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三章 以人谋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罗衍此时望着堂中几人,心中却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斩草容易锄根难,反正天下赌场的事情,今日没有了张三做,明白还有王五挤着上,就连他本来的五浊世界中,都是朝廷明文禁止,但私下却有无数,何况这里一切以武力为尊的地头。不过,幸运的是这里的人还没有愚蠢到武力就是一切的地步,所以,还没有自相残杀,一切丝得干干净净。武力,最大的作用就只有破坏或者毁灭,本身不具有任何可值得称赞的地方。

    “当家的这么做,好像不符合道上的规矩,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罗衍眼光在厅中各人扫视之间,最后回落在黄祥身中,让他心中原有的几丝忧虑烦劳一扫而空,心中恍然悟出,这里不就是有一个现成解决问题的人吗?

    黄家一族现在有了那几篇心法,不出数年内,势力定然会大涨,从而中兴崛起,当然而且必然要损害其他势力的利益,而这个赌场既然能摆在台面上来,那当然是炽手可热的生财大路,不如就将这个赌场直接枪下,送这个傻小子一份厚礼算了,总比他冒失前去玉京参加会试破运气的强,况且,那些心法窍诀没有几年的磨练,也是没有丝毫作用,只能算一张废纸而已。

    罗衍在岛上两日,也知道黄家岛岛民生活十分艰辛,要不是有岛中的多种珍贵药材,恐怕是难以为续,继续长久生存下去。而且黄祥心性为人,都与他相似,让他来打理这个地方,也算是一种磨练。

    “尊驾意欲何为?”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位冷俊女子突然开口问道。

    “留下场子和这些年明偷暗抢所得来东西,马上给我走人,永远不要踏入昌洲一步!”罗衍轻描淡写地说道,

    中年胖子此时面上平日养尊处优的神色风度全部消逝得干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奈和深深的敬畏,他虽然近年名气渐渐响,已经挤身人榜之中,算是新近后起之秀了,但若是要和那些名列天榜,具有翻江倒海,改天换地之能的天榜九品真仙相比,简直不是一个级数和层面的。要是说眼前这对手轻易空手捏碎玄铁,已经是十分难得一见,但眼前一扬袖,就将整个大厅内暗中埋伏下的歹毒阵法连同一百零八根山峦都可穿透银羽箭全部收去,就让他彻底死了报复的心肠。

    “好!那小的告退!”中年胖子也是有几分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马上起身就走,消失在后门之中。

    “尊驾究竟是谁?”那面色冷漠的年轻女子见主人倒也爽快,走得半点都不含糊,心中却好奇起来,眼前这人究竟是谁?

    “姑娘怎么不随他们一道上路?”罗衍见中年胖子前脚方走,那同位方才一道赌博的彩衣女子就跟了过去,悠然问道。

    “想必前辈定是误会,我虽然在七宝斋有份闲职,当个名义上的供奉,但本身却非他一门中人。”那女子脸上首次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一改方才冷俊的神色,而且语气也由“尊驾”改到了“前辈”。

    “我姓罗,名字你日久自然知晓,只是奉劝姑娘一句,像七宝斋这样的藏乌纳垢之所,姑娘还是最好不要沾上关系,勤修上乘天道,讲究的是随遇而安,道法自然,又何需每到一初,都要选个好地方才肯住下?琼楼玉宇与穷山恶水,与姑娘修为究竟又有何干?”罗衍上下打量了那女子一眼,云淡风轻地道。

    “你究竟是谁?为何对我知道得如此清楚?”那女子此时心中才出现一丝惊惶神色,开口问道。

    罗衍这才想起,自己随口说说的言语,其中多数是以玄功暗中推算而来,所以对她的来历倒是清楚异常,但如此一来,就导致了两个合理的可能,一是他的法力神通高出这女子太多,所以能够靠自家修为一览无遗,一语中地,另外一个说法就是他的功力尚未达到如此地步,是从旁人那里打听而来。

    而眼前只要他避而不谈这个问题,那凭这女子身后的庞大势力,最多只要两三天内,就能断定他的真实来历,毕竟,数百年中没有任何变化的天阶九品金榜玉册中根本不可能多了他这么一个没有任何来历的宗师级别的高人来,当然,要是他来时海上一战的信息被散发出去的话,那整个世界也要为之大为震动恐慌。虽然现在知道这个消息的只有这片大陆上最具实力的几个大门大派中人暗中知道这个消息,但这女子师门恰恰就是其中一个。

    罗衍可不想再与更多的人打上一场,他现在唯一所需要的,就是一个与这些人坐下来谈谈一年后的大事,不过,好象对方根本不给他任何机会!所以,他得想想其他的法子,正大光明地见上一见那位天武圣皇,而眼前,好似那玉京中每九年一度的会试,则是他唯一可行的法子。况且,此间先天元气浓厚,对他修为大有补益,这几日间不尽功力尽复,而且好似更产生了另外一种难以言表的精微变化,让他法力进展迅捷。

