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领一章 天机初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很多朋友都说中间的回忆太多,已经影响了主干发展,我这菜发现这个问题很严重,所以修订了所有的的情节,不再会节外生枝了,谢谢提出意见的各位朋友。)

    &ldqo;大哥,你在想什么?&rdqo;宇文馨见罗衍半天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呆呆出神,忍不住开口问道,在她原来的心中,只以为是罗大哥被什么散仙修士受归门下,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大哥的师姐法力如此高强,竟然能与祖师平辈论交,而且出手之物,无一不是稀罕世奇珍,师尊苦寻而不得的蓝田玉实居然随手相赠,分明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就连两位师姐都得了天大的好处。

    而且更为气人的是,罗大哥居然将道家奉为珍宝的大还丹都暗中给自己服了下去,居然连说都不说一声,一想到这里,宇文馨心中微微泛起一丝恼怒,但更多的却是心田泛起了好似永无穷尽的甜蜜。

    罗衍从脑海中的画面里惊醒过来,虽然无暇在仔细查看长春一门的恩恩怨怨,但光是从后来的结果来看,那陆冰在长春仙宫一战,虽然没有讨得好去,后惺惺而返,不知去向,而师侄柳青衣也学他一样,辗转流落于孤云子杜真人处,后来被师姐收入门下。

    在他点尘不染的三寸灵台,泛起了一丝明悟,那一现就没有了踪影的陆冰,分明与眼前的天机阁有极深厚的源源,只是藏而不显,就连他都无法穷知就里,显然是有人暗中颠倒乾坤,挪移五行,用仙法隐去其中的联系。

    这天机阁主能将这些事情弄得云山雾照,看来是故意如此,弄不巧背后还有靠山。不过,既然他刚才在东海显示了法力神通,救了一干法力浅薄的修士散仙,已经露出一些痕迹,不如就去会会那位号称&ldqo;玄门第一人&rdqo;的天机阁主玄月真人。

    &ldqo;我在想馨儿现在既然受我那董师姐垂青,已经算是有了天大的靠山,今后我可得小心一二,要是哪天不小心若恼了你,被你告在我那师姐跟前,我可是有得苦头吃了。&rdqo;罗衍收拾起心中的种种疑惑,含笑道。

    &ldqo;大哥素来胆色过人,天下间没有畏惧之物,怎么对董前辈如此怕法?&rdqo;宇文馨见罗衍将话题扯到她身上,情知他是故意岔开话题,倒也不多问,接过他的话头继续问道,毕竟,前两天只是听罗衍略说了几句,遇焉不详,现在一睹仙颜,才知大哥所说,尚不能形容万分之一。

    &ldqo;我那师姐生平最喜欢作弄他人,而且手段层出不穷,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作弄过,今后你多见她几次,就知道她的厉害了。&rdqo;罗衍想起这位师姐千年来的丰功伟绩,嘴角一下露出了笑容。

    宇文馨正要开口,见端坐在云上的六师姐石锦云睁开眼睛,就改口说道:&ldqo;毕竟六姐年长,功行火候比我和十三姐高上许多。&rdqo;

    石锦云见师妹练惊虹也睁开眼睛,知道今日得遇不世仙缘,实际是托小师妹之福所至,不过见罗衍在旁,站起身来,道:&ldqo;罗仙长要是无事,不如就随小师妹一道,前去拜会此间主人玄月师伯如何?&rdqo;

    罗衍笑道:&ldqo;主人已来,转眼就到,想不见都是不行了。&rdqo;

    话音一落,就见东北方飞来一朵亩许大小的紫色仙云,云中人影闪动,好似来人甚多,仙云一晃,就已经飞进,现出一群人来。

    当头一人身穿白玉色道衣,面如满月,周身上下,紫气缭绕,仙气隐隐,确实有一代宗主的气度风范,余者众人都是宝气内蕴,神光如电,法力皆是不弱。

    罗衍见状,心中暗打个兀答,心知肚明知道这位当今名头最盛的玄门宗主是半向他示威,半是展示势力人脉,意欲招揽于他。

    虽然心中鄙俚更盛,但脸上却丝毫不显露出来,只依江湖规矩以晚辈之礼打躬道:&ldqo;江南那罗衍,参见阁主。&rdqo;

    那一身玉袍的天机阁主玄月真人言微一错愕,在三步外站定,双目闪过一瞬即逝的奇光,哑然失笑道:&ldqo;贫道多年退隐荒岛,久不问世事,不想却被那群披毛挂角的畜生欺负上门,要不是道友出手,以绝大法力驱除众妖,那东海一带,更将血流成何,死伤生灵无数,贫道代诸位道兄谢过道兄。&rdqo;说完一鞠及地。

    罗衍道:&ldqo;小弟何得何能,岂敢居功?&rdqo;

    玄月真人才将身后众人引见于罗衍,随请他至岛内一行,罗衍见身边的宇文馨与长春门下两个女弟子倒是满脸欢喜神色,大有他如若不去,就是让宇文馨强架他去的架势,心中暗叹一声,却有几分奇怪起来,长春门与终南颇有渊源,怎么就不见黄庭真人开口点醒一下。

