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SkipBeat【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44、SkipBeat【二】

    “Vike,震撼。”

    当这句广告语充斥大街小巷,朗朗上口的歌词被众人不离口地哼唱,敦贺莲的能力再次得到所有人的肯定,为已然跃上一流演员行列的他再【大雁文学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添风采。Vike专辑的平面广告定格的那个画面显然比PV更犀利,完美展现除却占大头的Vike外另外两人最出色的演员气场差。部分人的视线也关注起背景那位没有存在感却同样吸引人眼球的少年,温柔得让人战栗的气势,让一众少女看着海报也会尖叫。

    然而若是那些少女知道,他们憧憬的少年此刻正傻笑着躺在河堤的草地上啃香蕉,铁定内流满面,不带这么自毁形象的喂。

    本的河堤总是一些满怀心事的少男少女聚居地,这不,任天堂的前方,一对少年少女在上演女王与忠犬狗血大戏,任天堂那个叫看的认真,在两人拥吻后相携离开时,任天堂内心默默想:真是太感人了(喂)。

    此时,任天堂左侧一沉脸俊美少年对此只瞥了一眼便自顾自地与路过的幽灵对话,捣鼓手里的巫毒娃娃。对那古怪的手法,任天堂的好奇心被刺激起,与幽灵对话没啥,但是能以巫毒娃娃束缚幽灵就有趣了。任天堂将吃完的香蕉皮处理后,走到少年跟前,这时响起怪异的佛经,少年闻声接电话,任天堂自顾自蹲下,盯着巫毒娃娃看。

    “你在干什么。”接完电话的雷诺眼看辛苦完成的束缚娃娃被破解,幽灵在眼前飞了,眯眼危险地盯着罪魁祸首。

    “呃…对不起,我不小心弄坏你的娃娃。”任天堂弯腰鞠躬,双手合十搁在脑门上道歉。

    雷诺眯眼,“你是什么人?”能将娃娃的封印解除,一定不是普通人。

    “我?”任天堂抓抓脸,“我是古贺弘宗,来自香蕉星的王子,目标是征服猩猩大海,哈哈。”这是店里四眼主管哥教的,任天堂认为很有气势,几乎一字不改地说出。

    “哦,好像很厉害。幽灵,你放走的就负责给我抓回来。”得到任天堂答应,雷诺整个人泄气般以一张没睡醒地包子脸,给任天堂当指挥抓幽灵。

    “……”啊喂香蕉星是个什么东西这货想当王子想疯了么虽然他比王子还长得帅!还有人家根本没问你目标吧你那么多话干嘛那需要被征服的猩猩大海究竟是什么诡异的海!而且这样诡异的事究竟哪里厉害完全是奇怪吧!一众河堤悲催少年男女黑线,结论是这两货在进行神经病患者的友好交流,他们才不相信那些神鬼之说呢,即便全体毫不犹豫地全速退离河堤。

    啊~,今的河堤比何时都干净清新(==)。

    抓幽魂任天堂是手到拿来,随手抓到两个以新学的手法给封在巫毒娃娃中,还举一反三的造出放风召回的封印方式。雷诺看直了眼,最终跟任天堂交换手机,方便后切磋交换有趣事件……

    子过去半月,任天堂所在的快餐店更火,聪明的少女发现任天堂便是VikePV的温柔少年,不会到处乱说,以免敌增多;不聪明的大叔大婶却会到处炫耀自己跟‘大明星’有多接近,让更多少年郎前仆后继为一睹‘名人’风采,如此便造就快餐店称霸食街的辉煌史。

    湛武宪找到快餐店时,受到少年爽朗笑容,以及全天候服务。湛一直找机会跟少年说话,可少年太忙,可谓店内的大红人,湛只得在其招待下吃着等。湛来此目的很简单,那便是请古贺弘宗加入LME这个大家庭,下这个决议的是宝田社长。

    好不容易店里打烊,湛终于能跟古贺弘宗攀谈,也没说几句,少年指着自己的鼻子道:“艺人,我?”

    “恩,这是社长看到您表演后的决定,请您考虑。”湛还记得前宝田社长那副故作深沉的摸样,莲温和的微笑,以及几乎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命令——成他就升为艺人部主任,败那边去扫厕所,湛苦得泪牛满面,这究竟是如何儿戏才会下这样的决议。

    “你不知道我是出了名是除了脸一无是处么?”任天堂抓抓脸,想起护士的评价。

    比你本人更清楚,然而为了饭碗为了前程,湛拼了,无所不用其极,连带老板的威胁也供出来,少年却无动于衷地笑着摇头,“我不行的啦,你找别人吧,哈哈。”

    为此,湛只得使出杀手锏:“每提供你所需的所有香蕉!”

    “成交。”

    “……”湛一脸血望灿烂笑疑似外星生物少年,掐死这货的心都有了。他究竟为什么浪费了一天时间,难道就承诺送出几把香蕉么基可修!

    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关系让任天堂和雷诺建立起外人看来等同于‘精神病恐怖分子聚集’的革命谊。

    “怎么解开?”

    “用覆盖灵力的电锯割横扫而过(啊喂你电锯惊魂看多了吧)?”

    “好主意,电锯你准备。”

    “啊咧,我的钱不够…不然,用新阿姆斯特朗安式回旋阿姆斯特朗炮来一发,哈哈(==)。”

    雷诺挑眉,“你有?”

