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二章 异变再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站在边的几个方才出手之人不眨眼的狠狠凝视罗衍,面容渐渐恢复了沉稳,远非刚才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而为首的那个雪白人影更是嘴角露出一丝带点不屑的冷笑,淡淡道:“大师现在已经知道答案了,对这等无知的狂妄之辈,大师如何处置?”

    说完突然转过前,朝早摆放在大左侧的的几个红玉晶椅走了过去,一股坐了下来,闭目垂帘,摆出一副不闻不问的姿势,而他边的十数人,却不随他一路,各朝摆放在左右两侧的红玉晶椅端坐下去。

    罗衍一瞟眼间,才发现内虽然布置华丽,美不胜收,但中坐椅却是为数甚少,而且颜色不一,高低不同,错落其间,显然其间大有名堂。

    琉光此时与圣武天皇顾紫亭站在一起,见这几个六道中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擅做主张,扰乱中之会,现在又抢先占去内的天星方位,分明是准备再闹出什么事来,心中不由得暗叹一声,六道中人终于掩盖不住他们的野心,现在出来存心生事,摆明是准备混水摸鱼,借眼前形式,将三宗一举踩在脚下,若非如此,他们万万不会如此明目张胆。毕竟,只要天下形势一变,那无论如何,得到最大好处的都是六道中人,至少比现在被三大宗门压得死死的要好。

    当下冷哼一声,道:“此间还轮不到你们六道说话的份!我师父自有主张!”

    那雪白人影陡然张开双目,面露诧色,沉声问道:“琉光宗主何时成了大师门下弟子?难道不怕欺师灭祖吗?”

    琉光见这几人实在可恶万分,面色一寒,道:“提多佳大师本是流利圣光古佛教外另传一脉,数千年来隐现无常,与我三佛宗虽然有山门之别,但无论心法衣钵,皆是同一个源头,本宗拜在门下,修习琉璃古佛心法,又有什么欺师灭祖的地方?”

    话刚一落,一直陪站在琉光边,一言不发的妃突然开口道:“说到欺师灭祖,恐怕天下间最没有资格说话的就是几位阁下了。”

    提多佳陡然长笑一声,将内所有人的注意引到他中,这才好整以暇地道:“老衲方才错了,得罪之处,还请使者原谅!”

    罗衍心中大感奇怪,这位高深莫测的大宗师什么突然改口站在他们这边,按照道理来说,现在只要他一声号令,那马上就是一场血战。

    心中念头一转,诧声道:“大师何错之有?”

    提多佳双目出深邃难测的智慧光芒,道:“使者所来的大千世界中,是否形也是和眼前差不多。”

    这句话问得没头没脑,中众人有些脑袋转得略慢,就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是要说些什么?

    罗衍倒是毫厘无差地把握住提多佳的言中之意,颌首道:“大师真是慧目如炬,说得一点都不差。(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提多佳哈哈笑道:“老衲错就错在太高看自己,硬将自家当成一个大人物,以为言出法随,号令所至,天下无不遵从,现在才知道很多人都不将老衲放在眼中,平无事的时候毕恭毕敬,一遇到紧要关头,就根本不将老衲放在眼中。”

    这话一出,刚才坐下的那十多人面色大变,但又不好出声相驳,而且此老脾气大家素来知晓,平从来不说如此重的言语,现在既然这样说法,分明是动了真怒。

    就在几人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提多佳侧朝前一指,对着前方的万里碧空朝罗衍问道:“使者,你看这天有何出奇之处?”

    罗衍放目望去,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任何奇异的地方,摇头道:“在下愚钝,看不出来。”

    提多佳伸手一弹,一道白气飞出,汇聚于天空,转眼化成一朵彩云,问道:“那这时又有何不一样?”

    罗衍道:“多了一云。”

    提多佳笑道:“天空可有变化?”

    罗衍道:“天心飞云,虽起涟漪,但转眼就逝,不起波涛。”

    提多佳摇了摇头,道:“你再看去!”

    转眼间彩云渐渐浓厚起来,四下朝天际延展过去,不到几句话功夫,就已经遮蔽了大半个天空。

    提多佳叹息一声,道:“风过云散,虽然天空清明依旧,但方才残云已已经吹散,并非原来模样。”

    罗衍笑道:“两害取其轻也,虽然风彩云,有所霸道,但总比狂风暴雨降临的好。”

    话才刚完,心中警兆陡现,心灵大震,朝边望去,只见提多佳也是面色微变,猛然张口一喷,立有一圈银光飞起,大约丈许,悬在中,再把手朝上一扬,银光由浓而淡,内里现出无数人物影迹,如走马灯一般,一幕接一幕,演变下去。

    罗衍定眼望去,只见海天之上,出现一道青巍巍的光华,犹如经天长虹,凌空飞渡,飞得极高极远,转眼又见青光起处,有两道黑影一闪,始见疾如飞星,由远而近,展布开来,晃眼将天遮黑了大半边。也看不出是云是雾,只似一大片黑的天幕,遮天盖地,疾如飞潮云涌一般,直朝青光来路卷将过来。