    不过念头一转,也就释然,就算黄庭老道有什么机密言语,也是说于长春一脉的几个最主事者听闻,岂会让门下弟子得知,而且天机阁素来与天下各大玄门正宗交好,就算宇文馨的师尊听了黄庭老道的真言,也不会做出一刀两断的失礼之事,当然会让门下弟子可疑与天机门交好。

    玄月真人与罗衍言谈几句,就邀请罗衍到仙府一行,罗衍也不推辞,答应下来,随同众人前往,来迎之人多是近年名声鼎盛的一派宗主,眼力倒也高明,见罗衍本身并无多大年纪,但却有如此法力神通,皆知他是转劫重修,纷纷各自心中盘算,暗中猜测他的来历。

    宇文馨见来者都是前辈尊长,不敢雁列同行,退在后面,与其他后辈弟子站在一起,三女见来人中没有掌教师尊,心中倒生出一丝惊奇。

    此时时值日出,三见那东海海域池烟波浩渺,天水相涵,海中现出大大小小数十个岛屿,棋布星罗,宛如黛螺点点,飘浮水面,景象雄阔,清丽无侍,光论气象,好似尤在长春仙府之上。

    紫色祥云一到群岛之中,纷纷四下分散,朝各个岛内坠落下去。转眼就走得干净,只剩下玄月真人等寥寥数人,继续朝前飞去。

    转眼就见一形若月牙的半岛在海中现出,海面平滑如镜,纤可照人,海底景物一览无遗。岛上着千百种幽兰,间以奇花美树,馥郁葱宠,五色缤纷,宛如仙境,点尘不到。众人还未到达,老远便闻见阵阵幽香。

    玄月真人笑道:&ldqo;贫道近来疏懒已惯,门中事情多交与几位师弟打理,只有这月儿岛幽静,所以拿它为迎接道友之所。&rdqo;

    罗衍哪里不知道他的用意,也不点破,暗中运用天视力地听的玄门奇功朝岛上一扫,才见岛中禁制重重,埋伏甚多,远在其他诸岛之上,分明是这位玄月真人准备定那鸿蒙紫气的的根本重地。心中越发暗笑,费了这么大的心力,最后也得无法领悟那鸿蒙紫气所蕴涵的深意,岂能成事?到头来轻者则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白费力气,重则则是身败名裂,集累多年的名声毁于一旦。

    仙云迅速,转眼折到岛后,只见面前突现一片平地,数十株大逾十围的参天老桧矗立其间,树干上各生着好些寄生兰,叶长二三十丈,花大如杯,累累下垂。左边一片危崖,更有千百种奇珍名贵的幽兰丛生其上,异香芬郁,相与融会,令人闻之心清气爽。

    长春门下三女见海岛中有这么多老树,而且景色灵奇,众尚是初见,方在心中赞绝,仙云先往危崖上飞去。众人随上一看,那崖高只十余丈,自腰以下壁立如斩,通体玲珑剔透,形势奇妙。上半一段突缩进去四五丈,现出一片平地,疏落落长着十余株老松。

    树下磐石上置残棋,两旁设有三四个石墩,似是真人平日与客对弃之所。全清皆种幽兰,独有此片石地寸草不生。那些老松俱自石隙之中怒生,盘纤磅礴,夭矫腾舞,清奇古拙,各具姿态。清风过处,发为松涛,与狂波击石之声相与和应。四望清波浩浩,天光云影,浩无际涯,真令人有出尘遗世之感。

    仙云飞敛直下,一晃收去,玄月真人请诸人坐下,奉上仙果清泉,才开口对罗衍问道:&ldqo;我看道友一身神通,与六百年前的一位故人相似,不知道友可与贫道那故人有什么渊源?&rdqo;

    罗衍心中一楞,刚才他施展的仙法神通,虽然是道家常见之术,并无出奇之处,而且又刻意隐藏了实力,但就是凭此君眼力,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破绽,定然生疑不可,怎么会直接认定他是孤云子杜真人门下?难道。。。

    罗衍一下明白过来,刚才师姐前来,定然是暗中奉了三位师尊的秘令而来,运用师尊所给的灵符,颠倒乾坤,让这位雄心勃勃的天机阁主疑真似幻,看不出他的来历。

    而且,天下也只有几位师尊这样的高人才能有此法力神通做到这一点,至于出主意的那人,十之八九就是那位惟恐天下不乱的师叔太微真人。

    看来,这里的事情越发变得古怪起来。连一向不问世事的师尊都来管这个闲事,难道这中间还有他所不知道的玄虚不成?

