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六章 禁宫风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话还未落,只见晴空一声霹雳,震得天摇地动,整个地皮都为之晃动,数十道各色宝光冲天而起,犹如几根雨后长虹耸立云天之上,映得天际一片五光十色,光华闪动之间,连天空金阳也为之黯然失色。WWw.YZUU点com

    青箩抬起一望,心中大惊,只见空中宝光最当中是一股紫气金光,外面夹着万点星光,闪烁不定,更有红白两色毫光夹在其中,此时好似被围困神气,外面万点星光光华乱,正站众多宝光环绕之中左右冲突。

    青箩是从太苍真人口中,知道青箩此行颇有波折,所以前来相助成事,不料来时途中路遇南荒九煞,隐在侧,趁她与董无垢开放两界那线细如游丝的通道时突然发难,虽然其余几人被董无垢全力施展法力阻挡,但也被其中两个最厉害的跟随而来,所以才有来时海中相斗之事,后来见所来两人已经分头逃去,这才止住追杀,又因来时真人有言随遇而安的说法,这才略有耽误,随心行事,不过于强求,但此时见此异样,料知道应了真人的预示先机。

    当下想也不想,莲足一顿,破空而起,化为一股青霞,冲天飞起,朝光华起处飞去,而院中青箩一见,也互相望了一眼,化为数十道光华,跟随而去。

    青玉起略迟,一转眼间,青霞就已经径直朝前面宫外的阵法封锁中冲了过去,也是心中大急,慌忙一拉姐姐,追了过去。

    这百余里距离,青箩转眼就到,只见前面形势险恶异常,耳听风雷之声夹着海漫天霹雳之声,响彻天地,前面宫阙已经在望。只见当中千重琼楼宫阙之间,宝光剑气电舞横飞,霞光万道,雷火千重,霹雳之声密如擂鼓。

    人还没有飞到,只见前微微一暗,倏地狂风大作,霾四合,万道粗若人臂的青白色电光雷火夹在无数火星朝她当头打下,青箩左肩一摇,惊鸿仙剑化为一道七彩长虹,朝前面冲去,心中还恐前面另有厉害埋伏,又将叔父所赠送的刑天斧暗中准备在手中,知道有此两件前古神兵在手,无论什么厉害的法罗网都可以冲破,而且她中还有几件宫中至宝,倒不怕被敌所伤,而且她只要一与青箩汇合,汇合两人的法宝奇珍,纵使不能脱,但自保也是足足有余。

    心中正思索间,只见前面一座极广大的玉金亭,已被震毁击碎,只剩一座残破的破碎石台,而前方不远处还有几座这样形式的玉,按一定方位排列,而青箩的紫气金光,就在前面不远,隐约可见。

    突然四周冒出十余股彩烟,蓬勃而起,晃眼弥漫开来,上下一片迷茫,什么也看不见。青箩便把太乙神雷向前打去,一片惊天动地的大霹雳连串响过,彩烟尽退,突然大放光明。再看前面,那几座金宫玉仍是相隔不远,当时也未理会,照旧前飞,满疑晃眼即可飞过。【叶*子】【悠*悠】哪知飞行了一阵,牌坊依然在望,不曾飞到,方始醒悟。回顾来路,已不似先前样子。知道陷入对方的网埋伏,当下也就停止下足下遁光,从怀中取出娲皇镜,朝四下一照,暗中查看门户所在,只见镜光所在,各处都有白光一闪,仅有地面一角是现出方才那股彩烟,再拿手中宝镜朝前照去时,又只见白光闪烁不定.

    青箩知道此地为对方的根本所在,所法必定有颠倒乾坤之类的先天大无行挪移之法,门户千变万化,无一而定,神妙异常不过这类阵法是她素来精习,虽然此地所设,与她所学不一样,但道理却是相似无疑,当下将手中宝镜一指,手中那面寸许方圆的古镜脱手飞出,在空中略一飞舞,当下分化出九面一模一样的镜光来,环饶她的全,按九宫方位,朝四周乱照而去,只见镜中青微微的光芒飞处,漫天白光乱,惟独只有左前芳是彩色烟雾飞空而起,当下剑合一,化为一道千百丈长的精冲,朝彩烟中飞去。

    人在彩烟之中,只见眼前眼前忽又一暗。到重现光明人已落在一所极高大的白玉宫中,形式正方,广达几十亩,金庭玉柱,内空无人影,只有当中放有一个白玉平台,上面飞起一团光华,上结灯花,宛如灵芝,其大如掌,光焰停匀,照得合通明。

    而内宝柱在她眼光过处,好似有光影晃动,当下将环绕在的古镜重新化为一面,持在手中,朝前照去,此镜本是前古女娲娘娘所留人间至宝,具有具有先天无穷妙用,乃是一切法克星对头,只见手中那股青蒙蒙的青光所到,四也壁间金红光华闪动,定眼一看,壁间柱子中已经现出几十枝丈许长的利箭,通体乌光铮亮,朱翎钢羽,形制奇特,箭柄上发出碗大金光。锋长二尺,箭尖发出火红的光芒,如同剑芒样的吞吐不定,所有光华全数朝她指了过来。

