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七章 冒名顶替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七彩长虹刚一飞出,迎着那道银千万星光汇聚而成的光幢一卷一裹,只见对面银光陡然由白转红,从中出千百股粉红烟光,带着一股温馨异香,蓬勃而出,刚好与那道七彩长虹迎了个正着,只见眼前陡然大亮,先是七色虹光由合而分,化为七道颜色各异的长虹,精芒万道,流辉幻彩,齐齐暴长千百余丈,分七个方向,朝前卷去,飞出数百丈后虹光陡然一个倒折,从后面反兜过来,将罗衍层层围住,刚好将那千百股粉气圈在中间,紧跟着七道精虹已经朝四周延展过来,化为一片极长的七彩晶虹,边上出各色彩光,樱珞流苏,寒光若电,五光十色,奇丽无铸。才一出现,便带着千万道森森剑气,罩在前面,那么强烈的银光粉雾,顿时被围在当中,反朝中心压了过去。

    此时罗衍面色大变,厉声高叫道:“青箩,你这是何意?”

    青箩冷冷望了过去,面无表地道:“无耻贼人,还不给我现出原形!”话音刚落,手中古镜随同飞出一道青蒙蒙的淡淡青光,朝七彩长虹所圈成的光壁中照了过去,只见青光到处,前面那个面色惨白的罗衍中突然泛起一团粉红色的烟光,刚一现出,整个人也变了副模样,化为一个油头粉面的少年男子,手中指着一个形若盾牌的宝物,飞出千百道彩烟,朝四周撑去,而中更是光华闪闪,现出无数银白色的鳞甲,朝外猛

    原来这男子见青箩破而入,而且又在几前的大上见识过青箩的容貌,知道她定是前来往救那困入阵内的罗衍,不过见她容光绝代,食指大动,仗着自天赋异禀,幻化他人容貌,惟妙惟肖,就连法术宝光也可施展法力幻化成一个模样,所以临机一动,将容貌幻化成罗衍的容貌,赶了过来,知道只要一近,被他上烟光一罩,人顿时就迷失神智,为他所制。所以故意趁此间光华变化万千的时刻,冒名顶替过来,想趁青箩不知道他的底细,一举拿下。

    哪里知道人还没有飞到,就让青箩看出破绽,见他虽然容貌宝光一个模样,但威力差距却是甚巨,而且心灵之间又微微起了一丝警兆,所以用手中宝镜朝前一晃,才发现并非本人。故意装成不知,等来时方一举发难,将他反困在剑光之中。

    此时仔细一望,青箩这才知道方才那万点银星,应该是此人中的银白鳞甲所化,不过此人既然变幻成罗衍的容貌,而且所用法术更是迷神之术,其心不为而知,心中也是恨急,见对方法宝别有微妙,自那么厉害的惊鸿古剑居然只能将他困住,冷笑一声,就扬手飞出一物,朝前打去,突然只见此时外的千万道黄烟烈焰,突然又起新的变化。

    先是外间的狂风陡然一收,紧接着火海中飞起无数朵烈焰火花,精光闪闪,从四面八方飞舞而来,被她护的青光祥霞一挡,立时爆炸,毫光万道,火雨千重。WWw.YZUU点com与刚才迥然不同,整个外周已经变成一片深红,仿佛一个极大的洪炉,人困其中,虽然有足下九天琼花所发青霞毫光护体,不能压下,但声势已经威猛了无数,只觉得无数重越山岳的压力从四下了过来。

    而且火海中飞来一道黑黝黝的光华,径直朝朝她的分化剑光所围成的光幕前打来,当下不顾伤低,将手朝前一指,一道朱红也似的长虹从剑光晶霞中分话而出,迎着那道黑黝黝的光华一卷一裹,就绞在一起。

    就在这一耽误之间,只见外的五色火焰,上下飞舞,重重叠叠,狂风暴雨一般地打了过来,又是前灭后继,随灭随生,宛如亿万金花杂着无量彩星灵焰,潮涌于火海之中。霹雳之声,连绵不绝。虽然无法突破自的护宝光,人虽然不至于受伤,但那万雷震怒之势也非同小可,转眼之间,外的压力好似增加了无数倍,移动之间,也渐渐困难起来。

    青箩知道此时定然已经引动众人齐来夹攻,要是与之缠斗在一起,何时是个了局?

