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一章 琴艺无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罗衍这才知道师姐绕着弯子,将宇文馨引入老人门下,好有一个天大的靠山,而且老人无门无派,玄武一脉之说,更是可虚可实之说,宇文馨在老人门下为记名弟子,也不算另投他门,违背了长春一门的门规,这倒是两全其美之策。

    只是此时已经无暇运用玄功详细推算此中因果变数,心中更知道师姐董无垢此举也是宇文馨亲眼有加,格外成全,心中不由得一叹。

    却说此时宇文馨正在荆襄九郡救济灾民,她修道时日并不多久,身中虽然有几件得力法宝,用来护身抵御外地倒不弱于人后,但要救人,倒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分发点金银给灾民而已。

    她忙碌了两三日,这才抽得一个空隙,到襄阳一游。这里本是三相首府,又是她先祖发迹之地,凭一地之力,统一江左,三分天下。

    当她来到此地时,见襄阳城高墙厚,城门箭楼岳峨,钟楼鼓楼对峙,气象非凡,还没有走进城门,就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且城外虽然聚集起了大批难民,但却有数十个粥场施舍米粥,救济众人,她看了一下,多由官府主持,暗中一问,才知道十余日前天下归与一统,小皇帝大赦天下,免除原赵国属地田赋三年,荆襄九郡也在其列。

    她听后心头难免有些异样滋味,但见天下再无战乱之苦,心中也是感到一丝欣慰,不知不觉中,就踏足在贯通南北城门的大街上,正值此时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刻,跨街矗立的牌坊楼阁,重重无际,两旁店铺林立,长街古朴,屋舍鳞次栉比,道上人车往来,一片太平热闹景象,使人不由浑忘了外间的灾情。

    正在漫步前行间,只听后面有人笑道:“这位公子器宇轩昂,貌宇非凡,长得一表人才,不知可否接伴而行。”

    宇文馨此时为避麻烦,身着一袭淡青长衫,装束打扮倒与一文弱书生一个模样,闻言回转过头,只见身后站着一位青衣文士,年纪却是不大,仪容秀美,倒显得有几分儒雅风流。而且他身材容貌,神情举止,都与她有八九分相似,站在一起,好似孪生兄弟一样。

    两人这一照面,不由得齐齐一楞,呆在当场,天下怎么有如此相似之人?

    宇文馨心念一动,突然想起一事,正要开口,对面那与她容貌相似那文士走近身来,用底不可闻的声音道:“姐姐可否就是昭华公主宇文馨姐姐?小妹封若兰,曾受罗公子接引,重返终南门下,近奉师祖之命,在人间行道,不想得遇姐姐,真是不甚欢喜。”

    宇文馨本是含笑而立,见见对方词色谦和,和蔼可亲,越发心喜,而且更是师门至交,也想结纳,忙即施礼,赔笑道:“小妹正在宇文馨,昭华公主四字,已经随东吴随风而去,还请姐姐再勿提起。”

    封若兰大喜道:“姐姐何需太过谦虚,你我师门,渊源深厚,本是一家,而且实不相瞒,小妹曾在人间,曾为一事,冒充姐姐名号多时,难免行为有孛,有损姐姐玉洁冰清的清誉,还请姐姐见谅?”

    宇文馨淡然一笑道:“凡尘之事,就让他随风而去吧,你我现在都不是那世俗之人,何需又为了那些琐事再自寻烦恼?”

    封若兰一听大喜,道:“既然姐姐见谅,那真是太好不过了,小妹曾听恩师说起过姐姐事迹,早就心仪,常求一见,适才见姐姐乔装打扮,孤立街中,而且道行深厚,本想结一同道,不想居然才知道是小妹心仪多年之人,岂非幸事?这里不是谈话之所,前面有家董氏酒楼,饭菜也颇不恶,小妹幼时曾经去过两次,不如我们去此一坐,一则尝尝人间佳肴,二则就便高攀,结一姊妹之交,不知可有清暇么?”

    宇文馨将头略点,封若兰本来心仪昭华多年,此时见她温馨可人,笑道:“小妹能与姐姐列于雁序,当街并行,真是三生有幸。”说时,就挽手过去。

    董氏酒楼分上、中、下三层,三楼全是贵宾厢房,若非熟客或当地的有头脸人物,根本不接受预订。

    宇文馨于封若兰两人来此时,还是酒楼掌柜见他两人气度风情,都与常人不同,不敢得罪,才在二楼找了一个偏僻的位子,让两人坐下。

    宇文馨虽然不理外事,倒不觉得为意,封若兰却是心思缜密,见客人比往常多了许多,心中倒有几分意外,正准备叫来店小二一问时,只听“叮叮咚咚!”几声清音,从楼上飘了下来,原本喧哗的酒楼一下变得鸦雀无声。

    琴音随起,只听琴声时而如松涛怒号,时而如清溪流水,或缭绕空际盘旋不敢,或如银河倒泻自空而降,五音七律,已穷声乐之妙谛,奏的正是“高山流水”之曲。

    一曲方终,四周一片寂静,仍似没有人能从琴音中回复过来,当然,坐在角落边上的封若兰和宇文馨可算是例外,不过人间有此妙音,也是举世无双了。

    不知道谁首先鼓掌。

    如雷掌声立时响遍整个酒楼。

    只听楼中有人大声喝彩道:“林姑娘琴音果然天下无双,令人留连忘返,不知林姑娘可否下楼一见?”

