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王【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这个世间,会异术的就那么几个,不巧,任天堂很是熟悉的便是那控水的公主。

    任天堂认识公主李盈,虽贵为公主,却比之普通的女孩儿单纯三分,皇家说是给李盈养病,实际却等同去囚,圈养在那奢华冰冷的寒伶,是以李盈不比那些个年龄更小的孩子识得多。初时,任天堂对李盈这个会异术的公主好奇,才特意到长安围观,不料意外发现李盈好跟他相似,即便是一些女孩惊惧的,李盈见着也会表现足够的好奇,以至经常被下人鄙夷的任天堂大喊找到‘知音’。

    是以,有新奇物什,即便任天堂没时间,也会托分店的一些高手给李盈捎上一份。

    仲天找李盈,任天堂做个顺水人,在仲天铸剑一年多后,三人到达长安寒伶,凭借仲天神匠之名,司徒奉剑“司徒物业”大当家之势力,得到武皇后批准,照看公主李盈。

    “你是如何认识这位公主的?”

    “那个啊,李盈妹子是我的知音,可惹人喜欢了,哈哈……”

    仲天不免嘴角一抽,深感问他是错,跟前手持奇怪器具,与昊玥打成一片的李盈已然以证实其怪异的审美观跟司徒奉剑如出一辙。

    忆及铸好的剑,仲天少见地扬起嘴角,司徒奉剑不是说剑是李盈要的……

    仲天将两个半大的孩子喊过来,将包裹在布包内的剑递给李盈。李盈跑子,白皙的脸蛋熏染开红扑扑的健康颜色,煞是可,即刻将布包打开,赫然是轻薄得几近透明的软剑,光泛着莹润之色。李盈不释手,提剑便向空地招呼,此刻异变突生,剑过软,李盈的手劲过大,以至于剑出折返往她的脸刺过去,李盈骇得下意识闭上眼睛缩了缩头。

    任天堂一直关注神匠的剑,挨得极近,是以即刻便伸手抓着剑刃,以免软剑划花李盈如花容颜,手一沾剑,血流如注。

    反应过来,李盈惊呆地松开软剑,抓着任天堂的手臂直掉泪,仲天瞳孔几不可见地收缩一下,昊玥惊呼一声,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哈哈,公主不哭哈,奉剑哥哥是个男人,不会痛的。”任天堂笑着用没事的那只手拍拍李盈的脑门,“软剑危险,送给哥哥可好?”

    “好好,什么都好,只要奉剑哥哥没事。”沾染泪水的长睫毛扑闪扑闪地眨动,衬得李盈越发像做错事的小动物。

    “奉剑哥哥,你明明知道……”被师父铸造器具所伤,必死无疑。

    “恩,我知道,但昊玥,那并不可怕不是吗。”说着抓抓脸,任天堂脸色苍白地道:“哦呀,为什么我觉得两眼昏花…来着……”才说完,人就往下倒。

    “废话,你一直不放手,血都要流光啦,白痴奉剑,你脑子绝对都是浆糊糊成的!”昊玥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动作不慢跑到奉剑后,双手高托撑起倒下的奉剑,不料他家师父比他快上一步,将人抱起,就往房间走。错觉吗?昊玥刚刚觉得师父有在生气……

    仲天毫不费力地将人带至房间,将软剑抽出放好,将人安置上盖好被,静看那张失血过多而惨白的脸。仲天从来就不懂司徒奉剑,有同伴的感觉,却寻不出跟他贴合的同伴,死心不息地挑战,知晓很多大江南北的事,让人啼笑皆非的子。当时,尚轩亦只说,同伴之间能相互感应,再无给予过多的提示便陷入沉睡,真可谓一道难题。司徒奉剑,是还是不是。

    尚轩那方他不担忧,十几年前曾听帝昀提过,力量均衡似是被打破,当时帝昀的神色,是兴奋,相必是对尚轩有好处的。

    即便想要剑,也不需以试法,司徒奉剑这个白痴,拙劣的借口。

    ******

    四人定居于寒伶,几年下来,除却体‘好转’后,闲不下来又东奔西走打点家业,不时了无行踪的任天堂,其余三人倒安分,等待觉醒。按任天堂的话讲,他是个随时可能翘辫子的,也并非他们之中的远古七神,趁还剩下的时间,继续发掘大唐神秘之地(啊喂,真有这东西么)。

