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七章 天一玄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c

    凝光阁,本位于碧云宫西侧,原本宫中主人观赏碧海清波之所,五座通体白玉所铸的楼台成为五朵梅花形对峙,高耸云天,晚霞照处,紫霞点点,金碧辉煌,与前方二三十处各式大小亭台楼阁交相辉映,景色十分灵奇秀丽。

    因为最为清幽,所以暂时就成了昆仑玉池一脉长幼三代歇息之所,不过此时阁中并非仅有罗衍等人,终南黄庭真人与浩然紫气一宗的掌教清玄真人也同在阁中,当中太虚三仙一字排开,跌坐在碧玉榻上,太苍真人跌坐正中,冷梅仙子李萼与太微真人分坐两侧,左右两边则各有两张宝座,分坐董无垢、罗衍、黄庭真人和清玄真人,而南宫姐妹侍立在碧玉榻两边,而柳青衣则一人站在董无垢身后。

    这近一年时光的经历,则是柳青衣做梦都没有想到,不仅从一位出身卑微,资质浅薄的寻常道家弟子,一举跃为天下北斗宗盟的昆仑弟子,紫府传人,而且三位祖师连同恩师更是倾心传授,百般成全,师叔所赠那柄碎星神剑更被祖师李真人拿去,运用玄门无上仙法重新祭炼四十九日,不仅平白增添了无数威力,更能在短短百日内以身相合,运用由心,又随三位祖师出入青冥,见识了了几次大阵仗,越发长了阅历,原来心中的胆小自悲,早已经无影无踪,整个人也好似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心头原来熟知的那些名头高大的名派,在师门面前,已经变得微无不足道,想想也难怪,当自家从小一直认为法力高强的祖爷爷还在为了寻常道家三百六十年一次的地劫伤透脑筋的时候,而本门的三位师祖居然能集合几位法力高强的仙长,硬生生地化解了那十万年一度的混元大劫。

    “赤城道友如何说法?”董无垢望着刚进门落座的黄庭真人,开口问道。语音一下惊醒了想着心事的柳青衣,连忙守摄心神,专心听座中师长言语。

    “欲夺紫元珠,先过他的血河大阵与韩道兄的大衍神柱,出阵者才有资格下一轮比试,不然就给他靠边站!”黄庭真人道。

    “这九颗紫元珠,关系重要,就算我们不能全得,也要至少夺得五颗以上,才能压制住那些旁门邪派的气焰。”清玄真人叹了一气道。

    “我们座中四人,一人可稳得一珠,但最后一珠,恐怕只有六七层的把握。”清玄真人继续算道。

    “你们浩然一脉,不能出手参与这夺珠之事,道兄只需在旁出谋画策就可,这等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让我们三个出手,看看东方老儿他们有什么话说?”黄庭真人沉声道。

    “黄庭师侄言之有理,你们六人能不出手,则尽量避免出手,毕竟你们这九年中险阻甚多,需要挨到东方道友等人劫后飞升,才算否极泰来,这九颗宝珠虽然重要,但毕竟是身外之物,对自身功行并无多大助益,你们六位师侄可趁这几日空隙,合六人之力,将那颗大紫元珠炼到与心相合,让外人难于抢夺,才是正理。”冷梅仙子在主座上微微笑道。

    清玄真人将头微点,就不在说话。

    黄庭真人拿眼望朝董无垢,笑道:“这些混水摸鱼,行军步阵的事情,你最为擅长,不如等会时,就由你发号施令,我等冲锋陷阵如何?”

    董无垢微微一笑,道:“现在他们那方,功力不在我等之下的只有枯莲老尼和鬼王徐影,其中枯莲老尼虽然杀孽其重,但所杀之人多是罪有应得,所以她那颗宝珠我们可让她拿去无妨,只有鬼王平日看似隐修不出,其实作恶多端,那颗宝珠岂容他得去?到时还请黄庭道兄出手,从他手中夺去那颗宝珠。”

    黄庭真人眉头微皱,道:“那老鬼奸猾已惯,岂会与我对上?”

