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四章 以守为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冷梅仙子话音刚完,就见前面突然间烟光四起,邪气冲天,重新朝两人压了过来,与罗衍发在体外的暗藏龙犀环无量星光的太乙神光一接触,就立时被开,一转眼间,就见红霞星火漫天飞舞,映得天空一阵异彩。【叶*子】【悠*悠】

    罗衍也是将足下于光一停,而青箩则扬手又将本的乙木神光朝外发出,汇合在罗衍的宝光之外,两人一所学,虽然是略有差异,但毕竟来自同一个最古老的源头,殊途同归,此时两种神光汇合在一起,顿时威力大增,只见体外青霞与那团五彩云光略一纠缠,就化为一团青白色的云光,罩在两人外,外层更有无数五彩异芒夹在无数星光,朝外激,就在一转眼间,就已经成为一个百十丈高下的光幢。屹立在光山雾海之中。

    两人也不约而同地拿眼朝外望去,此时两人功力更为惊进,一停双慧目法眼,数百里内景物,如在眼前,见前后左右是一团团色彩各异的光霞,簇拥着无数妖物,各喷烟光,朝中间夹攻过来,而当头六七只形态最为威猛的怪物,此时相貌越发狰狞,更是喷出六七道光华,精虹夭矫,宛如游龙,映得附近光云越发流光幻彩,霓飞电闪,芒焰人,与两人的护光华层层叠叠地包裹过来,远远望去,宛如七龙戏珠一般,此起彼落,异彩晶莹,变化无穷,霞光四,照彻天地。

    罗衍见对面绿色光云中,立着两人,当头一个,金冠赤臂,眼烈光,头发胡须绞作一团,浑上下烟雾环绕,一时片刻间看不出来历,后面一人正是方才遁走的那红衣道人,正目金光,朝两人恶狠狠地望了过来,更将手连指,随听空中烟光分合缭绕间,现出一只怪物,浑碧色,头尖口锐,阔腮密鳞,形如蝎子与蜘蛛的混生儿,腹下多足,两条前爪形如蟹钳,长有三丈,色黑如漆,中节长着许多倒钩,口中吐出无数红绿火星。

    此物刚一出现,空中顿时飞来一阵阵腥臭的味道,与方才所见妖物大有不同,青箩和罗衍两人知道此物应该是南荒九煞平所养的妖物,与他们上次所见的几种怪物大同小异,迥非面前这些妖物的元灵化可比,心中也留了意。

    不过这只妖物看似比上次所见小了许多,但光是空中所传来的腥臭之味,就让两人有闻之作呕的感觉,要知道两人现在法力神通非同小可,寻常妖物毒虫,岂能伤害两人分毫,但现在光是毒气都如此之烈,可见厉害又比上次所见厉害了许多。

    当然,两人自然也不知道这只毒物就是他们上次所见的八只妖物彼此吞噬残杀后,所生成的万毒之虫,不仅毒比原来厉害了许多,就是功行都高上了数倍之多。

    青箩见妖物呼啸而出,心中略嫌它模样丑怪,而且气味更是难当,手一指,肩头的惊鸿仙剑,化为一道长虹,朝那毒虫当头斩去。

    那毒虫也认识得厉害,猛地将口一张,从空中喷出万朵火花,将这道七彩幻灭的光华迎住,两下相持,居然不分上下。青箩见它居然能靠自丹气抵御住她的前古神兵,心中也是一凛,自仙剑本是一切毒物的对头克星,虽然自功力尚无法全数发挥出它最后一层效用,但也非同小可,但眼前之事,要是传了出去,堂堂前古九大神兵之一,居然连一毒物都制服不了,岂不被人笑话?