    青箩知道引发内的埋伏,她已经变成了最好的靶子,当下止住脚步,定眼朝四周望去,仔细一望,才发现这几十根利箭共有八十一根,分列大三面,成一个大半圆圈对准中,样式也都一样,只有方才近来的大石门门墙上,有一根古箭长仅尺许,通体金黄,箭尖出五彩霞光,与其他八十一根利箭不一样,而且箭后有一小弓,虚空平悬,弓紫气缭绕,弓弦洁白如雪,细如游丝,稍微不注意,就要忽略过。

    青箩抬头望着这根小箭,突然悟出既然这八十一根神箭应为九九归元之意,只是却无人主持,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而且她已经来到这里多时,只是途中见有数十人一闪,也不见上前,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不过眼前既然找到主箭所在,倒也不怕,当下将手中娲皇镜朝当中那小弓小箭照去,只见随手发出,一道青濛濛的微光照上去,立时霞光顿收,云气消散,亢仓一声轻响,小弓小箭立刻飘然落下地来,随后只听一阵轻微的细响,壁间几十根古箭顿时一根接一根地从小箭周围隐去,转眼不见了踪影。WWw.YZUU点com青箩心头大喜,知道无意中破掉了内埋伏,将手一招,运用分光捉影之法朝那紫弓小箭招去。

    只见空中那张小弓箭应手飞来,轻飘飘地没有半点阻碍,心中也是越发惊奇。小弓刚收在手中,只见中那团灯花陡然大盛,摇摇飞起,好似要飞空而出。

    而同时大前涌起一团黄色烟光,带着一阵猛烈万分的狂叫声,呼啸而来。青箩知道定然惊动了护宫之人,但眼前这事十分奇怪,既然有人行法在外面阻挡,但到了里面,却反没有人出面来对付她,这道理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手中想出,也不去理会,将手中娲皇镜朝那朵灯花上照去,青光过处,灯花上冒起一团五色毫光,一转而逝,猛瞥见四外内金柱一起旋转起来,光华大盛,恰似千万花筒一齐暴,飞出千万层大小云漩,势子比电还快,朝她当中卷了过来,青箩还未及看真,就在云气飞起,光影闪变中,面前景色忽转混茫,先前的大平台,连同刚才听到的狂叫声,都一起消失,不再听到一点声息。但整个子却似包在无边无际的混沌雾海里面,紧前面丈许外现出一点方才所见灯光,似远似近,初看好似就在眼前,但定神望去,确似远在飘渺无际之间,根本不知道深浅距离。

    青箩知道宫内的第二层埋伏已经被她引发,此时她陷在太虚幻境一类的法术幻境中,而且这类法术应该是随人心意自然发生反应,说真就真,说假就假,而且要是心神只要一把持不住,转眼就被擒去。

    当下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心中一动,足下飞出一朵青色奇花,将整个体托在空中,再暗中运用玄功,护住一双凤目,才定眼朝空中那朵灯花望去,只见那灯花尤正自沉浮在无尽虚空之中,若隐若现,闪烁不定。

    青箩知道此灯花应该是全枢纽所在,当下依然按照原来法子,将手中的娲皇镜朝前照去,只见一片若有若无的青濛濛微光,从镜光飞了出去,刚照在灯花之上,只觉得手中微微一颤,手中宝镜光烟一闪,青光隐去,涌出一片金霞,冉冉飞出,刚一照落在灯花之上,灯花陡然大盛,化为丈许大小,内中现出花雨缤纷,祥霞片片,夹带着各色风云水火,随时转幻,变化无穷。

    两道宝光刚一对在一起,倏地金光一闪,四周白茫茫的光云化为千万层黄色云涛,金光电闪,齐往她所在的中心压来,内中夹着无量数的五彩毫光,尖细如针,暴雨一般打到。不过只一接近她护的那片青霞宝光,便即爆炸分裂。末后越现越多,不等到达,便自相排冲击,纷纷爆裂。

    每团五彩霞光看去最大的只酒杯大小,那威力却极惊人。一经爆裂,便是震天价的霹雳,数又极繁,密如贯珠,渐渐汇成一片连续不断的轰轰巨震。那爆裂出来的火花星光占地甚广,互相激飞溅,宛如千万花筒,交相发,合为星山火海,声势猛烈雄奇,难以形容。虽隔着一层青霞,兀自震得人目眩神昏,耳鸣心悸。

    青箩自出生以来,也很少见到过这等阵仗。如换功力稍差一点的道术之士,处此境地,必定惊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心神再一摇惑,不能自摄,护宝光首先失效,稍有疏隙,那大中的琉璃灯所化神光立即侵入,人为幻象所迷,魔念一起,便自不可救药。

    此时势,端的危机系于一发,险到极处。尚幸青箩仙骨仙根,夙根至厚,元神凝炼,加以生有自来,近来又得叔父将自内丹法力全数转赠,虽然其间并不能完全化为所用,但受益也是非浅,功力大为增加。而且这几月功行越发精进,倒丝毫不受此间幻像所迷惑,更不用用心神失去主持了。