    董无垢笑道:“到时候我自然有法子让他与你对上就是了。”

    黄庭真人目光一转,道:“那还剩下二珠,又该由谁出手?”

    董无垢道:“令狐,何,卫三仙出手,可稳保夺得一珠,至于最后一珠,则小妹自有安排,应该可保无失。只是韩老前辈那里,恐怕与我们略有一丝冲突,难于面面顾全。”

    “此事好办,无垢你们两人前去知会韩道兄一声,就说这是我们三派的意思,就算宝珠落于他手,也不愿让那些旁门取去。”太微真人对董无垢和罗衍二人说道。

    董无垢站起身来,冉冉一朵彩云从足下升起,托着两人就朝外间飞去,罗衍见仙云眨眼穿过几重楼宇,来到一片竹林之前,冉冉落下,董无垢一人当前,缓步朝林中走去。

    罗衍跟在师姐身后,走入林中,只觉此此青竹与别处不同,竹仅两寸粗细,节长二三尺,质似珊瑚,通体碧绿无暇,光可鉴人,上面朱叶纷披,光影浮泛,鲜艳非常。竹下浅草蒙茸,间以杂花,五色缤纷,与碧草相映,格外好看。

    竹林中深处,现出一片小小湖荡,湖边有三间翠竹搭成的小居,当前门匾上书着“隐心居”三字,竹门虚掩,好似刚有人经过的神气。

    董无垢刚到门前,只见竹门陡然拉开,转出一位白衣胜雪的道装少女,上前一步,道:“姐姐前来,家父本应起身相迎,只是刚才突然发生一事,家父正化身赶往,恐怕还需个把时辰,才能完事返回,不如请两位在此稍候如何?”

    说完伸手一指,湖边青石上突然现出一亭,玉几玉墩,都是整块羊脂美玉琢成,白衣少女韩凝霜笑道:“家父素来喜此地物灵秀,虽不似其他宫宇那么雄奇壮丽,但别有一种清空灵妙之致,自具胜场,所以近年来移居来此,现在家父正在定中,请董姐姐和罗道兄随我至亭边稍坐吧。”

    罗衍来到亭中,见此地盘石飞空,突向湖中,前临碧波,后倚绣竹,奇石异花,交相辉映,自有一番清丽出尘之气。

    众人落座后,董无够随口笑道:“此石虽然突飞湖中,却非最高之地。如再高出二三十丈,全景便在目下,一览无遗了。”

    韩凝霜笑道:“这个容易,这些东西原本就可高可矮的。”随说,将手一指,只见祥云如带,横亘石中,那斜飞潭中的长石,就在隐约之间,于不知不党中升高了数十丈,整个仙府全景立现眼底。

    突然只听林中有人笑道:“区区末技,小妹也要卖弄,不怕二位道友齿冷?”

    韩凝霜转头对林中笑道:“我与董姐姐一见如故,亲若一家,何用掩饰作态?只是大哥你要主持宫中事物,怎么有空来此清游?”

    红光一闪,亭中现出一位气宇轩昂的道装男子,笑道:“我也是有事要禀报父亲,不料父亲有事他往,神游万里之外,只有来此稍坐,见见两位佳客了。”

    罗衍认出来人正是离火真君之子韩宵,站起身来,道:“韩兄客气!”

    韩凝霜将手一拍,林中转出两位青衣侍女,捧着两个碧玉盘走上来,一盘放有各种瓜果,一盘是四个形制古雅,大小不同的古玉杯,中贮玉露,色作鹅黄,一股香气扑鼻子而来。

    韩凝霜指着玉杯道:“闻说昆仑仙山,盛产琼浆玉露,小妹这里辽海荒宫,本无什么出奇之物,只是这青瑶仙露,才是家父千年前采集三百余种瓜果灵药之汁,再辅以万载空青酿配而成,酒味醇厚,柔和可口,还请两位尝尝。”