    当下手挽灵诀,一口真气喷出,只见空中那道七才光虹上光华明灭变化,色彩也顿时转为一色,只是按金、白、红、橙、蓝、紫、青依次变化,而整个剑光也缩小许多,化为一道数丈长的精光,寒气森森,当头朝前斩去。

    怎知毒虫也是厉害,见克星飞来,挥舞两条前爪,迎了上来,只听两声闷响,蟹钳被磕飞两大块,但那道此时欢出一道蓝色光虹的剑光依然去势未留,径直朝它口中飞去。

    此时空中那两人也好似发觉就连他们费了无数心血所炼成的万毒之王,万妖之灵也不是那柄仙剑的对手,各自将手一股血色火星往前下打去。罗衍料知厉害,焉能容他施为,忙扬手朝前一挥,外的青白云光突然出股银星,将那妖光敌住,未打上前来,由此起,三人便斗将起来。

    那与南荒九煞同来之人以为所炼妖火毒无比,能由自己心意追敌,中上必死。及见罗衍所发银星神妙无穷,看去光并不强,势也不猛,晃眼便将妖火全数裹住,竟然收不回来,不由又惊又怒,这才知道几位好友所说是真,昆仑门下,岂有弱者?

    当下狞笑一声,把手一挥,空中突然现出数十道暗绿色的妖光,凌空飞舞而至,将当空罩了一个风雨不透。跟着回手朝腰间所佩革囊一拍,立数十股黑烟乱箭也似飞将出来,散布空中,晃眼暴长十来丈,将二人围困在内。

    双方动作是十分迅捷,就在罗衍与对面两人刚一动手瞬间,青箩的惊鸿剑光已经朝那毒虫口中投去,那怪虫也是厉害非常,就在这紧要关头,突然张口喷出一颗海碗大小的绿色云团,一出就化为亩许方圆,只见绿光荧荧,映得天地皆为之变色,眉发尽碧。

    刚好将那道蓝光挡住,只见一条蔚蓝色的光华围着那团绿色云团,一阵乱卷乱裹,随断随合,而四周烟云四起,无数金星红丝合围上来,重新又将那柄仙兵挡住,只见略一飞舞间,虽然剑光占了上风,但却难在一时片刻间有所作为。

    青箩心中暗喜,知道对方不识她这柄仙剑效用,当下默运玄功,心意所动,只见那道蓝色光虹中精光再变,陡然化为一柄金光四的精虹,夹着殷殷风雷之声,朝绿光迎去,只听惊天动地的一声大震,绿色光团顿时被震得粉碎,化为漫天绿烟,四下飘散,一声凄厉万分的惨叫声,响彻天地,四周妖雾齐收,数十道绿烟如青龙入洞般,向远方的的玄雾暗影中透去,一闪不见。WWw.YZUU点com

    随听空中有人厉声大喝道:“二哥,还留后手干什么?先将这两人困住,再寻下面的老不死晦气如何?现在他们为天数所限,岂敢妄动,拿住了这两个小辈,不愁老的不出面。”

    话一落,就见满空云气一阵展中,光霞明灭变幻间,当空的万千妖物化陡然消失而去,而动空的妖云邪雾、毒烟瘴气不收反而强盛,而四周现出整个法阵面貌,只见四边矗立着大小十余面旗门,都是又高又大,凌空植立,各有数十丈一幢的各色光焰黑气环拥。上面所绘妖物怪物正朝旗门中投去,纷纷厉啸,此起彼应。中间还带着好些大小光影张牙舞爪,目凶光,作出飞舞盘旋之势,待要向二人扑来;又似被什东西住,不能如愿,忿怒若狂转眼就由大变小,化为无数流光,朝旗门中飞去,转眼不见了踪影,但空中形势越发暗,只听风惨惨,怪声如潮,甚是凄厉,令人闻之心悸。

    罗衍两人知道此时阵中旗门已现,接下来来的更是难当,敌人分明是已经舍弃了对下面仙府的围攻,准备全力与他们两人为难,所以也越发小心。先将全护住。

    青箩见四周烟光越发浓烈,也想一试对方阵法究竟有什么变化,扬手一团雷火夹着百丈青光,就朝外打了出去,只见那么强烈的太乙神雷打将出去,到了光层外面,竟比先前威力减去十之**,不特未将妖火烟光冲散,雷声也极闷哑,仿佛邪气太浓,其力绝大,冲不开神气。

