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与千寻【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千寻在任天堂的教导下慢慢适应汤屋的生活,任天堂喜欢间外出,千寻亦时有外出,据闻是去看她变成猪的父母。

    适应生活,在白的帮助下,千寻不再畏首畏尾,她的目标是救父母,与他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千寻的渐进步一些留意她的人有目共睹,特别是在所有人都惧怕那腐烂神,她即便惊吓亦依照小玲教授的正常方法,一步步地给客人冲澡。

    任天堂本人愣是被幸灾乐祸地番台蛙给阻拦,避免惹出事端。其实吧,番台蛙是多心,任天堂可谓一眼便看穿‘腐烂神’的本体是果冻,只是比栖川更老的料理材料,古朴面具没有栖川给人的忧郁感,余留痛苦以及慈祥。

    最终千寻发现那河神上的异物,在汤婆婆指挥下,众志成城地将其拉出。起初一帮人拉得气喘吁吁,然任天堂加入,随手一拉便将东西连带绳子上的‘蚱蜢’全体往后拔,最终多半人员成叠横向罗汉状态挤在墙壁上,一个个哭爹喊娘。

    “哈哈,实在太轻松了。”

    “……”轻松你妹,基可修,一众‘罗汉’内流满面。

    千寻因主导好一件事而笑得欢乐,享誉世间的老河神给了千寻一颗药丸,飞出窗外正离开,任天堂一个闪便挡在对方跟前,长长的墨黑头发随风而动。

    汤女与普通的工作者无异,却能伫立并控制他们所在的这片天空,河神甚是戒备,然对方的一句“河神有见过栖川吗?其实,他不会是撇下我,掉进茅房穿越到兽人世界被各种邪魅冷俊的男人给看上吧?”让老河神抽搐慈祥的嘴角,这货想的都是个啥,而且穿越是啥,跟掉进茅房有甚关系。说到栖川,几位资历深的河神皆不陌生,因为赶超他们的实力,还有他的过去……

    栖川河神,被相伴存在多年的丰川河神毁掉一直守护的地儿,那里的人民乃至他们的家园全被丰川之水淹没。丰川在壮大,栖川逐渐弱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类动植物死亡。然而,伤痕累累地栖川不知自何处得到跟丰川抗衡地能力,两神大战小站已不下千场,一直放不开念旧的栖川,此次不知为何却一往无前,大有跟丰川你死我活的势头,他们之战,已延续快十年。

    “你为何找他?”

    “让他带上我。我要到兽人世界,抓几只生物制作传说中的特级料理。”

    “……”谁跟你说他去了什么兽人世界了,你个吃货!

    并不知汤女所谋,老河神忆及那栖川说过的话——我想保护她,只是丰川在,她必亡。恍然间,他似乎明白什么,却不明白为何丰川会去杀一个跟他已占领地头毫不相干的汤女,老河神心道,他果真老了,年轻人的世界理解不能啊理解不能。老河神最后告诉汤女小玲那两人死磕的地方,叨念,此女兴许能让有同归于尽的之心的栖川得救。

    “爷爷,你的脸都够…皱褶,再蹙眉深点,我即刻就会想到盛开的菊花。”

    “……”

    ******

    那发现纸人攻击白龙,任天堂本想给白龙来一番得治疗(喂),然而千寻却凭一己之力,借助老河神的药丸对白龙进行救助,任天堂只得大呼可惜,踱步离开。

    期间,恰逢无面男‘食’大增,可惜这货任天堂在很多很多年前便研究透彻,也就没有加入他跟千寻你追我赶游戏,倒是千寻跑进摇船时,任天堂用灵力推了千寻一把,直到千寻、老鼠版本坊宝宝、正常无面男和乌鸦都搭上火车,任天堂才在他们之后离开汤屋。

    到达两神争斗的海域,任天堂站在高空,很快便吸引两人的注意力,虽打斗速度依然是眼难辨的残影,然对于穿着汤女服饰毫无魔力,却愣是能凌空站立的美丽女子,栖川是迟疑地慢一拍,而丰川河神则一惊,瞬间发现栖川的凝滞,眸色一暗,积聚的魔力对着栖川汹涌而出。

    本来吧,这一击,丰川河神势在必得,却愣是在汤女不知用何种能力干扰下出师未捷先死,见此,一张白皙俊逸的脸愣是被憋成便秘色。

    “你是谁?”

