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梦幻的色彩 书名:童养媳
    修长的男手指带着些许的粗糙划过我体曲线的每一处,令我不自地轻颤,呻yin。

    压在我上的男人有张书卷气十足的俊美脸庞,温和的眼睛犹如天上的星星一般明亮,泛着点点灼人的光彩,高的鼻梁此刻正蹭着我的颈窝,两片优美的薄唇摩挲着我颈间最敏感的肌肤,在我洁白的肌肤上再次留下一个个浅红的草莓印。

    “老公,别逗我了,我好难受……”我求不满地用渴求的眼神看着他,媚眼湿漉漉,泛出惑人的水光。

    楚云这个大坏蛋,每次非在上做足前戏,逗弄得我受不了,主动求他他才会开心。

    “老婆,你这么快就弃械投降了?”他抬起头,嘴边蓦然扬起了一抹坏笑,亮得刺眼,“现在换你来了!”

    说完,他从我的上直接翻滚到一边躺了下来,双手枕在他的脑后,半眯着眼睛,戏谑地看着我笑,“快点,小妖精!”

    “你啊,坏死了!”我嗔地瞪他,“楚老师,注意你的用词,别破坏了你为人师表的光辉形象!”

    他人前是受人尊敬的大学讲师,背地里就是一只衣冠禽兽,楚云这男人在我面前没一次是正经的!

    “老婆,就我们两个人,别人不会看到的!”他扬起一抹魅惑人心的笑容,伸手将直起的我拉倒在他的上,特别坏心地在我敏感的耳边吹气,“不是想要吗?自己来,宝贝!”

    我愤恨地咬牙瞪他,腹诽他怎么不去死。

    每次都要我累得半死,恨死他了!

    咬咬牙,我在他上爬正了位置,从他的下巴处一路吻下去,然后停留在他的锁骨处狠狠地咬了一口,盯着那红红的牙印,我很坏心地笑着。

    这么明显的位置,他的那些女学生应该都看得到吧。

    “老婆,你坏笑什么呢?”他不满地抓过我的小手吻着,闷哼地咕哝道,皱起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看上去有些郁。

    “我不告诉你!”我抽回手,不要他的殷勤服侍,继续接下来的过程。

    “老婆,嗯……”我体的敏感点他清楚,而他上的敏感处我也很清楚,我稍微撩拨了几下,他便兴奋地轻哼了起来,拉长的颈线和微眯的眼睛,看上去感至极。

    我的男人很优秀,不优秀,我也不可能要他的。

    “小妖精,就会折磨你男人!”最后,他受不了地低吼,重新翻把我压在下,正攻城略地之际,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划破了一室暧昧火辣的气氛。

    “别去管它,你老公我憋得难受,先做完再说!”楚云不放我去接电话,抱着我又亲又吻的,让我认真投入这场的舞曲当中。

    可是优美的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地在响,再美好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我用力推开压在我上的楚云,爬过去拿起自己的手机接听电话。

    “喂?”电话是通的,可是没有人声,地方有点嘈杂,好像人多的。

    我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一个陌生的号码,是我不认识的人。

    “喂,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等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我不耐烦地开口。

    这个人纯粹有病!

    “是我!”又是一大段的沉默后,电话那头的人终于开口了。

    男的嗓音低沉且富有磁,一如记忆中的那种简练清冷的调调,更好似大提琴发出的悠扬音调。

    “叶宸寰?”我带着一点不确定的语气叫他。

    这厮不是在国外吗?出去七年都没有给我打过一个电话,现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嗯!”他轻轻地应了一声,低沉的声音富含了不容抗拒的命令,“来接我吧,我人在机场了,安桃!”

    机场?

    这么说叶宸寰他回来了?

    “小桃儿,快来接我们,别让我和小寰寰等太久哦!”突然,电话那头传来一些争执,接着胡子嘉那死人妖的讨厌声音尖锐地刺激着我的耳膜。

    该死的,这个死祸害也一起回来了!

    “知道了,你们等着!”我厌恶地对电话那头的胡子嘉不耐烦地吼了一嗓子,立即挂断了电话。

    哪有人大半夜回国的,这不是存心折腾人嘛!

    碰上叶宸寰和那个死人妖胡子嘉,我安桃就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心里憋着一股不知哪来的怒气,我翻,找出合适的衣服往自己的

    “老婆,是他回来了吗?”楚云也走下,赤着站在我背后把我紧紧地抱住,将温暖的脸庞贴在我的颈窝边磨蹭,模样有些委屈,有些郁,“别去,好吗?”

