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三章 仙宫奇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宇文馨转眼就在霜华宫中过了半月,见整个仙府殿宇众多,亭榭楼台,多不甚数,景色之妙,尤在长春仙宫之上,唯一就是冷冷清清,没有半个人影,虽然山中灵禽异兽甚多,多以通灵,其中几只功力高深者还能口吐人言,但好似各有功课修为,难得一见,平日做伴在身边的只有那只翠鸟,平日形影不离,她走到哪里就跟在哪里,倒也略减几分寂寞,仙府中有多仙果奇珍,其中更以后山为最,她虽然现在已经能避谷,但见如此多的仙果灵草,却也是喜欢异常,每次从定中醒来,都要去采集些来,仔细品尝一番。

    这日她刚从定中醒来,刚张开眼睛,就见室外天色黯淡了许多,绝非平日碧空万里,旦古终明的模样,她心中一奇,仰视当空,只见漫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将整个仙山福地笼罩在一片烟雨之中,使得全山越发仙气飘渺,无殊天上。

    她知道此山远出云天之上,距离两天交界处不过万丈之遥,山顶四周更设有几层极厉害的禁法,最外层更设有幻象障人耳目,只是除非有特别道行的人,寻常人万万看它不出罢了。就连同在一山的本门诸位师尊,都不知道这里尚有如此玄妙所在,而且这么高的地方,寻常云雾,早被吹散,怎么会突然下起雨来?

    她缓步走出水榭一望,才看出异状,只见整个仙府上空,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一朵凝而不散的青云,云中飘落下连绵细雨,笼罩了整个山顶,而且仙府上空千百丈外,似乎被一层淡淡的青光所包,仿佛一个方圆万顷的穹顶巨罩,宛如一口金钟一样,将全山笼罩在内,一任峰外风势何等狂猛,却不能冲破这个青色的琉璃光罩,但那蒙蒙细雨却青却能毫无阻隔地透穿降落,仙家禁制竟是神奇至此。

    烟雨转眼就收去,天空重新现出万里碧空,整个仙府在细雨过后,平空增添了好些景致,只见湖中正对小峰挂下了几条银瀑,匹练飞空,一落数十丈,水声淙淙,与满山松涛鸟鸣交相辉映,忽听湖水哗哗作响,碧波溶溶中突冒起满湖水泡,跟着一片极清脆的啪啪之声,密如贯珠。每一水泡开裂,便有一株莲芽冒出水面,晃眼伸长,碧叶由卷而开,叶舒瓣展,转眼开放出百余多红、白二色莲花,翠盖平擎,花大如斗,越发显得妍紫嫣红,争奇斗艳,令人到此,耳清神娱,心神为之一爽。

    宇文馨见此奇境,心中越发欢喜,忽然一阵微风吹过,从湖边对崖那边传来一片铿锵之音,空中回响,逸韵悠然,甚是清泠悦耳。宇文馨听出那片声音好似金石交鸣之声,与平日仙府所闻不同,心中一动,便循声走去。那声音因风吹送,若断若续,仿佛在前面不远,可是连转几处危崖绝涧,仍未到达。计算路程,竟走出了数十里外,但依然寻之不着,突然暗骂自己一声愚笨,近日熟读董无垢所留的仙册,宫中禁制多已知晓,虽然仙法微妙,并非她这微末道行可抵挡,但她有破禁之法,却也不怕,这才小心翼翼地腾空而起,飞起几十丈高下,缓缓朝前寻去,刚一升空,才见一团白光,犹如雨后长虹一般,冲天而起,虹光起处,乃是一座形如青笋的小峰峰腰。

    宇文馨这几年身在仙府,所见灵奇之事也有几件,耳熏目睹下,也有几分见识,看出这片虹光正是本门师长所说的的仙兵神物出世之兆,这里乃是昆仑一脉的根本发源之所,所藏仙家法宝甚多,只是此时出世,又是什么缘故?