    青箩正要全力硬闯,只听前面突然又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势与她来时所闻一个模样,又有几分像她方才震破那团火焰时所发出声响一样。放眼朝前望去,才看出前面光华闪动间,一片金霞紫气,重新冲天而起,正是罗衍的家数,而且霞光飞起之地,依然只是一片碎破的宇楼台,暗中一数,才发现这样的宇共有六座,现在连带她所破的那座,已经有四座宫已经化为废墟,而且奇怪的是,方才空中所见各色宝光只是重重围在这六座宫之外,却不上前进,只是方才远远望来,好似相斗正急一样。

    正思间,只见空中先升起一红一白两轮宝光,飞也似地朝前她电而来,护青霞吃那那团冷森森的银色寒光照定,光华顿时为之一滞,跟着红轮发出万道毫光往上一合,火星电旋,红霞满天,压了下来,青霞顿时被裹住,动弹不得。青箩见几件法宝连同空中原有烈火同时飞来,威势惊人,知道是围魏救赵之策,心中对那冒名顶替的贼子却是恨急,到这等形势下,依然不想让对方轻易走脱,先是手挽一个灵诀,朝足下一指,只见足下那朵数丈方圆大小的九天琼花光华大盛,从四周花瓣尖上出无数道细若米粒的青色光雨,当空急,只听一片咝咝之声,全部爆炸,化为无数细如牛毛,长才尺许,数寸不等的青色光线。看似极细,宛如满天花雨,缤纷电,奇丽无俦,仿佛具有极大威力,当头寒光红霞光挨着就被冲散。而且花瓣分为三层,最上一层花瓣朝空中急,中间层却是朝四周平平出,而最下面的一层,则是飞出片片青霞,朝下的火海了过去。

    只见一眨眼间,空中就被开一个亩许方圆的空洞,不过她快对方的法也快,青霞刚一冲起,空中的两轮奇光也立刻随同起了反应,相应发威,只见红轮风擎电驭,急转不休,四边发出千万朵火焰,猛如雨,重新将青霞笼罩在其中,远远望去,宛如红霞飘空,上下飞舞,光芒万丈,烈焰烛空,与先前火海的威力又自不同。【叶*子】【悠*悠】火焰朵朵,所到之处,满空的青色光线全受激,起伏如潮,攒如雨,发出轰隆巨响,越发显得地动山摇,整个地皮都在颤动。

    而那银色光轮则是寒光四,正罩在她头顶之上,晃眼光华强烈千百倍,照在青霞之上,似有极大吸力,朝上面猛吸,如非青光护,几被吸去,但体外的青霞已经有向上飞起之势。

    青箩见状,莲足微顿,足下九天琼花所的光雨突然光色一变,先是青光大盛,重新将头顶的寒光烈焰冲起数丈高下,紧跟着光色又青转红,由红转黄,由黄转白,由白转黑,连变五次,跟着边上飞出金银二色,化为千万丝其细如发的七色光线,如暴雨飞芒,满空攒,顿时反将空中的各色光华退开来。

    瞬时之间,整个天空重又光焰万丈,上冲霄汉,只见烈焰干重,彩光万道,星光如雨,红雪缤纷,寒光若电,流辉四,宛如一座霞光万道的光山火海,照得方圆千里内霞光万道,壮丽无比。

    暗中出手之人见出尽全力,都不能阻挡她分毫,而且反被退,而且被她所困之人虽然并非同一门派,但也不愿意眼睁睁地望着他被斩杀当场,不过自法宝都被她挡住,根本不能相救,正要施展全力,施展联手之术,试上一试。

    不过此时光云变化中,满天七色光线越发激烈,无论银光红霞,还是黄烟烈焰,刚一接触上,就被撞灭,虽然此类法术光华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化生速度居然没有那七色光线快,转眼就被开大半个天空。

    他们却根本不知道,来人法力神通,皆不在罗衍之下,而且光论法宝威力,尚在罗衍之上,此时空中飞出的七色光线,比她原来所发的乙木神光更为厉害,本是玄门道家最为厉害的先天大五行绝灭光线,本是按先后天五行生克至理而发,而且青箩所执掌的青曦宫,更是先天乙木发源生根之地,所以先天乙木青霞更是越发厉害,此时她以先天乙木之气催发五行真气,化为绝灭神光,每一道光线中都蕴藏有先天五行真气,神妙无穷,不用法宝抵御,非受伤不可;稍一抗拒,又是一触即碎,越变越多,却无法使其消灭。到了后来,化为一蓬若有若无的光针,追随全,环攻不已,稍一疏忽,立为所乘。便用法宝将其击成粉碎,照样化生亿万,越来越多,永远随定自己,不见血光决不退去;重则休想保得整个子。最厉害的是,光是一根七色光针还好,如若不知底细,妄想破去,一经击碎,为数越多,更与四周五行之物相生,发生威力变化,威力更加厉害,简直无法应付。

    此时青箩见人在地之中,周围光山焰海,心中也起争胜之新,所以将新进炼成的这个厉害法术发了出来,只见空中七色神光精芒,宛如雷电横飞,雨雹交织,将满空罩了一个滴水不透,云霞乱闪,耀眼花,不可视。而暗中出手之人,更是一时间闹了个手忙脚乱,顾头不顾尾,狼狈万分。

    此时见外间形势大变,转头朝自惊鸿仙剑所困的那贼子望去,只见那少年已经将手中光华缩成丈许高下,全上下光华乱,七窍之中也各有红光出,知道对方那面形如盾牌的法宝颇为奇妙,心中冷哼一声,正取出刑天斧,将之了结,手掌朝前百宝囊一指,一柄形制古拙的小斧飞了出来,却见光中那少年男子目光朝她百宝囊中望了过来,面上露出惊恐万分的神色,心中一动,转眼朝中宝囊望了过来,只见方才所收的那副小弓金箭发出道道毫光,闪烁不定。

