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七阿哥吉祥。”

    “平。”

    静坐等待太监给自己布菜,任天堂坐没坐相。此番为一半秃跛子,在清朝生存个十年,任天堂愣是没有踏出皇宫一步。并非任天堂不想,而是无能为力,作为一个残疾人,任天堂全然不能于紫城中来去自如。此时,任天堂万分想念他作为黑山老妖时,那腾云驾雾的能力,嗖地一下,便到达目的地,即便因低空飘移随时会撞到树桩,来个满脑金星(= =)。

    一顿吃饱,任天堂坐上命人制造的木制轮椅,滑出小院,手提软剑,开始演练。并非任天堂完全不能走路,只与其被瘸脚影响练习效果,倒不如从最初便于轮椅上演练。

    太监□们总会被七阿哥练武的姿吸引,看似软绵无力的剑招,却在攻击时隐含凌厉地杀机,仅是看亦会感觉胆寒。那不方便移动的‘轮椅’会被带动转移位置,如同早已跟主子无分彼此地连成一体。他们并不怀疑,只稍接近,下一刻也许尸骨无存。此番虽七阿哥许他们观摩,却不让乱嚼舌根,究其原因,无不让服侍的宫人抽搐不已——

    “传闻,乱嚼舌根的小鸟没虫吃,哈哈。”

    “……”啊喂他们不是鸟是人!况且太监们压根就没‘小鸟’。

    自然,曾有人违抗指令,无一不在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家宝贝供奉的‘小鸟’不翼而飞,有更甚者,‘小鸟’反过来被虫吃,那些人无一不便秘着一张脸,内心的草泥马奔腾而过。每当此时,那发出诅咒之人必然灿烂笑着,安坐轮椅,挽一手剑花,潇洒得让人想打烂那张极为惹眼的脸。

    “对了,小九子呀,你昨儿晚往哪去了?”

    “……”七阿哥的贴太监小九子苦一张脸,受那些个没了小鸟的太监们‘’凝望,内心将这位爷给骂了个一万次啊一万次。不想谁说如若有违者,没了小鸟反过来被虫吃兴许有趣,他才为他讨欢心颠地挨个处理……翻脸不认人无人比七阿哥更强了真的(>_<),皇上快拖这货出去砍了吧。

    纵使小九子被殴打得面目全非,那些嚼舌根的也就不再存在,七阿哥便是那平庸的跛子,显然如此毫无威胁的儿子,倒获得不少康熙的关心以及赏赐= =|||

    ******

    任天堂虽不能出皇宫,然并不妨碍他一拐一拐地往御花园去赏花赏月赏棋盘,起初任天堂总在晚间往御花园跑,一周下来,少说三次遇上还是小孩便彬彬有礼的八阿哥,一个人弈棋的小孩显得异常单薄,任天堂便横插一手,硬是让八阿哥跟他弈棋。棋局多以任天堂获胜为结束,他钻研的孤本棋谱太多太多。

    见面免不了一番请安,八阿哥倒是悠然自得,对面的哥哥可谓是最弱势的一个,然则弈棋却是最厉害的一个。每当掉以轻心地认为他是一步最简单不过的棋,往往便是最后逆转一招,仿佛每一步棋都蕴含着可能,一环接一环,只一步错,满盘皆落索。

    “七哥,总有一天,我会赢。”年方九岁的未来八贤王双眸熠熠生辉,一种大气油然而生,他要赢,不仅仅是棋局,还有那个必不止他梦寐以求的位置。

    “阿八,你的脑门在月色下特别亮。”

    “……”认真听人说啊,混蛋七哥。

    任天堂抓抓脸,最终抱紧并不比他矮,怀大志的小孩,“不要太累了才好。”

    “我不累。”真的…不累……

    任天堂浅笑:“七哥是跛子,容易累,亦劳不得,乖,让哥靠一下。”

    “恩。”

    ……

    多年如一,两人的对弈,若非任天堂让步,多才多艺的八贝勒未必就能赢,然随时间推移,小时仍会斗志激昂的小孩,如今早将一切锋芒收敛于温润如玉的儒雅中,甚至语藏玄机。

    “七哥,你从不想要?”落子,棋局已呈现败势,然含笑的八贝勒胤禩不在乎,比这,能下出如此精妙棋局之人,并不见得简单,两年统领镶黄旗大营,并无改变他的七哥多少。因不变,才显得更突出。

    任天堂抓抓脸,“现在不想。阿八你想要的话,到隔壁找你的亲亲若兰。七哥我帮不了你,哈哈。”

    “……”胤禩温润笑容凝滞,眼角一抽,最后叹息般摇摇头。只要七哥没动这个心思,那么他依然是七哥。

    “阿八,得到了便好。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免得伤人伤己。”任天堂曾目睹侧福晋对物思人,若是阿八再查下去,任天堂有不好预感,“偷得浮生半闲。”

    胤禩终究听取胤佑的意见,追查之人全数遣回,几月后,自若兰生下女儿,她的那颗心亦转移到胤禩的上。两人恩的势头,却是苦了嫡福晋**,即便诞下儿子,亦只能望偏院而升叹。

    ******

    七贝勒与八贝勒常互相造访并非新鲜事,然七贝勒造访十三阿哥府便是新鲜事,一向不特别亲近的两人不知是何故,熟络起来,来往甚密。

    有外出时,七贝勒定然与十三阿哥连带那出自八贝勒府的若曦同步,可说三人是如胶似漆。有七贝勒这张通行证,若曦可谓出入贝勒府无压力,姐姐那儿,七贝勒说话让人无语却愣是能将人绕开去。

    任天堂跟胤祥是一见如故,任天堂向往寻找新奇之事,十三阿哥与若曦则向往自由,从若曦的言论中,任天堂不难跟她找到共同话题,话题渐深,才惊觉各自的年代。

    “若是我向皇阿玛讨要你,你觉如何?我们可以去很多地儿……”任天堂兴奋的满脸通红,然则不排除酒喝太多的缘故,转首望向精明透彻的少女,“当然,只是知己。”

    若曦少女思量一番,并无不妥,还想到后能自由自在,便应下任天堂。

    事定,三人快活地喝个一醉方休。

    醉醺醺地任天堂蹒跚回府,未料遇见笑得分外温柔的八贝勒,怒意仿若能脱离他深色的双眸,“若曦呢?”

    “十三送回…嗝…你府上了。”任天堂扬起笑容,露出那排保养良好的牙齿,扶着墙道:“那个,选秀之后,我要娶若曦,她答应了哈哈…嗝。”

    “所以你高兴到…喝得烂醉?”胤禩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谦虚有理,却缺乏感,显得空洞苍白。

    任天堂走近面色不善的弟弟,伸手挑起胤禩的下巴,靠近,酒气喷出,“我们这是亲上加亲,哈哈。”随后没心没肺地笑着。

    胤禩眸色一暗,就着姿势,往前一靠……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