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章 别有玄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一声长笑,从离火真君口中发出:“今日既然是诸位多年未见的道友齐聚于此,真是千年来的幸事,此间罡风激烈,我等皆有门下弟子侍者在此,他们功力浅薄,纵使有法宝护身,但也难于持久,不学我等一样,都有不灭之身,现在既然大劫平安度过,下界既有损伤,也是无甚大碍,不如请诸位道兄到我碧云宫一聚,再做商议如何?”

    说时离火真君扬手朝空中一招,那片碧光闪闪的云网就裹着三团紫荧荧的宝珠朝他袖中飞去,他话音一落,就化为一道经天朱虹,朝北方急射而去,红霞闪了两闪,就消失在空际无踪。

    而浩然紫气踪六位仙真,也不约而同化为一道万丈金虹,跟着朱虹之后,随同飞去。

    对面云中红衣老人赤城山主见状,哈哈一笑,道:“既然是韩道兄相邀,我等岂不从命?”说罢,乌云也掉转过去,朝北方跟随而去。

    站在远方的鹫道人,玉冥,天相三位道人,相对望了一眼,长袖一挥,化为一片青云连同一点黑光,一闪无踪。为首诸人一走,只见遥空闪起千百道光华霞彩,祥云紫气,挟着破空之声,在这九天上空,虹飞电舞,转眼走得干净。

    随听一声轻雷过处,空中的万朵祥云连带九座旗门,也同时隐去,冷梅仙子身边金光一闪,现出太微真人身形,一到就哈哈笑道:“任这群老鬼诡计多端,今日也要让他们上一次大当。”说时,身中飞起一幢金霞,罩向当空,冷梅仙子也将手中梅枝朝外一点,飞出一道白气,将当空圈住。万年建木之精岳皓也跟着长袖一挥,飞出一朵青云,朝众人足下涌去,三道光华云气当空一合,立刻将当地围得严严密密,不露丝毫空隙。

    黄庭真人,罗衍,青箩三人见状,才知道其中另有蹊跷,三位前辈尊长施展仙法,封锁当地,分明是怕外人行法看去,念头才起,只见南宫姐妹与柳青衣从董无垢身后转出,朝冷梅仙子和太微真人拜了下去。

    太微真人大袖一挥,就将三女止住,笑问道:“东西可取到手了?”

    南宫梦桐恭声道:“禀两位祖师,弟子三人愚顿,仅抢到四颗宝珠,还让那三颗最为紧要的紫元珠飞起,请祖师责罚。”

    太微真人笑骂道:“那紫元珠,就是凭你师父之力,取时也甚是艰难,你们三人的薄微之力,又如何能取去?你们又有什么过错,快快起来说话。”

    南宫闻樱三人才站起身子,各将樱口一张,吐出一两团龙眼大小的光华,在空中发出淡淡的光华,南宫姐妹两人口中的珠光最小,仅有拇指大小,一青一绿,在空中滴溜溜地转过不停,而柳青衣空中喷出是两颗略大的珠光,一红一黑,光华反不如前两颗珠光强烈。

    岳皓一见,哈哈长笑道:“原来三位道兄果然是洞悉先机,一切早在你等预料之中,有此一颗乾天青灵珠,小弟大道成矣。”

    岳皓身边站着的岳公远面色明灭不定,变了几变,才叹息一声道:“小弟今日,才对三位道兄心服口服,经此一劫,小弟嗔心方解,今日将随桑老儿返回青曦宫,再不出世,他日若能得证大道,全始于今日。”

    冷梅仙子面上露出一丝浅笑,道:“岳道友太自谦了,要是今天少了你一人,韩道友就得主持火宫方位,也就无法分身迎敌,让那几位旁门道友无功而返,要是那三颗紫元珠尽数落于他们手中,天下形势陡变,道消魔长,就算我等再布下伏魔大阵,也难于压制他们几人。而现在他们虽然能取得半数紫元珠,但我方依然要高出一线,倒不惧怕他们。”

    他们说话间,太微真人扬手虚抓,将那一青一绿两颗宝珠招在手中,朝岳皓递了过去,道:“这两颗宝珠,旁人得去尚无大用,只有你青曦碧云两宫得之则妙用无穷,桑老儿不如将那颗九天碧落珠拿去暗中交于韩老儿,让他欠下一个天大的人情,岂不更好!”

