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五章 有意无意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不过跌坐在南边的诸位旁门宗主,并没有人出口在虚云子吃了一点暗亏上多加嘲笑纠缠,昆仑门下传人实力强横,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其他不说,光是在两天交界处位列三元之位,以无上法力抵御那颗河汉飞星,就可见一般,要是功力略差,岂能担此重任?这些自诩的正道中人,虽然一个个奸猾似鬼,平时深藏不露,但遇到这类空前浩劫,却是绝不藏私,一定全力以赴,没有半点虚假。要不是推算时漏了一着,万万没有算出那颗紫元劫星中暗藏有金枢玉露,让这些老鬼损耗真元恢复泰半,眼前也用不着如此多事,早就将他们一网打尽,一改数千年来的道长魔消之势了,纵使不然,也能平白取去那三颗紫元珠,不至于演化成现在僵持不下的局面了。

    而且眼前形势微妙,取得宝珠仅仅是开始,事后能保住自身所得宝珠不被他人得去才是至关金要,要是眼前下场就拼得个元气大伤,纵使宝珠到手,那定然惹来一群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小辈,重则珠失人亡,轻则逃窜天涯,岂不是大不划算。

    太微真人更是人老成精之人,深知点到为止之妙,面上哈哈一笑,道:“诸位道友到此已经七日,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商议出一个分配这天材地宝的章程,传将出去,岂不是让外边观望的那些后辈笑掉大牙。”

    “那依照道兄高见,又有什么令你我双方都满意的法子?”坐在赤城山主下首的一位身材矮胖,容貌丑陋的老人道。

    太微真人长笑一声,道:“东方道兄既然开口问来,那小道也就实话相告,这三颗紫元珠本是我与韩兄等多位道兄合力取来,就是全数收去,也是应该。只是多位道兄又非他不可,若是我等坚持不与,动起手来,也是两败之局,所以我那师姐,才有我等先取一大珠,余下两颗化为十八颗小珠,各按自身道行夺得。现在小道仔细一算,我们这“太虚三仙,乾坤六隐”连同韩道兄,赤城山主这十一个老家伙,无论怎样,也能稳得一珠,不如这样,小道就吃亏一点,将我们三人该得那颗宝珠汇聚在浩然六子之处,先取一颗大珠,为他们山门镇山之宝,而赤城道兄,韩道兄连同你们六隐,也各取一小珠,剩余十颗小珠,则我们则按法力论高下,也不讲什么规矩,谁有本事,谁全部夺去都可以,也免得我们在这里争吵无休,空让后辈们笑话,也失去我们的身份气度。”

    话音一落,只听一尖细的声音叫道:“太微老鬼,你难道想独吞剩下那十颗宝珠不成?”

    太微真人淡若自如地道:“余下那十颗宝珠,贫道与韩道兄还不放在眼中,岂会再次伸手?鬼王道兄,你也太小看我了。”

    一直端坐在北边玉榻首位的离火真君韩逊陡然张开双目,望向对面的赤城山主,笑道:“孙兄与六友意下如何?”

    赤城山主原本姓孙,本无几人知道,此时哈哈一笑道:“太微老怪虽然不错,但好似忘记了青曦宫的几位道友?却不知道他们意下如何。”

    太微真人晒然一笑道:“他们青曦一宫家大业大,一向眼高于顶,这几颗紫元珠虽然珍贵,但对他们那群洞天福地中的世外之人来说,还不见得看在眼内,而且他们现在后院起火,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肠来取这既不能吃,又不能卖的几颗破珠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再等上些时日,老道也不敢打包票,他们不过来夺珠子。”

    乾坤六隐之首南海小流沙银波岛岛主东方隐站起身来,双目寒辉四射,长笑道:“太微老鬼,你既然有此心胸,那我等岂愿意落与你后,就依照你所说如何!”

    罗衍在旁暗笑,师叔这法子,看似己方才取得十颗紫元珠,仅比对方多了三颗,但其实占了天大的便宜,就算三位师尊与碧云宫主不出手,己方还有黄庭真人、浩然六子、碧云宫的长风散人、自己同来五人等十多位仙真可下场争夺那十颗宝珠;而对方得珠七人,为保自身真元,也万万不会贪得无厌,再生出下场的念头,而对方一下少了这七位功力最深厚的长老宗主,余下八九人则实力大减,恐怕这十颗宝珠中,能被他们取得三颗,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再细想更深一层,那几个没有分得旁门邪派宗主,为保实力,既不肯放弃宝珠,又不愿意为他人作嫁,其中为难之处,简直难于言表,其中最为绝妙的是,偏偏不能出言反对,反正师叔已经将实力最为强大的几个拉拢过来了,任何人只要反对,就不得不面对六隐和赤城山主的压力,反正这些旁人中人,只要自己安然无恙,哪管其他人死活。

    想到这里,罗衍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朝对面后首坐着的七八人面上瞟过,只见除一人外,余下众人虽然神色不变,但双目神光乍现,分明是已经动气,心中不由得好笑,还是师叔手段高明,拉拢大多数打击少数,就算他们心不甘,情不愿,但也无可奈何,世上之事就是如此,实力决定一切。

