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幻的色彩 书名:童养媳
    吹着夜里的凉风,任自己长长的发丝吹拂在我冰凉的面庞上,透过屋里亮堂的灯光,我还能很清楚地看见我手背上之前被叶宸寰掐过的痕迹,红红的,很明显。

    “幼稚!”我看着这明显的掐痕,不自然地斥骂了一句。

    轻声地骂完,我又神经质地笑了。

    我都在干什么呀,中了叶宸寰的蛊吗?

    应该不是的,我只是记起了我们小时候的一些趣事。

    叶宸寰小的时候体弱多病,根本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健壮,要不然他要我这个童养媳干嘛。

    我就是一个给他冲喜的小童养媳,如果他的病不是一天天好起来的话,我想我早就被他们家人丢弃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小时候体弱,打架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他打不过我就使招,便是用力掐我手臂上的,我每次都被他掐得抱头鼠窜,再也不敢招惹他了。

    如今他再次掐了我,使我仿佛又回到我们小时候,虽然打打闹闹,却无忧无虑。

    “夜风凉,别吹了,进来吧!”恍惚间,我的上莫名多了一件男式的西装外,叶宸寰淡漠的声音随后响起。

    “叶宸寰……”我侧过头,眼神专注地看着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的他,温润如玉,谪仙俊朗,只可惜他脸上的冷漠太破坏他优雅的贵公子形象了。

    这样近乎完美的男人应该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吧?

    静静地看着他,我数着自己加快的心跳。

    也许,自己的心是不会骗人的吧,我可能对叶宸寰还残留着那样一点点的感觉。

    “嗯?”他很自然地伸手过来拢住从我肩膀上下滑的西装外,侧头斜睨我,浓眉微挑,带着疑问。

    “你可以……可以抱我一下吗?因为我现在真的好难过……”说这话的时候,我越说越没有勇气,干脆低着头像个做错事求他原谅的小孩一样,在他面前无措地低语。

    我是真的难过,人在最低潮的时候,边总是希望有一个坚实的肩膀可以暂时靠一下,我刚离婚,受伤的绪一下子平复不了,想找个人靠一靠,除了叶宸寰,我不作第二人想。

    我是信任依赖他的,多少次难过的时候,我都是躲在他的怀里哭。

    “安桃,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你为什么要这么怕我拒绝呢,这一点都不像你了。”他低沉有力的声音在我耳边漂浮,伴随着他的呼吸,我随即被拥进了一个紧窒温暖的怀抱里,鼻尖抵着他坚硬的膛,闻着他上好闻的气息,我莫名地感到了满足。

    如果……叶宸寰不喜欢男人该有多好。

    “叶宸寰,我想哭……”被他抱着,我在楚云那受的委屈和耻辱再也无力承受,只想化为奔腾的泪水,清除出我的体外。

    “哭吧,你又不是没在我怀里哭过,你哪一回不是把我的衣服都糟蹋了?”他用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发顶,低沉的嗓音内莫名多了一丝戏谑。

    是啊,我不是没在他的怀里痛痛快快哭过,也不是没弄脏他的衣服过,可他每次都纵容我在他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然后大半夜瞒着他的父母,偷偷爬起来到卫生间里去把自己的衣服洗干净。

    我和他之间真的有好多好多珍贵的回忆可以翻出来回味。

    “叶宸寰,这次我会帮你把衣服洗干净的,你放心!”我闷在他怀中,用力抓住他的衬衫后,便在他怀里慢慢啜泣起来,直至最后抱住他的腰嚎嚎大哭起来。

    楚云那个该死的王八蛋,我恨死他了,有女人也就算了,离婚后他还要羞辱我,这样的男人我为什么当初会看上他,然后义无反顾地嫁给他,我蠢毙了!

    “哭完了,心好一点没有?”他一动不动地任由我抱着哭了大半个小时,等我先松手后,他才放开了我。

    看着我哭得又红又肿的眼睛,他无奈地勾起了唇,低头过来伸出指腹温柔地擦去我眼角的余泪。

    “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收拾完我的眼泪,他又细心地拂开了黏在我脸上被泪水浸湿的发丝。

    “叶宸寰,干嘛对我这么好?”哭过后,我有很重的鼻音,说话的声音很像是在向他撒

    叶宸寰,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我,我怕我会真的忍不住上你。

    “我……”他看着我笑,正回答我的问题时,胡子嘉那个死人妖突然拿着锅铲蹦到我们的面前,脸色墨黑地咬牙哼道,“小寰寰,开饭了,你和这个没良心的坏丫头还要在这磨叽多久,喝西北风能填饱肚子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童养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