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二章 偶入红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陈文秀,许寒夫妇一听两人名字,一下就惊呆了,隔了半天,才回转过心神来,慌忙做势欲拜,口中道:&ldqo;草民许寒,陈文秀拜见公主殿下。&rdqo;身体还没有弯下,只觉身前涌来一团柔和万分的力道,托住两人身躯,许寒本是文弱书生,倒还罢了,陈文秀却是暗运真劲,连试两次,都觉身前那股无形力道看似柔和,但浑厚无比,无论如何用尽全身气力,都无法弯下半分身体,心中越发骇然。

    虽然她早听罗衍的传言,但心中都有一两分疑惑,毕竟,罗衍年纪轻轻,纵使是天纵之才,也万万没有这样的本事,于众目睽睽下杀尽王府,当场击杀判国奸臣石固诚,更没有本事,在泰山之颠,从历绝尘的手中带中昭华公主。但眼下看来,这罗衍的武学修为,简直已经达到超凡入圣之境,比传言中的还要厉害得多,怪不得有如此本事。

    此时码头上人来人往,到没有觉察几人有异,好象连两人的言语都没有听见。而且陈文秀更不知道,其实这团无形劲风却是眼前这位千姿百魅的娇滴滴的公主所发,而不是罗衍所为。

    宇文馨自从三月前接连服下罗衍所给的师门灵药大还丹和董无垢赠送的蓝田玉实,就在这短短几个月中,本身道行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已经超过了同门多位师姐师兄,仅在几位入门最早,修为百年的师姐之下,况且又得罗衍和董无垢两人各赠送一件至宝,近来已经和心灵合为一体,更是相得益彰,就是对上师长一辈的人物,都是立于不败之地,而且又在黄山之会上大放异彩,声名雀起,已经在年轻一辈中成为最出类拔萃之士。

    所以此时一见二人行礼,就施展出修炼有成的先天无形真气,挡在前面,刚一出手,才觉多事,大哥法力如此之高,又何需她多此一举,心中微微一慌,一双剪水般的凤目有意无意朝罗衍望了一眼,见他没有丝毫嗔怪之意,这才放下心来。探出手去,拉起陈文秀的柔荑,口中笑道:&ldqo;我早不是什么公主了,与两位一样,也只是这万丈红尘中的一介过客,两位又何需如此多礼。&rdqo;

    陈文秀见她如此平易近人,强按下心中的激荡之情,道:&ldqo;殿下&hllp;&hllp;&rdqo;

    宇文馨面色微微一板,故意露出一丝不悦的神色,道:&ldqo;姐姐要是如此多礼,那我可要告辞而去。&rdqo;

    陈文秀还没有开口,站在旁边的许寒虽然是守礼君子,但见眼前这位风华绝代的公主露出小儿女的神情,心中也是一荡,慌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心中喃喃道:&ldqo;倾国倾城,天下间真有如此美人,古人不余欺也!&rdqo;

    罗衍见他神色,微微一笑,道:&ldqo;这里人多眼杂,不如我们先进城,寻一落脚之地,再做详谈吧!&rdqo;

    安阳城地处偏远,但航运甚是便利,从港口两条水道就可直通城内,码头上有数十艘小船靠在岸边,罗衍找了一艘清洁干净的小船,走了上去,等五人坐定后,众人见舱外清波荡漾,轻风徐来,来去两途,风帆点点,宛如白鸥回翔水上。

    许寒忍不住叹息道:&ldqo;想不到这边远之地,也有如此江南水乡风景,怪不得古人常言,破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今日一见,才知天地之大,非人心所能测也!这里风和浪静,平波渺渺,水碧山清,想起昨日浊浪排空,天昏地暗的情形,真是宛如梦中。&rdqo;

