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十二岁生辰刚过,任天堂如往常般到河边打鱼,做晚餐的同时给犬夜叉那只狗狗加菜。

    伫立水中,任天堂深感睁开眼睛没有大侠风采,愣是进行闭目打鱼事业不动摇。任天堂一脸专注的模样,就是隔壁村的女孩儿看见也会脸红小声议论。察觉水中动,任天堂往下一插,叉中感很清晰,随即将过重的‘大鱼’甩上岸,重物落地声音让任天堂满意地闭着眼握拳。

    待到抓个足够,任天堂这才睁眼往回走,却发现存放‘大鱼’的地儿,一少年鼻血横流地躺在地上,戒备盯视任天堂。任天堂皱眉,“你想吃鱼就直说,最大的一条我是给妈妈的,你偷吃完整条,连骨头都不剩,会被鱼神惩罚一辈子不能吃鱼一旦吃鱼必定会被梗死的,哈哈。”

    “……”你才是鱼,你全家都是鱼,而且那鱼神那究竟是个啥,完全是你自己杜撰的吧。少年无比想杀人,特别是面前将闪避鱼叉却被戳中衣服的他甩上岸,导致他腿骨断裂的混蛋货色。

    少年人称鬼蜘蛛,是个一个强盗组织的人,生在乱世,烧杀劫掠做不少,一直风得意。然在鬼蜘蛛威望渐渐有跃过首领之时,察觉威胁的强盗首领用饵令他得力手下反叛。一次全体活动,手下下药于他饮食,杀他,亏得他聪明发现不对便跳入河内,否则定然不止被这货摔断一条腿那么简单。

    一想到他一世英名毁在这么个村野小孩上,鬼蜘蛛就满杀气,暗暗发誓,必将割下那些人的脑袋,以雪今之耻——基可修,这个一手提着鱼框,一手拖他一条腿拔足狂奔的货色脑子回路正常吗,谁说正常鬼蜘蛛先杀谁。鬼蜘蛛的头部已经磕到太多石块墙角,拖出一地艳丽的血痕,即便俘虏亦不会被这么对待的吧!鬼蜘蛛才挂着海带泪一脸血地加重誓言第一个杀掉这货,就在一次狠狠地撞击中昏迷过去。

    一路上任天堂跟见怪不怪的村民们打招呼,末了村头眼朦的阿土伯还乐呵呵的跟任天堂说他拖出的声音很动听(喂),乐得任天堂来回多跑几转(啊喂鬼蜘蛛死了咋办,奈落就过眼云烟了基可修)……

    铃木夫妇帮着任天堂将昏迷的少年安置在清空的小房内,任天堂便丢下人,带上一条新鲜的鱼跑没影。铃木夫妇看着又往隔壁石田家跑的儿子,会心一笑,虽则孩子古怪了点,却是知道先下手为强,十岁后每到石田家准时报道不止,还忙前忙后的帮石田家闺女樱子做事,乖巧又亲切,不难看出那个美人胚子的樱子亦开始心动,脸皮薄便总口是心非。铃木夫妇想着,勒紧腰带,多存点儿钱,过个几年帮儿子给讨老婆,樱子必定不住他们家儿子磨。

    任天堂如铃木夫妻所想,跑到石田家二话不说便帮着干活,任天堂体年轻,加之练武,愣是比樱子高出一个头,每每抢着帮忙,樱子亦争不过,久而久之便习惯他某些时候的强势,“是你自己要帮我。”

    “哈哈,这是事实。本来今天想将最大一条鱼给你,结果被那一脑门血少年给偷吃了。”任天堂怪不好意思的抓抓脸。

    “一脑门都是血?”