    宇文馨在此灵山福地,再加本身并非仙府中人,虽见前方小峰中宝气上冲霄汉,倒不敢轻举妄动,想了一想,慌忙飞转水榭中,取出董无垢所留在卷册后的地图一望,图中并没有标明那片地域,只是画了一片山林,也非着重注明的三处紧要之地,而且卷册中也没有任何先机预示。

    宇文馨深知此地宝物,定非寻常,其他不说,光是从大哥与董姐姐两人随手所赠与她的两件法宝,就在恩师的几件至宝之上,让师尊与其他同门赞叹不已,认为她遇到了不世仙缘,此时这等仙山有至宝出世,她就越发不敢轻举妄动,若是强去取宝,被人误会贪心是小,一个弄不好,让法宝飞去,才是万死难辞其咎。

    就在这一去一回间,只见空中的那片白虹越发明亮,而异声更加浓烈,宇文馨见此势头,越发断定定有宝物出世在即,想了一想,最后打定主义,准备靠罗、董两人所赠的两件法宝,守在旁边,不让那出世的法宝破空飞去,先收取下来,等宫中主人回来,再奉还不迟。

    主意刚好打定,只见空中白光陡然间幻化出五光十色的光芒,随听一声大震,光华异声突然一起收去,空中也不见光华飞起,这才略微放下心来,连忙朝那小峰飞速赶了过去,到了峰前,只见那座石峰光华尽收,乍看并无半点出奇的地方,而且四周也不见有任何异状。宇文馨心中正惊疑不定,突然只见一同跟随在身边的翠鸟突然停落在峰腰中,拿朱红的短喙,不停地朝峰中青苔啄去,连啄了几十下,当中现出一个碗口大小的孔洞。宇文馨这才跟了过去,用手拔开峰中丛生的青苔,看出几分异状来,原来峰腰间周体有一细缝,好似整个山峰从中断去,再被人重新结上一样,而且看痕迹尚新,仿佛就是近几年中才发生之事,而峰中随手揭出,相继现出三个海碗大小的孔洞,看去颇深,直通地底,洞中好似有光华闪动。

    那翠鸟一见孔洞现出,突然对她叫了两声,就展翅从最大的一个洞穴飞了进去,宇文馨一把没有抓住,怕它被峰下的禁法所伤,心中倒有一丝担忧起来,自己又不敢妄进相救,心中倒有几分七上八下起来。

    正在拿眼朝洞穴中下望时,只见一点翠影从洞中飞了上来,停在刚才打开的孔洞中,对她长鸣了两声,突然又掉转过头,重新朝洞穴中飞了下去。宇文馨看出它是唤她一同下去,心中一动,暗思既然翠儿既然下去都无恙,那她也是一样,而且洞中既有至宝,当然是收在身边,才是最为稳妥,要是久藏峰下,难免日久灵动,化虹飞走,岂非痛失至宝?

    想了一想,首先取出金乌玄刀,运用身剑合一之术,连人带刀化为一道碗口粗细的光华,朝峰腰最大的一个孔空穿去,到里面看过究竟,人才入内,见里面洞穴并不很深,下降三十余丈,便到底部,只见这里是一个丈许大小的斗室,室内有一石桌,上面所放之物好似已经被人取去,石桌旁边有一石门,堵住去路,余外三面俱是平滑如玉的石壁,一无所有。

    此时石门半开,里面光华隐隐,知道门后定有宝物,而飞下的翠儿已经不知了去向,想了一想,便朝洞门下拜,通诚默祝道:“弟子宇文馨,冒入仙洞,还请洞内仙师深恩垂怜,准许弟子入内,收取洞内法宝,以免飞去,折失仙府至宝。”

