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西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天儿,娘外出一下,很快便回来,看好锋儿。”

    “好的,娘。”

    那是任天堂此次梦境,姑且还是称之为梦境吧,那位在黄沙漫天的西域仍干净美貌的娘最后说的一句话。那后,任天堂没有再见到她。很久很久之后,任天堂听闻谣言,说是那个女人与一男子同归于尽。

    任天堂承诺的是,看好锋儿。

    ******

    白驼山,终黄沙漫漫,烈炎炎,极少有下雨的时候,每当下雨,任天堂总会牵着还小小的锋儿,在雨中漫步。一个小女孩总会跟着他们,紧紧牵着锋儿,恬静地漫步。三个人渐行渐远,交缠的脚步会在泥水填充中逐渐消失。

    锋儿锋儿,跟任天堂弟弟的名字有一个字相同。

    任天堂每到一个新地方总会习惯去练武,可惜,这次的体是经脉尽毁的少年,毁他经脉的,便是那位很美的娘,在任天堂体五岁,展现比之他人更厉害武学天赋时。她说,男儿有了武功,便不会顾家,便会抛下妻子。她说,天儿,你长大要讨个贤惠的妻子,照顾她一辈子。任天堂只能爽朗笑着,答应她。

    任天堂不能练武,可锋儿可以,所以任天堂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教。锋儿亦是个练武的材料,吸收迅速,让人天堂心喜。

    白驼山的生活条件并不好,跟任天堂曾经隐居的无名谷无可比,却自有其纯朴融洽,二十多年下来,任天堂甚至有些忘记鱼米之乡的生活。白驼山只有两家人,任天堂和锋儿一家,女孩儿他们一家,互相照应,子惬意。虽则任天堂和锋儿需要女孩一家的接济,但要遇上马贼劫盗,毫无内力却出剑无形的任天堂却是一个顶两个的存在,锋儿多半只能站于一旁,沉小脸,下决心有朝一要将其打败,以报被无视之辱。

    “哥,终有一,我要成为白驼山之主,建立一座白驼山庄,我要流芳百世。”踩死那剩余的马贼,少年道。

    “啊咧,要成为白驼山之主那不简单,山中只有我们两家,锋儿只要跟隔壁赫连家说说,按照阿容对你的喜欢,白驼山的山主铁定是你。”任天堂搔搔脸,咧嘴而笑,露出那排即便每面对风沙依然亮白如新的牙齿(啊喂这是洗衣粉广告吗)。

    “打败你我才是山主,还有,不是锋儿,是欧阳锋。”少年欧阳锋,紧握手里的剑,压抑第N次想暴打名为哥哥的货色一顿的冲动。

    “那更简单,锋儿来,戳哥哥一下。还有,你那蛤蟆一样的名字还是不要的好。”

    第N次听闻‘蛤蟆名字’,欧阳锋的脸黑上三分,虽拿不准脑子充满沙砾的白痴哥哥又想做啥,依言用剑柄戳他一下。任天堂被戳之时,发出杀猪般刺耳的尖叫,而后直地倒地,最后还颤巍巍地举起手,翻白眼地冒出一句:“我、我输了,你是山主不解释。”隐隐还能从其口中看出一些马赛克状东西。

    输你妹啊!不解释你妹啊!欧阳锋抽搐着眼角,整张脸全黑,即刻拔剑,冲那货就是一阵乱砍,毫不留,“欧阳天,我欧阳锋今绝对要砍死你,绝对!”任天堂深知这个弟弟绝对不是那种装装样子的二货,只得抽出于此地打造的软剑,跟他家锋儿来个鱼死网破地打斗。虽然他能很空闲的一边打一边指导弟弟的剑术,让锋儿越发暴躁,但他定然不是故意表现的很轻松,因为事实是无敌轻松。= =|||

    每当听闻拆屋般的打斗声,阿容总会第一时间出现在门外,羞地给欧阳锋摇旗呐喊,哪怕他家心上人并无胜利一次……

    深知一直在白驼山,一辈子亦不能打败那个保持白痴笑容的哥哥,欧阳锋决定离开白驼山,进入江湖,那里一定有让他打败那人机遇。只每每忆及离开那,两人相送,欧阳锋都要咬碎银牙。