    大概只要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完全可以相信,再遇到那七人合力夹攻,他都有法子支撑几日,而不是一触就溃,难于持久。

    “我是从一位旧友那里知道姑娘的传闻,只是一直传闻姑娘远在那极东荒蛮之地,并未想到是姑娘到来,所以今日一见,才会意过来。”罗衍随口找了一个理由道。

    “那弟子云烟告退!”清冷女子上前一礼,飘然而去,大堂中只剩下几位使女依然惊惶不定地站在角落边上,拿眼睛紧紧地盯着三人。

    这世上仙人虽多,但与这些普通寻常女子来说,也并不是经常能见到的,而眼前一下出了一位法力高强的神仙,只一句话就让赌场异了主人,这其中的强横,虽然不是她们所能体会得到,但也是只有敬畏一途,再无他策,毕竟,人与仙的差距太过巨大了。在那玉京中的天帝看来,他们与一群蝼蚁并没有任何区别。

    一个身材枯瘦的老者,带着六七名从人,手中捧着一张帛纸,颤颤栗栗地赶了过来,一见到罗衍几人,就当头跪了下去,道:“小人王庆,拜见仙长,这是旧主留下的契约,还请仙长过目!旧主走时吩咐,此间的一切,全由仙长做主。”

    罗衍随后将那张帛纸接在手中,也不多看,顺口问道:“你们十日前搬捞的那些货物,现在何处?”

    那位名为王庆的老人道:“除了东主送走的四箱货物外,院子里摆设装饰约用了三成,而剩下的五六成货物,还在码头边上的三个铺子里,还没有找到买家。”

    罗衍想了一想,对身边心花怒放的伍常道:“你们带先去看看货物!”

    王庆使了一个脸色,两为中年人就迎的伍常离去。

    罗衍望了身边满脸兴奋崇拜之色的黄祥,道:“从今以后,这个铺子就交由你打理,算是愚兄送你的一份婚礼吧,那玉京之行,你现在还不到去的时候,等下次多加历练后再去吧!”说完还排了排他的肩膀。

    黄祥一下间犹如掉入梦里,要是他打理这么大的赌场,恐怕不出三天,早就被人给强占了,而且他除了练武修道之外,就什么都不会,哪里又能管理得好!

    罗衍好似看出他的担忧,轻笑道:“你难道还忘记了你的那岳父不成?”

    趁黄祥犹豫不绝间,罗衍朗声对随王庆进来的几个干练老辣的帐房管家道:“今后你们一切都听黄小兄弟安排就是了,我今后恐怕是难得到此一行。”

    王庆等人,站在旁边,却是丝毫不以为意,富贵人家,转赠圆宅妾妓,乃是常见之事,何况是比他们高上了无数等级的神仙中人,而且攀上这个名列天榜的高人,整个赌场就越发水涨船高,更无外人敢动!

    王庆自然知道他那旧主中年胖子潘六爷的心性手段,连这个平日杀人不眨眼的主儿都只有抱头鼠窜的份,试问整个昌洲,又有谁能与这个赌坊一较长短?这天下的事情,不就是一个谁的拳头大的事情,恐怕也没有哪个势力,敢对天榜九品中人暗中扶持的势力铺子做对吧?至于黄家?不就是昌州城外的一个破落户吗,就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能攀上这么大的高枝。

    众人一听罗衍说完,慌忙答应下来。

    当三日后这家赌坊换了老板的消息不小心被下人传出几后,倒是在昌洲城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不过始作俑者早已经清身上路,朝庆国首都玉京飘然而去。

    在这片奇异的大陆中,虽然有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但都统一归属一个无比强大的帝国管束,又因为这里先天元气浓厚,仙凡一体,掌权最高之人,也是尘世间法力最为深厚之人,所以罗衍在这些日子的试探中来,越发显得小心翼翼。不仅不能显示什么高深法力,而且还要隐蔽行踪,不让外人觉察他的异状。

    反正距离玉京九年一度的会试还有两三个月时间,那时候他刚好可以将日前所学《紫虚元经》上所载的鸿蒙紫气练成,那时候此道真气自由运转全身,能大幅度减少体内真元损耗和,并且将他的功力再上一层楼,那时候,他就是面对多人,也能再次逃走。既然这个世界是用实力说话,那他就不防展示实力,争取更多的筹码在手中。

    咳,打去打来,最后还是天下百姓万物遭殃。

    天生万物,而万物无以待天?他要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还不如回家种田去。

    一水中涵,两股清泉,从左右缓缓注入池中,波平如镜,池旁繁花盛开,枝枝秋艳,倒影水中现出几落宫阙楼阁,湖边一座朱栏小桥,横隔两岸,落在一块一块约三丈方圆的礁石上,其白如玉,冒出水上约两三尺高。

