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议游戏【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自从当过过蛟,任天堂的不仅内力突破瓶颈,如无底洞般仍能增长,连带体也变得不是人(= =),准确说,比天雷锻造过的蛟还要强韧,哪怕从二十楼跳下去,除了弄得一脸血外,完全能像个没事人一样。

    要问任天堂为什么能估测这种强悍?很简单,因为任天堂自己试验过,保证死不了,还能体重组,原地满血复活(喂)。至于体可能不如猜测般强韧,他跳下去也许就死翘翘了的问题,任天堂没想过。畏高,他害怕的不是掉下去,而是凝望脚下,哪怕任天堂知道自己摔下去亦死不了。

    星期一天,任天堂没有外出,都在家中看……电影和小说,乃至少年动漫,即使这些东西任天堂以前甚少接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虽任天堂不能一将所有东西看完,却也百度了个大致。任天堂发现他很是新奇的穿进一些已存在的作品中,他的状况就如同那部动漫什么不思议的诡异的游戏一样,成为书中的人物。只是任天堂纯粹是个闲人,那些个啥任务是个甚,与他无关,他只是默默地开心面对每一,当社会的二好青年o(╯□╰)o。

    做梦乃至从梦中得到超进化的事,任天堂没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妈妈。做梦么,管它是噩梦还是好梦,都是一种有趣的经历,梦醒一切正常。

    ******

    再次入梦,任天堂成为一个名为俱东国的国家的皇子,生母是难产而死的,死在得知帝王将他们家灭了个满门时。金碧辉煌而空洞的皇宫中,任天堂没有后台,没有能留着皇帝的美貌母亲,甚至在王子中除却脸蛋‘一无是处’所以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皇子,哪怕内侍亦不将他放进眼里。对此,任天堂乐得轻松,每练武修习内力不说,即便五岁开始没事从皇宫中消失个几月,亦无人发现。兴许那个总是偷吃任天堂饭菜的胖子小太监更爽神不知鬼不觉能吃得更多。

    至于任天堂离开,便是周游列国去。四国风光,服饰,都有点类似古代中国,任天堂拿不准这是个啥地方,反倒是觉得国家名字有那么点熟悉,愣是想不起来哪里看过,只好将此疑惑抛到爪哇国去。

    作为一个没有钱的死穷鬼,周游期间,任天堂这个习惯当背包客的货色不是在一些人家处蹭地方落脚,便是花一时间盯着包子铺,直到各个老板受不了他饥饿光波的侵袭给他包子填肚子(= =)。不要问任天堂为甚堂堂一介皇子,愣是连铜板都拿不出一个,因这货的答案只会是:“啊咧,我以为那东西没啥用,全给那个将钱袋掉进茅坑的胖子太监……”

    第一年任天堂游历了繁华的红南国,溜达之地深入皇宫,任天堂还见到过那个小孩样的太子。第二年任天堂游历了民风淳朴的北甲国和以女为尊的女诚国,若不是那时掉进海里被弄湿衣服换女装,任天堂非得被奴役一辈子啊一辈子。第三年游历了山地环绕的西廊国,那里有任天堂熟悉的沙漠风光。第四年任天堂甚至闯进了太极山,认识一脸上皱折比他师傅幻化模样更多的老太婆。

    “为何你可以突破太极山的制?”

    “唔…因为我是受网球大神和足球之神合体版眷顾的被选中的少年,我的目标是征服猩猩大海,哈哈。”那些漫画对那些主角不都这么形容的嘛,任天堂握拳,斗气满满状态。

    “……”一个黑色的大叉压在太一君的脑门,他想扇飞这货,可以的吧!什么是合体版,为什么是两个男人合体,还有那什么狗不通猩猩大海,不产香蕉的大海还能被猩猩割据了去?这货来自猥琐神经星球吧,让人接受不能啊(啊喂老太婆,完全是你自己脑内剧场YY过度= =|||)!

    第五年任天堂才游览俱东国,本土游览起来倒是放慢脚步,相较之前几国的心,俱东国的人就显得冷淡很多,找个地方落脚并不容易。士兵嚣张至极,霸道而行,此番在重武的俱东国实属平常。

    游至滨族范围,任天堂闻说这一族相信魔神,模样长得异常俊美,却受他人歧视。任天堂想游览这个地方,心理很简单,他们反他人之道而行,有格,加之魔神=师傅同类=自己同类=好人,所以他不会歧视任何滨族人,甚是还未到达便觉得亲切。

    任天堂走近‘灯火通明’滨族村落,才发现此间并未如他所想是户户于自家吃温馨全家餐,而是被士兵围剿,烧杀掠夺,士兵甚至犯下极尽下流之事。

    一个女人尖叫的呼救呜咽声让任天堂转望,一貌美女子被士兵轮番侮.辱,金发蓝眸小孩被惊得不敢动弹的场.景,女子一直让小孩逃命……任天堂双眸一暗,从左手抽出伴生的阿软,窜进士兵之间,不到一刻钟,便将那处乃至更远方的士兵全灭。

    小孩惊呆地看着那个脸带阳光笑容,下手一点不留的少年,良久才回过神,随便拿起碎布,奔到妈妈的边,在小孩将碎布铺在妈妈上时,发现那个会笑着唤他小名的亲人,已然亡故,丝丝血液从她的唇角流溢而出。

    “啊——”小孩爆发出惊人的痛苦叫声,额头出现一个“心”字,牵动隐藏在他体内的雄厚力量,将方圆数里的一切生存之物灭杀殆尽。诚然,任天堂除外,他只是在小孩发泄后将脱力的孩子以及她母亲的遗体抱走,到一处干净的雪地,将女人置于新挖出的洞内,等待小孩清醒后看她最后一眼,才将女子埋葬。

    这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却不够坚强。

    静待小孩哭够,任天堂忆及自己死穷鬼风餐露宿的境况,自是建议小孩回去收拾村中财物,以保障后生活。当处理好一切,任天堂抓抓脸,跟小孩Say Goodbye。不料小孩愣是紧跟着任天堂,任天堂使用轻功吧,小孩就用那本源力量跟进,非得让任天堂收他为徒,最后任天堂只得勉为其难的收这个根基比不上锋儿的孩子为徒弟(啊喂分明是你护弟心切)。

    一年又一年,任天堂没有再跟前几年一般隔三五岔回俱东国皇宫,而是天南地北的不停走,看看各处风景,能陶冶,心亦会轻松,更何况各地都有古怪的东西值得钻研。一路上,任天堂教授武功,并‘照顾’小孩,当了个称职的师傅,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事实上……

    “阿心,咱们的盘缠将要用尽,果断当天桥客,不,当大街客吧,哈哈。”坐在俱东国内面摊子吃午餐,任天堂亮出一排kilakila的牙齿,冒出一句。

    “…不是阿心,是心•宿。”不厌其烦地纠正这个武力值很高,脑力值负数的货色,心宿蓝眸中透出蔑视,出去片刻,便手拿钱财抛给任天堂。

    “阿心,打劫是不对的…我们要斩草除根(喂)。”任天堂循循教导,“阿心记得要一心向上,成为猩猩大海的主人——巨型香蕉= =|||”

    “……吃您的面吧!”心宿抽搐嘴角,一把将任天堂脑门摁在大碗面中,免得面摊小二再投出看神经病光波,殃及池鱼。

    “哈哈,好吃。”抬头的任天堂满脸面汤,口中还快速地吸起一根面条,甚是满足。

    心宿最终捂脸捧着面离开,他不认识这货,他绝对不认识这货,这货是个啥啊!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