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身外化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c

    这日罗衍忽动灵机,暗忖:&ldqo;护身龙犀环本是前古至宝,威力至大,更于自身元灵相合,身外敌人的阵势布置虽然厉害,但依然不能攻破他的宝光禁圈,现在形势不正是分心二用所至?何不能放下一切,径直由这龙环自行发挥威力,抵御外间的太阴真气所化的晶壁沙海,本身元灵则全心一意,由明化空,返虚入浑,炼化那三颗元珠,让它与自身元神融为一体,成为那分元寄神之质,岂非绝妙?&rdqo;

    想通这个道理,于是毅然抛开一切,将本身真灵全身贯注于那三颗元珠之上,逐渐加功施为,开始时候还凝神于三颗元珠之上,志在尝试,由渐而入。到第四十九天之上,偶然触机,猛地悟出微妙,当时反照空明,只觉心念所到,三颗元珠腾空而起,升至头顶三尺高下,化为一蓝一青一紫三团海碗大小的云光气团,虚悬头顶,发出万道光华,与身外的那圈璀璨星光相互辉映,当时毫光万道,霞飞千里,照得整座地底明湖巨洞到处奇辉眩目,精芒电耀,五光十色,交织灿烂,照眼生辉,不可逼视。

    而身外宛如万丈坚冰,壁立万仞的晶壁光海立刻从当中陷出一个亩许方圆的巨洞,原有密集如麻,堆积如山的九寒沙海也自然生出反应,挨近罗衍护身银光星点的晶壁纷纷消灭,化为大蓬热雾,弥漫在他身外,而外层光海晶沙也随同光影离合间一起爆炸,化为大量热雾,四下飞腾,晃眼展布开来,整个大殿全在笼罩之下,仿佛刚开锅的蒸笼,奇热无比,眨眼间,罗衍四周上下,全被这类似火非火,似气非气的热雾布满,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他身中的龙环晶光连同三珠祥霞,电旋星飞,在白色浓雾影里隐隐闪动,十丈以,全什么都看不见。

    罗衍头顶所悬三颗元珠此时也由静转动,三团光华以一种难以言表的奇异轨迹,在空中互相追逐,旋转起来,开始速度还清晰可见,就在刹那间就已经急不可察,越转越快,而且圈子也越转越小,陡然只听波地一声轻响,三颗元珠陡然朝中间一撞,化为一团七彩霞光,犹如天雨纷飞,朝罗衍头上洒下,一闪而隐。

    罗衍也双目一张,神光四射出几十丈开外,长身而起,长声喝道:&ldqo;罗衍某恕不奉陪,就此告辞!&rdqo;随声起处,跟着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寒光如电,四下横飞,互相激撞,迸射若雨。他护身银光之外,全被这类寒光白气布满,爆炸不已,异声越来越猛,震得整座宫殿一起摇撼,仿佛就要崩塌神气。

    黄影一闪,那中年美妇身影再次出现在罗衍身前,全身上下被一团黄色云色光气缭绕,恶狠狠道:&ldqo;昆仑小辈,今日容你不得!&rdqo;才一照面,扬手先是五股黄色色的光气朝前直射,刚一飞入满天光雾中,立刻带着大片黄云煞光,铺天盖地往下压来。云雾之中更杂着无数一寸来长,两头均有精芒电射的梭形之物,东西不大,发时却带有轰轰雷鸣之声,朝罗衍围了上来。话未说完,整个雄伟壮丽的一所贝阙珠宫,已被满空异声震撼得通体摇晃,快要全部崩塌,好些地方已经龟裂,碎瓦珠榻纷纷坠落,整片金玉铺成的地面已现出好些裂痕。

    罗衍见来人竟然发出&ldqo;九天十地太阴无极绝灭神针&rdqo;,也知厉害,扬手飞出一片金霞,档在前面,还没有开口,只听轰隆连声,整座殿台竟被那异声震成粉碎,大量煞光也潮涌而来。内中梭形之物光芒暴射,越发强烈,好似刚点燃的火炮快要爆炸神气。