    任天堂恍然大悟:“原来雷诺你没有!”

    “……”雷诺慵懒半开的眼睛一抽一抽。

    “主管小哥说,没有新阿姆斯特朗安式回旋阿姆斯特朗炮的不是男人,我居然没发现雷诺你是女孩子,哈哈。”

    “……”雷诺以眼不可变地速度抽出手,将某人的脑门摁倒墙壁上,收回手时,以某人脑门接触位置开始,墙面寸寸龟裂,“我是男人。”

    建筑物的管理员眼见墙面龟裂,某个俊美少年居然毫发无伤地将头拔出来,狠狠一抽,这货不是地球人,这货绝对不是地球人,这货就是外星人吧,HelpMe、SOS啊五星战队o(╯□╰)o!!!

    对某个飞奔离开的路人无动于衷,两人最终采取最原始的方法——雷诺摁着地缚灵,任天堂用拇指长的小刀慢慢地割束缚之力,务求将地缚灵跟建筑物分离,抓回去当雷诺的宠物。事实证明,两人理论正确,实践…勉强没问题。

    【大雁文学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

    被强硬分离,圈养在‘无妄灵圈’的地缚灵一脸血往把它当宠物的两货,你说他一跟建筑物捆绑没害人更没恶作剧的三好地缚灵怎么就坑爹的遇上两个杀星,导致家园没有了,自由浮云了,哪怕自主权也不存在了。特别是那个笑得特别灿烂,对,就是那个拿小刀的货色居然将他下面给切割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地缚灵内流满面,一世英名一朝丧。

    路人甲见两个帅得不像样的少年自毁形象地对空气做各种不能以语言形容地动作,嘴角无比抽搐地加快脚步远离这个地方,他们什么也看不见,这特么地都是幻觉啊幻觉。

    “看起来还有艺术感,哈哈。”任天堂拎着地缚灵甩啊甩的,甚是满意。

    雷诺一拉,将地缚灵从任天堂手上拖出来,“是很完美。”

    “……”地缚灵倒地不起,尼玛这两货的审美观敢不敢再扭曲一点,敢不敢!地缚灵被拖着一路远去,蔓延出一地怨气,愣是让‘主人’雷诺爆发出更大的研究

    一路往回走,任天堂提及换工作的事,听闻任天堂要成为艺人,雷诺只是兴致缺缺地应声,当听闻任天堂可能减少时间抓艳鬼,减少试验时间……雷诺的懒洋洋地气息瞬间一变,整个人危险起来,步伐停顿。

    雷诺不悦眯眼,一个转以手肘抵着任天堂的脖子将他摁在墙壁,视线锐利盯紧吃痛的任天堂,“我再用力一点,会怎样。”

    “你会被我摔在地上,哈…咳咳……”雷诺的手更用力,压迫任天堂并不明显喉结,另一手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在任天堂腹部,危险勾唇:“别给我笑,很碍眼。”

    任天堂吃痛地闭上一只眼睛,艰难地憋出一句话:“至少…一个星期…咳…抽一天研究,哈、哈哈。”

    “……”雷诺狠狠地压一下重,让任天堂笑不出后收回手,气势又跌回无所谓状态,一手插袋,另一手勾勾手指,示意任天堂跟上。

    任天堂捂着脖子,剥了跟香蕉啃着,是谓润喉,快速跟上(啊喂你哪来的香蕉啊基可修)。

    任天堂签约成为LME的艺人时,据闻社长大人认为任天堂是可塑之才,直接面谈。LME社长罗利宝田,是一个坐在海盗船上的男人,威风凛凛地堪比王族,背景有华丽的花瓣飘飞。

    “社长大人,你是要征服大海吗?”任天堂向往看。

    罗利宝田挑眉,“Bingo,聪明的孩子。”

    “哈哈,社长大人,为了征服猩猩大海,我会紧跟你的步伐。”任天堂敬礼,神庄严。

    罗利宝田一甩披风,“有能力就跟上吧。”

    “……”湛武宪海带面条泪,在当了二十几年地球人之后,终于惊觉其实:他,来自外星。啊喂他完全不能理解眼前地球人的脑回路了,果真不是一个星球的原因么。

    罗利宝田看中的是少年的演技,以及他最深的渴望,他可是有野兽般直觉你的boss。罗利宝田盯紧笑容开朗的少年,“你预备好了吗?”

    “啊咧?”

    “预备好被成千上万的人吧,少年。”罗利宝田向前挥手,背后爆发出绚烂的礼花。

    “哈哈…好的。”

    湛武宪是见证古贺弘宗向宝田社长许下诺言的人。

    哪怕是多年后,湛武宪依旧记得二货少年当时难得专注的神色,‘好的’两个字【大雁文学最快更新,无广告弹窗】被说得异常庄重,就如同他不能将这个少年与海报上那个深不可测的少年联系在一起一样,压根就不认为少年能做出他的承诺。然而后来回想,事实像是应正自己的话一般,古贺弘宗一直是一个对fans很好很尊重的艺人,接受意味着付出对等的,他做到了他的承诺。

    古贺弘宗能与敦贺莲、最上京子等举足轻重的演员成为圈中的传奇,想来并非无原因,哪怕他从未改变他那让人无语的格。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