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手杖剑 书名:[综]一日一死
    长那么大,任天堂算是尝了一遍醉酒,飘飘仙没觉得,头痛裂倒不假。幸而翌任天堂还能从酒馆勉强回到住处,平时无事,便倒头大睡个几天。醒过来后出门走走,谁也没见,倒是听闻赵穆的一些客卿在议论赵盘强抢民女之事。事经过任天堂没深究,只道赵盘是酒后乱之流,皆因事恰好发生在酒醉那天。

    “哈哈,盘儿大了,需要找女朋友的啦。”

    说到底,任天堂本质是个护短之人,被他认同的,即使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的(啊喂,这是哪门子的道德观)。

    项少龙最近真真一个头两个大,不单要从雅夫人上入手探查质子府,还得顾着行为出格的徒弟。你说他赵盘一个认真学习刻苦锻炼的理想学生,怎么说变就变,懈怠好玩不说,居然流氓耍赖,还想提‘枪’上阵侮辱人家清白人家的女孩。那若非输了钱的少原君想让赵盘出糗,赵盘对女孩行的不轨之事怕是早就成事。

    那天清醒过来的赵盘吧,当然没有再对清白女孩出手,却时常出入风月场所,左拥右抱。他一个半大不小的青年也不好好上进,只管吃喝女票赌,惹得担忧的雅夫人阵阵叹息,每每管教一番,却都被赵盘讽刺,铩羽而归。

    “盘儿,你究竟搞什么鬼?”

    “不用你管。”

    探明雅夫人不知朱姬母子之事,项少龙正好遇上烂醉如泥的徒弟,正好管教。一拳就轻松地将不服管的赵盘打趴在地上。赵盘被打的干呕,人却是清醒不少。

    “……师父,你可否告诉我,如若钟意上一个你不可能得到的人…怎么办。”赵盘忆及那慌忙逃脱,并随便找个女子就上,急证明自己的正常,顿时自觉甚是可笑。即便后来跟青楼女人好上,那段时间,脑海中徘徊地赫然是那人。

    “没有什么人是得不到的,不想她离开,那就…不择手段地留下她,一辈子。” 项少龙是想到秦青,他要挽回他们的感,即便回到过去这样在从前看来很是荒谬的手段,他也运用。他想将啊青留在边,一生一世。

    “不择手段留下…他……”赵盘则是想及总持着一脸温暖笑容的男子,浑浊的眼眸沉淀清晰,亦浅亦深,“师父,明天我会准时找你。”

    有时你潜心学习,无心争斗,不代表他不会挑衅你,不会找你晦气,一如找上赵盘的少原君,便是这样惹是生非的烂人。

    赵盘和少原君的关系,常年处在不可化解之中,这并非第一次,少原君协同王子嘉找赵盘麻烦。即便在项少龙教导下,武力得到质的飞跃,终归双拳难敌四手,赵盘被一帮人围殴毒打,却是吐血也不肯按照一伙人的话去做,一句也不诋毁娘亲雅夫人,死死地咬紧牙关强忍。

    “哈哈,盘儿这是在模拟人沙包吗?”

    “……”

    赵盘抽搐嘴角,很是萧瑟,连晋这货嘴里从来就不能吐出点象牙,就是救他也不忘毁一下形象。想他赵盘英明一世(= =),怎么就栽在这样的货色上,还甘之如饴。

    虽不知连晋说的是什么,少原君忆及赵盘和连晋的关系,顿时恶声警告,想让一脸白目笑容的剑客能知难而退。可惜,少原君不知道,赵盘之于伪•连晋是弟弟般的存在,他又怎会不横插一手?任天堂不打声招呼便王八之气大开,毫不留手地将一众纨绔子弟加跟班揍扒地上,没有一个不吐血,王子嘉亦不例外。

    赵盘视线内的男人,一如小时候那般强大,在他前,为他阻挡一切厄难,一如旭般照亮他的生命。赵盘贪恋如此暖光,却明白这样的万丈光芒,有天会属于某个女子,他只有变得更强势,才能让这抹光停留,一辈子。第一次,赵盘拍开男子伸来助自己的手,他说,他想要一个人静静,他会赶上男子的。步履不稳却倔强地一步步往回走,赵盘心想,他一定不择手段地留下他。

    面对赵盘的拒绝,任天堂抓抓脸,也不恼,盯着地上一群‘蠕虫’,道:“哈哈,盘儿不追究,且放过你们。”

    一群人听到任天堂的话直接是内牛满面,啊喂这算哪门子的放过啊,放过这词你真的理解吗,你确定你脑子没出事故吗?明明变本加厉打得更狠,哭爹喊娘都不停下,坑那个爹啊!

    一番劳动筋骨后,任天堂拍拍手,甩下一句“帮盘儿受挫的自尊心收点利息”便拍拍股走人。

    自尊心是个啥啊,跟那货斗这么多年了,从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意这个!少原君内心的草泥马万分激动,奔跑了个好几圈,挂着海带鼻血再次感叹,连晋这货笑起来像白痴,打起人来是恶鬼啊恶鬼。

    子有条不絮地过着,赵盘自从那天开始不仅摆正自己,认真学习,还机缘巧合下跟雅夫人解开心结,虽说还是别扭,却也不再排斥,母子相处融洽,母慈子孝,端是让人心生羡慕。

    任天堂依旧当着练武的闲人,偶尔出个简单任务,什么乌廷芳所属,两男争一女御前比剑,公主赵倩远嫁魏国一一跟他无关。心无旁骛,赵盘更是多未来找,任天堂对武道内功的领悟无疑更加深刻,不断攀升更高地层次。

    直到很多后,任天堂才听闻乌廷芳失踪,幸而闻天依旧是赵穆帐下第一剑客,以至于嫪毐应是不能打乌廷芳的主意。当然,如果闻天真的右手废了被逐出巨鹿侯府,任天堂会给他个对称,一双手只废一只多不平衡,哈哈。

    更长一段时间过去,赵盘以好久没有出现过的惊慌之态找上任天堂。赵盘首次求任天堂,求他去救被赵穆抓走的雅夫人。那时,任天堂才忆起已经很久远的剧,争夺「鲁公秘录」。那天他们到达之际,已是迟了,雅夫人因被一众男人轮番凌.辱,早已服毒自尽。待任天堂将玷污过雅夫人之人尽数斩尽时,他就那么一血液抱着在他眼中一直是个孩子的赵盘,目睹这辈子赵盘最失态也最长久的悲泣,在清朗的夜空下犹为哀切。

    任天堂也好久…没看见过妈妈呢,此次梦醒,他一定要回去看看她。

    此番过后,赵盘一夜蜕变般,整个人变得沉凝,仇恨面前也能保持清醒,如原剧中一般单独找上赵穆被擒,却镇定地等待项少龙缓救,被救出的赵盘接受差阳错的巧合,决定和朱姬等人一同到秦国,自此,赵盘更名为:嬴政。

    任天堂拒绝介入秦朝王位之争,在内功大成之时,被压箱底的剑法是现阶段任天堂甚感兴趣的课目,是以在…嬴政提出同行邀请之时,任天堂以二者为由拒绝。雏鸟总是要放飞才能成为雄鹰,飞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晋,若有一,我排除异己登上帝位,你可愿到我边。”那时候,我将不放你离去。后一句此时的嬴政,没有说出的能力。

    “那个啊……如果你还需要我这个不够朋友的人的话。”抓抓脸,任天堂心想,秦始皇应该不需要一个知道自己所有过往乃至屎尿拉出时间的朋友吧,哈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综]一日一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