敢动弹。

    “他有一股让我提不起反抗念头的强大威压。”女怪沃飞是这么评价的。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想太多很累的,今朝有酒今朝醉,他的雁国再没有一个颠覆的人……

    很多时候,督促小松尚隆做完事,任天堂便会和这位剑术高超的男人练剑,两剑交汇的清脆声音总会让哪怕是头牌的一众姑娘探出头来,一些胆子大的还会为任天堂和延王喝彩。

    延王不比任天堂厉害,然而他的剑法有时候会让任天堂措手不及,剑行诡迹,任天堂在练剑中不断提升剑法造诣,更从延王手中搜罗更多的剑术孤本,那本被尘封的诡剑谱依旧搁置。

    当任天堂遇上小松尚隆,他们的练习从来就不怎么正经,两人上每都会有毁坏程度不一却不能穿着外出的衣服,便是最有力的证据,两人压根就是对对方的衣服执念。最出格的一次是,任天堂整件衣服被割裂却分毫不伤,小松尚隆则是捂着裤头,避免裤子掉落,让六太黑线加眼角抽风。

    啊喂这究竟是哪门子的决斗,完全是损坏的趣了。

    任天堂以为只要他在雁国,便不会再见着那取名为炎的景麒。然而事实是,任天堂见着这位景麒,还是在倚翠楼内。

    事实上,这位麒麟找的是六太。

    “我懂了。”任天堂意味深长望与景麒对话的六太。

    延王挑眉,“什么?”

    任天堂抓抓脸,“男人嘛,就是麒麟也是需要解决生理需求,我们这里的姑娘很不错。不过人兽的话,比较难接受,哈哈。”

    “……”延王一把将任天堂的脑门摁在他点的面条上,什么乱七八糟的猜测,“洗干净你的脑子吧。”

    任天堂抬首顺便着吃掉面条,“洗干净也能读档重入,我的电脑很先进。”

    “……”

    金发的麒麟有一双天青色的眼眸,当他看着你,你会觉得你拥有全世界的幸福,当然,这对任天堂不起作用,抓抓脸,他完全不知道这只麒麟拦截他干嘛,“啊咧,你不找姑娘找男人的话,对面的六太能满足你所有需求,哈哈。”

    闻言,六太神色一呆,不知所言,延王扶额,这货脑子里装的东西能不能干净点,好吧,他指望青楼的龟…男管事不要尽说些有的没的的确是他苛刻了。

    “……我找的是您没错。”景麒炎青筋跳动,他想一巴掌了结眼前的货色,若非这么多年一无所获,他会灭了这货不解释。

    景麒跪在任天堂前,平静下来低头道:“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从此以往,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

    不论是周围的姑娘还是客人,哪怕是六太都呆住了,多半人内心成名画《呐喊》状,尼玛一个龟公也能成王,太特么蛋疼,还敢不敢再坑爹一些。

    倒是延王环抱双手,提醒任天堂回答。

    抓抓脸,任天堂按着三郎的提示道:“我宽恕。”

    名为炎的庆国麒麟,抓着任天堂的脚,低下头去,以前额触碰任天堂的脚趾部分。

    任天堂感觉有东西挣脱出体内,有东西汇进体内,有什么东西建立在他和景麒之间。

    “我好想做了啥不得了的事了,哈哈。”任天堂道。

    延王戏谑:“嗯,你成为庆国的景王。”

    “啊咧,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啊喂这货真能成为庆国的王吗,绝对民不聊生的吧基可修。

    作者有话要说:啊剑想说这里是治世六年的舒觉之前的时间段哟~于是这货成了王,来建造伟大的香蕉王国吧阿门【殴打

    啊剑感谢筒子们的霸王,各种强大╭(╯3╰)╮:

    注释:

    钩吾:这是《十二国记》自创的妖魔,《山海经·北山经次二》只记载有山名钩吾:钩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铜。有兽焉,其状如羊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齿人爪,其音如婴儿,名曰狍鸮,是食人。(注解:为物贪婪,食人未尽还害其,像在夏后鼎。《左传》所谓饕餮也。)其形态是类似于豹这样的大型猫科动物,背上有斑纹和鬃毛。景麒的使令骠骑就是钩吾。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