    心中虽然暗自称赞一声,但岂容对方从容施为,发挥阵法威力,双双对望一眼,各自就一起见自雷火连珠般地朝外打去,只见依然和方才一个模样,丝毫无法全部发挥威力,有时发雷太猛,刚把外面烟光冲开一片,转瞬又被合拢,反更浓厚。

    此时两人也觉四周压力如山,无数道潜力铺天盖地地朝两人的护光幢中涌了过来,总算两人护神光依然强烈,青箩更恐有失,又将自的防至宝九天琼花隐去痕迹,暗中托在两人足光之下,一面依然发挥雷火朝外猛打。

    二人因为得冷梅仙子传声,所以早有成算,没想冲出重围,而且所用二宝不是前古奇珍,就是九天仙府奇珍,万邪不侵,来势越凶,反应之力越大。

    先是龙犀环宝光早已生出妙用,先飞出无量星光,夹在五彩毫光中朝外猛然冲,而足下更有一团青荧荧的云霞,将两人体托住,更发出千百尺金霞祥辉,飞起十余丈高下,再反卷而下,将二人笼罩在内。

    两人宝光刚一联合在一起,就吃外面妖火烟光一,激得银星电旋,光雨电,奇光烛地,精芒森空,气象万千,不可方物,顿时僵持不下,一方是难以寸进半分,一方是休想移动半寸,而且空中的烟光云雾越发浓烈,远远望去,凝如实质,好似万里雪山昆仑之上,又涌起了一座光山雾海。

    二人知道此时破阵在即,都心中齐想:“怎么还不见清光飞起?”更暗中留神朝足下望去,却见下方烟云翻滚,哪里还能看见丝毫天光。

    忽听隐隐破空之声甚是尖厉,随见妖光、邪烟杂沓闪变中,大小十余座面旗门突然一齐转动。紧跟着十几道遁光拥了一伙妖人自空飞堕现。其中几人正在是原来所遇到的南荒九煞,只是其中为首最厉害的那黑衣道姑和另外一人经追青箩进入琉璃世界,看来好似尚未回转。

    这几人一到,皆是全法宝笼罩,化为一个光人,满空烈火、毒烟,火弹也似满空上下飞舞,环阵而驰,四外妖火也一齐展动,就在刹那之间,就越发浓烈十倍。

    罗衍越发暗中留意,四面妖火已包围上来,晃眼之间,一齐紧,也分不出是火是烟,只是一片暗黑妖光,其黑如墨,重如山岳,休想移动分毫,而更夹有各色光华,朝中间了过来,方才消逝的那些妖物形象又重新现了出来,虽然比方才所见,小了许多,但光色强烈,自又是元神幻影,潮水般地冲了沙锅来,吃二人宝光一撞,一声惨号过处,光影虽然消灭,却化成无数各色火星,朝宝光丛中冲进,纷纷爆炸,火便加甚,如非法宝和两人神光防御严密,几被侵入

    。就这样,罗衍已觉出外面火力比常火上百倍。知那怪物影子均是妖人祭炼的凶魂厉魄,能发烈火,并具奇毒,稍被侵入分毫,便受重伤。如真被它炼上多,连法宝带自神光,虽不消灭,也有不少损耗。

    就不知道师叔所说的时机究竟是在何时?不过此时应该所有厉害妖人都被两人引了过来,而且那座反九宫七煞大阵已经权利发挥威力,想必转机也在眉睫。

    遥望方才现出的那伙光人,互相嘴角乱动,好似商议什么事,刚一说完,就将手一汇,便把旗门转动,更飞出九到光华,朝中间了过来。

    此时阵中本是烟云弥漫,火星如潮,自从二人全力防守以后,烟雾茫茫中突然矗立起高约数十丈的九座旗门,只见霞光万道,瑞彩氖氢,随着烟光明灭。变幻一停,看见一个人影,四围烟雾火星纷纷从旗门中拥来,到了两人光幢前便即阻住,丝毫不得侵入。