    罗衍在旁边看得真切,自然知道那道青光就是道侣青曦宫主岳紫萱所化,而那两道黑光,却分明是南荒九煞所用,而且两拨人起之地,皆是两界通道的连同之处,按理这个通道已经被无垢和青箩合力施展法术封锁,暂时不会打开,只是不知道怎么缘故,又突然开通了,而且通过此地穿行过来。

    罗衍慌忙暗用天视地听之法,朝内银光望去,这才看出两拨人飞起时,皆有一道金霞一闪,认出正是正宗的玄门太请神光,这才心中略放,既然封锁尚在,那说明那边早有人主持这事,只是一时间想不通这几人究竟为什么原因而来。【叶*子】【悠*悠】

    此时银光中形势又是一变,青光见后面黑影追来,猛然舍弃前行,掉转方向,径直迎了上去,现出青箩影,而后面黑色光云中南荒二煞人还未到,就齐齐将手一挥,发出千万点黑色星光,朝前打来,然后两人一分,左边那九煞之首黑衣道姑双手略为舞动,飞出一片蓝汪汪的光华,当头朝青箩罩了下来,而右边一煞也猛然张口一喷,飞出七团形如连环的朱红光球,亮晶晶悬向空中,不住流转闪动。

    他们快,青箩动手更快,同时双手一扬,七道彩光夹着霹雳之声,脱手飞出,同时前又飞出一蓬青碧光华,直接朝乌云中乱卷过去,一时间宝光电旋虹飞,连珠般地打了上去。

    此时黑光中的南荒二煞眼前这个劲敌,几月不见,越发厉害,各自将形一晃,元神缩成寸许大小的一点星光,夹在万点雷中扑来,知只要上,这丫头虽然法宝厉害,但毕竟对敌经验少,而且此时又没有法宝护,只要打中,就是任人鱼的份。

    他们主意虽然不错,但早在青箩算中,人还没有扑到,突然就见前面飞出万点青雨与千丈金霞,只一闪,就将朱红光球光罩住,紧接着青箩手中现出一面古镜,发出千层祥霞,百丈金光,朝前一冲,雷妖烟便被冲散,两人也顿时现出形来。

    青箩喝一声,手掌一翻,掌中古镜立刻飞出片片金霞,朝南荒二煞直压过来,紧接着右手一挥,一道斧形光华化为一道小山般的银亮光华,当头朝两人斩去。

    而空中的的千万道青碧光华也随青箩心意所到,夹着轰烈之声,朝中间裹去。

    南荒二煞也是百劫之,玄功变化,应变神速,一见几件法宝卷来,畔飞出千百道黑气白光,朝金霞墨光撑了一撑,突然掉过头来,就朝那片分布最为宽广的青碧光华中冲去,只听一阵急密的暴音过出,两人硬生生地冲出一条光弄,一脱离出去,乌光黑烟一收,连带空中的七团朱红光球也招去,径直朝天际透去,转眼就没有了踪迹。

    罗衍见二人退得急快,并未露出丝毫败像,心中一动,慌忙运用天语心声之法传声相告青箩小心,念头才起在脑间,只见空中的青光也不收去,反朝四边散开来。

    跟在青箩收转方才飞出的七彩剑光,宝镜依然拿在手中,一指空中那片细密如雨的青碧光华,朝四下乱兜而去。只听漫天轰隆之声中,空中突然现出一面漆黑大网,被青光一卷,立刻现出形来,一条尺许长的黑影在网边闪了一闪,又突然隐去。青箩双肩一振,中飞起一幢青光,同时足下现出一朵青色奇花,祥辉电,将体托在空中,花瓣上更飞起千万点金霞,倒而下,罩在体之外。

    罗衍见青箩不顾伤敌,先求自保,这才心神大定,放下心来,知道就就凭她的那几件至宝,只要不贪功冒进,天下间难以有人能伤她。

    就在一瞬间,天空陡然一暗,千万点黑色星光重新出现在空中,只一闪,就发出爆裂之声,千万迅雷一下爆炸开来,遍步漫天的青碧光华被这无数雷一震,立时光华锐减,残毁大半,化为无数点针尖大小的青芒,满空飞

    罗衍见状,也不由得佩服青箩法力精进,而且又应变神速,那弥漫全天的乙木青灵神光已经达到收发由心,变化万千的地步,此时看似破去,其实散而不乱,分明是暗藏有其他变化,准备引敌人上当。

    南荒二煞重新又在空中现出形来,一东一西,分距十里开外,各将手朝空中扬了几扬,十道黑光夹着数百点朱红色的光团朝青箩护光幢打来。

    青箩见四周雷震撼之声连绵不绝,但丝毫不能动摇她的护宝光,也是心中一喜,知道这月来苦功没有白费,一面缩小护光华,装成不支的模样,一面将那无数针芒尘雾大小的青光朝空中弥漫开去。

