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黑山老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究竟为何会将任天堂收作徒弟,问黑山老妖,他会回答,减少飞升可能出现的阻碍,然则便是飞升失败能有个照应。

    只是,道行高如黑山老妖亦会忌惮的各地老精怪都知晓,飞升之时,天降九天神雷,那便是一道常妖无法逾越的屏障,而飞升失败,结局只有一个,那便是灰飞湮灭……

    黑山实际上有条不成文的规则,那便是山主从不会猎杀山中精怪以增进自修为。

    ******

    “鹫,今如何不去深究你那古怪学问?”

    九尾天狐似笑非笑提问,被称为鹫的男子以露水隔空书写的手一缓,待到那模糊的字迹消散,这才回道:“法则,即便为神,亦非轻易能参透。我能参悟的,早已透彻,只苦于无从追踪。”鹫努力千年,亦捕捉不到那丝怪异的力量流。

    “追踪?何物。”

    “自我毁灭的蠢货。”讽刺扬唇,鹫闭目养神。追踪如此蠢货的他,岂不更蠢。

    倒是那抹即便神界中亦算是顶级俊美的讽刺笑容,让九尾天狐看出了神。

    ……

    鹫,男子从成精的那起便以本体为名。只当他成为一方霸主时,已无同级外之人称呼此名,当时,那些小精怪尊称他为黑山老妖,这同样亦是很多年前之事了。不同于这些称呼,有一称呼独属一蠢货,他唤鹫作“师傅”。

    最开始会留意那条小蛟,实在是巧合,兴许便是那些人类修士所说的天意。

    那,鹫自九尾狐府邸腾云回黑山,于山脚附近的低危地带,见着一为一处烂地与五百年蛇妖战在一处的蠢蛟,即便被咬得伤痕累累,中剧毒,亦不要命地圈着烂地,准确说,是两块刻下歪歪扭扭字体的石碑。雷打不动,那份拼命的狠劲让蛇妖最终放弃,亦让鹫甚感欣赏。

    欣赏只是一瞬间之事,鹫只为晕死的蠢蛟除毒,便无过多关注山中小妖之事,很快便将此事抛诸脑后。

    小蛟再次引起鹫注意,那是他修为不足百年便引来天雷轰击的事实。雷击的数量,乃鹫第三次受天雷之时的数量,乃至蕴含的力量亦更胜一筹。小蛟第一次真正地引起鹫的注意。鹫不会放任威胁到自己的精怪于黑山,但他亦不屑杀领地内的妖精,采取的便是观察。不留意吧,鹫的子很清闲,留意那头蠢蛟吧,鹫算是哭笑不得。

    一条被暴晒至脱落外皮亦不肯进水的蛟,更诡异的,那蛟真遭不住,竟是弄出个水位甚浅的粘稠泥潭,泡于内里不断翻滚,弄得周遭一片肮脏。当时,鹫的想法便是,啊喂这货真不是泥鳅,真不是!

    一条按照推算灵智该是尚未成熟的蛟,每年同一居然凝望那曾经被他拼命护着的石碑,满眼和着悲伤的内疚。鹫看不懂这头蛟,很简单却又很不简单。

    一条腾云而起时离地不到一寸还歪歪扭扭甚是不自在的蛟,怪异的是,蠢蛟赫然甚是喜欢飞行,一天三五次地漂浮(= =)。愣是让鹫看得几次想将其揪起来扔上天或是一巴掌将那货给拍进地里,省的让黑山掉价……

    或许留意时间长了,衍生出一丝丝进一步发掘的想法。鹫在蛟修炼满千年受雷劫之时,救下被伺机而动的蛇妖围剿的它,并破天荒地收了个徒弟,怪异地名唤任天堂的蛟。当时想来,亦只是为黑山留个具有震慑力的主人。

    “你为什么而活着?”这是鹫收这个徒弟时的问话,当时任天堂是怎么回答的——“因为,再艰难再孤独再痛苦也要大笑活着。因为,我还没履行我的诺言。”鹫觉得如此回答莫名其妙,却是任天堂少有认真如智者的话语。

    收徒后,鹫努力帮助任天堂修成人,见识过各种修成人的俊美妖娆邪魅,在任天堂化出人形之时,鹫甚是诧异,那仅仅是一长相清秀的少年郎。然便是这样相比平凡好上点的清秀,在扬起笑容时异常温暖干净,傻里傻气暖人心扉。

    任天堂是个很简单的货色,只稍对他好些,他便尊你如上宾。脑子不清不楚,却愣是将鹫的住处打理的井井有条。如此一个剔透的货色,即便跟鹫一般外出顶着张据说糟糕透顶的脸,亦深得山中妖精们亲近,毫无间隙便融入他们之中,哪怕某些项目让鹫炼化他一万次。

    多次想起那凌乱的晚上,鹫的修为,足以灭杀作反的任天堂,然而他并无如此,恼怒摒除能力后体能比不上他是很重要的一点,但那丝很小很小私心呢?鹫不许他人…‘凶器’是霸道药物,万万不可能自行解决……即便翌早晨,鹫无比后悔自己脑抽的行为,导致悲惨的几夹紧菊花度,内心万马奔腾地踩扁那笑容满面哼小曲的货色。

    劫,任天堂有,鹫一样有。

    好长一段时间,鹫发觉自修为凝滞不前,更无飞升的征兆,他方知劫已然开始。鹫最后的劫,并不凶险,却是很多人和妖皆不能踏过的——劫,这酝酿上千年的劫,不知不觉早已渗透鹫的灵魂。

    斩断之时便是飞升之,感一事,参悟出来,便具备初具模型的斩断利刃,鹫对他人狠,对自己却能更狠上三分,是以他成功飞升,留下那呈大凶之兆即将历劫的徒儿,独自应劫。

    直至真正成神,鹫才发现,神的世界,兴许才对.望成几何倍数的扩大,比之凡人比之妖物更加简单直白。杀戮随处可见,每不一定能有成神的人,却必然会存在各种消逝,可能只为一时不爽,亦可能仅仅是看不顺眼。那么,最初,他为何要斩断?成神良久的货色,兴许会给予回答:先是一切清零,以便更疯狂的掠夺。

    鹫想去掠夺之时,对象已然被雷轰而亡,最终消散成飞灰…幸而,他发现仅存期间的那丝不正常,否则鹫兴许会成为众神中又一杀神无数最后又被另一杀神无数之神灭杀的存在。

    当你失去时,得不到的那份心理会被无限地扩大,成为幽黑深洞(啊喂想歪的自拍),不断扩大,成为不能填满的空虚……

    挥手覆灭习惯以露水在空气中书写的“任天堂”三字,鹫勾起足以让神界为之动的笑容,他黑山老妖得到之人,不论代价,必定夺得。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