    “我是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观音特派洗浴场汤婆婆汤屋中美汤女绝世凶器小玲,还有,帅到掉渣。”

    “……”两个河神森森胃痛中。丰川肯定,这货是神经病,而且还是个能力逆天的脑抽货。

    丰川河神被对方那种无形的压迫力得动惮不得,显然汤女并非善类,尼玛一边抓脸一边用不同东西捅他体是怎么会回事!最后为神马连三根黄瓜也能捅进他防御力顽强的体内,丰川一脸血啊,天道灭了这不明生物吧基可修。当黄瓜渐多,插.满丰川河神体剩余的空隙,最终菊花亦不能幸免时,丰川仰天长嗥,内流满面。心里想到一句——不怕神经病,就怕神经病有能力。

    “小玲,你…你停手。”栖川扶额,指缝中的某人看起来有些模糊,他能当做是什么也看不见吗。终究栖川看不惯这货太过强势,亦看不惯这货如此苦他一直争斗不赢的丰川。

    “停手的话,你让我插吗?”任天堂视线蓦然一亮,里面闪烁着名为‘极端兴奋’的光芒,手里的黄瓜外皮更加青绿,“其实栖川你才是最好的实验体,这货差远了,插起来没感觉,太松了。”质还没有任天堂培养过的白龙好。

    “……你还有下限吗。”栖川眼角抽成眼疾,到底这货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啊,她还是不是个女人!

    “哈哈,那是啥。”

    “基可修,女人你去死吧……”丰川河神悲愤状态。

    最终栖川不需要任天堂继续帮助,即便此刻已然从劣势中夺得主导地位,他让任天堂离开,不想对方看见他弑神。

    任天堂笑得灿烂,应离开。

    回到汤屋的时,千寻已经带父母离开,余留下白龙,此刻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在千寻离去后,总会对着那与人类世界的交界隧道观望。没有能力无限制的白龙已然很少帮汤婆婆做见不得人的事,多半只管理汤屋内务,对任天堂依然放纵。

    任天堂吧,没事干的子总会在锅炉爷爷那儿喂煤炭球,不然便是找个草原山涧躺着感悟天道,随着感悟渐深,生出几分危机感。安静下来时,倒也颇有几分仙家气息,前提是他不做那些囧人的事。

    “小玲!你把什么奇怪东西盖在头上了。”白龙一进锅炉房,便被那眼熟的红色反盖大碟剥夺注意力。

    任天堂抓抓脸,“萝卜神头上的装饰,戴着能练成铁头功,哈哈。”

    白龙二话不说,闭着眼一手敲在碟子上,发出轰地一声,任天堂顿时满眼蚊香,“我怎么啥都看不清,阿白你变成三四个了,哈哈。我只是睹物思人,想起千寻。”

    千寻跟这奇怪的东西有啥关系!

    “现在小千怕是到了少年喜欢的花样年华,锅炉爷爷我估摸过多几年,她老公孩子都有咯。”

    “那我一定要当教父,哈哈……”

    两人一唱一和,戳中白龙年龄渐长后的烦闷,思来想去,十天之后,白龙离开汤屋,通过隧道,进入人类世界,去寻找那个坚强的普通女孩,哪怕找到他们只有不足一百年的时间……

    少了白先生的汤屋变回曾经乱乱散漫的样子,各种台下交易时有发生,然而不知何时开始,那个让所有人闻之色变的汤女消失了踪影。

    受其侵害最深的番台蛙是第一个发现,并无声张,只是少了斥责对象,有那么点太安静的落幕。紧着便是萝卜神,他总慢吞吞地在汤屋游转,总想找到人……汤婆婆拥有的某张合约早在某弥散消失,上面书写着“小玲”,见状,汤婆婆撇撇嘴,“又是一个死亡的。”

    真正知道小玲何时消失的是锅炉爷爷,他是最后一个见着她的人。那锅炉爷爷亲眼看见某种东西束缚喂煤炭球的小玲,她开朗笑着,被无地拉进漆黑虚无。

    当栖川亲手杀死丰川,再次到锅炉房,除了小玲不见踪影,一切如旧。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我只是看看熟悉的一切。她…呢?”

    “其实作为神,你最清楚吧,已经感觉不到她。”

    栖川默认,一年前的冬至开始,他便再也感觉不到小玲的气息。只是不想承认某个事实罢了。

    “……你小玲吗?”锅炉爷爷的手一顿。

    “锅炉爷爷,伤痕累累的时候,有个愿意为你疗伤的人,那是一种幸福。我曾经拥有这份幸福,我贪念那份温暖。如果有机会,我想…用一切换回那份暖。”

    “其实,小玲应是没有…死。”

    闻言,栖川毫无暖色的眼眸一亮……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