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议游戏【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多次探班,确认房宿的确跟心宿好上,任天堂除却拍房宿的肩,让她保重并注意面具男氐宿会否因成恨,成立杀那个手组织追杀两人(啊喂你以为这是×水寒),就只在内心默默地祝福两人。

    “任大哥,你想多了,我跟心宿都只希望增强自的气而已,更何况他根本……”不喜欢我,后面的话房宿没说出口。完美躯包裹在紧的服饰内,房宿洗脱当的稚气,倘然以成熟姿态面对任天堂,唯一不变的便是她眼中对任天堂那种崇拜的目光,哪怕掌握雷电的房宿自应是比任天堂强。

    “我果然老了啊,跟不上你们前进的脚步,老了哟老了啊,哈哈。”任天堂摇摇头语重深长,伸手往下巴撸了撸那压根不存在的长胡子。

    “……”事实如此,房宿比任天堂小上几乎十年。

    任天堂又一次才说罢几句话,便被心宿以武学展式为理由拖走。房宿皱眉看向两人紧握的手,隐隐有种怪异之感……

    ******

    一次出行,任天堂发现太一君地盘有个藏书地儿,便甩下徒儿和徒儿的娘子,跑去磨太一君,让她把所有软剑谱交出来。太一君说那些简谱别说是软剑就算是什么剑亦能给任天堂,前提便是,任天堂必须下棋赢过太一君,一盘给出一本。

    这下棋一事是任天堂的苦手,他压根就没下过,即便太一君弄出好多围棋孤本,任天堂也看不懂,只能从浅入深,一点一滴的学。见此,太一君满意的扬起那一脸皱褶,少说免除感觉出的此异类掺和到七星氏和巫女中间。

    一钻研便是个几年,任天堂从太一君手中得胜从一开始的一次到现在的无数次,愣是让太一君抽搐的嘴角说不出话,尼玛这是个啥非人类,居然将他吃的死死的。

    “你以前真没学过围棋?”

    “没。”

    “那你怎么可能只学了三年就完胜我?”

    “唔…绝对不是我很有天赋,只是太一君你太弱了,哈哈。”一块巨石狠狠地往太一君的脑袋压下去,压得他抬不起头来。

    “啊咧,不要忘了更重要的一点,我是被选中的少年,围棋之神的佛光照耀着我。”

    照耀你妹啊,佛光跟围棋之神有毛关系。太一君苦地转头,继续问下去,内伤的是他,不用四神天地书出问题,他自己就先被气死,就算真要照耀也是照耀他这个百年如一下围棋的人吧基可修。

    因获胜次数太多,任天堂得太一君许进入藏经地,一坐便是半年,期间阅览书籍不下千本。其中有一罕见简谱,内里的剑法刁钻,招招致命,像是为杀戮而生,一旦使用,必将见血,其内字句即便配上图片,依然让任天堂觉得生涩难懂,却最是让任天堂兴致满满。

    任天堂在充满灵气的太极山练剑可谓事半功倍,除却那本极端诡变的简谱,所有能寻觅的软剑谱都让任天堂给练得融会贯通,更枉论,任天堂修修改改,藏经地内里余下那些剑法,也被他融入到软剑剑法中。即便太一君,亦会满眼欣赏地称赞任天堂果真是练剑的材料。

    山中岁月无感觉,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红南国七星氏携带巫女前来太一君的地盘请求太一君将人遣返。朱雀的星宿,曾经的小太子,如今已是俊美无俦的帝皇。

    “太一君,我突然觉得这场景真像我看过的一漫画简介。”任天堂抓抓脸,想起很多年前被他忘到爪哇国去的熟悉感。

    “什么?”漫画是个啥,太一君暂且不问。

    “那漫画叫《不思议游戏》,说个女孩进入了本《四神天地书》,跟七星氏苟.且之事,最后神兽大乱斗,大概没记错的,哈哈。”

    “……”太一君撇头,不想承认任天堂说的那东西便是此处,啊喂为嘛这货能说的这么不堪,还有那个神兽大乱斗是个啥。太一君第N次深究,究竟将这货留在此地是不是正确行为。

    几后,任天堂想他是时候回去看看,即便太一君百般阻止,亦不能缓下任天堂的脚步,太极山的制对名师指导修行两千年的任天堂来说,几乎是形同虚设,轻易便脱离。

    进入俱东国王城,任天堂救下被混混追截的水手服短发少女,救人只因为他从未来的片段中知道这个人。救下少女才发觉无地方可安置,便将人个带回皇宫,扔在房宿的房间,是巫女的话,总会发光发亮的。七星氏,早在心宿的争取下全体居住于俱东国皇宫内,帝皇的权利不断被心宿架空,太子只是个好大喜功的庸才,在普通死士监控中掀不起风浪。