    始而南荒七煞见状大怒,将手连指,一面催动阵法,一面把所炼的法宝妖光一齐发动,朝前来,先是九宫神光一起发动,增长威力,只见罡风烈烈,火星闪闪,泰山压顶,奔涛坠流,齐朝那两人立前的光幢挤压下去。哪知压力越大,抗力也越强。到了光幢跟前,忽然一阵烟光迸裂,当前的神光烟雾全都爆散,尽管随灭随生,前仆后继,那光幢反倒威势越盛。

    南荒七煞方在气忿,将手一指,九座旗门一齐转动。光霞连闪了几下,倏地同时暴长数千百倍,发出万丈光芒,撑空匝地,分九面向外开。满空神光烟雾受九宫神光催动,本极猛烈,两下势子都是迅疾异常,撞在一起,当时光霞电闪,互相激,雷霆齐震,罡钊怒发,满空火光烟雾宛如雪山骤崩一般,往四方八面排开去。那旗门仍在继续增高,往外猛涨不已。

    罗衍青箩见他们的九宫旗门竟有如此威力,也是暗暗佩服,而对面几人见光中若困两人法力也是高强万分,护宝光在他们九宫七煞神光的炼化之下,居然不见消退,知道不再急速施展辣手,不特无法下台,少时时辰一过,那老不死的再出来夹攻,把全阵震破,连那千年苦功炼成的九宫神光烟雾也要一齐葬送在内。

    当下几人咬牙切齿,相互一商议,把心一横,决计不再姑息,宁拼去转一劫,也不输这口恶气。各自忙把手一招,收回神光烟雾,将几番踌躇、备而不肯妄用的反七煞绝灭神光一起发动。当下在空中披散头发,踏罡步斗,咬破舌尖和十指尖,一口鲜血喷将出来。又由腰间取出一物,口诵灵文,往外一甩,便有四十九股黑烟喷将出来,加紧催动。

    罗衍青箩两人在护宝光之内,眼看旗门越长越大,越布越广,晃眼高大了千百丈。那由九宫神光催动的无量火星,到了两人护光幢前,便被祥光金霞冲散,自行挤压激撞,发出一种好看的彩烟火花,纷纷消灭。尽管前灭后涌,来势越急,一点也冲不进来。

    青箩见自法力越发见涨,原来还不尽知,此时遇到强敌才显示奇妙,心中高兴,再一行法连连催动青灵乙木神光,朝外猛而去。

    罗衍方料破阵出险在即,敌人虽识此法来历,实则无什伎俩。忽然罡风顿收,神光烟雾也似狂潮倒流一般往四面来路退去,一时俱尽。正在留神查看,猛见旗门外倏地一暗,上下四外都被极浓黑的黑气包没。跟着便有无数暗赤色的箭光暴雨一般到,虽吃两人神光阻住,没被入,可是箭光齐指光幢之内,好似强弓引满,蓄势待发,森尖厉之声如潮,祥光金霞只能阻往,不能开。

    罗衍九世修为,炼就神功,心灵首先起了惊动。暗忖:“此是从来未有的景象,是何妖法如此厉害?”料知不可疏忽,忙把几件法宝一起发出,笼罩在体外,将妙用尽量发挥,而此时九座旗门频频转动,光华越发强盛,光云如雨,精芒如电,纷纷往前狂喷出去。

    眼看凝聚门外的黑烟箭光渐渐越发凝固起来些,空中忽起异声,那刚退下去的箭光忽然融合,成了一片赤暗暗的血光围涌上来。而两人体外神光竟被上下一齐包没,连人带光直似沉浸在光海以内。虽然四周妖光吃两人宝光所隔,不得涌进,一任罗衍青箩两人加紧行法施为,光霞怒涌,休想冲突得动。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