    礁石上面种着几株郁郁苍苍的古树,花开正繁,宛如锦霞,宛如一座剁天罗宝盖,耸立而长,内中一株较大的花树下,有一架尺许高的玉榻,上面卧着一个美如天仙的银衣少女,榻前玉几上横着一张古谱和一件形制高雅的古乐器,似琴非琴,似瑟非瑟,看上去闪闪生光,流毁幻影。湖上轻风飘拂,吹得树上鲜花落如红雨,少女身上脸上沾了好些花片,身前更是落花狼藉,仿佛熟睡多时。

    一道银光,从天际凌空直下,光华万丈,落地时现出一位眉光如黛的白衣女子,朝玉榻缓步走去,而落时所带起的破空风云,也不由得朝外一宣,将银衣少女衣角锦袂微微吹起,露出半截皓腕,越觉翠袖单寒,玉肤如雪,人面花光,掩映流辉。当此轻暖轻寒天气,不由得使人一见生怜,撩动情思。

    本来在塌中的银衣少女陡然醒转过来,道:“师妹,见到师父没有?”刚一起身,身畔彩光大盛,略一流转,映得这几棵花树分外美丽。要是罗衍在旁,自然可认出此女就是前此海中所遇到的那位名为琉光的的高手。

    “师父依然在死关之中,小妹三次叩关求见,都没有任何回应,想必师尊已经精进至八风不动的境界层次,方才有此异像!”那白衣少女乃是琉光的最后一个小师妹,数年前才收至恩师门下,名为黛青,所以法力修为甚浅,才有遁光卷起石上残花飞叶,惊醒了这数十日来一直忧心重重的师姐。

    “那么北边的那位主儿有什么话说没有?”琉光眉心轻皱,神色一下变得古怪起来。

    “武帝并未就此事说过任何一句话,只是听说回去之后,就没有传来任何信息,倒是月妃娘娘还在外间候得你,等你回话呢!”黛青落身坐了下来,对这位岛上法力最高的师姐禀报道。

    琉光想了一想,对身边的师妹道:“既然月妃姐姐想叫我,让她进来就是了,为什么外边又将她拦住?”

    黛青伸指点在她的额心上,娇声笑道:“你难道还不知道师门的规矩吗?凡是紫明宫来人,都不得进入后院的禁令吗?月妃姐姐虽然是我们的大师姐,但她已经嫁出去多年,而且又是紫明宫内两位女主人之一,当然要拦下她了,毕竟,我们师姐师妹的名分可没有师门的禁令门规大,你难道忘记了?“

    琉光这才想到这个问题,笑道:“无论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那我们去外间见见大师姐吧。“

    话一说完,身畔光华闪动,连身边之人一同化为一道光霞,冲天而起,朝西南方向飞落过去,转眼落在一座琼楼之中。

    “两位师妹,见到师父她老人家没有?”一身雪白丝衫、外罩碧结绞裙脚踏五色云霞履的月妃见两位师妹连襟而来,从窗前迎了上去,开口问道。

    “师父她老人家依然还在定中,尚未醒转过来。”心直口快的黛青开口回答道。

    等师妹说完之后,琉光才开口问道:“大师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月妃缓缓转过身去,面朝窗前,望着前面的万里碧波,幽幽一叹,突然开口道:“现在陛下已经在凝归阁召集七大散人回宫,准备用先天大衍神算,演化先天命数,以定吉凶。而此间的众生环,又因我们三人功力不够,接连三次不惜连耗元气,三次查看,不知怎的,所见影迹甚是模糊,与往日所见大不相同,难以确定那混元使者的踪迹,所以愚姐

    黛青伸指点在她的额心上,娇声笑道:“你难道还不知道师门的规矩吗?凡是紫明宫来人,都不得进入后院的禁令吗?月妃姐姐虽然是我们的大师姐,但她已经嫁出去多年,而且又是紫明宫内两位女主人之一,当然要拦下她了,毕竟,我们师姐师妹的名分可没有师门的禁令门规大,你难道忘记了?“

    琉光这才想到这个问题,笑道:“无论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那我们去外间见见大师姐吧。“

    话一说完,身畔光华闪动,连身边之人一同化为一道光霞,冲天而起,朝西南方向飞落过去,转眼落在一座琼楼之中。

    “两位师妹,见到师父她老人家没有?”一身雪白丝衫、外罩碧结绞裙脚踏五色云霞履的月妃见两位师妹连襟而来,从窗前迎了上去,开口问道。

    “师父她老人家依然还在定中,尚未醒转过来。”心直口快的黛青开口回答道。

    等师妹说完之后,琉光才开口问道:“大师姐找我有什么事情?”

    月妃缓缓转过身去,面朝窗前,望着前面的万里碧波,幽幽一叹,突然开口道:“现在陛下已经在凝归阁召集七大散人回宫,准备用先天大衍神算,演化先天命数,以定吉凶。而此间的众生环,又因我们三人功力不够,接连三次不惜连耗元气,三次查看,不知怎的,所见影迹甚是模糊。.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