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任天堂依稀觉得他忘记点啥,那他自梦中醒来,除被单凌乱,侧福晋伺候在侧,任天堂总感觉有些微违和,任天堂抓抓脸,莫非他跟很少碰的福晋们好,还做那个梦?对象还是位男子?

    “难道我是想男人了?”

    “……七爷,你方才说何事?”跟任天堂一同用餐的巴尔达•以纯眼角抽搐,方才似乎耳背。即便成为侧福晋多年,她亦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位并不宠任何一位妻子的男人,他对她们都很好,只他的眼中永远只有剑以及无尽的好奇。

    任天堂将新得的物事握于手中,“没什么,快吃吧。我等一下找若曦玩去。”

    以纯温和扬唇,如今还多了个马尔泰家的若曦,那倒是个清丽脱俗的美人儿……

    “若曦,你说为何我会做.梦,对象还不是女人。”任天堂趴在若曦房间的桌子上,两眼紧盯着爬到桌子上搬动饼渣的两拨蚂蚁,专心致志,直把双眼盯成蚊香。

    胤禩行至若曦门前,脚步一顿,脸上温润笑容稍微凝滞,想到什么便停在那处。

    若曦俏皮一笑,放下手中美少女战士造型的泥人(喂这是啥囧物),有着丝丝小坏小坏的恶劣,伸出手指便对着任天堂的脑门一戳,“我看,七爷你是……钙片看多了。”

    “钙片?看有啥用,我体很壮,不用吃,哈哈。”任天堂收回视线,两眼冒金星地抓抓脸,耳朵敏感地动动。

    “……”啊喂你是假装不懂呢,还是假装不懂呢。若曦质疑地将任天堂整个人从上看到下,摇晃脑袋。

    若曦的视线,让任天堂想起某句某些男人很喜欢的话,“还满意你看到的么…啊咧,这话似乎只适合洞房说,哈哈。”

    狠狠地抽了抽嘴角,若曦假笑着撇开脸,这货小言看多了吧,“就你绝对不满意,别说其他,就…就是八爷你也推不……”若曦夸夸而谈,视线触及笑得过于温柔的姐夫,马上讪笑着闭嘴,整个人不自然起来。

    终究走入门内的胤禩只当没听到若曦的话,她这位妻妹似乎比想象的更…畅所言,倒是他七哥,完全是孱弱其表,坚实其内的典型…胤禩维持笑容,“什么只适合洞房说,七哥,可千万别教坏若曦。”

    任天堂:“没,我跟若曦聊起我们要去南风馆。”果真想男人?!

    “……”啊喂她何时说要去这种给男人女票男人的地方,这货是赤果果地栽赃嫁祸。若曦内牛满面地被姐夫越加温柔的视线秒杀,一脸鲜血啊有木有T^T。

    胤禩按下抽动的眼角,生硬地转移话题,“七哥,过几是十弟生辰,你可有准备?”

    “呃…南风馆有,礼物总会有的。”话毕,拖着对她家八爷求救的若曦,直奔南风馆,以免正经的乖青年胤禩阻碍,然他只脸色怪异地无奈跟上。

    去一趟南风馆,不说胤禩和若曦受不了那些个脂粉味甚重,浓妆抹艳的男子,就是任天堂也被熏得头脑发胀,终以若曦和任天堂被八贝勒胤禩拖出来为终结。

    秋去冬来,年关已过,选秀女的子临近,虽有任天堂担保,若曦的笑容明显比以前少很多。

    选秀之来临,第一轮贵妃佟佳氏等皇妃挑选时,若曦便落选,任天堂在那些娘娘指名要人前,首次主动向康熙请旨,望得到马尔泰氏。康熙惊讶下,便也应,倒是见着若曦时,夸了几句。

    半月后,马尔泰•若曦成为新觉罗•胤佑的侧福晋。成亲只是仪式,任天堂与若曦的相处便是死党,有什么准一道分享。任天堂亦不避讳,常与若曦一道外出,跟十三阿哥煮酒论英雄,地点多半设于京城雅女支绿芜家中。

    ******

    几年过去,对王座有野心的阿哥贝勒们纷纷结党,明争暗夺,太子胤礽岌岌可危。

    康熙四十七年,一废太子,期间任天堂见过胤禩一面,只道一句:“皇阿玛对二哥定然有心思(喂),此时出风头,总归是个错。”数后,胤禩亲自于党羽中言,对皇位无念头,此番传入多人耳中,包括大皇子。又是几月,畅园中议事,众大臣联名推举早前被康熙斥责谋夺太子之位的皇四子为太子,即刻便被否决。康熙四十八年,复立太子,同年八子胤禩被封为亲王,七子胤佑被封为郡王。康熙五十一年,二废太子,贤德兄弟的皇八子得重用,皇四子郁郁寡欢于府中。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病死,皇八子顺利继承皇位,次年改年号廉正(啊喂廉政公处看多了吧)。

    胤禩登皇位之,寻找那一言惊醒之人,然郡王府早已人去楼空,下人遣散,那些个福晋多半被休离,高兴携巨款离去。空的郡王府只余下一张写着“我协同若曦开拓眼界而去,后必定为国贡献”的纸条。

    紧抓纸条,廉正帝扬长而去,脸色柔和,然若是熟悉他如九、十四,必然会知晓帝皇此刻并不开心。

    ——皇位是我的,然你却属于若曦。

    ……

    “这、这与史实不符。”对于历史的剧烈变更,若曦不能猜想出是任天堂插入一脚,这货还真敢。

    “其实,我曾经促成扶苏成为剁掉胡亥的秦二世你信不信,反正我自己是信了,哈哈。”

    “……老怪物。”你敢不敢更胡来些,敢不敢!若曦几抓狂,抽搐嘴角,怎么历史还没给他搞成浆糊。

    “不是老怪物,是黑山老妖。”

    “……”

    当然,很多很多年后,若曦自己为改变国家的一人,帮助任天堂携带外国信息回国,让廉正帝见识外来的强势,清不再闭关锁国,大设学校,中外提早交流,眼界得以开阔。同时因任天堂各种现代高端知识融入,让国家走在国际前线,即便还是君主集权制,已然做到震慑外国。

    亲经历这些,若曦明白一个道理——没有最不符,只有更不符。

    直到年华老去,若曦才明白为何胤佑即是取红白机一样名字的任天堂为何迟迟不回国,只因不好南风馆的帝皇,实乃好更深一层的忌……

    后世对新觉罗•胤佑这位被帝皇许不改名字,残志坚的开拓者褒贬不一。褒其对国家所作出的贡献,让国家成为他国不敢置疑的泱泱大国。贬其正史内并无叙述,野史给出其与其弟,廉正帝的暧昧不清。

    事实如何,早已掩埋在历史尘埃中……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