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章 成人之美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黄祥、黄云两人站在悬崖边上,见罗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法力之高,已经比传说中修成不坏法体的仙人还厉害了无数倍,而且举手投足间,皆见功力,仿佛天地万物,在他手中,就如同面团泥人一般,任凭由其揉合,刹那间就改变了形状质地,简直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这时听罗衍开口相问,黄祥已经明白过来,拿眼睛朝海中望了两望,突然脱下身上那件浆洗得有些发白的外衣,一个纵身,就朝海中潜游下去。

    罗衍神目如电,自然将他在水中的举动看得明明白白,只见他先下游到海底,先探手朝那石缝中摸去,而且摸得十分仔细缓慢,好似准备将碑文上的口诀全部记在心中一般,约莫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他才从浪花四溅的水面冒出头来,紧跟着双臂一振,犹如一只大鸟一般从海面腾空飞起,笔直飞起十余丈高下,然后身形微微在空中一折,轻飘飘地落在了悬崖边上。

    黄云早将他那件旧衣提在手中,朝他递了过去。黄祥慌忙接了过来,随手披在身中,对罗衍道:“那晚辈告退!”说完对黄云施了一个眼色。

    罗衍见他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笑道:“你一人去就可,要是两人同去,恐怕我这个如意算盘就打不成了。”

    黄祥一想也就明白过来,七舅父深知他对云妹爱若性命,这等隐秘重大之事,定然不会对表妹隐瞒丝毫,他只需要对女儿开口就可,哪里还会听他的言语?当下黄云望了一眼,转身就朝悬崖背后奔驰而去。

    罗衍见他全力展开身法,速度之快,丝毫不在他四年前之下,而且甚有过之,而且全力展开身法之际,身上肌肤隐隐泛起一层洁白如玉的纹理,犹如铠甲,将他全身笼罩在内,虽然只有薄薄一层,但与他前几日所见的许定元与雷雄两人身中甲胄完全一个模样,只是功力深浅有别而已。

    若是黄祥此时仅算入门的话,那许定元身中的那甲胄就算小有成就,而雷雄身上那层可化为利刃的先天甲胄,则已经进入宗师级别。

    “请问仙长,弟子现在是否也要回避一二?”黄云收转目光,对罗衍恭恭敬敬地问道。

    “不用,我们就在此地等候就是,他们片刻就到。”罗衍随口答道,嘴角不经意间却浮出一丝苦笑。

    黄云这才想起罗衍道法通玄,刚才父亲就在咫尺间都没有看到三人踪迹,现在又何需回避?

    一想到这里,黄云整个心情一下安宁下来,这才朝罗衍端详过去,见他容貌出众,全身上下流露出一股飘然出尘的气息,整个人虽然站在那里,却好似人在飘渺虚无之间,让人无法确定他的具体所在,而且更为奇特的是,这个感觉与他身中另外一种渊亭岳峙的气度风范浑然一体,无可挑剔。

    罗衍见黄云朝他端望,目光一转,从她婀娜多姿的身型瞟了过去,见她一双手掌,好似与常人略有不同,五指尖隐隐有一层细鳞包裹,而且指甲也分外修长尖细,此时虽然看去柔软,但他却可以绝对断定,当她全力运转她体内真气时,整个手掌就是她最为厉害的武器,恐怕就连这里的山崖石壁,都能刮下几条大缝。

    罗衍来时连经过两战,早已经知道这等奇异现象在此地称为“天兵灵体”,其中分层严密,功有十三层之多,其中为上品的是先天生就,覆盖全身的灵体与后天成型的天兵,而且最为上品的是两者兼有,虽然内中又有高下之分,但光是同时两者兼得的,简直是少之又少,百万人中尚无一个,不过,他前些日子所遇到的八个劲敌,至少有六七人是为最上品的天兵灵体,只是还不容他们施展出来,他就先行遁走。

    当然,法力达到那八人的境地,体外化生的这种奇异体质,已经能够幻化万物,不在拘泥于形式,尤其那名为琉光的女子身中的彩光,更是其中翘首,就不知道那彩光凝为原形时,究竟是什么模样?

    罗衍目光朝黄云的纤纤素手上略一凝视,开口问道:“姑娘平日是否以这对手掌为兵器?”

