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六章 假祸江东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c

    叮地一声轻鸣,殿内那圈六角形的光环陡然碎裂开来,化为千万道霞光异彩,朝殿外射去,闪了两闪,就尽数消失在天际之中,而殿堂中突然多了十余颗龙眼大小,紫气巍巍的宝珠,虚悬空中,若沉若浮,发出柔和至极的光芒,辉照晶殿之中,光华比起方才,又要亮上三分。

    碧云宫主离火真君手一指,珠光下立刻现出一朵丈许方圆的碧绿莲花,千层莲瓣徐徐展开,花瓣上先发出千百道暴雨一般的翠绿光芒,将空中数十颗紫元宝珠包裹在内,中心莲房现出九个龙眼大小的圆孔,各射出一股朱红色的光华,将其中九颗宝珠一裹一绕,就缓缓落在莲房之中,空中仅剩八颗紫荧荧的宝珠,发出淡淡的光华。

    太苍真人朝殿外望了两眼,才微叹一气道:“除去被天外双怪枪走的一颗紫元珠外,其余十七颗宝珠,尽数在次,空中八颗宝珠,现在就分与八位道兄,请各位先自收去,我们再说如何追回那颗宝珠之事吧。”

    赤城山主与乾坤六隐此时也不推辞,各将手一招,宝珠就轻轻落于手中,只有离火真君面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道:“霜儿,还不上前多谢诸位前辈成全。”

    话音一落,身后转出一位长身玉立的妙龄少女,身穿一身雪白道衣,转将出来,一一与殿中诸人见礼,等礼拜完毕,才将樱口轻吹,飞出一股蓝汪汪的云光,裹着空中最后那粒酒杯大小的珠光,冉冉飞入口中,这才重新侍立在碧云宫主离火真君座后。

    “萧氏兄弟不守规矩,趁我等全力分化宝珠之际,擅自动手,抢去紫元宝珠,真是为我旁门丢人,就算太苍几位道兄不说,我等也定容他不下,就凭他们这点区区道行,看他能将这颗宝珠带到何处。”乾坤六隐之一的南海骑鲸客面上现出一丝冷笑,伸出食中二指,飞出一道青光,凌空虚化一个圆圈,在张口喷出一股真气,青光立刻化为一面晶镜,现出满空碧云,只见片片云光中,光华乱射,云烟变灭,卷起无数大小漩涡。

    镜光中心有两大团云漩,所到之处,寒光如雨,交相飞射,不时移动,左右冲突,好似被云网困住神气,而不远处则有一片青云,云中站着七位身穿绿衣的妙龄仙女,手掐灵诀,朝外连指,随手到处,青光一闪,而前方烟云光雨立时加盛。同时青云中也飞出两人,各在一道光环围绕之下,往云层中冲去。

    “原来萧氏兄弟尚在韩道兄的云网禁制中,真是太好不过,还请韩道兄出手,将他二人拿下吧。”南海骑鲸客一见光中情形,转头对离火真君道。

    “道友过谦,我这小诸天幻界云网,只能阻挡萧家二贼一时,并不能阻挡他们一世,要想将他们毫发无损地拿下,还需要诸位道兄助我一臂之力方可。”离火真君韩逊神色未变,丝毫不以二人抢去这颗紫元珠为意。

    就在这瞬息之间,两道从青云从飞出的白光合而为一,正朝内中一个云漩冲去。双方微一接触,先由云漩中发出大片黑色火星,刚听爆炸之声,连珠乱响,对面白光顿呈不支之势,越发显得相形见绌。黑色火星爆炸以后,立化为一片邪气隐隐的墨色妖光,裹着那云漩,朝外间冲突而去。

