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怎样看待

    晚饭过后,梓恩简单的洗了个澡,就打算睡觉。

    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梓恩洗澡的时候,特地反锁上了房间的门,非但如此,为了万无一失,她就连浴室的门也锁上了。

    洗完澡之后,才将门锁打开,毕竟这里是苏默泽的家,如果苏默泽有事找自己,总不能将他关在门外吧。懒

    可是这一晚却是格外的平静,早早的睡觉。

    这一觉睡得很沉,可能是来历例假体特别虚弱的缘故。

    第二天,还是希儿关怀的呼唤声将她从梦想中拉出来的。

    “少夫人,少夫人…….”

    梓恩缓缓睁开眼睛,意识还很朦胧,她迷迷糊糊的看到希儿的脸庞,摸了摸头问道“是要吃早饭了吗?”

    在梓恩的印象中,这大户人家,早饭她可是要陪着丈夫一起吃的。

    可是希儿却摇头道“不是,是少爷吩咐了,让我到八点半的时候叫少夫人起。”

    梓恩再次摸了摸脑袋,对哦,好像说了早上要去医院检查,还要打针。她点头道“好的,我起来了。你先出去吧!”

    梓恩随便挑了一衣服,就下了楼。

    吃了早饭,老杨送梓恩去了医院。

    初的早晨,空气中总带着一丝丝微薄的雾气,弥漫开来,触及之处还觉着有些冷。轻轻的呼口气,白色的雾气还随处可见。虫

    可梓恩坐在车里,却也偏偏将窗户放下。

    不是不怕冷,而是因着此刻的清晨有着难得的平静。

    很少,在这个时间出来走动,因为现在只是九点,工作的人都去上班了,开店的却也有许多未开门,街上走动的人不多,弥漫的雾气在树丛间,总给人一种仙境般的感觉。

    可是车速很快,冷风从窗户外吹入,梓恩真的觉着冷了,只能将窗户重新关上。

    到了医院,因为打点滴需要些时间,所以梓恩让老杨给自己买了几份杂志,自己边看边打针。这一打大约要两小时,等着中午,再让老杨来接自己。

    梓恩看着杂志,最近的八卦新闻真多,但也不外乎是一些明星有曝光出来的照之类的,一看就是在炒作,想要借人上位。不过也有些有趣的新闻……

    梓恩看着看着,不由的笑了笑。

    因为苏默泽的关系,梓恩的打针的位置是VIP坐,所以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护士也在门口护着,以防梓恩对这针其反应。

    看着看着,梓恩看到盘点娱乐圈女明星的豪门史。

    她不知道为何想到了自己上,她也算是嫁了豪门,可是……比起女明星来却方便了许多,也容易了许多。

    而且到现在为止,苏默泽都没有要求她做任何事。

    这心里想着,是不是白占了人家便宜…….不对,才两天呢,些许过些子有的忙了。

    “梓恩。”

    就在这时,梓恩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叫唤。这几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总觉许久没有见到这人,此刻听到他的声音也觉得是那么遥远。

    梓恩缓缓抬起头,对上他的目光,心底还有一丝歉疚。

    “逸风,你怎么在这里?”梓恩看着他问道,她现在份明确,对着贺逸风即便歉疚,也不需要太过尴尬。

    贺逸风看着梓恩,眼底藏着让梓恩难以理解的绪,当他的目光落在插在梓恩手背透明的针管上的时候,这种绪愈发明显,甚至到了难以抑制“梓恩,他回来了…….你知道吗?”

    “恩。”梓恩只是应了一声,他指的是谢宇桓,她心里明白。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回来吗?”贺逸风继续问道。

    梓恩抬起头,清澈的眸子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贺逸风道“我现在有新的生活,谢宇桓的事已经与我无关了。”

    这句话出口,贺逸风眼底的绪渐渐淡去,只见他手心紧紧握住,子僵直的站在梓恩面前,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不自然,也许在他的心底正在挣扎着什么。

    可梓恩不理解,这到底是什么?

    “苏默泽在你心里,真的那么重要吗?哪怕就是谢宇桓都无法使你动摇半分?”贺逸风问道。

    梓恩缓缓的低下了头,浅笑道“逸风,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吗?早在三年前,谢宇桓选择了他所谓的她的时候,我和他已经结束了,那三年的弥留苦思,对我来说还不够吗?是他先离开了我,我为什么不能寻求自己的生活。”

    梓恩说的激动杂志落在了地上,梓恩正要去捡,可一直手上插着针管非常不方便,贺逸风上前帮她捡起来,却在看到杂志的一瞬间停住了目光。

    他动作再次僵住,目光落在杂志上,看着上面写的内容,看着图片上女明星们挽着富豪的笑容,他眸色渐渐地暗沉起来,伴随着一阵冷笑,他再次站了起来,将杂志的对着梓恩问道“梓恩,这就是你的目的吗?忘记谢宇桓,不接受我,为的就是这个?”