    黄云面色一红,轻声道:“弟子资质浅薄,远不如我表哥,所以到现在,体外的玄兵尚为成型。”

    罗衍微微一笑,道:“我这里有几句心法口诀,倒是颇为适合姑娘修炼,不如我就将它传授与你,看看能不能助你玄兵有成。”

    玄兵二字,只是划分体外天兵的一个称谓等级,而在玄字之上,才是上三品之末的“天兵”之阶,而“玄兵”之下,则为“幻刃”。

    不过光此一例,就可看出黄云的资质已经是十分难得,自身拥有接近高品的潜力,当然,拥有这种体质是一回事情,而要将它完全发挥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情,此中最为关键的就是对先天元气的凝炼摄取。

    罗衍眼力高明独到,看出黄云虽然资质稍微不如黄祥,但也十分难得,而且她所练家传心法,虽然少了后面部分,但根基已经打得十分牢固,她只是不会运用而已。

    何况,他也想看看这种奇异体质的奥妙,所以心中略一寻思,就自创出一套适合黄云修炼的心法出来,随口传授给了黄云。

    黄云初见这几十句心法,开始看似平平无奇,只是强调体内真气的运转,但微微依照法诀一试,只觉体内真元犹如潮水一般,涌至双手,整个手掌中一下现出片片细鳞,银光闪闪,虽然尚为成型,但已经是清晰可见,远非她平日运用那样,只是若隐若现,而且更不能持久,心中越发大喜,知道只要暗这个心法,修上几个月,定然能突破她毕生梦寐以求的境地。

    正要再次拜谢,只见崖边青白光华一闪,落下两人,其中一人正是方才离去的黄祥,而另外一人是个中年汉子,全身皮肤闪亮着一种独特的古铜色,整个人就像铁铸似的,显得格外威武。面孔与黄祥倒有几分相似,眼窝深陷,眉骨突出,窄长的眼睛射出丝丝毫芒,紧紧地盯着他这个外侄,仿佛要看穿他内心一样。

    黄巡虽然刚才已经答应这个外侄的条件,但心中还是有几分七上八下,难保这个祖传的失落心法,还是那死丫头搞鼓出来的玩意,他女儿的厉害,他可是深有所知,反正拿上一套谁也不认识的东西,拼凑一翻,也可当成是宝贝。

    “舅父,石碑就在海底石崖之下,是我刚才无意中发现,不敢隐瞒,特请舅父前来,一辨真伪!”黄祥立身崖边,见罗衍与云妹正拿眼朝他望了过来,而身边的岛主舅父,依然好似一无所察,仿佛两人根本不存在这里一般,心中越发骇然。

    要知道这个世界中虽然有隐匿形迹之法,但多数只能隐藏自身,要带他人一同隐去,则又困难十倍不止,而眼前这位罗仙师却能做到隐现由心,丝毫不让舅父这个大行家看出任何蛛丝马迹,端是神乎其技。

    黄祥说完,黄巡就功凝双目,拿眼朝海底望去,才见海底数十丈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道缝隙,缝隙中隐然可见有几块石碑,紧陷其中。心中更由得多信了几分。

    整个千药一岛,方圆百里之内的地形,他再熟悉不过了,而且此缝甚深,看痕迹好似新开不久,就算那丫头存心玩什么花样,暗中帮助这个小子,也万万没有能力在那几十丈深的海底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当下也不多问,体内真气一宣,整个身体就朝海底飞泻而去,片刻之后,一手提着一块石碑,破空直上,将石碑放在悬崖旁边,人又重新飞了下去。

    黄云人在暗中,知道父亲此时定是用法术将这四块石碑取下,突然想起一事,心中大惊,朝那石碑望了过去,只见崖边那两块新制成的石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青苔遍布,绿油油地一片,就连边角花纹,也好似风化多半,一眼望去,没有任何人会不认为这两块石碑,不是存放了数千年之久。要不是她刚才亲眼所见这四块碑文是新制而成,她也会错认这东西已经存放在当地多年。

    青白光华再次一闪,黄巡重新提着两块石碑飞身上来,将四块石碑并列放在一起,眼中露出凝重神色,仔细朝碑文读去,才读了数十句,心中的最后一丝怀疑已经烟消云散,续而涌起的是是铺天盖地而来的狂喜。

    碑文中的口诀正与他世代祖传的心法首尾相承,一脉相传,而且简单明了易於学习,却又威力无穷,一生修习都难臻止境,不仅简明扼要地解决了困饶他们一族几百年中的几个关口问题,而且犹如万流归壑一般,将祖传心法中许多看似无关紧要的东西紧密连接在一起,发挥出至大的威力。

    他甚至可以确定,他有了这番传授,不出百日之内,他就能突破十余年中丝毫没有半分进展的关卡,达到一个近千年中族人少有人达到的境地,到时候,他们黄家,可一举成为昌州十七世家之首,再也不用看那些强劲世家的脸色行事。

    “除了你之外,究竟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黄巡终于压抑住心中的滔天巨浪,抬起头来,对黄祥问道。

    “除了云妹之外,小侄再也没有告诉第三人!”黄祥将目光转朝正对他嫣然一笑的黄云,口中不尽不实地答道。

    要是换成往日,他早已经为“云妹”二字责叱下去,但此时心态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往日让他头疼的称谓,早已经抛在了九霄云外,他将爱女许配了昌州刺史哈同,目的仅仅是为了借阅他府中珍藏的经卷,为自身突破做打算,而现在已经有一条康庄大道摆在眼前,他又何苦将爱女许配给那浪荡公子?