    罗衍知是琼浆玉露,瞧往杯中色作琥珀的美酒,透明清亮,一阵清馨的幽香,熏人欲醉,不用喝进口内已有飘然云端的曼妙感觉,刚入口一茗,只觉得一股甜美芳菲的味道布满了整个嘴颊,复化为一股清凉万分的凉意从喉中滑下,滋味之妙,乃是生平仅遇,不由得赞叹连声。

    韩凝霜神采飞扬,兴致勃勃的为二人斟酒,向罗衍道:“凝霜本当早向罗兄赔礼至歉,只是一值苦于无缘再遇罗兄,那青曦宫一会,真是让小妹获益良多,小妹再敬罗兄一杯!”

    罗衍心中苦笑不已,正要答言,突然只听忽听异声如潮,由前岛传来,天边亦现出六七道光华,满空乱射,犹如金蛇乱舞。

    韩凝霜面容骤变,端起酒杯向空一泼,张口喷出一股真气,随手一指,那半杯残酒立化一片青光,悬向席前。韩凝霜怒道:“下方竖子何等猖狂!居然连同一气,想硬闯本宫大衍神柱,坏了我等生根发源之所,我等岂能容他!。”

    韩宵闻言也面色一变,随听一声轻鸣,响彻天际,目光到处,瞥见那片酒光形如一面晶镜,现出下方三座岛屿景色,岛中各飞起一片薄如蝉翼的青白色云霞,宛如一个巨大的琉璃光罩,将全岛上下一齐笼罩当中,光罩外有百十道光华闪烁不顶,正各出法宝雷火,朝岛中铺天盖地般地打去,其中更有一片血红色的云光,涌着八九十个奇形怪状的左道妖邪,满海急飞。

    云中为首二人,一老一少,相貌均颇清秀,身中各升起一幢赤滟滟的光华,笼罩全身,到了脚下,合拢成一股由大而细,长达千百丈的光线,悬针也似朝海中急冲,那片红云飞得极低,仅距离海面几寸高下,上面只觉与海相连,却看不出什么形迹。光内周身均是细如牛毛的红色毫光,迸射如雨,一入海中,就隐去不见了踪影。

    而这片火红的血色云光,每飞出千百丈,就见那为首老人朝空中抛出一面三尺高下的旗门,按先天八卦之数摆放在空中,就在几个照面间,红云已经绕行三岛中心的那四十九根大衍神柱半个圈子,布下了二三十面旗门,而每布一旗,就有一人立于旗下守护,好似准备旗门一布完,就准备动手神色。

    韩宵看了两眼,面色倒沉稳下来,转头问道:“罗兄可认识下面那片旗门,究竟是何方阵势?”

    罗衍正要开口,只听空中传来一个老人声音道:“这等不成气候的血河阵,也敢来此卖弄,简直为我魔教丢人现眼,老夫与他们虽然同为魔教,但并无半点瓜葛。韩家贤侄只管出手好了,无需看我面子!”

    韩凝霜站起身来,遥空为礼道:“弟子谨遵赤城世伯之命!”

    罗衍这才一下明白过来韩宵问话之意,他早已经看出那片旗门就是魔门的三大阵势之一的血河大阵,只是惟恐来人与那赤城山主有什么渊源,所以一时间踌躇不觉,所以要他来确定一下,但现在这位魔门隐居多年的长老赤城山主已经发话,瞥清了关系,他们碧云宫自然可以疼下杀手,将众人一举拿下。

    正在思索间,只见韩凝霜双手齐扬,左手一股银光射向晶镜之上,右手一蓬大只如豆、形似水泡的蓝色细珠,跟着朝晶镜中射去,先发银光一闪不见。同时张口轻呼,却不见声音传出。罗衍知道她是运用传音入秘的法术,暗中布置主持阵法。

    念头还没有转完,只见晶镜上面己起了变化,先是光烟如潮,从海面暴卷而起,电也似疾连闪几闪。跟着霹雳之声大作,那无数水泡突由烟云中出现,纷纷爆炸,越来越多,转眼化为满天蓝色光沙,宛如惊涛骇浪般地朝那片血光卷去。

