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任天堂几乎要忘记自己不断吸纳吞吐究竟有多少个年头,一开始的多次险些沦为食物,到后来几乎无妖敢惹,是实力的提升。任天堂约莫记得是待在黑山八百多年时,他的体内的寒流凝结成一颗黑丹,期间受过几次天雷,险死还生。最后那次,若非现在的师傅救下他,只怕在受劫后孱弱时,便被那些个虎视眈眈的妖物给活剥生吞。

    本来吧,师傅打的也是吞噬任天堂的主意,奈何任天堂本体在千年修炼中越发巨大,皮肤堪比铜墙铁壁,妖术仙术都攻不下,最终为免造就强大敌手,于他渡劫失败之时给他致命一刀,这才收下的任天堂。

    任天堂的师傅便是这座群魔栖息的黑山之主,大家都唤他黑山老妖。平时吧,他师傅一顶一好看,躯颀长,黑发黑眸,眉间一山形朱砂印,那双古韵意味甚浓的上挑凤眸只一眼,端的是魅惑天成,摄人心神。可一旦外出必然将自己搞的人不人鬼不鬼,美其名曰,此乃杀气和霸气的象征,愣是让人天堂觉得有趣跟着学习(= =)。

    师傅是个好师傅,教导任天堂约莫五百年,终究是让他修成人,不知是否巧合,蛟修成的人体,跟任天堂本尊一模一样,只皮肤偏白,起初让见惯健康黑的任天堂甚是不适。据师傅言,化形并非意念能控,示意若是人,任天堂便是这副样子。师傅还说,任天堂不是泥鳅,是蛟,仅次于龙的蛟,若是那机缘够了,也许有天能化成龙,由妖入道,晋位神明。

    至于任天堂和师傅的相处,几百年如一的让所有妖魔囧囧有神。

    比如某,妖娆的狐妖踏着轻快的步伐,准备找清秀书生下手,路过山主府外,听闻的便是:

    “啊哈,师傅你放手,我不要进去……你都湿了,怎么还不放手……呜啊,下面都进去,师傅您饶我一命吧。”

    “你进也得进,不进也得进,就不信本座装不下你……”

    啊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山主这是…任天堂大哥上他,紧接着联想到师徒两人那恐怖的长相…狐妖险些被自己的唾液呛死,怀孕感随之而来,她再无找人类男子翻.云覆雨的兴致。

    实际上,黑山老妖只将任天堂摁进水中,迫他学游泳,一连换几个法宝,这才找到能装下任天堂本体的深潭幻境,怎料这徒儿顽劣,胡搞蛮缠就不进去。你说他一个脑子偶尔抽搐,对事认真的货,为甚对上水就乱七八糟,这究竟是为甚。最终,在黑山哥的绝对压制下,任天堂学会游泳。

    “啊咧,原来我能在水下呼吸,哈哈。”

    “……”弄那么久,这货完全没有自己能在水下呼吸自觉,来个天雷劈死这蠢货泥鳅吧!黑山哥额间青筋浮现,最终将任天堂整个摁进水中,眼不见为净……

    再比如某,獐子小妖正要拜访山主,远远便听到山主师徒俩惊栗的对话:

    “师傅,你掏出来的…太大,我吃不下。”

    “吃不下你就别想进来,本座耗费心神才养的那么大,不给本座全吃进去,本座不认你这个徒弟。”

    她、她、她听到的是啥,之前妖狐的话浮现在獐子小妖的脑海,啊喂山主这、这好男色也太过……山主和任天堂那处会不会跟他的脸一般长满疙瘩,一种怪异的声响自内传来,獐子小妖想到,他们那处两相摩擦。联想至此,獐子小妖满脸黑气,险些晕厥,这几晚,她不想跟相公做那事,她怕得恐惧症。

    实际上,黑山老妖只将一收于乾坤袋内的天材地宝赐给任天堂,供他加快修炼,早达到能镇压满山妖物之境界,好让他飞升之时,了无牵挂。怎料这货居然说太大不吃,呸,仅仅是一座房子的大小,给他本体塞牙缝亦嫌不够。最终,黑山哥强行现出任天堂本体,骑在上面,将天材地宝给塞进任天堂的血盘大口,着任天堂给吃完。