    岳皓也不推辞,抬手一招,就接了过去,笑骂道:“老夫这次,就是明知道是陷阱也要跳了下去,大不了一月的碧云宫之会上,帮你出手,取一颗紫元珠给你罢了。”

    太微真人则笑而不答。黄庭真人望着空中那两颗一红一黑的两团光华,叹了一口气,道:“小道尚有要事,需回终南一行,先行告辞。”

    人还未走,冷梅仙子抬眼望着他,道;“黄庭师侄休得偷懒耍滑,要是不愿意带着两颗宝珠去落星岛上一行,那不如带你门下高足前去碧云宫一行,也为韩道兄壮壮声势。”

    黄庭真人一听,慌忙将手一招,收掉空中那红黑二色两颗宝珠,道:“韩老儿那里,小道不去也罢,与其去他那里受他闲气,不如小道赶往落星岛一行,合两位师伯与三珠之力,将那鸿蒙紫气收去。”

    说完,就举手为礼,化为一道金光,朝东方飞去。

    冷梅仙子转头望了董无垢与罗衍一眼,道:“你们两人,现在也无事,不如去落星岛助你两位尊长和黄庭道兄一臂之力,我与你们师叔还要到碧云宫一行。你们事完之后,也需要赶往碧云宫。”

    冷梅仙子说罢,转头对青箩三人道:“你们宫中弟子侍者,尚在前方等候,我们两人,尚需到你们宫内,讨几颗灵丹,与碧云宫的猪位道友送去,不如我们一同上路吧。”

    岳皓笑道:“仙子过谦,就凭诸位道友法力,本宫那几颗灵丹,仅是锦上添花,难有大用。”

    太微真人道:“桑老怪难道舍不得不成?虽然我们几人,得九天金枢玉露补益真元,但尚需四十九日内才能恢复元气,要是少了你那几颗灵丹,万一骑鲸,赤城几位道友发横硬来,我等可是略吃小亏。”

    岳皓哈哈笑道:“要是骑鲸道友想硬来,那现在碧云宫内早就刀光剑影,战火冲天了。”

    冷梅仙子朝下万丈下的黄云金舟望了一眼,道;“难道道友忘记了桫椤神洲的几位故友不成?他们三月前派门下弟子门人前来生事,被人挡去,现在既然见到稀世奇珍出世,岂不赶来分润?”

    说时,只见下方光影闪动,数十道光华破空直上,正朝空中这片青云飞来。

    岳皓面色一沉,道:“那群小辈来了,我们还是先走吧!”大袖一挥,青云一闪,就失去了踪影,空中只剩下董无垢师徒与罗衍五人。

    董无垢扬手飞起一片祥光,将五人罩住,隐去身形,朝东南方向飞去。

    罗衍见下方数十道光华中,正有见过一面的玄月真人,摇头叹息道:“此人要不是为声名所累,一身成就,何止于此。”

    董无垢笑道;“不要左右而言他,是不是见到你那小公主,就想上去相见?”话音一落,站在董无垢身后的南宫闻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罗衍转头过去,慌忙垂下头去,不敢抬头望来。

    罗衍目光朝前望去,只见宇文馨正同门中师长,从西南边缓缓朝前飞来。正要开口回答,只见董无垢张手微招,宇文馨一行五人的遁光云气,好似有大力相吸一般,径直朝他们飞了过来,董无垢手掌一翻,手中飞出一柄五彩宝扇,在空中扇了两扇,就见一道青蒙蒙的气柱,铺天盖地地朝前卷去,带着呼啸之声,一下间就将满空的各色遁光吹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飞得最近的几道金光,纵使功力深厚,也一下卷出前百里外,至于余下剩余光华,更是在空中闪了两闪,就不见了踪影。