    转眼间,空中立刻被黑光浓烟所笼罩,只剩下一团百十丈高下的的青色光华屹立在漫天光海之中。

    南荒九煞中为首的黑衣道姑知道这对头法宝皆是天府奇珍,宝光强烈,一时半刻间难以动摇,而且又凝为一体,增强宝光,朝前冲来,不愿意将采集数千年地底煞之气苦炼多年的这面玄网被她宝光破去,慌忙运用法术,将光网朝后移去,又将雷连珠发出,挡在前面。

    青箩见南荒二煞果然全力防堵前方,惟恐她凭法宝冲了出去,知道南荒二煞已经上当,不过又怕他们玄功厉害,应变神速,也将手中刑天斧接连朝前劈出,果然斧上乌光过处,前面罩着的光网就突然隐去,要不就是朝中间一分,越发看出南荒二煞畏惧她手中的宝斧威力。

    当下做出全力奋进的样子,接连劈出四五斧,南荒二煞见她斧光厉害,也不听挪转空中黑色光网,以避锋芒,更知道她现在虽然被困住,但防守严密异常,所用的刑天斧光华强烈万分,要想破掉这几件法宝,只有运用无上法力,颠倒乾坤,将她压入万丈地肺之下,运用地底烈火才有望将她炼化。虽然此举颇耗元气,但只要一举消灭这仇敌,不仅报了上次大仇,而且更能得上数件至宝,到时就是遇到那几位正道老贼,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南荒二煞合作已惯,心意彼此相通,当下各将手一指,施展出乾坤大挪移的法术,正准备引青箩入埋伏,恰好他们刚一动手,青箩慧眼,早看出前面绿光黑网不如方才灵动,心红一动,首先将手中宝镜金霞朝左边冲去,发出洪烈巨声,声势威猛异常。。

    南荒二煞见她一下改变方向,才知被看出破绽,连忙将那面漆黑的光网朝后移去。

    “妖孽受死!”青箩喝一声,突然全力运用玄功,将手中刑天斧化为一道银亮的小山,一下朝右边劈下,只兹兹连声,黑煞玄网当中顿然破掉一洞。

    紧接着手中娲皇镜力朝后边一照,一道其亮无比的金霞过出,空中黑烟星火中也被冲出了一条光弄,黑色光网后面也破开一洞。

    青箩见自己得手,马上将法宝掉转过头,继续朝右边卷去,紧跟着全力发挥刚才埋伏在空中的乙木青灵神光,只见满空青碧光华互相击撞,狂涌上前,反将空中原来的那片黑色光云半反包裹在中间。

    南荒二煞见一时不查,立刻被这臭未干的小丫头打了个四面开花,知如意算盘打不响了,再不收去法宝,更要被她的那几件至宝毁去,这才将手一招,首先收去空中的光网,一面却暗中留意,只要青箩略有空隙,飞出护宝光之外,立刻痛下杀手,能伤则伤。

    怎知青箩早受指教,对南荒九煞伎俩了如指掌,知道手中几件至宝,更是对方的对头克星,只是全力发挥手中法宝威力,朝两煞追去,在空中乱舞乱飞。

    南荒二煞见状,心中又恨又急,知前面青箩就如同一个啃不动的乌龟,丝毫拿她没有法子,再斗下去,只有白白损耗法宝雷,这才一收妖烟雷火,化为两条黑影,朝空中飞去。

    青箩见南荒二煞遁去,始终记着太苍真人来时的言语,也跟随追去,一时间倒与南荒二煞追了个首尾相接。只见海面之上,一道青光犹如长虹经天,流星过渡,神速异常,瞬息千里,而前面的那两团黑影几次想回头,却又止住。不到片刻间,就飞出了四五千里之外。地下陆地渐渐消失,现出万丈碧波,清光似海。

    海天中连遇到七八起遁光,本都是朝侧面飞来,见这两起一前一后的光华都是神速异常,法力高强,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无论哪一方都不好惹,纷纷躲避开来,其中还有几起,更用后面跟了过来,不过飞了一阵,就远远落在后面,顷刻间就没有了踪迹。

    内众人此时见光中相斗的两拨人,皆是跨空而来,而且法力高强,皆不在当今的几位绝顶高手之下,也是心中越发骇然,这才对罗衍方才的言语,信了几分。

    提多佳将手一挥,中光华隐去,人却皱起眉头,闭目寻思起来。

    而站在他边的琉光此时心中却涌起了滔天巨浪,换成是旁人,倒也罢了,但她是这个世间几个与罗衍正面动过手之人,深知道罗衍的厉害,开始还以为罗衍这样的人物,毕竟只是少数,但此时一见,却马上推翻了她心中的论断。这两拨人的道法路数各不相同,而且争斗时更无留收,奇宝异法层出不穷,而且人人应变神速,一见势头不佳,就立刻远遁千里,逃之夭夭,这样的人物只要来上几个,那这个世界将永无宁静之,就算想联合众人之人,合力铲除这些人,都是万难办到。其他不说,面前这位混元使者就是活生生的例子!集合了天下间几个大宗师,都丝毫不能查看他的行踪下落,这样的敌人,如何招惹?

    难道大劫将至?!

    圣武天皇顾紫亭哈哈一声长笑,转头对罗衍道:“使者是否认识方才那几人?”好看的小说尽在,告诉您的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