    此时红云也光华大盛,化为一座比血还红的光山,飞行云雷之中,往来冲突,为首一老一少二人,各抬手朝外虚抓,指上发出十股比电还亮的紫色烈火,身外雷珠挨上便化蓝烟,纷纷消灭,晃眼之间,空中的蓝色细珠全数消散,雷声立止。只有雷珠破后所化蓝烟,依旧聚而不散,热气蒸腾,越来越浓。弥漫整个海面之上,云雾腾起千百丈高下,遮蔽了那四十九根大衍神柱下半边柱身。

    而三座岛屿上的三面琉璃光罩则越发明亮,原本环绕在外的雷光剑气,就在一眨眼的工夫,就少去了许多,罗衍目光到处,才见光罩中不时喷出一团团千百丈方圆的一蓬蓝晶晶的光网,像蛟龙吸水,其疾如箭,朝空中网去,势头又急又快,无论人物法宝一被罩上,立刻就被裹住,一绕一合,就朝内收,晃眼就不见了踪影。

    来犯众敌若是功力略高,还可看见他们护身光华闪动,要是法力略差,一吃网住,就状如昏死,一身神通全失去灵效,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光网每一出现,就有敌被擒,绝不落空。而岛上虽然还剩少许仙人,但都神色安详,全站立于金亭内观望。

    此时那红云中一老一少,各指十股烈火,在蓝色热雾之中往来飞舞,口中不住怒啸。后来热雾越浓,几乎成了实质,冲突也渐艰难。

    转眼那片红云就埋身雾海之中,时隐时现,神情渐觉狼狈。几次朝前猛冲,似想冲天而起,刚一现形,四外热气便潮涌而上,将其包没,未了好似情急,厉声喝道:“韩家老鬼,暗中伤人算什么本事?再不出面,老子拼得再转一劫,一举毁了你这生根发源之所!”

    “有本事你就毁毁看!”韩凝霜面色冰冷,朝座前晶镜中冷笑道,说罢,张口一股白色的冷焰朝晶镜上喷去。

    原来晶镜上面本是一团浓雾,众人护身的血云红光先还偶现形迹。这时已被埋入雾中,什么也看不见,仅闻怒啸咒骂之声隐隐传出。自从韩凝霜一股冷焰寒光喷将上去,形势突变,浓雾全消,寒光一闪,那团弥漫整个海面的浓雾陡然为一座蓝汪汪的冰壁,看去不知多深。

    而众人则全埋入坚冰之内,手舞足蹈,身子悬空,停在上面,虽然每人周身都有护身光华笼罩,但是上下四外一起被寒冰包没,上上下下裹了个严严实实,再无半分空隙。休说在中飞行自如,就是稍微行动均所不能。

    而那虚悬空中的那数十面血红色的旗门,更是各被一团黄灿灿的云团光气所笼罩,除去为首几人功力深厚,还在全力发挥护身法宝威力,抵御对方这先天癸水玄精所化的天一玄冰外,余下多人,已经支持不住,护身光华渐渐暗淡下去。

    当头一老一少更是气得须发皆张,瞪目切齿,好似愤怒至极的模样。

    韩凝霜转头对韩宵道:“大哥,你看这些人如何发落?”

    韩宵望了身边的董无垢和罗衍两眼,张口欲言,突然又止住,沉吟一下,道:“不如暂时将他们困与你那天一玄冰之中,放于大衍神柱之前,也好为后来之人做一警试,等会后再让父亲定夺如何?”

    说时,目光又朝董无垢这里瞟了过来,董无垢淡若自如的笑道:“你们是主人,请尽管处置好了,望我做甚?”

    韩凝霜嫣然一笑道:“姐姐乃是玄门正宗,心地慈悲,我们当然怕姐姐说我们下手狠辣,有失修道人的气度风范。”

    .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