    这时琼华仙子正欲带门下四名弟子与玄月真人汇合,借金舟之力返回两天交界之下,再去终南山拜见黄庭真人,一问今日之事的因果。她万万没有想到,她这位师伯会有如此法力神通,功力之高,远远超出她的想象之外,分明已经是金仙一流的人物,却深藏不露,要不是亲眼所见这位师伯大发神威,她是万万不会相信黄庭真人的法力神通已经达到如此地步。

    正在思索间,只见一股狂澜铺天盖地般地卷了过来,离得最近几道金光当头就被卷走,情知遇到了九天罡风,心中微急,慌忙双肩一震,飞出一幢银光四射的光华,朝身中照去,一面空中叫道:“馨儿,快施展你那颗青灵珠护身!”

    话还未完,猛觉遁光遇阻,似被一种极大潜力吸住,往前飞去,而那团风柱好似有灵性一般,一遇她的遁光,就朝两边飞掠而过,一点都没有吹上身来,情知前面有人拦阻。宇文馨初次经历,未免情急,欲用仙法抵御,一颗青荧荧的珠光刚脱手飞起,升在空中,发出一团祥光,倒卷下去,将身护住,正要强行挣脱。

    琼华仙子终是持重,拿不准是凶是吉,今日所见诸位仙人大展神通,抵御这混元大劫,法力之高,已经达到不可思意的地步,与平日所见的天下间诸多高手名宿,迥然不一,就是那号称玄门第一人的玄月真人,比起今日所见诸位真仙,都远有不如,相计不可道理,而且最后出现的那几批人分明是魔道中人,不知为何一齐退去,还有空中飞起的三团紫光,分明是绝世仙家至宝,若非如此,岂能引来如此众多的人物插手?

    她此时惟恐是那几个魔头暗中下手,一面暗中戒备,一面又疑拦路的人或许是师执尊长,恐有疏失,也不与之相抗,反把遁光一按,朝前飞去,满拟此人法力甚高,必是刚才空中所见的诸位真仙中人,要是对头,凭徒弟的那件新得法宝和自身的几件镇宫法物,就不能胜,全身而退也非难事。便把身中法宝暗中运用准备,若见势不妙,就来徒弟一起遁身逃去,不过眼前空中的几位前辈真仙的仙云才隐去,想必所去不远,要是遇到魔头,定有觉察,只要一出手,倒也不怕。

    琼华仙子目光到处,只觉眼前微微一花,瞥见前面停着一朵五彩祥云,云中站着四女一男几位从来没有见过的仙人,人已飞近,眼光过出,这才发现那少年有几分眼熟,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心方惊疑,只见当头一位容光绝代的道装少女面带微笑,在朝自己这面微招,刚放下手掌。

    琼华仙子只听身边爱徒宇文馨惊声唤道:“罗大哥?!”一下会过意来,情知来人定是三位弟子遇到仙人,而且定是今日那遥空祥云上的仙真无疑,一时间福至心灵,顿触灵机,忙对门下四位弟子使了一个眼色,飞身至五彩祥云中,躬身上前道:“弟子长春门下琼华,拜见董仙子。”

    董无垢笑道:“我与令师,只有一面之缘,本无深交,彼此路数也不相同,何需多礼?”