    随听有人笑道:“要想林姑娘下楼一见不难,只不过就要看你高学士的本事了,今晚林姑娘已经放出话来,今晚要是所捐的银两每过一千,林姑娘就奏曲一首,至于要现身相见也是不难,只要凑到五千银两,林姑娘就下楼相见。”

    话刚落完,只听街中远远传来一个声音道:“这有何难?我出银五千!请林姑娘下楼相见!”

    楼中风声响起,一位表面看来文质彬彬的儒服书生已经落在二楼中,好整以暇地一摇手中的折扇,白哲清秀的脸上常挂着一丝笑意,慢条斯理的笑道。

    手一翻,手中现出四颗晶莹剔透的明珠,笑道:“这四颗蛟珠权当算银五千,请林姑娘下楼相见。”

    楼中众人多半识货,见他这四颗珠子比龙眼还大,珠光荧荧,在灯火下闪烁着道道光华,光是一颗,就是数千之数,四颗一起加起来,足有万两之数,远远超过林姑娘说的五千两之数。

    酒楼中一下间声音低了下来,众人都翘首以待,看那位传说中色艺天下无双的林姑娘是如何应对。

    一位白衣丽人从三楼慢步缓缓走了下来,身后跟着四位婢女,站在楼中,盈盈一礼,道:“秀儿代三湘难民,多谢公子解囊相助,还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宇文馨见这林秀儿眉目如画,一副我见尤怜的楚楚动人模样,虽然容貌与自己略逊一筹,但也算得上是倾城倾国的美人,心中也是一喜。

    那儒服书生双目电射在林秀儿亭亭玉立的纤美娇躯上,洒然道:“姑娘一区区柔弱女子,献艺赈灾,已经令我等七尺男儿汗颜,区区贱名,不说也罢。”

    说完就将手中珠子递在林秀儿手中,举手一礼,就退了下去,目光一转,见楼中已经全数满座,只有角落边上坐着两位清华雅逸的年轻公子,也就毫不客气,走到两人桌边微一示意,就大刺刺地坐了下来。

    封若兰见他虽然不学旁人一样露出神魂已丧的神色,但目光却基本没有离开过林秀儿的面上,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人虽然并非什么正人君子,但一身气度风范,却又非其他人可及。

    林秀儿妙目望了楼中一眼,正要开口,只听楼下突然间静了下来,随见楼梯口上出现几人,当头是一位身穿黄袍,头戴金冠的青年男子,众人一见,不由得心中一震,多人都认得来人正是小王爷宇文鸿,就算不认得他是谁的,见他身中黄匏,也都猜出了几分。

    整个酒楼的气氛一下沉闷下去。

    只有宇文鸿扫了一眼座中惊恐未定的众人,大步走上前去,站在林秀儿面前,上上下下端详了一番,露出赞赏的神色,道:“色艺本来难以两全,想不到小姐既有卓绝天下的琴技,又兼具盖凡俗的天生丽质,小王幸何如之,得听仙乐,得睹芳颜。”

    林秀儿倒是见惯男性为她迷醉颠倒的神色,听惯了恭维她色艺的说话,却没有感到丝毫意外,微微一笑,露出两个酒涡,盈盈一福,道:“秀儿拜见小王爷。”

    宇文鸿伸出手去,一把拉过林秀儿的手臂,长笑道:“林姑娘慈悲心肠,让小王佩服得紧,小王愿出黄金二万两,以附姑娘赈灾之举。”

    他这里说着话,后面上来的几位侍卫,冷冷朝楼中一一扫过,虽然没有开口,但个个都知道这小王爷一来,哪里还有他们在坐的余地,大部分人纷纷退下楼去,只有少数几人自持身份,或者认识小王爷,倒留在座中。

    林秀儿轻轻将手腕从宇文鸿的手掌中抽了出来,道:“小王爷仁心慈行,真是令秀儿佩服!”一面转目朝楼下望去,见楼边再无旁人,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

    “小王不知能否听姑娘一曲?”宇文鸿倒没有留意楼中剩下究竟有几人,此时在他眼中,只有林秀儿一人。颇有风度地先露出一丝笑容,再到旁边的椅子中坐下。

    “叮叮咚咚!”

    琴声悠悠地从林秀儿的玉手中飘了出来,琴音由细不可闻,忽地爆响,充盈夜空,刹那间已没有人能办清楚琴音由那里传来。

    就连附庸风雅的宇文鸿也不由自主被琴音吸引了过去。

    整个酒楼上上下下,楼里楼外,所有人声乐声全部消失,只剩下叮咚的清音。

    “咚叮叮咚咚……”

    一串琴音流水之不断,节奏渐急渐繁,忽快忽慢,但每个音定位都那么准确,每一个音有意犹未尽的馀韵,教人全心全意去期待,去品尝。

    “咚!”

