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议游戏【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如往常般投栈,任天堂跟心宿一个房间,自然长体的少年睡上,任天堂如平常一般cos小龙女,睡绳索。虽然每晚少说会掉下来四五次,然则任天堂愣是兴致满满,因相较一开始每晚掉下来个百多次,并在翌将菊花附近磨得走路艰难,任天堂这是能拿飞跃进步奖的长进,少说现在他能控制.部松紧,不至于翌螃蟹一般走路。这么下去,总有一天他能比小龙女更小龙女(啊喂你是男人)。心宿每次见着那货如此睡眠,皆是直接无视,盖好被子倒头就睡。

    时间不长房间陷入安静,就连呼吸声也变得绵长。约莫午夜时分,任天堂从吊上摔下来(= =),抓抓脸再爬起,习惯地走到心宿边,给踢被子的少年郎重新盖严实,随后才打呵欠地重新睡在绳索上。一个晚上,任天堂少说会帮少年盖被子几次。

    然则背对任天堂的心宿,那双狭长的冰蓝眼眸适时睁开,内里蕴含洗去戒备的微暖……

    任天堂从不想自己会成为行侠仗义的大侠,救他一个阿心就成了人师傅,此番再救一个白花婉,任天堂赫然在小女孩眼中成为那传说中大侠的传说。说到这白花婉任天堂本只是救下便算,哪知阿心非得将人留下,说什么将来有用,任天堂只好妥协,米饭班主是阿心,若不想对面摊老板发长达一的‘我很饥饿’死光波,任天堂这个死穷鬼没有反对的资格。

    白花婉亦非一个省心的娃,长时间用‘你是我的优乐美’的目光凝视任天堂,让任天堂过把被崇拜的瘾(= =),居然走不到一半路程便体虚晕倒在地上,急需急救= =|||。任天堂知道的方法只有人工呼吸,即刻抱着小女孩就要用嘟起的猪嘴啃下去,不料心宿一把将任天堂推开,跟白花婉来了个唯美的中式浅吻,将他独有的气传递给女孩,仿若呼应般,少女左大腿微微发光,跟着布料展现出一个‘房’字。

    “阿心,难道在师傅不知道的时候你已经……到了知道那里为什么长毛的年纪。”任天堂考究般将视线投在心宿下面,压制着不让自己看心宿的脸,深思良久后,这才抓抓脸,神秘兮兮声音愣是不小的继续:“阿心,那边巷子后面有知心姐姐…再后面一点还有大哥哥。他们的口号是‘宾至如归’,妹子给我,你早去早回,哈哈。”

    啊喂什么是那里为何长毛的年纪,还有后面那里是花街柳巷这货真那么饥渴么?一旁在少年亲吻小女孩时便围观的路人向心宿投去‘这么小就这么禽兽长大还得了’的眼神,对心宿指指点点,只差没帮腔让少年离开。有更甚者,拉着自己的女儿快步离开,口中喃喃着“长大要找朴实的男人,禽兽再漂亮也要不得啊要不得”,

    心宿狠狠地抽一下眼角,冷冷地盯着任天堂道:“师•傅!您想多了!”

    “不,你师傅我以前是全国闻名的先知,能预知一切,为师要将你指引到正确路途,决不能让你因为鼻毛越来越长时刻烦恼着。”虽任天堂不能预知心宿的一切。

    “……全国闻名是你的妄想吧。还有,我绝对不会为鼻毛烦恼你个白痴。”心宿咬牙切齿,狞笑着一把将任天堂的脑袋摁到墙上,免得这货再丢人。

    “哈哈,能想总比不敢想好。鼻毛适时剪剪有益心。”挤推的变的脸不能阻止任天堂回答。

    心宿终于悟了,这货隔三五岔将银子用完,感在花街柳巷找人剪鼻毛= =|||。

    好吧,被这么一打岔,心宿倒是忘记了为何抢着去吻白花婉……更忘记某个白痴在他当初不肯进食时,硬是撬开他的唇,将流质食物渡进他的食道中,一口接一口,差点没呛死他o(╯□╰)o。

    ******

    心宿不可能永远跟随任天堂这个毫无上进心的货色,所以在相识的第五个年头,将其剑法学了个优秀,心宿离开任天堂,成为俱东**队的一名士兵。心宿的仇人从不是那些被任天堂杀死的士兵,而是那下达命令的国君,以及国君的家人。只有夺得一切,才能确保不再失去。心宿知道他和白花婉都是青龙七星氏,而将来会出现的巫女,拥有向神兽许三个愿望的机会。

    心宿带着白花婉离去,任天堂回到多年不归的皇宫,当个逍遥皇子。

    一如任天堂所想,消失个几年,无人得知,除了胖的不成样子的太监看见他后脸瞬间黑掉,可见他也许是帮任天堂掩饰的乖内侍,事实上,他只是不想食物被分。

    四国皆游览过多次,从不同地方搜罗到各种软剑简谱,任天堂倒是修心养,始闭关练武。一心一意钻研武功,时间总会过的很快,任天堂不知不觉时,他已经是大龄青年,而心宿亦已然老大不小。任天堂终于记起他还有个徒儿,便兴起到军队看心宿和白花婉即是房宿的念头。

    想到便做,即便时间已是深夜,任天堂偷入已成为大将军的心宿帐篷,发现心宿赫然跟房宿在做激烈运动,帐篷外还有个羡慕妒忌恨的面具男,任天堂才惊醒,妹子房宿被心宿给攻略成功,面具男嫉妒成瘾,两人皆是心宿后宫一员,却是早就被心宿内定的房宿为最受宠妃嫔(啊喂,电视剧看太多了吧,你以为这是后宫××传呢还是美×天下呢)。

    任天堂出现时,心宿赫然发现,跟房宿运动完穿好衣饰,离开军帐,找上任天堂。

    “怎么,我健忘的师傅还记得自己有个徒弟?”讽刺勾唇,心宿双手环,仅着一件单衣站在雪地中,愣是予人灼之感。

    “怎么可能忘记!”听闻任天堂的话,心宿的嘲讽略有缓解,任天堂抓抓脸,双眼在夜色下特别明亮,“今晚不就突然想起还有个你,就过来看看,哈哈。”

    “……”心宿呼吸一滞,一手拍到任天堂的脑门上,这货完全是将他忘到爪哇国去了,他能不能将这货拖出去抽个一,绝对能的吧!

    任天堂的体随着心宿的出掌一晃,双眼晕眩,剧痛从手心传来,体僵直着往地上倒,脑中多出一些画面,最终那些画面定格在心宿躺在残破高楼之间死亡的那幕。

    心宿发现任天堂的不对,即刻伸手扶着不稳的师傅,才惊觉记忆中高大的青年,此刻竟是比他瘦弱很多,仿若雪地里的风一吹便能将他冻结,浇灭生命。弱的像是心宿一捏,便能结束他的生命。

    “阿心,你相信我吗?”任天堂靠在心宿肩头,缓过那下剧痛。

    “有什么就说。”心宿皱眉。

    “梅林的内裤,按照卡米桑嘛的指示,如若不想英年早逝,阿心你应该放下屠刀立地成魔。你可愿跟为师归隐山林,种花种田种秋香(喂)。”

    “……你可以去死了。”心宿眯眼,将任天堂的脑门戳离肩头转,不再看因他离开而埋进雪地中的男子。

    他,有那么瞬间想要…答应……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