    罗衍手一举,掌中现出一柄红绿二色的玉尺,朝前一指,先是一团红云朝前飞出,迎上当空罩下的绝灭神光,立刻将那片梭形宝光裹住,不令上前,同时候数千百丝绿色光华从尺中飞出,犹如灵蛇出洞一般,与那千万道绝灭神针撞在一起,两者刚一撞上,就同时对消,不见踪影。

    中年美妇一见罗衍手中玉尺形制古雅,射出的红云绿丝,更是将她黄泉地宫镇宫五宝之一的九天十地太阴无极绝灭神针挡住,好似正是克制法宝,突然想起一物,心中惶急,仍然不甘就退,还想拼斗,将手一指,四周热雾重新又涌上前去,正准备将这九寒沙于绝灭神针合二为一,同时施为,就算违背了昔年誓言,与地面桑老怪重新反目成仇,也是在所不惜,只要除了这昆仑小辈,将他手中几件至宝抢在手中,再将那孙女元婴制服,到时就算是昆仑三仙亲来,也有一拼之力,要是不敌,大不了可以舍弃这片基业宫殿,遁向九幽地府之下,躲避一时,仗着有地利之便,也不怕那几个老鬼。

    此时罗衍手中玉尺连点,飞出片片红霞绿烟,环绕身外,就在这烟云变幻间,一道细不可查的,大仅如豆的五彩光华,从他足下飞出,无声无息地朝地下冲去,刚一及地,就一闪无踪,原本已经碎裂的晶宫地壁上仅留下一条仅有发丝大小的细孔。

    若在平时,那中年美妇定有觉察,只是此时正在暗打主意,略一疏忽,也就没有去留意,虽然说地底尚有她的法术禁制,但双方宝光乱飞,激战正恬,而且罗衍所飞出的那团五彩光华也是一件异宝,本有穿山行地之特效,而且光华中更是他刚自修成的身外化身,法力神通,都与他本身一个模样,并无差别,相当于一人分身为二,能同时应敌,具有同等威力神通。更有太乙潜光之术隐藏痕迹,所以瞒天过海,一举成功。

    罗衍衍化身刚入地底百尺,突然只觉眼前一亮,重新现出一片深潭,潭水青光四射,与上方碧绿的湖水倒有几分相私,也不多想,伸指朝前一指,潭中立冒出数十根两三丈高的水花,晶塔也似矗立潭中,正突突往上冒起。罗衍看出这数十根水柱正按河图洛书之形排列,此等大衍阵势倒也难不倒他,一纵遁光,在数十根水柱中来回往来绕行,越过片刻,才飞至最内那根最矮的水柱之上,轻轻飞身上去,将身外五彩光华朝下一压,只见那根丈许高,一个合抱粗细的水柱倏地往下一沉,刚陷下去一个大深洞,四边的水忽全停止不流。俯视潭心深处,似有光影微微凸起,乍看相隔上面约有二十余丈,跟着便见往上涌来。

    等出水面,乃是一个大水泡往上冒起,眼看越长越大,约有五丈方圆,叭的一声,化为一片淡青色的光气,罩向罗衍头上,反兜过来,分而复合。脚底也现出一片青色云光,将众人托住,往下降去,其行如飞,晃眼直下千百丈,再改平飞。

    罗衍看那前行之处,乃是一条其长无比的甬道,上下四外的水,全被那淡青色光气形成的空洞隔开。人由那片水云托住,朝前急飞。光街甬道,跟着向前收去。所过之处,身后海水重又合拢。约有二三百里远近,到一大洞之前,光弄忽收,那洞就在前面脚底。罗衍刚往下一落,仰望上面,水已合拢,只不下压,知已到达。加急往下飞降,又是千余丈,方始到底。

    前面地势,忽然展开数十亩大小,两座华表分立地上,高约三十余丈。前面现出一座大洞,两扇质似精钢,高约五丈的大门大开,左边一扇已经残缺不全,遥望洞内光明如昼。人内一看,洞甚广大,只不甚深。当中矗立着一座乌金光柱,一头高耸伸入头顶地壁,一头直入地低,深不见底。