    琴音忽断。

    琴音再响,众人脑中升起惊涛裂岸,浪起百丈的情景,潮水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人事却不断迁变,天地亦不断变色。

    一股浓烈得化不开的琴情,以无与伦比的魔力由琴音达开来,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神,跟着众人的心境随缘变化。

    宇文馨和封若兰听此妙音,心中也渐渐浮起一丝惊诧,现在林秀儿完全是凭心灵弹奏这曲音乐,水准声色又碧刚才那曲高山流水高上了一线,琴艺至此,已经近乎于道了。

    当然,要是她们二人有董无垢,青箩,罗衍等人的修为,则能在琴音中听出更多的东西,或者施展无上仙术,点化此女,但眼前二女则万万无此能力,只能引起共鸣而无指点之力。

    需知天地万物,皆暗中合于道,而这种由自身心灵情感升华出的乐曲,更能清晰无误地反映个人的心性情感,爱憎哀乐,其中没有半点虚假。

    琴音过半,林秀儿整个心情恢复了平静,原本的恐惧害怕等等一切情感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纤长白色的手琴弦上飘舞,宛如一对美丽的白蝴蝶在空中上下翻飞。

    一阵阵强可裂人胸臆、柔则能化铁石心为绕指柔的琴音,在董氏酒楼上的夜空激汤着。

    林秀儿美目凄迷,全情投入,天地像忽而净化起来,只剩下音乐的世界。琴音忽转,宛如天悲地泣,缠绕纠结,一时间连天上的星星也似失去了颜色光亮干罗闭上眼睛,也不知想着什么东西。

    只有坐在角落边上的三人听出了琴音中的无奈和凄苦,其中还隐隐包含着宁为玉石碎,无为瓦全的决心,但瞬间又被一种舍我一人,成全千万人的心思所替代。

    好一个奇女子,一时间,宇文馨和封若兰心中都同时痛起了这个念头,也随起成全之念。

    而身边那位儒雅文士去是面色万变,一颗心裕如虚悬在空中,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他虽然文武皆修,但面对这尘世间的王权,却没有一丝胜算,罢了,罢了,就算我顾长风粉身碎骨,也要保全林姑娘的清白!

    “叮!”

    琴音悠然而止。

    隔了好半天,宇文鸿才从未知的天地重返人间,骤然醒觉过来,站起身来,鼓掌道:“林姑娘琴艺,果然天上无双,小王今日才知道,世界上除了……”

    话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

    林秀儿抬起头道:“小王爷文武全才,更是让秀儿佩服得紧!”

    “哼,他比起姑娘来,简直天差地远,文武全才?!天下死光了,这四个字都算不到他们父子头上!”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角落边上传了过来。

    宇文鸿一听这个声音,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将目光朝角落边上望来。

    林秀儿也跟着扭头望了过去,见角落上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位容貌神似的年轻青裳文士,发话的正大刺刺地端坐在那里,面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此人好大的胆子,这样杀头的话都说得出来,而且来人不仅光说小王爷,就连权势滔天的襄王也骂了进去。

    林秀儿一颗心立刻提到了胸口,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大大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这位小王爷此时好似一下傻了一般,只是呆呆地出神,倒是不发一言。

    蓬!

    一声轻响,儒服书生手摇折扇,站起身来,对楼边一位身材高瘦的男子长笑道:“兄台好厉害的劈空掌力,小弟真是佩服!”

    宇文鸿一下陡然恢复过神来,先对楼中几个侍卫施了一个眼色,这才对楼中坐着的几人举手一礼道:“各位请了,本王今日在此有事,还请诸位先回!”

    座中几人见他开口,岂敢不走,只得带着满肚子疑问告辞而去,就依小王爷跋扈嚣张的脾气,抢个歌妓,杀几个举子,简直是容易万分的事情,哪里还怕外人看见,今日事情真是蹊跷万分。

    此时那儒服书生和林秀儿也觉得有异,一齐朝那双胞胎兄弟望了过去,彼此心中都转过千万念头,但都猜不出这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宇文鸿此时心中也乱成一团,眼前这两人,他都见过,一位正是那失踪四年的表妹昭华公主,而身边坐着的则是朝廷用来鱼目混珠的假公主,但两人怎么会坐在一起,是他想破脑袋,都搞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会事情。

    宇文鸿终于整理了一下心中凌乱万分的念头,对宇文馨道;“怎么不见罗兄?”

    宇文馨面上露出一个浅浅微笑,道:“你放心好了,他现在远在万里之外,不会寻你生事的。”

    宇文鸿心中才舒了一口大气,望了身边的林秀儿与那位儒雅公子,想了一想,道:“小王有事与这两位兄台有话要说,还请两位……”

    还没有说完,宇文馨站起身来,道:“我既然已经来了,当然也不怕我跑了,不如我与你回府一躺如何?”

    说完拉着封若兰,神色自若地朝楼梯走去。宇文鸿心头大喜,哪里还顾得管他人,慌忙当前引路,朝王府赶去。.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