    “可不,他呀,非得将自己的脑门往地上磕,我只记得带他走,可没办法阻止他,哈哈。”

    “……”樱子一脑门黑线,心里明镜似的,这件事,真相只有一个——绝对是任天堂这二货悲剧那个素未谋面的少年。作为这货的青梅竹马,樱子完全能在这货乱七八糟的言论中总结出真实。

    石田老爷子安稳地坐在凳子,眼看铃木家小子开朗笑着与女儿对话,有点不让人省心却愣是对他家闺女很好的女婿亦是不错,笑呵呵的喝茶,石田老爷子跟铃木夫妇一般,早早便认同两人的婚事。

    对此,若是被樱子知道,必定会满额黑线外加出现一个超大型黑色十字路口,原因无他,樱子毕竟是藏不住话的女孩儿,早在任天堂态度转变的第一个年头已然问过他。

    “为何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你。”

    “这、这也太突兀了吧。”

    “你长的越发像我妈妈,让我如何不你,不尊重你,哈哈。”

    当时听闻此言论的樱子羞硬生生被回体内,即刻眼冒必杀死光,将任天堂的脑门摁进食物中,狠狠地碾揉。她跟铃木大婶,别说眼耳口鼻脸型不像,就是气质也丁点不同,到底哪里像你这囧货!

    事实上,石田樱子错怪任天堂,樱子的模样的确已然有五分像任天堂的亲生母亲,任天堂说的可是大实话(= =)。

    ******

    捡了个坡脚外加有自虐倾向的少年回家(= =),任天堂亲自照顾,连晚上亦在对方挣扎下给他净,冲澡,全然不需要铃木夫妇劳。

    即便少年嚷嚷着他能自己来,即便少年说要杀掉任天堂,即便好几次少年被搓澡搓的浑绯色,那处跟主体一般抬不起头……任天堂依旧我行我素地给对方做全面清理。

    “铃木堂,你给我滚出去。”

    “嘛嘛,不行的啦,不清洁干净你会长球菌,球菌数量庞大会将你吞噬,那时你就变成球菌蜘蛛了。”

    “……”球菌你妹啊基可修(#‵′)!

    家里多个病人,任天堂还得每多准备一些类和野菜,给少年进补。

    铃木家的蔬菜,亏得犬夜叉作为吃任天堂烤鱼的回报给他找些无毒蔬菜,否则现下铃木家不知死了多少次。犬夜叉曾经以为这个以虐待他为乐的货色能分清那些有毒和无毒的食材,结果这货傻不拉几地摘下蛾妖衍生出的妖毒果子便往嘴里仍,诡秘的是,这货吃完压根没事,却被颜色艳丽的普通腹泻蘑菇给折磨得跟茅房密不可分。犬夜叉森森觉得铃木堂这货是个变异体,比大妖怪更有杀伤力。

    “犬夜叉,怎么几乎每个月第二天都找不到你人呀?”任天堂将烤鱼递给犬夜叉。

    将蔬果堆齐,蹲在地上双眼紧盯食物,露出尖锐的虎牙大口吃鱼的犬夜叉,毛茸茸的耳朵动了两下,食速不减,“恰好第一天都不舒服。”

    “莫非是……”

    犬夜叉手一顿,“什么都不是。”

    “不,我肯定是你不好意思。没关系,就算你作为男人有癸水,我也不会笑话你的,哈哈。”

    什么叫不会笑话,那句‘哈哈’难道是哭声呢还是哭声呢!犬夜叉抓狂地加快吃鱼速度,不对,他什么时候有那女子的问题了,“你才癸水,我是半·妖!”一激动,犬夜叉等同将自己最深的秘密宣之于口。

    “哦哦。半妖便是人和妖结合的孩子,人称人妖。我懂的,人妖总会有点小秘…唔唔……”

    一把将铃木堂摁在腿上,犬夜叉不让他有发言机会。相处多年,见惯樱子的行为,犬夜叉对樱子语录更是深以为然——与这货相处,对他太好太礼貌,内伤的绝对是自己;不想被这货污染耳朵,便要快刀斩乱麻。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