    罗衍运用天视地听之术朝光柱下一望,只见尽头好似有一点金星闪动,外有七彩光华缭绕,正是青箩的护身光华,情知她一定被她祖母压在这根太玄神柱之下,要是换成旁人,纵使有绝大法力,也是要化多日苦功,才能破禁而下,但他身中那块&ldqo;昊天印&ldqo;正是克制这太玄神柱的法宝,只要人到下面,举手就可破掉这个禁法,但只要一动手,就势必被那老妖觉察,倒是有几分不好办。

    罗衍抬头一望四周,暗运玄共,拼舍耗费真元,飞出三片金霞,施展出玄门最上乘的太清禁制仙法,挡在来路,一面化为一团五彩光华,朝地底飞去。他深知他飞出的这三片金霞,要是换成外间的寻常仙人遇到,纵使化上几年功夫,都不一定破解,就算那号城玄门第一人的天机阁主玄月真人都要化上六十四日功夫才能破禁,但对上此主人,那中年美妇,却是难说,只要能阻挡她半个时辰,已经是天作之幸了。

    一蓬五彩光华刚往地底冲去,洞中禁制已被引发,先由那太玄神柱中射出一道黑色精光,朝着他暴雨一般射来。如非事前先有准备,上来便自留意,应变又快,差一点没有受伤。跟着洞顶一蓬黄光当头压下,左右两壁也有七八尺长的火箭攒射过来。地底风雷烈火之声大作,全洞一齐摇撼,似要崩塌神气。

    罗衍身外神光朝外一玄,光华到处,上下四外的火箭神光立被挡开,声势尽管逐渐猛烈,却不上身。此时身外五彩光华头顶已经变为圆锥形,前头成一尖角,射出一股五色奇光,朝前猛冲。碧光电转,朝前疾飞,往下钻去。

    罗衍初意下面地层必定坚厚,难于通行,谁知通行并不艰难,入地不过丈许,便人了无尽黄云之中。下面地底直似一座极大洪炉,火光比电还亮,已成青色。内中更杂有无数火弹,打到身外五彩光霞之上纷纷爆炸,威力奇猛。如非玄门至宝防身,几为所伤。回顾来路,更是险恶,先前所见黄光、火箭的冲射之力越来越强,正由身后潮涌而来。昊天印上所化的五彩霞光竟受冲荡,归路已断,前进尚可,后退直是万难。

    而此时更觉心中一震,刚才所设的三片斤金霞已经一起现出,正与一到乌金光华纠缠在一起,情知大敌已经觉察,追了过来,慌忙加急朝前飞去,不过刚下地底,紧贴着那根太玄神柱朝前下去,飞行好似较前慢,所到之处,只听一片飒飒咝咝之声,甚是洪厉,十分刺耳。回顾身后黄云怪火云,吃五彩光霞一冲,卷起无数千重霞漩,重又合拢,分合闪变之间,光景奇丽。

    不过已经无暇留意观赏,只是希望能抢在那老妖之前,救走青箩,不然两人就只有再次险身其内,万万不得脱身。此举已经是有进无退。凭着元气大损,也是在所不惜,张口又是一口真气喷出,五彩光华大盛,飞入火海之中,那大量乌金色阴火和身后射来的火箭才一接触,立时消灭,一闪无踪。又看出前面地层竟是黄色烟泥,在他宝光飞射中激荡起千重旋涡,泛起道道霞光。

    就在转眼间,人已经落在下方地底,只见下面是一个十余丈高下的圆洞,洞内四角设着四个两丈高下的青铜雕像,分为青龙白虎玄武朱雀之形,形态威猛,栩栩如生,空中分别射出一道海碗粗细的光色云气,色分青,白,黑,红四色,朝中心一齐猛射,汇合成一幢乌金光华,将一位面色略显苍白,风华绝代的女子笼罩在内,认出当中被困的应是青箩宫主。

