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王子【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从梦里清醒,任天堂恍然间记起,直接对视蛇怪,会没命的。呀咧,又是一种新的死法,也算无痛死那个亡。

    应了妈妈喊吃早饭的声音,任天堂快速整理自己,背包下楼,依然见不到人,一个人吃早饭也习惯。

    为了知道汤姆后会变成怎样,任天堂难得在学习的时间内翻开《哈利•波特》小说合订版,快速浏览,这是书看太多养成的速记本事。至于合订版吧,零花钱少的中学生伤不起,任天堂这个借书党更加伤不起。在一堆的错字中,结合五年级的预知梦,任天堂算是理清一切,原来汤姆不是路人甲,是大BOSS,还是个苦兮兮众叛亲离切片脑抽魔王。看完全书,任天堂的结论是,汤姆太笨,当BOSS的就该暗箱作,将自己摆在反派明面上,会被围殴的。没看过五×战队嘛,怪再强,都会被轮得血条清空的,而最终BOSS一般在最后才出现,之前都是先遣怪出去。

    “……天堂,你没事吧?”

    “啊?怎么了?”任天堂将书还给隔壁的阿才,抓抓脸询问。

    阿才见任天堂除却阅读HP,并无其他表现,略过内心的不安道:“没、没什么,你高兴就好。”

    “哈哈,我天天都高兴。”

    是真的才好,这句话阿才没有说,只是关注着每天都有什么不一样的好朋友。

    ******

    任天堂这次是滚动中清醒的,当脑子的晕眩痛感过去,他发现自己倒着挂在楼梯间,耳边是别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惊叫的声音。这是个啥况?恩,似乎是‘他’从三楼楼梯上滚下来,导致众人出现恐慌。

    当任天堂睁开眼睛,全场瞬间寂静,学生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这货居然滚了三层楼还能睁开眼睛!当任天堂没事人一样站起来拍拍衣服,而后露出灿烂的笑容,抓抓脸对着大家说“哈哈哈,我没事”时,众人抽搐着眼角,注视那缓慢流下的血条,啊喂你脸上的难道是番茄酱,还是苏丹红加太多的那种吗!

    恰逢上课铃声响起,众人作鸟兽散,只剩下任天堂一个人站在原地,擦擦脑门上的液体,看见一个缓慢行走的少年,立马抓住对方,在那个深灰色头发是少年冰冷目光下,询问教室的方向。结果那个少年触及任天堂那滴到衣服上的血液,抽了抽嘴角,二话不说抽出手,却让跟在他后的名为桦地的少年带任天堂走,目的地确是校医室,在专业的碎碎叨叨的校医处理完很深的伤口后,任天堂跟着桦地到一年A班,灰发少年就坐在任天堂的斜前方,桦地则是消失了影,闻说他是国小学生。

    一天的国中课程对高二的任天堂无鸭梨,至于为何能正常沟通,这些并非任天堂关心的范围。下课,任天堂还没整理完东西,便被人一手圈着,半推半就换好衣服进入网球场。一直到六点上下才放人,作为人数庞大的冰帝网球部一年级新队员,任天堂必须跟别人一起捡球o(╯□╰)o。期间,任天堂见到早上帮过他的两个少年,迹部景吾和桦地崇弘。从旁人那儿知道桦地对迹部惟命是从,显然桦地是一下课就唯迹部独尊,迹部往哪他便在哪,即便年龄隔着一年。闻说那迹部又是个喜欢听称赞的,任天堂联想起那些贵族们的赞颂词。

    “迹部君。”

    “啊嗯?”

    “你就像是那盛开在月色下的花,美艳能闪瞎八眼巨蛛的大眼,高贵的连人马都为之折服,呃…还有巨怪也会趴在你脚下亲吻你的脚,哪怕你的脚可能长的像巴波块茎……”任天堂记得不多,胡乱糅合一下,深感这绝对就是最动人的赞美,哈哈。

    “你想说什么。”迹部抚弄头发的手一滞,掩盖泪痣上抽搐的眼角,直觉并非什么赞美的词句。

    抓抓脸,任天堂最后对迹部说,“我觉得,迹部君是个好人,哈哈。”

    “……”谁需要你的好人卡,你这个囧货。

    任天堂挥别所有新认识的网球部众后,踏着愉悦地步伐回家,直至出了校门,那长的望不见尽头的围墙哟,任天堂苦恼地蹲在地上抓脸,哪里才是家来着,难不成要当天桥客?

    突然,一辆奥迪停在任天堂前面,穿着整齐的司机面带微笑地让任天堂上车回家,坐进车内,任天堂从司机口中得知,是迹部随口提醒司机到大门口接他。果然,迹部君是个好人。

    抵达高杉家,任天堂见识到何为冷漠的富裕家庭,这个地方,让他有不好的回忆,用过管家准备的晚餐,任天堂自己回到高杉原也的房间。沉默的回想得到的信息,一个女主人被气得出车祸亡,为巨星的男主人传绯闻的妇一个接一个的富足家庭,任天堂很讨厌。

    ******

    任天堂在网球部混的鱼鱼得水,捡那个球而已,傻瓜都会。对于捡球,任天堂没有那些个部员的高涨,他们一脸崇拜的看网球比赛,任天堂却将更多是时间放在练武上。高杉原也的子骨太弱,不好好调整,估计后想要练好网球是痴心妄想。多半部员在捡球的时间,任天堂就偷溜去跑圈锻炼体能,冰帝网球部人太多,少他一个不少。每天任天堂都会在同一棵树下发现一个穿非正选运动服的少年在睡觉,可香了。

    一年过去,任天堂终于从捡球的货色成为能握起球拍的货色,一开始技术上,任天堂是天边那只叫阿菜的鸟儿,发球、回击力道是很大,只是球多半不是飞出界外便是直接砸到网上,一局下来,完败。

    “网球真好玩。”

    “…就你这水平,别说正选,就是后备球员也轮不上。”每天被任天堂拉着对练的迹部自认为恶质地指出事实,嘴角是讽刺的弧度。

    “迹部要成为正选?”揉揉体质弱,运动过后偏疼的脑袋,任天堂兴奋的询问迹部。

    “本大爷要成为冰帝之王,带领冰帝夺得全国大赛冠军,今年我必定要获得正选资格。”迹部说出这句话之时,一旁的几个人纷纷侧目,暗暗记下这个有实力这么说的少年。

    “好厉害,那我的目标也是成为冰帝之王好了,哈哈。”

    那个人听闻这句话,都满额黑线的撇开脑袋,除却那个刚睡醒听到这话的毛茸茸脑袋主人,双眼一亮。

    “有本事就来跟本大爷争。”迹部挑眉。

    “嗯,有人抢的馒头才是好馒头(啊喂这是哪门子的说法)!”任天堂应着,明亮的眸子泛起一阵kilakila的亮光。

    “……”迹部提起球拍就走,他大爷才不认识这货呢!

    倒是睡醒的少年,跳起来,说要挑战任天堂,结果,名为慈郎的少年有点失落的完胜,复而兴奋地告诉任天堂,他的力气很可怕。

    一年的时间,任天堂不止一次收到过一些奇怪的剪贴警告信,让他远离迹部,然则就将他的糗事公诸于众。任天堂心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怪盗XX的通知函,这次他的目标居然是迹部,他还是果断地近距离掩护迹部吧,任天堂很强的。如果寄出警告信的货色知道任天堂的想法,必定一脸血看着这货,尼玛这是人脑的构造吗,你确定是吗?

    结果这样误打误撞,任天堂缠着迹部整个一年级,导致一些人暴怒之下,终于出手……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