    “锋,什么时候归来?我会等你的。”大雨下撑伞的女子出落得很是标致,顾盼皆是风,欧阳锋甚是欣喜,少说阿容是有眼光的。

    “锋儿,如果外面吃不饱就回来吧,虽然回来也不一定吃得饱。”任天堂抓脸展现那闪瞎眼的白痴笑容,让人想揍他一顿,“不要乱吃东西,不要乱学东西,否则变成蛇杖毒蛤蟆,阿容也不要你,哥哥我…勉强收留你吧,哈哈……”

    那后,欧阳锋发誓,一定要变得让任何人惊惧,震慑他方。如果有任何人比他开心,那就去死。很多年后,欧阳锋有句让人感叹的话:“我不会介意任何人怎么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更不想见到别人笑得过分开心!这句是欧阳锋从不说出口的话,如此认低威的事,欧阳锋不说(啊喂怎么那句话出现的如此坑爹了)。

    欧阳锋多次外出历练,让他抽搐嘴角的是,仿若被欧阳天那货料定一般,若是他要成为比他更强的强者,那么就必然会成为怪人‘蛇杖毒蛤蟆’(啊喂欧阳锋你本体会哭的绝对会哭的)。第一次欧阳锋于山洞中发现一本蛤蟆功的孤本= =,第二次他于峡谷中发现一柄群蛇环绕的手杖= =,第三次他于他人手中抢夺一本毒经= =|||……如此多次巧合后,欧阳锋将欧阳天那货煎皮拆骨,若不是他形容的癞蛤蟆太惨剧,欧阳锋断然不会将寻觅到的一切全部销毁,最终依旧专心练剑。不下一万次,欧阳锋想砍死欧阳天。

    深知即便大如江湖,亦不可能寻觅出能赢过那货的方法,欧阳锋垂头丧气地回家,翻过一座座高山后发现后面赫然比最初的更糟糕,也许从一开始便认准一个方向,才会更强。

    欧阳锋最终决议回归,隐居白驼山,潜心练剑。可惜,那里等待他的,是哥哥欧阳天将要跟阿容成亲的消息。

    “锋儿,哥哥要成亲了,哥哥会是个好丈夫,会照顾好妻子一辈子,虽然咱们可能吃不饱,哈哈。”

    “锋,我要嫁人,对象是天。我知道,他会对我很好。”

    那刻欧阳锋甚是惊怒,惊的是欧阳天那货居然有人肯嫁= =,怒的是阿容的背信弃义,她不等他。两人像是给欧阳锋迎头一击,愤怒嫉妒之火让欧阳锋很痛苦,然而他嫉妒的是谁,他不清楚。欧阳锋并不希望这两人结合,最是厌恶两人开心的笑容。

    在他们拜堂前的晚上,欧阳锋找上阿容,让阿容跟他走,阿容拒绝,欧阳锋一怒之下,打晕了阿容。将人安置在小间内,欧阳锋眼神复杂,却顿悟某种感——他想得到的,不是阿容。

    这算是任天堂第一次娶妻,紧张是必然,那阿容提议之时,任天堂想到娘,遂答应下。只是,锋儿似乎很不高兴,任天堂才惊觉,他抢走锋儿的心上人了,哈、哈哈。负罪感如标着“10000KG”的巨石压在任天堂后背,压得任天堂直不起腰。

    微风风吹灭任天堂房内的灯光,朦胧月色下,任天堂感觉熟悉的气息接近,正待出声,却被人环抱着堵住唇部,来人的双眼亮的可怕,仿若一直隐藏在薄膜内的火焰争抢而出。

    欧阳锋直至吻着那货,才真正确认,他要的是何物……

    某个着魔的晚上过去后,任天堂退了跟阿容的婚事,即便随后接受赫连家几近要命的攻击。

    “为什么退婚?”

    “哥哥是个负责人的人,而且,锋儿不是说过,男子亦能为妻,既然如此,我也不舍近求远啦,哈哈。”

    “……”用不着你这货每提醒我说过的蠢话,你个白痴!欧阳锋极端后悔某醒来,艰难离开欧阳天房间时说过的反驳之话,终其一辈子,也不会早说。

    一年后,阿容跟黄药师有段,然则,阿容的黄药师,阿容却不,最终两人分道扬镳。黄药师多年后定居桃花岛,江湖人称“东邪”。

    很多很多年后,西域白驼山只剩下一间空房,那里面是两具早已风化的骸骨,相依相偎,甚是温馨。

    ……“我答应娘,要娶妻,并照顾她一辈子。”

    ……“谁说妻子不能是男的?你是不想负责任,哥哥?”

    ……“对哦,这样不也行,哈哈。”

    “西毒”之名,早已掩盖在漫漫黄沙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