    梓恩看着封面上女明星的笑容,顿时明白了贺逸风的意思。

    四年的友,她是什么样的人,贺逸风会不知道吗?

    原来自己在他心里是这样的女人。

    她应该知道,她曾经是多么的着谢宇桓,是谢宇桓先放了手,是谢宇桓伤了她的心,如果不是,她一定会继续深着谢宇桓,任何钱财都不会让她动摇。

    因为她知道,曾经的自己是多么的深,即便是傻,那也是

    晓彤也知道,她该忘记谢宇桓,可为什么贺逸风不能理解,还要用如此的言语来羞辱自己?梓恩看着贺逸风,心被渐渐的撕痛着,她难过不是因为谢宇桓的负心,而是因为贺逸风,曾经好友对她人格的质疑。

    “如果你要这么想,我无话可说。”梓恩淡淡的说道,心底划过一丝凉意,既然对方这么认定了,自己再多的解释也多余。

    “哼,其实我早知道答案是这样,可我还是想来问问……昨天,我……你和王玉莲发生争执,谢宇桓送你去医院……晓彤说的那番话我都听到,也许你没有想到我会在那附近。原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和苏默泽搞上了,可竟然有了他的孩子……你让我怎么想,去年年底的时候,你还在海边思念谢宇桓,转眼就和另一个男人去生孩子!你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什么?”贺逸风愤怒的说着。

    梓恩没有想到,贺逸风会在那里,原来他就是来试自己的。

    梓恩的目光落在贺逸风上,心底的难过蔓延开来,虽然她清楚自己并不这个男人,可他却是她最好的朋友之一,大学四年,一直在她边的只有晓彤和贺逸风……

    梓恩是难过到底了,她不想再对着这个男人,他的话太伤人。

    她想要去按警报铃,让护士进来。

    “不用这么做,我自己会走。”贺逸风冷冷的说道,转就要离开,可到了门口,他却又转过来,侧脸对着梓恩。

    梓恩看到,他是在笑,这抹笑容让人觉得可怕,心寒。

    “梓恩,有件事你也许不知道,谢宇桓和她分手了,原因是,他还你。”贺逸风说完,走出了病房。

    梓恩在那里,泪水终于滑下。

    她不知道贺逸风最后那句话是真是假,可无论如何,在梓恩的心里搁下了影……谢宇桓和她分手,她可以斩钉截铁的说着不关心,可那是打肿脸充胖子。她的确是忘记了那份感,可心底却还有着感觉。曾经的美好相恋她却一直没有忘记……

    她以为他不她,不要她,她才会下定决心将他忘记。

    可是这一刻,如果她知道,谢宇桓是她的……

    梓恩拿起手机,拨了晓彤的电话。

    很快,电话那边传来了晓彤甜美的声音“梓恩,这么早打电话来,我还在睡觉呢”

    “晓彤……”梓恩的话还为出口,抽泣声已经非常明显。

    听着这声音,晓彤整个人都精神了,问了梓恩况,就二话不说的冲出了学校打车来了医院。

    梓恩将刚才的事和晓彤说了一次。

    “贺逸风简直太混蛋了,无论这话是真是假,现在和你说合适吗!”晓彤接着就把贺逸风骂了十几二十次,才停下来,看着梓恩。

    “我也不相信是真的。”梓恩淡淡的说道,哭过了心里也舒服了许多“晓彤,我只是在害怕,我这一生最好的朋友只有你们两个,现在……逸风不可能再是我的朋友了,我…….不能再是去你这个好朋友。”

    “傻瓜。”晓彤看着梓恩说道“你永远都不会失去我这个朋友的,做朋友就是要支持的。这个贺逸风这么不够意思,我回头说说他。你放心,一定会让他来给你道歉。”

    梓恩听着晓彤的话,心底却不是这么想,她看到贺逸风的那个眼神,如果在感上是自己欠了贺逸风,那么此刻这算是什么?是报复?她不相信贺逸风是这样的人,可是他的话却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为什么,她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契约新娘:误惹邪魅总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