    “爹爹,请让孩儿前去拿下这两个贼子!”站在韩逊身后的韩凝霜见宫中同门被阻,心中越发有气,扬声请战道。

    “有这么多位前辈尊长在此,岂需要你这三脚猫动手?还不退下!”离火真君面色微沉,冷喝道。

    “小女娃不用这么心急,殿中虽然失了一颗宝珠,但也少惹许多疯狗,何不索性放大方一点,让外面那些疯狗为了这块骨头,先争过你死我活,等最后我们再去取回那块狗骨头不迟。”太微真人捻着颚下无多的几根清须,悠然自得地笑道。

    “你这老鬼,一辈子就是算计如何害人,也不怕教坏了小辈。”离火真君收转刚扬起的手臂,扭头笑骂道。

    “那丫头又不是我徒弟,我如何教坏于她?韩老儿,你不要血口喷人!”太微真人眼睛一瞪,朝离火真君盯了过来。

    “韩道兄,太微老儿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何苦与他一番见识!说不定这老儿早在萧氏二贼起心盗宝前就已经有所觉察,只是故做不知而已。”对面一位中年道姑开口道。

    太微真人一见说话的是乾坤六隐中名列第二的无忧散人石玉华,就马上闭口不说,恢复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

    罗衍在旁,却知这位无忧散人是六隐中最心狠手辣的一个,平日虽然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只要一经过敌对,就不死不休,轻则打落多年法力道行,转世重来,重则形神皆亡,连鬼都做不成。所以“无忧”二字,则有两个解释:一是她自家没有任何忧愁;二是她的对手也没有任何忧愁,人都灭了,哪里还有什么忧愁?

    “连二姐这样的老实人都如此说法,看来太微老鬼果然是早有算计,只是将我们瞒在鼓里吧了。”南海骑鲸客冷笑道。

    “放走萧家兄弟是我与赤城,太苍,冷梅几位道兄的主意,与太微老鬼没有多大的关系,虽然太微老鬼平日讨厌,但这事也算不到他的头上,你们也用不得去招惹这老鬼,让他生心报复!”东方隐端坐蒲团上,云淡风清地道。

    “大哥?!”无忧散人大为惊讶,转头望朝这位领袖五人的主者。

    “天意亦有残缺不全,我们若是尽得这一大两小十九颗宝珠,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好在天外双怪与鹫老贼一齐起心,想混水摸鱼,好歹抢得一颗宝珠,逃到那穷极恶荒之地,避上一时,等天劫一过,就可飞升,那时候恩怨也自了结,主意虽是不错,但忘记了心中惦念这这珠子的还有多人,虽然他们法力神通与我等稍逊一筹,但也各都有一两件奇珍异宝,等会后暗中生心,合力抢夺,恐怕其中有一两位道兄的宝珠即将不保,难免被他们明抢暗偷夺去,现在只要我们将宝珠失窃之事通告天下,那时候,恐怕去打他们手中宝珠主意的人多了无数,那时候他们哪里还有一年苦功,将这颗宝珠炼到以心相合?所以此珠是我们几位道兄故意让他们两人夺去,只是可笑鹫老鬼贪心太大,想取去那颗大珠,反被韩道兄仙法所迷,认虚为实,以为我等多人正在全力运用本身玄功,牵引极光分化宝珠,正好乘隙下手,仗着有一件护身逃遁之宝,只要珠子一到手,就可远遁万里,人也莫我奈何。哪知却打错了算盘,不然,以他的玄功遁法,尚比萧氏兄弟快上一线,足能先抢一珠逃遁。”东方隐端坐蒲团中,款款谈道,倒有几分前辈仙人的气度风范。

    此时只见殿中那面青色镜光中已经被片片云彩遮蔽,而光中那乌金色的云漩已经合为一团,在云光中四下乱窜,犹如冻蝇钻窗般上下左右连闪了几闪,不论逃向何方,均被云光挡住,晃眼空中云彩越积越多,空中所困萧氏兄弟好似十分情急,周身光华暴射如雨,但依然全无用处。