    琼华仙子虽然平日为一代宗主,心高气傲,向来不对他人折服,但今日却是如梦初醒,知道她这点名气,其实根本不值一提,道:“弟子自从先师飞升以后,从未向人执过后辈之礼。并非有意谦恭,只为仙子乃先进真仙,又与黄庭师伯为同辈中人,弟子怎敢失礼?”说罢,率领四位门下弟子一同拜了下去。

    董无垢也不阻挡,受了半礼,笑道:“你我皆在昆仑修道,算起来也是半个邻居,我也不便再为峻拒,请起身说话。”

    琼华仙子转身过去,就欲朝罗衍行礼,罗衍却长袖一拂,发出一股柔和万分的力道,不令她拜下,口中道:“仙子对罗某尚有相助之德,罗某岂敢为尊?仙子还是请起吧。”

    琼华仙子见罗衍丝毫不以她昔年驱逐他出宫为念,这才放下心来。罗衍见琼华仙子连同四位门下弟子,他都全见过,这才将众女替双方引见,众女中南宫闻樱生性最为活泼,一把上前握着宇文馨的手,拉在一旁,轻声细问,说不了几句,就言笑甚欢。

    董无垢也不理会门下举动,对琼华仙子笑道:“黄庭道兄现在正在落星岛,不如仙子也随我前去一会如何?”

    琼华仙子心头大喜,道:“弟子遵命。”

    说话间,才发现身后的同来众人的遁光法宝早被那股罡风吹在千里之外,心中一奇,董无垢好似已经知道她心头的想法,笑道:“贫道久居昆仑,疏懒已惯,很少见外客,而且前面几人又颇多讨厌,所以贫道略施法力,将他们送出千里之外,不久仙子自然能与他们相见,只是落星岛一行关系颇大,还望仙子勿告之他人才是。”

    琼华仙子这才知道那股九天罡风乃是眼前这位方外真仙所为,心中越发惊骇,那么多位名头高大的法力高强之士,在她手中,简直宛如孩童一般,此仙法力之高,真是不可想象,暗中运用慧眼法目,朝她身中望了过去,才见这位仙子身中自有五色云气汇聚足下,凝成祥云,流转不定,而身中肌肤如雪,隐泛光华,分明已经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金仙之境,怪不得能有如此神通,再转目朝罗衍身上望去,只见这名少年男子,与四年前所见,大不一样,一身光华内蕴,双目间隐隐有一线紫光透出,法力纵使不如前者,但也仅有一线之差,但也远远在自家之上。

    琼华仙子心头暗奇,四年前虽然见此子根骨资质上佳,但本身并无道基法力,但怎么能短短几年内到达如此地步?难道其中另外有什么玄机不成?不过此时也不欲多想,转头朝董无垢的三位门下弟子望去,只见那对双胞胎姐妹资质根骨,自然奇佳,乃是生平所见,但她们身边那位白衣女子,就差了无数,就算是她长春一脉,遇到这等资质,也不会收于门下。

    董无垢见她目光停在柳青衣身上,笑道:“贫道三位门下,南宫姐妹虽然资质尚佳,但孽缘奇重,今后尚有她们的苦头吃,只有青儿虽然根骨浅薄,但心性坚毅,一入师门,就受她师祖垂青,多受教诲,再过年余,就将脱胎换骨,将来成就也不再她的两位师姐之下,只是此女,尚有一表亲,在仙子的长春门下,与她有诸般牵扯,还望仙子不要在那女面前,吐露青儿的来历,以免到头两误,虽然青儿吃点小苦头,她那表姐就难于保全了。”

    琼华仙子还没有开口,柳青衣在旁听得真切,一下倒留了心,神色有些不定起来,董无垢目光一转,对她叹气道:“青儿心意,为师自然明了,只是你那表姐,心小量窄,就是能容下其他人,也万万容不下你碧她高明,将来你要是与她相遇,万万不可显露我门中道法,她也不会妒忌于你,要是她一见到你的本来本事,就难于化解。”

    琼华仙子这才记得本门宫内有一位叫柳青萍的弟子,想必就是此女表姐,想了一想,道:“师叔勿需顾虑,柳青萍乃是我六师妹门下,我回去后,尽量开导她就是了。”

    董无垢叹气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此事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只要青儿不在她表亲面前显露道法,两人自然可相安无事,但只要让此女生心,到时外人再帮忙也是无法,还是随她去吧,她经此一劫,青儿再出手相助,也是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