    话音一完,只见那扇石门忽然无故开放,徐徐往两旁分开,心中越发惊喜交加,知道先前祝告奏效,仙师显灵,许其入内,重新拜了九拜,恭恭敬敬走了进去。入内一看,里面乃是一座广堂,石色如玉,微微放出片片白光,照得洞中通明一片,正面壁上却现出一位装束奇古,身材高大的古仙人影子,面容古拙,望如大罗金仙,神态如活。

    宇文馨知道此人定是罗衍一门的师门长辈,虽然不知道法号姓名,但既然现出遗容,足见有缘,断定此行不虚,越发心喜,于是第三次跪倒在地,重新礼拜,忽见满洞金霞乱闪,心总一慌,还不知发生什么事情,只见那古仙人面带微笑,抬起手来,朝左壁一指,随见地上缓缓升起一座五尺高的大鼎,非金非玉,色呈翠绿,光可鉴人,上面都是朱文符箓。

    宇文馨刚一转头,就见壁上光华乱闪,人像已经隐去,料知古仙人之意,分明是叫她取宝,不然万不会出现如此灵迹。这才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走向鼎前。朝前一看,只见鼎中古篆一字不识,鼎盖上盘着五条青龙,栩栩如生,鳞甲闪闪,宛如活物,各伸长爪,按在顶盖正中的枢纽上。

    正仔细端详间,只见一点翠光,朝顶盖上飞落,还未落下,突见鼎盖盘踞的五条青龙突然各将口一张,喷出一股细若游丝的青气,朝空中的翠影射去,那翠影也十分狡猾,一见青气蓬勃而起,猛然双翅一展,就朝空中飞起,青气升起三尺高下,就突然收了回来,恢复原来模样。

    宇文馨见此异状,心中倒是七上八下,踌躇不决,不知道如何是好,当然她根本不知道,此座洞无府,本是玉池一脉第三代长老青乌子所留,几年前的三绝神剑,就是从这里飞出,被罗衍、董无垢二人收去,洞中尚有至宝,还未取出,董无垢进洞时,得两位师尊飞书相告,已经知道就里,只是略加封锁,等他日得主来取。而宇文馨来时,正是洞内几件未取的宝物出世的时候,所以才有如此异状。

    宇文馨踌躇了半天,才心中默祝,慢慢试着伸手朝鼎盖上抓去,原本以为手伸处,就会有青气飞起,怎么只见手掌到了鼎盖上方两尺高下,也不见龙首有青气射出,心中越发安定下来,大着胆子,将手掌缓缓落到鼎盖上,都未见丝毫异常,这才心头大定,暗运玄功,将全身真气凝在右手手掌中,用劲朝鼎盖一揭,原本以为十分费力的鼎盖随手轻轻拿起,只见异香扑鼻,一片霞光从鼎内飞将出来,照耀全室,随同十余股香烟腾空而起,袅袅朝上,彩气氤氲,闻了令人心神俱爽。

    宇文馨心中大喜,放下鼎盖,朝鼎中望去,只见鼎正中升起一朵三尺大小的青莲,大小尺寸,与她所居住的水榭明湖中一般大小,只是颜色有异常,刚一出现,莲瓣就朝四周开放散落,露出一个尺许大小的青玉莲蓬,现出五个莲房,按五行方位排列,正中一个正徐徐开放,飞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灵丹,冉冉飞起,正朝她口边飞了过来。

    宇文馨躲闪不及,慌忙一张口,那颗灵丹就径直朝她嘴巴投了进去,一滚就落入腹中,心中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青玉莲花中突然响起一声轻鸣,四周莲瓣突然射出千百道青气,缕缕上升,将她娇小的身体一卷一裹,就朝莲花中扯了下去。