    当下见状,不惊反喜,知道此乃应有之势,反将体外护青霞朝外一展,四下涌去,引发阵中应有埋伏。只见青霞刚飞出几丈,四周五彩霞光威力强烈异常,那万丈云涛一遇到压力,立刻发生变化,不退反进,齐齐发难,上下四外,一齐往青霞中央打来。

    青箩见四周五彩云光也是十分厉害,刚涌起的青霞已经受不不了那猛恶威力的震撼排,起了波动,反朝里缩了过来。

    知道此时应该是内埋伏威力全数发威之时,玉腕一伸,皎如凝脂的手掌现出一盏造型奇异小灯,高只寸许,通体为龙形,龙尾为基座,龙弯成半圆,恰好为握柄,龙首微张,吐出一团若有若无的柔和星光,微微一扬,飞出一团指头大小的的冷光,形做如意,光色看似不十分强烈,若浮若沉,缓缓向那团形若如意的光焰中投去。

    那团冷光来势又极神速,初发时,又是青箩全力发挥体外护体的先天乙木青灵神光引发对方制时,在千百丈烟光杂沓,电舞虹飞之中,看去毫不起眼,飞得也不甚快。只一出,就突然到了空中那团祥焰之中,只听波地一声极清脆的爆音过处,两团光焰突然爆炸,化为亿万精芒,四下飞。漫天的五彩云霞首被击散,那一震之威,比方才所发的神雷胜强百倍,笼罩全的的光焰全数,一时间狂涛怒起,由中心往四外排开去,当时空出了数十亩方圆一片地面。

    整个大又突然现出了原来形状,不过震波所到,整个大虽然有法术制,但也受不住,顿时被震成粉碎,当地也陷下一个大洞。

    只听一声历啸,四周有无数团黄烟涌了过来,化为万千火弹,由小而大,再纷纷爆散,布满全,瞬息之间,就化为一片火海。

    青箩抬眼望去,只见前面现出全甲胄装束的高大影,将手一挥,倏地大片黑光青紫光华起处,隐闻风雷之声自远而近。随见一股狂风环绕云外,成一极大圆圈,远远飞来,晃眼之间,化作万丈洪涛,发着轰轰发发的巨响异声,吹动那片火海,泰山压顶般齐往她护青霞上面打到。

    而上方如此,足下青色奇花下下面又突起了几根巨大晶柱,青光暴,犹如飞泉猛喷,直冲上来,才一挨近,猛然震天价连声巨震,爆裂分开,却不消散,化作千万股大小不一的青紫光华,相互纠缠在一起,狂风暴雨般地卷了过来。

    青箩见眼前形势虽然好似比方才要猛烈许多,但体外压力却远不如方才之盛,知道对方已经是技穷,当下丝毫不理会这如山的风山火海,径直指动青霞,朝前冲去,

    此时来人因为发动他们凝炼多年的地火风雷,而且其中黄烟所化烈火乃是地底中千万年郁阳之气所积,非同凡火,如被困住,纵仗法宝飞剑护,也只能支持少许时,早晚连人带宝,均被炼成灰烬。但对方依然不惧,心中也是大急切,知道眼前时辰将至,要是要让让那混元使者完成了他当众约定之事,那他们两人也羞于见人。

    当下再不顾这么多,一边全力运用风雷朝前夹攻而去,一边转动宫中法,将战场转移到那仅剩那一座之中。

    青箩见四周黄色火光和青紫雷电虽然猛烈,但丝毫不能伤她,双手一扬,一片奇光闪闪的青霞,电也似疾飞向火光雷电之外,展布开来,也分上下四方六面,向那千万团光海雷火由内而外反罩上去。两下里势力俱极强大,才一接触,青箩便觉光外阻力一轻,方才心喜,见雷火黄云突涌起来,吃青霞罩住,连冲突了几下,不曾得势,忽然疾如电掣,一闪即收,只剩下那股狂风,吃青霞紧紧住。同时四外金、白、红、黑各色烟光一齐暴起,上下四外又被包没,却未觉出怎样压力来。

    似这样连连电闪般变灭了几次,四外烟光又化作一片五彩霞光,忽然轰的一声,惊天价的大震过处,新变化出的五彩霞光之中突起了一点火星,才一现便自爆散,上下四外已是一片赤红。光中隐隐现出一些景物,一道银光正由光中斜出来,当头朝她涌了过来。

    青箩见那道银光熟悉万分,正是罗衍的龙犀环所幻化的漫天星光,她多次与他动手比试,自然一望而知道,心中大喜,当下飞迎上去,只见对方银光环绕中,罗衍面色惨白地朝她汇合过来,银光电涌而来,正要与她合成一路。

    青箩就在前面银光飞舞直上刚要飞到时,突然面色一变,一声喝,肩头的仙剑突然化为一道长红,朝前面银光卷了过去。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