    少女本乡唯便是俱东国的青龙巫女,在心宿的领导下,七星氏早已聚集,中间发生各种八点档的朋友争抢男人之事,却最终本乡姑娘败在主角必胜定律下,鬼宿属于他们家朱雀巫女。中间心宿曾想派人潜入红南国装作他们的同伴,最终被任天堂所阻止,被派出的少年亢宿愣是被任天堂打晕锁在他房间的地下室中(啊喂你房间为嘛会有那种东西你说),成为一枚.脔。任天堂不会忘记加入制,防止窥探。

    青龙一方七缺一时,红南国终于成功召唤朱雀,少女许愿永保红南国繁荣昌盛不受侵略,许愿自己能考上梦寐以求的城南高中,许愿自己跟鬼宿永远在一起。当一切实现之时,少女夕城美朱跟鬼宿一同被朱雀吞噬,成为祭品。

    触及此,本乡唯本该退缩却愣是让心宿寻觅失踪的七星氏,不难从少女的眼中看出她的坚定,那是洗却浑浊怒火后的清明果敢。任天堂等的就是本乡唯下定决心,断然放出被囚的亢宿(= =),以便他有机会实现他曾经夭折的梦想。

    继朱雀后,俱东国巫女召唤出青龙,与此同时,七星氏以及心宿的暗中实力开始进攻本国,务求灭杀一切皇族,怂恿过下达灭滨族的大臣乃至其亲戚,一个不留。心宿的想法很简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本乡唯的第一个愿望是还出朱雀巫女附赠一个鬼宿,第二个愿望是让心宿成为俱东国的皇,第三个愿望居然是让救下她的人实现梦想。

    埋伏在地上,着随手捡来大刀装成普通士兵,两眼戴着有个洞洞的黄瓜片避免再次杯具的任天堂顿感周一股‘我的地盘我做主’般王八之气暴涨,整个人发出闪瞎狗眼的光芒,任天堂来不及细想,在青龙将本乡唯吞噬时愣是用那把大刀砍向青龙,一条逐渐增长的剑气随着挥动携带冷冽之势出现,愣是将张开嘴青龙砍成两节,地面现出深深地一条股沟般的裂缝。

    任天堂得瑟地从青龙体内挖出证明实力金中带青的内丹,他终于屠龙成功了,兴奋地顺手就拍进口中,才做完这是,任天堂涨红着脸,苦地紧握脖子,这么吞内丹会死翘翘。刚想转跟不远处的七星氏求助,结果心脏一痛,低头,血液随着穿透他的剑离开而喷涌出来,愣是跟某个有名的盲侠说的那般漂亮。

    任天堂艰难转后赫然是脸上血色全退的心宿,“阿心,谢谢你让我不用爆体而亡,咳咳,我忘了…我现在不能接受这内丹,哈哈……”

    “我……”

    心宿想说点什么,已经魂离的任天堂已然听不清……

    ******

    本乡唯觉得当时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如果跟鬼宿一模一样的宿南魏不是好端端地坐在美朱边,如果不是她还能隔三五岔的进入《四神天地书》跟曾经的七星氏交流。

    本乡唯想,她和美朱都是幸运的吧,没有被神兽吞噬,好好的在城南高中就读。

    心宿,最终本乡唯内心最不能忘怀的一个男子,送给她一个耳环,将她送离《四神天地书》,他则成为俱东国新的帝皇,皇后便是那位妖娆的房宿,最得力的手下依然是曾经的七星氏余下的那几位,却是心宿比原来昏庸的皇帝更有领到的才能,俱东国在心宿领导下,可能真有一统的可能。

    本乡唯如今还记得,一年前抱着冰冷尸体一个人回到滨族遗址一年才归来的心宿,在他师傅死去时散发出来的杀气有多么凛冽,冰蓝色的双眸清可见底,却空无一物,就像是他的世界失去光芒……只是人不是他杀的吗?!

    这个问题本乡唯不知道,但是如果她问房宿白花婉的话,定然会得到回答。

    【心宿,那个便是皇室最后的一位皇子。】

    【嗯。】

    深宫中,很多人以为白花婉得偿所愿,只有她自己清楚,心宿从不碰她,却跟后宫女子夜夜笙歌,她明白,为的便是她当时蓄意谋杀,白花婉比谁都清楚,心宿真正在乎的是何人。

    后悔吗?也许吧……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