    陈文秀见夫君书呆子的脾气又发了,本相数落两句,但此时又有公主殿下在场,不好开口,只得拿一双杏眼瞪了过去。

    罗衍情知是说昨日混元大劫之事,要不是师尊等人安排周密,早有预计,邀请天下多位法力高强的仙人合力抵御这次大劫,那万里山河,早已经化为沧海,这些尘世中人,虽然智慧见识都是不浅,但在他们这些仙人眼中,又岂能相提并论?哪里又知道天色变化的背后隐藏着惊天巨变?心知他就是说出实情,眼前这位博学之士也万难相信,倒也不愿意读费口舌,在这事多做纠缠,随口问道:&rdqo;许兄怎么也到此蛮荒之地,所来究竟为了何事?&rdqo;说时,目光微微朝紧挨着许寒身边的那个面容清秀的孩童望了过去。

    陈文秀一听,心中暗叹一气,道;&ldqo;实不相瞒,小儿明月身患九阴绝脉,我夫妇二人听说此地瑞木世家医道高明,所以带小儿,前来求医生。&rdqo;说时,轻轻拿手抚摩着身边爱子的额头,目光中全是怜爱的神色。

    宇文馨一听,心中一惊,转头朝身边的那个精灵古怪地孩童望去,只见他双眉间隐隐泛起一道黑气,直冲印堂,正是那九阴绝脉之像。

    按医书所载,凡是先天九阴绝脉,若是生在女身,就为太素纯阴之脉,乃大吉之像,而在男身,就成了死脉,男子本阳刚之体,阳盛阴衰,即使一些阴气较重之人,本身也有几分阳气,而生就先天九阴绝脉的男子,体内的阳刚之气却被此脉压制得干干净净,整个人却变成了纯阴之体,若是在童年,那还不显,但一过十二岁,阳气渐盛,阴阳相冲,五气失衡,自然大病缠身,要不了几年,就一命呜呼。所幸此脉万中无一,千年少见,而且天生万物,自有其理,此脉相在那修道人看来,却是极好的根器,只要能将自身真气修到那阴极阳生的地步,就无医自愈,反而有大成之望。

    宇文馨本身就是纯阴之脉,自然从长春仙府那里得知这九阴绝脉的底细,心中也是一急,这等奇脉对凡尘中人来说,纵使是医术出神入化,也不过是暂时缓减阳气旺盛之期,最多也只能延长三五年的性命,根本不能根治。

    那孩童明月见美秀如仙女一般的宇文馨拿眼望他,也抬起一双明如秋水的双目,回望过去,面上还露出一丝浅浅的微笑。

    宇文馨一见,越发心头泛起一丝没由来的爱怜,面上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将手一招,道;&ldqo;明月,过来让姑姑给你看看。&rdqo;

    明月也心中一喜,慌忙跳了起来,蹦到宇文馨跟前,拿着双眼,上下打量着这位仙女姐姐。

    宇文馨伸出一双胶结如玉的手掌,握在明月双腕关寸上,手一搭上,才觉此子脉搏十分微弱,软弱无力,情知他体内一身阳刚之气,都被体内先天所带的阴气所压,再过两三年,阳气一盛,阴阳相战,只有命归黄泉的份。再仔细端详他的相貌,只见这孩童资质之佳,竟然不在自身之下,分明不是凡尘中人,抬起头来,对罗衍道:&ldqo;大哥,这孩子资质如此之佳,你何不收他当门下弟子,将来也有个传人。&rdqo;

    罗衍哈哈一笑道:&ldqo;此子自然有他的去处,并非我门中之人,而且本门即将绝传人间,下一代门下,只有我师姐门下三位弟子,再无他人,我怎么又会自寻烦恼,你要救他,自己动手好了,何须拉上我?&rdqo;

    许寒夫妇一听,惊喜交加,一下间忘记所以,只在旁边呆呆出神。

    宇文馨一听,转头柔声对明月道:&ldqo;现在姑姑用本身纯阴之气,打通你体内淤塞不通的经脉,只是你十分难受,你能不能忍住?&rdqo;

    明月早对这位天仙化人一般的姐姐起了亲近之心,将头连点,朗声道:&ldqo;月儿能忍。&rdqo;