    “哈哈,一点都不充实,师傅,不要吝啬地多来几个吧,味道真好。”闻言黑山哥眉一挑,笑着一脚将任天堂踹进地表,一个条形大坑出现,造成山体崩裂,“你以为天材地宝是满地生长的杂草吗,你个蠢货……”

    此类事件多不胜数,算是黑山上群魔枯燥修炼子中的谈资,众妖打赌话题,非‘今山主被做几次’便是‘任天堂的持久力多长’,再不然便是‘山主今能否翻’……此类话题,黑山老妖并非不知,苦于屡不止,加之任天堂不时加入打赌,完全不懂意思就赌一万年黑山老妖不能翻,让黑山老妖抽搐嘴角,将他置于熔炉中连发带骨煮了吃,连内丹也给他碎掉。幸而黑山哥理智尚在,否则整座黑山只怕是妖渣都不剩。

    “师傅,一起来下注吧,多好玩,哈哈!”

    “……”啊喂为甚他黑山老妖从不收徒,唯一收下却脑子撞坏,妖王啊,弄死这货吧,不然他就要被气死。

    ******

    黑山老妖隔断时间便会娶异地妖物进贡的女为妻,往后不是炼化以增长妖力,便是赏给山中妖物,此次乃洗脱‘好男色且永远不能翻’诅咒好机会,黑山老妖决定无论如何也得一振雄.风,让那些个猜疑的白痴妖魔认清事实,他黑山老妖不好男色,绝对不好脑抽的男色!

    此次为成精不久一树妖献出的貌美女鬼,名为小静,勾人妖娆。黑山老妖本不喜这类无甚帮助的小魑魅,无奈撞在风口上,只得选取冥府贵到吉娶妻。黑山老妖的婚事,自是大排筵席,宴请黑山上一众妖物以及个别域外大妖魔,酒水食物供应充足。

    作为徒弟,任天堂负责给师傅应酬,估摸着妖魔之酒必定不同,迎头便喝下狐妖恭维的酒,口感辛辣味怪异,任天堂只一口便将杯子扔到一边,烈酒酒劲瞬间上脑,晃着晕乎乎的脑门,任天堂步履不稳地往山主府的浴池走去。

    “狐玉,那杯浓缩酒精哪去了?”

    “敬天堂大哥了。”

    “什、什么…要死,那里边有我给夫君准备,晚上能更勇猛的‘凶器’。”

    凶器,妖魔丹药中最强的壮[哔——]药,顾名思义,能让绵羊小妖变得比虎妖勇猛,一夜十几次(啊喂太夸张了吧)。

    闻言,狐妖狐玉瞳孔收缩,颤抖着遥望那已然不见踪影的任天堂,一阵寒流自脊背升腾而起,不好的预感笼罩她,瞬间对着獐子小妖道:“愣着作甚,逃命要紧,快闪啊。”话一说完,已遁走三十里,像后方有甚洪水猛兽追赶一般。

    獐子小妖顿时明白过来,苍白着一张脸,颤巍巍地给相公解释,携家带口遁出黑山。

    此刻任天堂,已然耐着浑不对劲的燥,摸进澡房。不料走了几步,脚下一滑,整个摔进水中,脑子不甚清醒地忘记能水下呼吸之事实,下意识在水中挣扎,连呛好几口水。

    不远处洗刷才进行一半的黑山老妖见状撇头,水中倒影他俊美无俦的脸上那不甚相称的嘴角抽搐,他绝对不会让域外某些货色知道,他有个蠢货徒弟,绝·对·不。

    按耐着抽出这货蛟筋灭杀他的冲动,黑山老妖挥手以妖力将那货自水中提出,托到跟前,这要一巴掌打醒这货,提手却对上任天堂那双半睁开黑沉得看不到底眸子,不等黑山老妖回过神,双唇便被徒弟封住……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