    宇文馨只绝那股吸力大得不可思议,将人裹了个紧,不禁大惊。忙运玄功猛挣时,还没有放出董无垢所赠的宝珠,就被紧紧吸住,哪里还挣得脱?青光一裹一卷,就朝鼎中受回,宇文馨还没有十分看真切,就见四周光华闪了一闪,跟着眼前一暗,整个人已经落入鼎内莲蓬中。说得也奇怪,若大的身体,刚一落下,就变成了一个寸许高下的小人,还没有从中间缓缓合拢的莲瓣大,心中慌乱间,只见上空碧影一闪,只听亢地一声,整个鼎盖就已经盖了下来,将人困在鼎内。

    随听鼎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五气炼体,玉汝于成。”,声音细若蚊蚁,一闪而隐,宇文馨这才明白过来,见整个青玉莲蓬上其他四个莲房已经无踪,只有正中一个孔窍,射出一股黄蒙蒙的云气,升起寸许,而四周鼎壁,却是红白光华乱闪,暗中一数,共有四色,分为青、红、白、黑,一下醒悟过来,知道这四色分明就是木、火、金、水四宫之色,连带中心的黄气,应该就是先天五行真气,收起平日胆小谨慎的念头,大着胆子,凌空飞起,在那片黄蒙蒙的云气上,虚空跌坐下来,运转这些时日学得的心法,潜心体会。

    人刚坐下,只觉一股浑厚无比的黄气从身下蓬勃升起,只一现,就将整个身体包裹在内,紧接着只觉口鼻眼口中有无穷大力压了过来,慌忙将口眼闭上,谁知道而那片黄蒙蒙的云气顺着鼻孔,就朝体内钻了进去,心中无论如何运气,都阻挡不住,正在慌乱间,突然想起董无垢仙册中曾有“万法止于空灵”之言,于是把心一宁,将生死置之度外,丝毫不去理会。本来此法尚好,但她毕竟法力浅薄,才支持片刻,只觉得四肢百骸好似有无穷力道在中游走,个中滋味,比那搜经焚脉的酷刑还要厉害千百倍,万万难以支持,原本已经收摄住的心神又慌乱起来,心念刚分,突然只觉体内痛苦更厉害了无数倍,整个人都好似要疼昏死过去。

    突然只觉体下一片金霞朝上飞起,裹着她身体,转眼就透了进去,而身中伤痛也就晃眼无踪,心中一喜,朝下望去,才见体外的黄气就在这刹那间已经隐去,而那片金霞则涌着她的身体,朝西方莲房孔窍中飞了过去。

    宇文馨心生明悟,知道这五行五气是按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的顺序进行,刚才那片黄光应该是先天戊土精气,接下来应该是西方先天庚金精气,只是刚才就是一宫已经让她难于抵御,接下来如何能当?

    不过正在她心中寻思间,只觉体内突然冒起一股火热的气流,瞬间流转全身,全身血脉顿时奔放如流,关节骨骼,痒痒欲动。紧接着身下闪起万道银白的光雨,朝她四周环射,又劲又急,力大异常,刹那间就将她全身上下扎成了一个大刺猬,不过这次比方才好了无数倍,那片银白色的光雨,虽然射在身中奇痛无比,但却被体内那火热的气流全数挡住,反觉得越痛越好!

    白光闪了两闪,就全数消失,而人已经换在了东方乙木方位上,不过这次只见青光一闪,就透体而入,一闪而隐,浑然无觉,反而是身中那股热气越发难耐,正在暗叫侥幸间,只见身外红光大盛,无数团红光烈焰冲四周包了过来,其热炙肤,眼看全身就要就要烧焦,只觉体内轰地一省,热流大盛,身中反泛起一片红霞,将四周烈焰荡了开来。

    随又见一股黑光呼啸而来,带着无数冰霜,刚一触身,只觉得全身舒服异常,而且这次黑光并非一闪而隐,而是将全身包裹在内,缓缓朝身中泛起的红霞压去,宇文馨心中一动,突然悟出五行炼体的妙用,一定是方才所吞食那颗灵丹是纯阳之物,现在接着这五行真气,将那颗灵丹的药性全数炼化,与本身融为一体,才算功成。.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