    “韩道兄,还不叫你门下弟子停手,放他们二人一马,要是再这样下去,就可真要弄假成真,到时候他们想跑也跑不掉了!”无忧散人见光中情形,开口道。

    话才刚落,只见空中那片乌金光华中一点黑光闪了一闪,四周云彩立刻被荡开了亩许方圆,现出一个大洞,而一道乌金光华,带着一点黑光,破空直上,眨眼就消失得没有了踪影。

    “鹫老贼好大的狗胆,居然还不死心!”座中的黄庭真人面色骤然一变,怒声喝道。

    “黄庭师侄休得多此嗔念,他自有个去处,管他则甚!”太苍真人转头喝道。

    声虽然不大,但听在黄庭真人耳中,好似声如巨雷,震撼心魄,大吃一惊,又好似着了当头棒喝,心中一下省悟过来,顿时心平气和,笑道:“弟子生性疾恶,见不得这等趁火打劫,狼狈为奸的狂悖乖谬行径,还正想寻鹫老贼一算过去旧帐,现在听师伯法谕,才知多事,差点又起了嗔心。”

    董无垢见双方话完,才开口笑道:“诸位师长前辈做就圈套,好不容易有人自愿上钩,你再去一搅合,岂不坏了大事?”说时转头朝殿中青光望了一望,转头对碧云宫主离火真君道:“老前辈门下几位三代弟子,刚才吃了鹫老怪的诸天阴雷一下,元气难免有所损伤,而且邪气附与体外,经年不散,只要护身仙法一收,难免被邪毒之气侵入体内,弟子才与青曦宫少主交好,蒙她赠有几种灵丹,正好是这类妖法的克星,不如就让我每人奉送一颗灵丹,以解他们之危吧。”

    太微真人哈哈笑道:“丫头倒会慷他人之慨,不过那岳家丫头得天独厚,宫中灵药堆积如山,一人就是送上三丸,也送不穷你们两个。”说时扬手朝镜光中一招,只见一片纯青色的仙云,从内中冉冉飘来,转眼就由小变大,坠入殿中,现出十余位羽衣星冠,云肩霞披的男女仙人,他们一见殿中众人,慌忙拜了下去。

    董无垢从手中取出一瓶灵丹,分与众人,韩凝霜才令这些侍者门人退下,依照门中心法调元归息,化解药力,根除身中邪毒。

    太微真人见殿中那片镜光连闪,就是没有刚才三人的丝毫踪影,哈哈笑道;“骑鱼的老儿,现在人家是三个,早跑出万里之外了,你这万里觅踪的法术不灵了吧,要不要老道助你一臂之力,将他们三人找出来?”

    南海骑鲸客手一挥,空中青光陡然隐去,笑道:“太微老鬼又想耍什么花样?”

    太微真人微微一笑,道:“贫道在几位道兄前又有什么花样可耍?当然是想问下,他们三个老鬼手中的那颗紫元珠如何处置法?”

    东方隐面无表情地道:“难道你老鬼又想伸手不成?”

    此时一直没有开口的赤城山主缓缓道:“眼下不如就以我等名号,飞剑联书,昭告天下各门各派,道及此事,合力缉拿这三人,一面以这九颗紫元珠为名,邀请天下仙人,商议决定这九颗宝珠的归属,然后我们在在此宫修下绿章天表,同发誓言,会后不得再起异心,出手抢夺这些早定归属的宝珠。”

    太微真人哈哈笑道:“绿章天表,虽然对我等有用,但对那些言而无信的家伙来说,不只是废纸一张,有何用处?”

    东方隐冷哼一声,道:“我等自有计较,不需你太微老鬼提醒,小弟本想请韩道兄提议,但又知道他乃清净无为之士,岂会参与这等勾心斗角之事,所以还是请太微道兄偏劳吧,其他不说,光是太虚三仙这名头,卖在当铺里,也能值上几文。”

    太微真人面色一板,冷冷道:“东方兄,你这不是明说小道不是清净无为之士,而又喜欢勾心斗角之事麽?”