    几年间,任天堂逐渐将自己发展起的产业交托给“司徒物业”忠厚老实的二当家打理。虽无任天堂知天下事的能力,但胜在产业链长,消息灵通些,生意依旧独占鳌头。生意有人打理,任天堂将时间用于研究软剑剑谱上,那是跟帮武皇后清楚太子势力换来的好物。

    武皇后对公主和寒伶的他们乃天人转生的传说是相信的,并不干涉他们一切行事。神匠仲天声名在外不说。司徒大当家胜在势力大消息灵通。如此传说,能让她荣登高位,信又何妨。

    任天堂还衬脸色正常之际回家过,目睹那个前几年便得了消息,父母的老来子司徒贺。粉嫩嫩的小孩儿人小鬼大的朗读诗书,模样煞是俊俏,长大必定颠倒众生,这不,那边唤作醒秋的婢女,一边给司徒贺换衣服一边感叹着呢。任天堂做足哥哥的派头,天南地北的给弟弟讲故事,都是些他的经历,听得小孩眼睛闪亮亮,踌躇满志说长大要想哥哥一样当大当家。听闻司徒贺的豪言壮语,两老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们可不想再有个终见不着的孩儿。

    体逐渐变差,双腿不灵活,任天堂索只安然在寒伶,晨间起来找仲天比武,其后跟李盈昊玥讲讲各地风光,之后多半一个人静待着,玩儿百玩不厌的井字过三关,要个谁经过见着,多半抽搐嘴角离开。自然,病发的时候,总是满手鲜血,一次次熬过,任天堂总打趣自己,像个凶杀现场的嫌疑人。

    一时间往后堆积,任天堂病发时出血量越发大,每到此时,他便打发所有人,痛苦低鸣,浑浑噩噩好几,传唤人更衣时才见人,那时,便是病发后了。他说,病发太丑,怕他人见着做噩梦。

    深深凹陷的板,凌乱破碎的帐幔,暗红以及艳红交织的单,口中手中干涸的血迹,诉说着主人的痛,以及坚韧。

    仲天是最清楚被他多打造武器所伤,痛苦怕是将整个人投入地壳岩浆中亦不会那么剧烈。仲天不明白,有什么理由,促使司徒奉剑忍耐到现在,真的是妈妈的话?昊玥问司徒奉剑痛不痛,司徒奉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痛,痛得想一刀结束生命,只是,我娘说过,再艰难也必须活着,哈哈……不懂司徒奉剑,为什么还能笑得出。

    发觉的时候,仲天惊觉,对这个死忍的少年,留意太多。

    生在皇家,却一直被养在偏远的寒伶,因母后的话,李盈一直孤独的呆着。第一个将她孤独拉出的是那笑时有个小酒窝的可哥哥,李盈称呼他为奉剑哥哥。随后,在他引领下,李盈认识了昊玥,认识了昊玥的师父仲天,生命随即变得不一样起来。特别是,跟已是大将军的昊玥相恋之后,母后给她们赐婚了。这一切都是此刻榻上奄奄一息的人赐予的,他手中若新伤般的长线划痕刺痛了李盈的眼,“奉剑哥哥,对不起。”

    “公主记住…你没有对我不起,你要谨记,乖~”

    “恩。”李盈终究忍不住眼泪,昊玥和仲天都说过,奉剑哥哥时无多……昊玥见状,抱着泪如雨下的未婚妻,让她靠在自己肩头,尽的宣泄感

    “仲天啊”,听闻点名,仲天对视榻上之人,“如果你真是那火王的话,能不能让我的软剑跟我转世?”

    啊喂,你究竟对那软剑有多大的偏执!昊玥默默地吐槽。

    ******

    【三个月后长安】

    那个总白痴笑着的少年终究离开人世。

    在那之前,觉醒的仲天将软剑封印在少年体内,完成少年的遗愿。

    觉醒后,婳琤、昊玥忘却前尘,恢复消逝前的子,唯有仲天,牢记下那个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少年。

    尚轩说,他是千湄,是不是说,下个轮回,成功觉醒的话,他能…成为永不分离的同伴?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