    “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我奇怪地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推开了粘人的男人,弯腰上高跟鞋,“我只是去接一下机,没什么事的。”

    楚云太紧张了,我和叶宸寰早就没什么关系了,要说真有什么关系的话,姑且称得上那么一点点兄妹的谊吧。

    “老婆,我怕他会把你从我边抢走。”楚云重新上前圈住我柔软的腰,苦笑一声,“他……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

    “你胡说什么呢,他叶宸寰只喜欢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把楚云的担忧当一回事,掰开了他的双手后,我转过,踮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轻啄一下,“乖乖在家等我,要是忍不住啊,自己先解决哦,回来后,我一定会加倍补偿你的,亲的老公!”

    说完,我转冲出了房间,没有看到楚云眼中一闪而过的郁。

    从车库中取了车,我直接开车去了机场。

    晚上**点,城市华灯初上,商店里还很闹,机场也一样。

    停妥了车子,我快速进了机场的大厅,在人群中搜索起叶宸寰和胡子嘉的影来。

    七年没见了,他们应该会有所改变了吧。

    我记得叶宸寰出国的时候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毛头小伙子,如今应该长成一个尊贵优雅的男人了吧?

    至于那个讨人厌的死人妖胡子嘉,我吃饱了才会去想他如今成什么妖孽样了!

    在人群中搜索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找到人,我累得跺脚泄愤。

    该死的,不是让我来接机吗,人都跑到哪里去了,该不会是胡子嘉又在整我吧?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我就气愤得想杀人!

    那个死人妖从小到大作弄我的时候多到数不清,真要说起来,真是到了令人发指,人神共愤的地步!

    “小桃儿,你怎么来得这么慢,我和小寰寰等了你很久了!”突然,我的肩头被人用力拍了一下,那最讨人厌的熟悉声音听得我咬牙切齿地回过头去。

    “你们没有举牌子,我怎么找得到你们两个!”

    我火气很大,因此口气很冲。

    看着眼前两个人像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我的心里更来气。

    出国是这样,回国也这样,他们两个怎么不去死啊,我被他们荼毒了那么多年,如今还要被他们荼毒,我真倒霉透了!

    我冷郁的目光顺着黏在叶宸寰上的胡子嘉看向七年未见的他。

    叶宸寰好像比我记忆中的叶宸寰又长高了不少,将近一米九的高,鹤立鸡群,高人一等的很。

    深灰色的西装穿在他的上不仅将他的姿衬托得更拔之外,还优雅得有如英国最尊贵的绅士。

    他的五官本就立体,经过七年时光的打磨,变得更深邃更立体了,乍一看上去,还真有一点混血儿的味道。

    他的眉毛是属于剑眉型的,天生的冷峻有气势,狭长的眼睛长在男人的上就是一种魅惑女人的本钱,但叶宸寰好像把上帝给他的本钱都浪费了,墨到发蓝的眼眸里永远只有平淡如水一种表,但不可否认,他的眼睛比楚云的更好看,更深邃,如汪洋大海般无边无际地一样令人向往。

    我又粗略地打量了一下几乎是挂在叶宸寰上的胡子嘉,这祸害比七年前更妖孽,比女人还妖艳十分的精致脸庞,勾人的凤眼,鲜红如血的薄唇,瓷白一般的玉泽肌肤,无一不在散发着勾引人的气息。

    唯一不同的是,这死人妖把曾经引以为傲的一头长发给剪短了,看上去清爽多了,但妖孽味一点没减,反而更浓了。

    “小桃儿,我们都这么熟了,需要举什么牌子!”胡子嘉眯着眼,不满意哼哼着,“小寰寰你不认识吗?我不认识吗?你这丫头也太没良心了,七年没见,你就把我们忘了?刚才在上和你老公在野吧,出来也不遮一下,真丢死人了!有人啊,或许会看了很伤心了诶!”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胡子嘉吊起眼尾飞快地斜睨了一眼旁的叶宸寰一眼,那笑分明是有几分幸灾乐祸的。

    叶宸寰没有丝毫的绪变动,只在我脖子上鲜红的吻痕处多停留了几秒,墨色的眼眸更深邃了一些,转过头去看向胡子嘉,冷哼,“走吧,别废话了!”

    接着,胡子嘉把他手中拖着的行李硬塞给了我,搂着叶宸寰勾肩搭背地从我旁走过。

    我则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拖着死人妖沉重的行李箱跟在了他们后面,下意识地用手拢了拢衬衫的衣领,企图遮住颈子上那过于鲜明的吻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童养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