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夜叉【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任天堂从梦中清醒时,正是凌晨四点,刚坐起,一口血遍喷在地上,触目惊心。

    任天堂的不安没错,不是天劫不到,而是那个地方本就没这玩意。任天堂这么无止境地吸收灵力,已然对那个世界造成影响,是以法则的大手将他拉入虚无,若非任天堂不知受何种牵引被带回来,早就被虚无中的空间裂缝吞噬粉碎。

    此时任天堂的丹田内,正漂浮着一颗龙丹,还有一颗被压缩得灵力逆天的蛇妖内丹,该感谢成黑山老妖时,任天堂虽被劈成碎渣渣,但亦体锻造得堪比超合金金刚罩,没准灯光一照还能折闪瞎眼的灯光(喂),以至于即使两颗只要一碰撞就必定会轰个你死我活的内丹被灵力脉络掌控,静止在那。任天堂虽觉得在体内弄个‘定时炸弹’很新奇,但心里明镜似的,若是这两个球体碰撞,别说他家419小区,即便是S市也必然会成为一地尘埃,他的家人危那个险。

    抹抹汗,感觉丹田内的两丹安然无事,任天堂大呼“Lucky”地抓抓脸,起清洁地板。将垃圾放置在门外,待明收垃圾的阿姨处理。

    回房时,任天堂经过妈妈房间门口时一顿,以口型轻轻再说一句“好梦”,便蹑手蹑脚地回到房间睡觉,余下时间没有入梦,一觉睡至天大亮。早早便被楼下熟悉的声音呼喊起来,任天堂比平时更早下楼,早安还没来得及说,只听到关门声。末了,抓抓脸,坐下吃早餐。

    当任天堂着那张吐血过后苍白如贞子却少了墨黑长发的脸出现在教室,多半孩子抽搐嘴角惊栗让开,唯独阿才走近,按着任天堂的肩膀,使劲晃着任天堂,“你这家伙昨晚该不会是通宵玩游戏吧。”

    “你,你再说你自己。不过,我昨晚好像看见你在看…唔唔……”任天堂没说完的话被阿才截断,阿才一脸汗,决不能让人知道他是空姐的粉丝(喂),“那你昨晚做贼了?”

    阿才松开手,任天堂抓抓脸,“昨晚做梦做到吐血,然后清洁血迹,之后睡觉。”

    “……那只是你在做梦吧!”啊喂你要作理由搪塞也作个好点的吧,这一听除了谎言还是谎言的话,不要拿来忽悠人。全班同学深以为然并集体悲愤,为嘛这样的货色是全年级第一,他们就必须被他压着,天理何在。

    “不,我不说谎。”任天堂表认真,打定要跟一帮人理论到底的准备。

    “……得,你赢了。”是个人都知道,任天堂在辩论方面,是如何地能将你的逻辑拐入诡异的死角。

    “嘛嘛,阿才,你下次看那些嗯嗯啊啊的片子记得声音小一点,我跟你隔一条街都听到,怪奇怪的,哈哈。”

    “……”任天堂你怎么还不去死一死,声音小的他自己都要听不见,尼玛这货是如何听到的!阿才在众多鄙夷谴责的目光中,憔悴地就要萎.缩成世界的一粒尘埃。

    ******

    睁眼开始,任天堂便是个孤儿,当血液染红天空,尸臭血腥味引来猎食的乌鸦与秃鹫,终盘桓不去,在晚上鸣叫尤为凄厉。

    尚未能自理的任天堂被一过路的夫妇捡到,那家人除了感叹战国盗贼猖獗,便带尚未能自理的任天堂离开。

    任天堂在夫妇居住的小村内安稳地长至8岁,这八年任天堂认真修习内力与剑法,然依旧未能理解自太一君那处得来的诡变剑谱,他与剑谱之间,存在摸不着的隔阂。撇开剑谱,任天堂的村民生活甚是惬意,时而捣鼓点新奇事,到附近城池来个一返还之旅,悠闲得紧。

    虽说任天堂展现过人的聪明,然做出的事都让铃木夫妇语重深长感叹,收养这孩子不知是福是祸,不过,他们都知道,这是个孝顺的孩子。

    任天堂所在之地是西国,不时在山中走得远了,还能看见各式妖怪,这都是在黑山多年的任天堂从没见过的品种,新奇得任天堂没事便往深山走。任天堂是无超自然能力,但别人的超自然能力却不能作用在他上,甚至他上的气息还会让妖怪们产生惊惧。结果,妖怪们挂着海带面条泪默默承受某个人类的苦手段。

    有一次,任天堂误打误撞的进入过一座清雅恢弘的传统式宅院,才看见一个极美却神色孤傲悲伤的贵妇,她脑门上的月牙与那开封府的包大人愣是几乎一模一样,任天堂不及细想,只跟女子金黄色的眸子对上,便被送还原地,宅子再也寻觅不着。

    任天堂自觉女子神色给他亲切感,不死心地终徘徊附近,然最多便是见着一炎炎夏仍穿皮草的美丽银发女子,跟贵妇甚是想象,可惜脸上布满花纹,不然即便城主府的公主亦不能与此清冷的女子争辉(啊喂杀生丸大人知道你认为他是女人,必定KO你)。皮草姐除却一开始挥刀砍向任天堂而不中,便对他视而不见,倒是他边的什么邪见大人总嚷嚷赶任天堂走,却总是被任天堂不小心踹到天上,变成一颗白闪亮依旧的星星。

    手横放眉毛处眺望,“如此夺目的星星,哈哈。”

    “……”杀生丸脚步一顿,一刻不停地迈步离开。

    除此两人,任天堂总能在中心城边缘的树林见着那鬼头鬼脑,长着毛茸茸耳朵的犬夜叉。

    “你…不讨厌我?”

    “不啊,你的毛很暖,模样比我帅,哈哈。”

    那是犬夜叉第一认识铃木堂,被对方抓着后揉头,他感受到温暖,产生接近之意,这让他在后的人生悔恨很多很多年(= =)。

    至于这是为甚——

    犬夜叉在任天堂灿烂的笑容下,不是被扔进水里检验狗是否天生擅水;便是被任天堂以抓迷藏的借口给推下悬崖(= =|||),验证力学原理以及半妖的生存能力……好几次险些被设计得命都丢了,致使犬夜叉同学小小年纪便对人类产生更严重地厌恶戒备绪,曾经出现的暖意早被抛到爪哇国去了。

    “犬夜叉,你没觉得…你越来越强了?”

    “好…好像是。”耸耸鼻子,犬夜叉歪着头,蹲坐吊桥绳索上。

    “那就对了,我们玩个游戏,哈哈。”任天堂以妖眼亦不可辨的速度制作一个蹦极,烂漫大笑,一把将被绑着的犬夜叉推下吊桥。

    “铃木堂,我一定要砍死你啊啊啊——”犬夜叉的哀嚎声响彻峡谷,惊奇一帮乌鸦乱飞,发出‘傻瓜傻瓜’的叫声= =|||……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