    宇文馨暗中调息一口真气,浑厚无比的先天真气犹如浩瀚无比的江海狂涌至明月的体内,在眨眼的高速下,掠过他的全身。

    &ldqo;好冷!&rdqo;明月刚叫了半声,整个嘴唇就冻得一片苍白,一张小脸上的血色,以惊人的高速消逝而去。

    罗衍见他全身上下,直打哆嗦,但依然咬牙强忍,微微一叹道:&ldqo;既然公主慈悲,替你打通经脉,那我也索性成全与你,为你洗经伐髓,替你打点根基吧!&rdqo;

    双指并捏,徐徐点出,飞出一股微红的雾气,射朝明月的额头眉心处。陈文秀,许寒夫妇此时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位弱不禁风的公主殿下居然也是顶尖级别的高手,与外间传言有误,喜的是爱子心头大患将除。

    要知道夫妇两人自从知道爱子身患九阴绝脉后,不是没有打过找顶尖级别的高手替他打通闭塞经脉的想法,但要找到这一个等级的高手就简直比登天还难,还更不用说要找两位了,所以这个想法也是在两人口中一说就过,就不再提,因为难度实在太大,但现在看来,分明是爱子五行有救,也不敢开口打扰,只是拿眼望着两人。

    此时明月只觉一股凉气布满全身,好似一瓢冷水当头泼下一般,奇冷难耐,但转眼间有一丝暖阳阳的气流运行全身,舒服至极,忍不住叫出声来。

    &ldqo;好了好了。&rdqo;罗衍开口笑道,收转手指,宇文馨也缩回手腕,顺手点了明月的黑甜穴,将明月瘦小的身躯轻轻抱起,递在陈文秀手中,笑道:&ldqo;令郎睡上一觉,就可痊愈。&rdqo;

    陈文秀将爱子接在手中,正要跪拜下去,宇文馨笑道:&ldqo;济世救人,乃我修道人的本分,姐姐又何需谢我。&rdqo;

    陈文秀此时回想两人言语,这才听出有异,听两人口气,分明已经是神仙一流的人物,越发惊疑不定,不过也不好询问,只是将爱子紧紧抱在怀里,无意间见船行如箭,两岸景物,犹如飞一般地朝身后倒去,就是河中同来小舟,也无此快法,早被远远抛在后边,而那掌船梢公,却宛如未查,再定眼一看,又觉小船只是缓缓前进,与平常并无两样。

    她本女子心细,再按照刚才漫不经意的样子,用目光斜斜一瞟,又见小船如飞般地电射于前,船尾拖起一道雪白的水浪,直有里许长短。接连望了两三次,越发确定两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神仙中人,心中越发狂喜。刚一抬起头来,见罗衍好似有意无意地朝她微微一笑,知道她这番举动,被他看破,面色一下绯红,不敢多想多看,慌忙垂下头来,诚心静气,默坐一旁。

    不消片刻,船已到岸,船家大是惊奇,朝几人看了又看,陈文秀却看在心里,转头朝身边夫君望去,只见许寒一副高兴万分神色,正与身边罗衍言谈甚欢,才知道这个书呆子丝毫没有觉察到两人的异状。

    想不到这个书呆子平日精明,吟诗做画,题材也多是神仙中人,但眼前见到了真仙人,却是见面不识,真亏他这么大的学问,原来只是做假的。

    五人走下船来,缓步朝安阳城中走去,宇文馨见身边罗衍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心中倒是越发想不明白,不知道他昨天与董仙师究竟说的是什么事情?不过听他们问答,也知道他是来此当幌子,掩人耳目,分明有厉害人物用法术暗中查看他的下落动静,所以他故意如此做作,只是不知道他要对付的究竟是什么人物?