    就在罗衍一望之间,心中也是如同重锤狠狠撞了一下,若是光论容貌,青箩就不在他所见的诸女之下,与师姐董无垢,宇文馨平分秋色,犹如秋菊春兰,不相上下,但自身所带清丽高华之气,又好似略高一线。

    不过令罗衍吃惊的是,并不是她的绝代容光,毕竟,道行修为达到他这个地步,已经早已经达到佛家所说的色空之境,而是他心中突然生出一种熟悉万分的感觉,好似他原来早就见过这副容貌一样。

    罗衍心中惊奇立刻被头顶上方传来的霹雳之声惊醒,连忙双手齐扬,飞出一片红光银霞,朝室中的南角的朱雀与北方的玄武雕塑罩去,这四相四灵之学他再熟悉不过了,他前生的太虚鼎中就有这四物化身遗影,他光是为了参透这四相之妙,就化了数十年苦功,尽得其精妙,四灵四相,分为太阳,太阴,少阳,少阴,各按形势,分有不同,但此地既然为东极大荒,乙木生根发源之所,那代表乙木灵气的青龙则是最为根本的枢纽,万万动不得。而他体内所借血战天戟的日月精华,正是玄武朱雀克星,当然是先朝这两宫动手。

    只见红光刚一罩到那座玄武之上,黑光红芒大盛,一声剧震,那只比人还高的漆黑乌龟顿然化为一团黑气,现出原形,好似要冲天而起,被那团其红如血的火亮光华笼罩下去,光华一连闪了两闪,就化为乌有。

    紧接着银光迎着那只展翅欲飞的朱雀一照,倒是十分容易,银光也未遇到什么阻力,一下透体而过,原本火红的朱雀一下化为了一座晶莹剔透的冰雕。

    随见当中那根太玄神柱光华一变,原本乌油油,仅现微光的通天巨柱光色越来越强,光也转为白色,照得全洞通明如昼。而光中所昆青箩面色也是一变,体外青光一下被压缩成三尺高下,肩头惊鸿仙剑也脱肩飞起,化为一团七彩光霞,朝外猛冲。

    罗衍衍一见,一转眼间,就知道为敌所愚弄,这洞内镇压太玄神柱的四灵之形其实只是欺人耳目之用,其实暗藏阴阳二元之妙,当下也不顾引发其他巨变,手挽灵诀,扬手飞出一团五彩光华,朝那根太玄神柱前打去,只见那团五彩霞光刚一出手,先是一股五色云气朝那道银白的光柱一罩,光柱颜色立刻暗淡几分,随见光中飞出千万点金星,暴雨般朝前激射,那些细如牛毛的银色光雨长才尺许,刚一射向太玄神柱之上,那根笼罩青箩的光柱就似飞雪投火,当时消溶,冲开一个大洞,直照在青箩身上。

    原来那太玄神柱竟是先天戊土精气炼成,具有极大威力。人被围困在内,不消多时,便由气体化为实质,仿佛一块极大钢铁,将人埋葬在内。对方如是行家,还能仗着法宝防身,将四面挡住,困在其中,苟延残喘。若稍微疏忽,不知底细,或是临变心慌,以为身外只是一团黑气,不难冲破,妄用法宝、飞剑朝前猛冲,立生反应。再要误发各种雷火,那先天戊土精气立成熔质,人便似陷身在一座极大的熔铁炉内,任何法宝,均难免于炼化,金铁之质,更无庸说,人也随同化为劫灰。端的厉害无比。

    次时青箩只觉跟着身上一轻,忙用慧目法眼定眼一看,不禁惊喜交集,也不多说,将本身宝光剑气与那道金芒汇合在一起,朝前一冲,整个身形已经脱困而出,飞泻至罗衍身旁,青光一闪,原本尺许高下的身形就暴涨至几尺高下,刚要开口道谢。

    罗衍大袖一挥,袖中飞出一团青影,正是她的法体肉身,口中叫道:&ldqo;请宫主先将元神婴儿回体再说。&rdqo;说完就慌忙收转那团五彩云气,笼罩在两人身上,朝上冲去。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