    太微真人见对方答应,心知肚明这其实早是预料中的事情,其实二师姐李萼原本提出的那个条件,只是漫天要价,就等对方坐地还钱了,纵使平白给了那几个老怪几颗宝珠,但此珠在他们抵御天劫时,也要灵气大减,再难于与正道所得诸珠相提并论了。他刚才的提议本身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阳谋”,不愁对方不答应。只是其中微妙之处,难以拿捏,既不能开头就提了出来,以免几个大对头得寸进尺,又不能在双方一拍两散后再说。

    不过眼下大头已定,下面的则容易多了。

    太微真人将头望朝了东方隐,笑道:“余下十颗宝珠,还请道兄拿出一个公平的法子来,也好让其他道友准备。”

    东方隐微微一笑,道:“既然大局已定,何必忙于一时?浩然紫气一脉才将那鸿蒙紫气定于他们仙岛之下,正需这颗紫元珠去压制那先天气脉,不如就让他们先拿珠回岛如何?”

    太微真人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神色,长叹一气,道:“实不相瞒,我那六位师侄,功行不如我们几个老鬼,在两天交界上,主持那九极混元旗门,吃了点暗亏,真元损耗过巨,现在依然没有恢复过来,就连那天元定位之事,也是我师兄与天龙老和尚前去代劳,现在让他们取珠回去,疲惫之身,也是难于发挥效用。还不如在韩道兄这碧云宫中,接两极元磁真气之助,尽快恢复本来功力,才是道理。”

    “狗屁!”东方隐心中暗骂一句,知道他这嫁祸于人的法子万难奏效,哈哈一笑,就不再说。

    离火真君韩逊望了天边一眼,道:“再过半个时辰,就是这北极极光最盛之时,我等可合力利用这天地之气,将这三颗紫元珠分割开来,要是稍迟,则又要等下一月,才能动手。”

    众人抬眼朝外望去,只见北方高空中现出了万千里一大片霞光,犹如朝霞初起,但颜色却变化无定,霞光上半齐整如截,宛如一片光幕,自天倒悬,又似一片苍穹,笼罩在碧空之上;而霞光的下半光脚,却似无数璎珞流苏,斜斜下垂,几十余种颜色互相辉映,变化闪动,幻成无边异彩。

    初起时通体银色,辉照天际,转眼就化为半天明霞,当中涌现出大小数十团半圆形的红白光华,精芒万丈,闪耀中天,光华强烈万分,千里方圆的碧海琼波,顿时成了光明世界,碧宫绿波,一齐倒影回光,霞影千里,相随闪变不定,耀眼生花。

    赤城山主含笑道:“道兄此言甚是,这片极光我们已经等候多时,现在来得正是时候,不如我们一边各出七人,导光归元,将殿中的那两颗大珠分割化去吧。”

    原本一直闭目端坐的太苍真人微微张开眼睛,朝下首望去,笑问道:“何人愿意助我们四人一臂之力?”

    董无垢盈盈起身道:“弟子愿与罗师弟连同黄庭道兄助三位师尊一臂之力。”

    太苍真人将头微点,就不说话。

    此时坐在她左边的浩然紫气宗的玄仪仙子不由拿眼望了董无垢一眼,心中感到阵阵温暖,深知董无垢是怕他们六人贸然开口,被对方看出了虚实,现在他们既然得到这唯一一颗的大紫元珠,已经不知道招来了多少人的觊觎,虽然他们并不惧怕,但能保存一分实力是一分,让众人看不出他们的深浅才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约过了小半个时辰,空际中的极光化作大小数百团六角形的光,忽分忽合,犬牙交错,稀疏相间,彼此交错,缓缓朝碧云宫中射来,色彩越发鲜明灿烂。

    待不一会,只见满空的极光电也似连闪几闪,每个六角中心忽现出一个豆大黑点,渐现渐大,渐大渐明,化作一圈雪亮圆光,将六角中心撑满。整个空中全布满了这六角形的光华,照得殿中众人眉发皆现,点尘可见。

    “起!”碧云宫主离火真君低喝一声,手挽法诀,朝外一扬,殿中立刻飞起一圈六角形的光华,大约十亩方圆,射出一股碧绿色的光华,朝空中那片六角形的极光照去。

    赤城山主也将手掌朝外一甩,转眼空中又现出一圈六角形的光圈,只是色为朱红,刚一现,就朝刚才出现的绿色光圈套去,晃眼合而为一。内圈先变绿、黄二色宝光,立时加强百倍;外圈射出红、蓝二色的万道精芒,日轮也似,刚射上空中那片极光圈中。

    只见那六角形的大小极光,倏地变成圆形,好似百余圈大小红日,朗照遥空,与这四片绿、黄、红、蓝四色宝光相互辉射,朗照虚空。

    罗衍诸人见状,纷纷将手掐印诀,将手一指,由食中二指上飞起一股酒杯粗细的光华,缕缕斜升,射于殿内那圈最大的六角形宝光之中,众人心法不一,又各有所长,所发光华颜色也大不一样,一时间殿内顿有十余道各色宝光飞起,相互辉照,与空际的极光彼此相连,越发显得光怪陆奇,不可名状。