    青箩目光一转间,就已经会意过来,知道她与这人只是初见,他断然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和上诸般法宝的妙用,但这副小弓箭却是这里之物,威力灵效想必深知,他眼中的惊恐之色,分明是对这小付弓箭而发。

    当下止住前念,将刑天斧重新收转,反将弓箭取了出来,虽然不知道用法,但就是一见寻常之物从她手中发出,都具有摧山毁岳之力,当下只是将自真元运在弓箭之中,弯弓搭箭,对着光中所困之人,喝一声,一箭去。

    只见那根金色的小箭立刻化为一道丈许长短的金虹,头尖出丝丝紫气,周围带着十余根朱翎铁羽的漆黑光箭,一道飞了出去。

    那少年男子自负中宝盾玄妙非常,除了一两件法宝外,无物能制,所以虽然被困住,倒也不害怕,全力运用宝盾抵挡,不料见一眼望见那传说中的宫神箭正在此女中,顿时吓了个面色大变,这才想起此女刚才出处,正是封藏那宫神箭之地,当下心中大为懊悔。

    就在面色一变间,只见此女已经有所觉察,径直取出他所害怕之物了过来,知道不妙,拼着折损手中宝盾,先保住命要紧,慌忙将掌中那面晶光闪闪的宝盾迎了上来。

    只见金光一闪,金箭透盾而入,径直朝来,赶紧运用玄功,拼命化形遁走,四道箭光已经齐插在肩头后背,其如火,心胆皆丧,正要将元神飞起,却是来不及了。妄想自宝甲灵奇,虽然遇到克制之宝,但只要让开这宫神箭,还是在它护之下,至多拼着法体不要,也要将元神遁走,把心一横,一面运用邪法玄功,突然将本震成粉碎,化为一团血雾,光中飞起一条血红的高大影,将手一扬,自残损一洞的宝盾重新发出百道毫光,护住元神,让开宫神箭来路,就朝上面冲来。

    元神刚自飞起,只见体外毫光电似一般闪了两闪,一道千百丈长的斧光如同小山一般当头劈下,立刻将宝盾当中劈成两半,血雾宝光受不了无量压力,纷纷散去,刚怒吼一声,金霞裹上,凝炼多年的元神精气立刻被无穷吸力罩住,数十道宝光雷火从上打下,绞了两绞,就形神皆灭,连渣子也没有剩下半点。

    青箩刚一出手,就听远远有人高声叫道:“姐姐且慢!”

    话音未落,那少年男子已经被她两宝齐发所灭,随见满天红霞烈火中突犹如天河倾斜般地现出一道七彩霞光,初出不大,仅百丈长短,一出宛如天河倒倾,凌空直,来势比电还急,分布极广,晃眼便将那满空的七色光针一起裹住,相互一撞,就纷纷对消。来势又急又快,晃眼便去了一小半。

    而光霞中现出几个妙龄女子,其中一个容貌最美的少女玉面含霜,看去年约十四五岁,穿着一冰绡雾毅,美绝天人,声喝道:“姑娘如此欺人太甚,琉光特来领教!”说罢,把手一扬,手中飞起一圈接一圈的五彩云漩,电一般疾,朝青箩当头罩下。

    而几人一来,四周光云雷火顿时收取,就连空中那两圈光轮也随同隐去无踪。

    青箩见所来三人,倒有两人是同来之人,只有动手那女子不识。不过见对面彩圈飞起,将手中宝镜一扬,镜中飞起一道青蒙蒙的微光,朝彩圈照来,光色并不强烈,但一出就正好迎上。只见千丈青光霞彩,竟将那无数五彩光圈抵住,那些大小光圈,只在金光红霞影里飙轮霞转,消长不休,一面是转不上前,一面是照不过去,倒也难分高下。

    青箩此时见动手之人容貌十分美艳,加以一道气,所用法术,气度格像,倒是纯正博大,倒也不与与之为甚,并不催动宝镜中的灵奇变化,反采取守势,所以才有如此局面。

    琉光见手中光圈不能取胜,将手一扬,手中现出一道白虹,环绕成一圈,然后由内而外,朝那四边青色微光反过去。不料白虹电掣,刚环成一圈,还未向外展开,就这一眨眼的当儿,青霞如电,闪得两闪,眼前一亮,那片青霞忽然一闪不见,当空飞出无量金霞,带着无数五彩霞光,朝那白光迎了过来。

    她所发的五彩宝光已极强烈,光外白虹更是门中珍藏多年的前古至宝,发时白光如虹,光芒万丈,无坚不摧。白光精芒所之处,任何坚固之物,甚或差一点的法宝,只一中,便化乌有,本来急若闪电,朝前急卷而出,但刚一出,就被一道七彩长虹迎住,绞了两绞,顿时纠缠在一起。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