    东方隐抬起头来,冷冷望着他,道:“然也!”

    太微真人见殿中众人一副忍俊不住,似笑非笑的模样,转过头来,对董无垢和罗衍两姐弟道:“丫头,有人侮辱师门尊长,你该怎么办?”

    董无垢收起脸上笑容,恭恭敬敬地道:“弟子当然是据理力争,只是弟子认为,东方前辈言语无差,师叔你老人家也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失去了你老人家的气度风范。”

    东方隐面色不变,冷冷道:“你们两个用不着在我面前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老夫千年前上了一次当,岂会再上第二次。你这丫头,用不着讨好老夫!”

    太微真人正要开口,离火真君生怕两人为了一点小事又闹出其他事情来,站起身来,道:“东方道兄和赤城道兄所说无错,不如我们就联名发书,共同延请天下群仙,来我宫内一会如何。”

    无忧散人想了一想,道:“天下间法力神通到我等地步的,也仅余下三四人尚未到来,其他人比起我等,至少也相差一筹以上,那些人恐怕就是抛弃成见,其心合力,也难于从我们手中抢走宝珠,要他们来又有何用?”

    东方隐笑道:“二妹怎么还没有转过弯来,叫他们来此是假,让他们去打那颗宝珠的主意是真,那三个老鬼既然将我旁门的脸面都丢尽了,那自然也要叫他们尝尝怀壁其罪的滋味。”

    无忧散人楞了一楞,转口问道:“那这九颗宝珠又如何分配法?”

    太微真人哈哈一笑,道:“此等分珠之法,不如就请你们几位道兄做主,拿出一个公平的法子来,只要韩道兄点头,就算过关。”

    说完转过头去,对殿中坐着的浩然紫气宗的六位师侄道:“你等既有大紫元珠在手,而且又真元还未恢复,不如就在碧云宫中,寻一清净之地,修养过一年半载,等法力全部恢复,再将宝珠带回岛去,这剩下九颗宝珠之争,你们也不要参与了。”

    浩然六友齐声答道:“弟子等人遵命。”

    碧云宫主转过头去,对爱女韩凝霜道:“霜儿,你带六位师兄到你无双殿内静养,没有要事,不可前去打扰六位道友。”

    韩凝霜站着身来,引六人朝殿后行去。

    等她走后,离火真君望着殿中虚悬的那碧玉莲蓬,笑道:“这九颗宝珠关系重大,不如就请几位道兄一齐合力将它禁闭,这样就万无一失,不再怕其他贼子起心。”

    赤城山主哈哈一笑道:“还是先请昆仑三位道兄施展先天三才妙法,为此九颗宝珠施上第一层禁法,再由六位道兄在外设下六合阵法,最后由你我两人以阴阳二气笼罩在外,只要一有动静,我等立可赶来,将那些不成器的小贼拿下几个示众!”

    太微真人哈哈笑道:“道兄此法甚妙,我看等下连殿中留守之人都可免了,让下面那些看热闹的后生晚辈也上来见识见识吧,以免他们白跑这么远的路程。”

    说完扬手飞出一片金霞,罩在那碧玉莲蓬上,太苍真人与冷梅仙子也各自脱手飞起一片祥光,罩在其上,三道光华刚一联合在一起,就一齐隐去。

    对面跌坐的乾坤六隐也同时手中一招,掌心现出一面寸许长的小旗,就地一抛,六根小旗围在莲蓬周围,烟光一闪,也自无踪。

    赤城山主与离火真君对望一眼,手中飞出一道青光,一片红霞,在空中化为一个形状宛如阴阳太极的光球,将碧玉莲蓬包裹在中间,青红光霞转眼就汇聚在一起,化为一个晶莹剔透的光球,将那碧玉莲蓬罩住。

    离火真君再伸手一指,碧玉莲蓬缓缓飞至原来的玉案上,发出片片柔和的光华。

    .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