    只见殿中六角形的宝光受众仙本身真元宝光一冲,陡生变化,六边上忽射出无数长短大小不等的芒角,精光万道,越发强烈,而空中的极光诸轮也受了反应,纷纷学样。晃眼之间,满天大小极光全受波及,各射出长短精芒,一时霞光电射,银雨流辉,比起先前所见还要强百倍。

    殿内余下众人知道是众人运用本命真元,将天际上的极光吸引过来,分化殿中的二颗紫元宝珠,此举看似容易,其实艰难万分,那两极极光,本是无形无质之物,为乾坤仅有之奇,神妙无穷,不可思议,决非常人所能悬揣,极难收取,而且又是衍天地所生,力道之大,非人力所能抗拒,看上去虽然不如抵御那河汉天星之难,但难以收摄取用,所以才需要聚集殿内十多人之力强行牵引,

    只见两边光华对照一会,天空中的极光才由分而合,化为一圈小了些须的光圈,渐渐往殿内移动而来,又过片刻,只见两轮芒角只稍一相接,立似有极大力量吸引,联成一片,越聚越多,光也不再有规则。等全联上以后,忽似春云舒卷,展了两展,电一般略微掣动,倏地伸长,化为一圈奇亮无比的六角形光圈,虚照殿内,变化端是神速异常,就连殿中多人眼光,都没有看出如何变化法的。

    “疾!”碧云宫主离火神君韩逊一声暴喝,原本挺于殿中的那青玉莲座上的三颗紫元珠突然化为两团流光,朝空中这圈宝光投来,刚一挨近,只见六角形宝光中心光华乱闪,霞光四分,当中现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空洞来,两团紫萤萤的光华一下投入中心,一闪而隐,光华明灭变化间,现出一个小小的光霞旋涡,急转不休,转眼就化为亩许方圆,旋光过处,转眼就将整个六角形宝光布满。

    光旋越转越急,转眼就化成一片霞彩,晃眼工夫,只见这片霞彩中突然有有精光上射,随升起十余团酒杯大小的紫色祥光,光华分外强烈,精芒射目,不可逼视,与原有光华融会成一幢彩霞,越发显得气象万千。

    座中群仙皆知宝珠已经分化成功,只要光旋一停,那两颗紫元大珠就化为十八颗小珠,再收去极光,就算完事。突然只见一团黑气,比电还急,从南边玉榻上腾起,朝殿中那青玉莲座上抢去,紧跟着两道乌金色的极强光华,互相交尾飞出,径直朝那片六角形的的光圈中投去。

    二者动作又急又快,光华又强烈万分,相隔又这么近,似此突然发难,便有大法力的人遇上,多半惊惶失措,难于抵御。在座诸人一见,都知是有人冒险抢夺宝珠,而且慢了一线,再出手已经是来不及,纷纷将衣袖一展,飞出一片片光华,朝殿门四空反圈围去,口中更是厉声呼叱!

    口还未开,首见那团黑气到处,将那朵青玉莲座陡然当空隐去,黑气一下扑了个空,而空中陡然现出一掌亩许方圆的红光大手,带着轰隆之声,朝那黑气当头劈下,烟雾缭绕中顿时现出一个身材高大,状若天神,玉冠锦带的紫衣人,全身须发皆张,只一闪,就由大变小,化为一点黑星,朝殿中碧玉晶壁投去,只听一声轻响,就没入那晶莹如境的玉壁中,一闪而隐。

    而那两道乌金光华在那六角星的光圈中现了一现,就夹着一点紫光,朝殿外飞去,殿内先后飞起的八九道光华,都没有他们快当,只有玉瑶宫主何玉绮飞出的一道银亮如电的光华绕在光华尾端,斩下一片芒尾,她心中一喜,正要加功追去,只见斜面飞来一团黄巍巍的光华,将她的银光挡了一挡,而随后一道形如剪刀的金碧光华也后发先至,有意无意间地又将她的宝刀光华抵了一抵,这两起来势都是又巧又快,虽只微微一挡,不过瞬息之间。而那两道乌金光华应变也是十分神速,就趁这间不容发的机会,破空遁去,光华在天空仅闪了一闪,就已经没有了踪影。

    何玉绮定眼望去,见那团黄巍巍的光华正是对面一位面色愁苦的老尼所发,但后面这道形如剪刀的金碧光华却是好友玄仪仙子所出,她心头倒是不由得一楞,要是说对方是同党,助那两个妖人抢珠逃跑,但好友玄仪仙子则万无与对方连成一气的道理,而且她与玄仪仙子相交多年,更觉得刚才那一下,根本就是故意为之,并非一时间情急慌乱撞上,难道是故意为之?

    拿眼朝好友望去,只见她面上好似露出一个笑容,就转过眼去,不再回望。

    .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