    而且爱女钟情她表哥,他一直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现在他侄子幸祖宗保佑,发现失传多年心法秘碑,而那小子又是族中年轻一代,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今后家族发扬光大,还需要他大力相助。眼下就是将爱女许配与他,更能让他死心出力,比那百无一用的浪荡公子强了无数。

    “那就好!那就好!不过今日之事,你万勿对外人吐露,等容我召集岛中几为长老商议后,再做定夺,现在你随我一道将这四块石碑搬回祠堂。”黄巡面上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长长疏了一口大气,开口说道。

    黄祥心中大石终于落地,慌忙应了一声,一手夹着一块石碑,再望了悬崖边上站着的两人一眼,这才扭头走去。

    黄巡见他神色有几分古怪,有意无意地问道:“云儿现在何处?”

    黄祥哪里敢实话实说?告诉舅父整个真实情况,只得随口敷衍道:“云妹好似有事,去村子里去了。”

    话一出口,就见黄云在旁边朝他一瞪眼,慌忙夹着两块石碑,飞快地朝崖边走去。

    次日之后,罗衍与黄祥二人趁坐在一艘小船上,朝这里千里之外的昌洲城驶去,和平日不同的是,他身中破旧的衣物已经渺无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身新制的锦袍。

    “前面就是昌洲城了!”黄祥指着前面两道直射云霄的青巍巍的光柱,对罗衍道。

    他昨天已经与蒙舅父亲口许婚,而且又看出罗衍有离岛他行之意,所以与黄云在暗中嘀咕了半天,才借参加玉京会试之名,伴随在罗衍身边,以便随时请教。

    罗衍见他心性醇厚,倒也尽心指点。就连所乘小船,也是黄祥故意为之,他可不想让仙人也乘坐那乱烘烘的客船,惊扰了仙人的法驾,而且对方如此神通广大,坐船前行,只是一个幌子,所以慌忙舍了心头玉人,尽心相陪。

    按罗衍的法力神通,只要略加施为,那小船就破波直前,飞驰于万里碧波之中,才不到一柱香功夫,小船就已经到了近海沿岸。

    罗衍人还未到,远远只见整个城镇上空有几道光华冲天而起,宛如几根擎天巨柱,屹立在大海之滨,光华强烈万分,千里之内,清晰可见。

    罗衍起初尚不明白这几道光华用处,但见海中航船已多,都齐齐朝那几根光柱方向驶去,这才悟出那几根光柱应该就是如同灯塔一般,为海中众船指明道路。心中也颇多感叹,这里仙、人混居,倒是另有特色,虽然其中利弊难以言明,但好似也是不差,光是城中这几根光柱,就为百姓提供便利不少。

    眨眼间,两人就朝城中港口行驶过去,此时人烟已多,罗衍也不欲惊世骇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就将法力暗中收去,整个小船夹在数百艘大小船只中,缓缓朝光柱升起处飘去。

    昌州城乃是整个西海最大的城市港口,繁华异常,整个城郭全是以坚如白玉的大石砌成,高达二十余丈,远远超过了罗衍所见的任何一座城市,而且城郭上箭楼分明,军士井然,一看就是一付重镇要塞的模样。

    罗衍顺水道进入城后,发现城内景色别致,河道纵横,以百计的石拱桥架设河道上,人家依水而居,高低错落的民居鳞次栉比,因水成街,因水成市,因水成路,水、路、桥、屋浑成一体,一派恬静、纯朴的水城风光,柔情似水。令他倒有几分回到江南故乡的感觉,所以浏目四顾,兴致盎然。城中建筑,造型古拙,少有装饰,而且格局宏大,不在中土几座名城之下,让罗衍大为惊奇。

    黄祥对城中水道十分熟悉,几个弯转之后,就从一个小码头登上了岸,领着罗衍进入城内最为繁华的街道中。罗衍见街道两旁尽是前店后宅的店铺,店面开阔,有天窗采光,摆满各种货物和工艺制品,非常兴旺。

    而街道行人中,不时遇到一些道术之士,不过,论级数,就连黄祥都有所不如,但个个都趾高气扬,流露出一付傲然的神气,而少了几分道家的清净无为的模样。

    罗衍一想到这里,就骂自己迂腐不化,这个世界乃是另外一个洞天,他岂又能拿原来那个世界中的规矩眼光去衡量?而且他来到此地时候,也暗中下了一点功夫,将自身灵气全数收敛在体内,蕴而不现,身外更用玄功变化,模拟出一副若有若无的铠甲,笼罩在身外,摆出一付他也是道术中人的神气。

    除了他本来面貌没有发生变化外,他可以打包票,就是那日月二妃,风雷二侯亲临,也看不出他身中的破绽,更无用说摸穿他的老底了。而且他更相信,他的到来,天下间最多只有一二十人知晓,而且本身法力神通,也最多比他高上几分,一时片刻间,也无法推算出他的下落行踪,所以让他有此闲情雅致欣赏这异域风情。

    .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