    宇文馨回想起这几年的经历,好似做了一个梦一般,先是家破国亡,罗大哥带他千里逃亡,而转眼间就先后拜入仙人门下,了却人间一切纠缠,不料途中生变,大哥被恩师驱逐出宫,自己还为他担心牵挂了好几年,但再次遇到时,大哥虽然容貌依旧,但人却变了很多,仿佛天下一切都在掌握中,一切举动都有目的,而且法力更高得离谱,分明是昨日在两天交界上布阵抵御天劫的诸位金仙中人物,听恩师说,要修到这个地步,就是凭她的资质禀赋,还要有高明传授,也需要历时千年以上,更需要内外功行并进,闯过种种难关,才能达到如此地步。

    其中艰难险阻众多,非外人所能体会的,只是不知道大哥是怎么修到这个地步的,而且照大哥如此形式,分明是转劫归来,也不知道,大哥的前生,究竟是何等人物?自己与他又什么什么渊源,董仙师赠送自己至宝,分明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且就连他的那三位师侄,好似也知道自己的存在,分明是大哥说的,只是不知道,自己现在,又在大哥心头是什么地位?不过,大哥既赠灵丹,又送法宝,分明,分明。。。。

    一想这里,宇文馨平日已经清净如波的心境不由得泛起了阵阵涟漪。

    五人当街而行,此地虽然远离中原,但往来行人众多,也热闹非凡,见几人各具气度风华,男的或温文儒雅,或飘逸出尘,女的或容光照人,或气度高华,所到之处,人尽侧目而视。有的还在交头接耳,互相议论,品头评足,语音又急又快,倒不知道究竟说的是什么。

    陈文秀开始还恐那位已经是神仙中人的公主殿下心生厌恶,暗中望去,只见宇文馨面色如常,眉头好似轻锁,倒不以外界众人围观为意,这才放下心来。

    约走片刻,前面现出一间三层楼阁,当中上书&ldqo;四海楼&rdqo;三字,一切陈设布置,也颇高雅干净,与中原大酒楼一般无二,就走了上去。

    店中人潮熙熙攘攘,跑堂的招呼客人,端酒送盏,来往如梭,忽然瞥见两位天仙化人的女子踏入店门,满座宾客纷纷住杯停箸,凝望门外。

    原来人声沓杂的餐馆,突然如空房静室,雅雀无声,这时即使发针落地:都清晰可闻。那跑堂双眼发直,忘记上来招呼,瞬息之间,一切的行动似乎都在停歇状态下。

    店中宾客虽是三教九流,人品不一,但崇爱美色乃是人类天性,因此人同此心,心同此意,均觉得全身二万六千个毛孔,如被熨斗熨过一般,无一不舒适服贴。

    宇文馨生长在帝王之家,贵为公主,每次出现在百姓的面前,总感受到这种目光,倒毫无尴尬忸怩之态,径直与罗衍等人走上楼去。

    陈文秀却留在楼下,找帐房在后院包下两座最上等的院落,先将爱子抱入厢房中,睡了下来,才回身朝酒楼上走去。

    刚到楼梯口上,只听到夫君的声音传了下来,道:&ldqo;做样&lsqo;爆獐金银蹄子&rsqo;,&lsqo;鸳鸯舌煎羹&rsqo;,&lsqo;糜肚假江瑶&rsqo;,再来个&lsqo;雕花七彩八鲜汤。&rsqo;&rdqo;

    随听跑堂的声音结结巴巴道:&ldqo;&lsqo;糜肚假江瑶&rsqo;敝店还勉强可做成,可&hllp;&hllp;&lsqo;爆獐金银蹄子&rsqo;敝店现无鲜色,那&lsqo;鸳鸯舌煎羹&rsqo;需一、二十对鸳鸯,一时很难找到,可否改为&lsqo;鸡舌煎羹&rsqo;?&hllp;&hllp;&lsqo;雕花七彩八鲜汤&rsqo;小的倒没听说过。&rdqo;

    陈文秀刚一走上楼去,只见旁边一位客人忍不住问道:&ldqo;什么是&lsqo;爆獐金银蹄子&rsqo;?&rdqo;

    那跑堂的道:&ldqo;客人有所不知,那是乳獐刚生下砍下蹄子,烹调的名菜,大獐已不容易捕得,何况刚生的獐子?&rdqo;

    那客人一愕,跑堂又道:&ldqo;&lsqo;糜肚假江瑶&rsqo;敝店倒是有的,只是从来少有客人点过,那要尚未满岁的糜鹿才中用。&rdqo;言下甚得意。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