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鬼蜘蛛在这条该死的变态的不可理喻的村子内一住就是五年。

    作为一个野心不少的青年,鬼蜘蛛的目标可是强盗首领。鬼蜘蛛不是没试过离开,而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以至于现在完全没了当时的锐气。不是铃木堂那仿佛能看穿他所有想法的变态能力,便是那些恐怖的村民——

    四年半前,一月明星稀的深夜,鬼蜘蛛离开村子,愣是被满脸白痴笑容,不知何时出现在村口的任天堂捉着脚,拖回铃木家,蔓延出一地鲜血。

    那,那货口中还喃喃着“这么晚就不要去打鱼,回家睡觉更好,哈哈”,什么叫晚上打鱼,晚上打鱼是你这样精神错连才会去的吧,这货有带脑子外出?一定没有吧!鬼蜘蛛内心上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草地被踩个稀巴烂发出阵阵恶臭。

    再次变成伤残人士,任天堂‘暴力政治’下,黑蜘蛛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地被全天候‘照顾’,包括那让他‘老弟’越发抬不起头夺命追魂的搓澡。

    四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鬼蜘蛛又一次念想逃离此村,去实现他的复仇。

    结果路过村头发子家,发现有小毛贼手持大刀杀人掠货,结果一捆黑色丝线将小贼捆住,挤压下,毛贼悄无声息流出浓血,后面终于发出咔嚓咔嚓的碎裂声。良久,黑线一动,渐渐收回发子屋内,连带血亦消失无踪。

    鬼蜘蛛急速后退,黑线却突兀从他后包围,他似看见发子对他笑,惨白惨白的。当时一只手搭上鬼蜘蛛肩膀,鬼蜘蛛内心漏一拍,结果转头时发现是任天堂那张笑得阳光灿烂的脸,那些若头发般的黑线消失无踪。那晚,鬼蜘蛛又一次被拖回铃木家,一脸血总比一点渣不剩好。

    自此鬼蜘蛛见着发子总会感到心里拔凉拔凉的。

    三年半前,一个乌云密布的晚上,鬼蜘蛛贼心不死的摆脱这条越发古怪的村子,结果又一次看见不该看的。

    自村尾第三家的美艳喜子家传出的欢愉声音让离开的鬼蜘蛛一时顿足,做了件非礼勿视的事,然在屋内两人愉悦到最高点那刻,鬼蜘蛛亲眼窥见那个压在喜子上‘嘿咻’地男人变得干瘪,整一个变成干尸。喜子笑着碾碎干尸,对着鬼蜘蛛的方向似笑非笑,惊得他冷汗横流,满布尖锐指甲的大手向鬼蜘蛛脖子抓来。

    鬼蜘蛛以为自己要死之时,任天堂又一次出现,傻笑中将他拖回铃木家,在眼睛被磕伤脑门的血液浸满之时,鬼蜘蛛看见喜子对他暧昧笑,寒心得紧。

    自此之后,每逢撞见风华绝代的喜子,鬼蜘蛛立马假笑着掉头走……

    卧槽,这该死的究竟是条多么诡异的村子,鬼蜘蛛森森蛋疼中,他一到晚上就打开方式不对吧,才会看见各种奇怪东西,一定是吧。鬼蜘蛛将脑门钻入柜子中,他果然还是需要坐上时光机,穿回多年前,改变这变得诡异的人生。

    尼玛再这么下去,他就要脑残了(啊喂很明显你已是脑残)!最奇怪的是铃木堂这货吧,总是找到些奇奇怪怪的‘新村民’,一个比一个恐怖,这货就不怕哪天□掉,他真的是孝顺父母不想父母有任何意外吗,果然是假的吧。

    内心咆哮过后,鬼蜘蛛勉强断掉一切离开的想法,颓丧地放弃曾经的计划,收心养,苦地挂着海带泪,当起普通村民。

    ******

    又是两年过去,任天堂如往常般,打鱼是给犬夜叉的,打野味是给吃腻鱼的铃木夫妇和樱子的,每逢任天堂忙活的这段时间,鬼蜘蛛是放养自由活动的(喂)。

    只是这犬夜叉还没出现,任天堂遇见不知自何处回到西国的皮草姐,一如往常般任天堂与对方打招呼,皮草姐杀生丸眼尾亦不瞄任天堂一眼,只有邪见臭地跟任天堂吹嘘杀生丸的丰功伟业,任天堂每每听得发出跟中感叹。

    “邪见,我一直有个问题。”

    “见你识相,邪见大人就勉为其难为你解答吧。”

    “为什么‘杀生丸大人’这样喜皮草的美女会取这么个男化的名字,哈哈。”

    “……”杀生丸顿足,上杀气疯狂溢出。

    邪见石化,嘴角抽搐,邪见觉得他今难逃一劫,而祸根便是铃木堂这个没有眼色的白痴货。眼角余光瞥见杀生丸大人毫不避忌劈过来的刀气,邪见即刻歪倒一边避开,免得被误伤,即便他的衣角已然裂开一条大口。只见邪见惊惧的剑气,到铃木堂跟前便如同被净化般消失无踪,连带其上的妖气亦消散一空。

    “这么小气,果然是女人吧,哈哈!”如果樱子在此,必然将任天堂变成国宝熊猫哥。

    “杀生丸大人是雄啊啊啊——”邪见立马补充,愣是被杀生丸的眼刀给劈得消声。

    杀生丸一击不中,安静凝视刀,遂直接用刀攻击任天堂,除却一开始速度突袭砍伤任天堂肩膀,杀生丸伤不到他。最终森森盯任天堂良久,这才带着邪见离去。

    两人走后不久,任天堂方才倒在地上,闭上眼疲惫地喘着气,一阵阵剧烈咳嗽,深呼吸良久这才将憋着的气理顺。睁眼便见犬夜叉担忧地蹲在一旁,任天堂抬手摸摸犬夜叉的脑门,对方甩动银发两侧柔软的耳朵,没有如往常般气急败坏地拍开任天堂的手。

    “喂,你没事吧。”

    “没事,运动过度啦,哈哈。”

    随后任天堂让犬夜叉帮自己包扎,虽说笨手笨脚,却也封住伤口,止了血。犬夜叉明着比平时迟到太久,自知理亏,在询问任天堂的时候得不到答案也就没追问。随后,任天堂要犬夜叉迟到原因,犬夜叉脸红红地抓脸,供出他认识一个很好的人类巫女,胡乱说明他不讨厌名为桔梗的巫女。显然,犬夜叉可能喜欢上桔梗。

    任天堂:“犬夜叉,□,特别是名字像男人的女人。”

    犬夜叉:“什么?”桔梗的名字很女□。

    任天堂抓抓脸:“没,我就是知道一个强调自己是男人名字也很爷们的女人,刚刚一个不顺就砍我一刀,很疼啦,哈哈。”

    犬夜叉震惊:“……这女人是谁?”

    任天堂:“杀生丸,是个傲娘,哈哈(= =)。”

    犬夜叉嘴角抽筋:“……”贫你妹啊,杀生丸是男的白痴!啊喂这货怎么还没被砍死,这是奇迹么,真的是奇迹吧!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