    罗衍抬起头来,将他四年前得遇孤云子的事情尽数说了出来,只是隐去了他取得血战天戟和火海取宝,重返师门的事情,最后一字一顿地道:&ldqo;杜真人与罗某虽无师徒之名,但却有师徒之谊,而且现在杜真人已经道成飞升,他原来所有的恩怨,由罗某一力承担。&rdqo;

    玄月真人沉吟一下,道:&ldqo;既然道友将剑痴之事,一力承担下来,因为其中牵扯甚多,道友恐怕独力难支,杜兄本是我原来旧友,我岂能袖手旁观,不如。。。&rdqo;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下来,拿眼望着罗衍。

    罗衍知道他此时是招揽自己,但依然放不下那面子虚名,所以并不直接开口,而是准备让罗衍先开口投到。

    罗衍道:&ldqo;假如真人很相信罗某的话,那么罗某感激不尽。在真人面前,在下亦不须隐瞒,那就是在下另得高人指点,已经超越杜真人巢臼,极力向最上乘天道迈进。所以对杜真人的所有恩怨,尚能支持,而且真人虽与杜真人有故,但真人尚需坐镇东海,主持开取大禹至宝事宜,实在再不能多牵扯他事。&rdqo;

    玄月真人听罗衍言语,心头只有苦笑,难道不成亲口告诉他,那大禹宝藏只是他散发出去的幌子而已?

    玄月真人故意叹了一气道:&ldqo;道友所说,也是在理,这些年来,光是为了这个玄门第一高人的名头,已经阻我道心不少,更若出不少是非了。既然道友愿意担当起杜真人的所有恩怨,那我也不再多劝,只是希望道友在地多留些时日,等大禹至宝出世后再说如何?&rdqo;

    罗衍道:&ldqo;以在下法力,与真人相比,尚有一段距离,在下留在此地,恐怕帮不上什么忙,反会若来不少麻烦,让真人分心。&rdqo;

    玄月真人道:&ldqo;实不相瞒,我前几日已经连同二十一位道友,在这里设下九曲黄河阵,纵使是天仙下凡,也可支撑上七日光阴,纵有什么麻烦,有诸位群仙在这里,也定能解决,而且长春仙府的掌教宗主,也将于明日赶来。&rdqo;

    罗衍当然不愿意留在这里,被他&ldqo;借势&rdqo;,目光一转,顿时有了主意,笑道:&ldqo;真人好意,在下心领,只是在下几日后尚有故友相约,恐怕不能长住。&rdqo;

    玄月真人哈哈笑道:&ldqo;道友有事,贫道怎敢多拦?&rdqo;随令门下侍者将四人带去安息,自身也走与崖边蒲团下,闭目不动。

    次日宇文馨强拉着两位师姐作陪,一同去寻罗衍,走在路边,见四周除空谷幽兰外,繁花异草甚多,一时间童心大发,拉住两位师姐,点评崖边仙卉。

    练惊虹见小师妹十分有兴致,笑道:&ldqo;说起这些花草,六师姐菜是此中行家,小师妹要是能找出一样六师姐认不出的花卉仙草,就算我输你一个东道,帮你办件事;要是你输了,则也一样。&rdqo;

    宇文馨眼光一转,指着前面一枚刚起花蕾的花卉,笑道:&ldqo;六师姐,不如就请你这百花仙子点品一下这棵仙草吧!&rdqo;

    石锦云望了两眼,道:&ldqo;这是棵&lsqo;墨紫楼&rsqo;,花开时节是紫色。&rdqo;说完,说完伸手朝花园中一拂,随见那株芍药枝头摇动,繁蕊如珠,含苞欲吐,呈现出一片姹紫,转眼鲜花怒放,尽吐芳华。

    宇文馨觉得有趣,又连指三棵花草,都被六师姐说得分毫无差,心中越发佩服,不过却不愿意输了面子,目光一转,道:&ldqo;姐姐只认出一种,不算本事,要是能够认出所有的品种,才是本事!&ldqo;

    石锦云不慌不忙的道:&ldqo;芍药品种繁多,据花镜载录多达八十八种。花瓣或单或复,颜色不一。较为著名的也可以随便列出一二十种,你要是想听,我可全告诉你,就怕你不厌烦。&rdqo;

    练惊虹见六师姐全部说中,心头暗笑:&ldqo;小丫头今天终于上我这个大当。&rdqo;插口道:&ldqo;六师姐,不如你在五种花色中,各举四品,让我们的小公主见识见识。&rdqo;

    石锦云这时候见练惊虹心喜,也猜出她的用意,而且倒是存心卖弄,笑道:&ldqo;白色花者有&lsqo;晓妆新&rsqo;,&lsqo;银含棱&rsqo;,&lsqo;莲香白&rsqo;,&lsqo;玉逍遥&rsqo;。紫色花者有&lsqo;聚香丝&rsqo;,&lsqo;墨紫楼&rsqo;,&lsqo;宝妆成&rsqo;,&lsqo;宿妆殷&rsqo;。&rdqo;

    说到这里,她略一停顿,发现练惊虹大有激赏之意,而宇文馨则是目瞪口呆,精神一振,又道:&ldqo;粉红色花者有&lsqo;醉西施&rsqo;,&lsqo;怨青红&rsqo;,&lsqo;素妆残&rsqo;,&lsqo;效殷红&rsqo;。深红色花者有&lsqo;冠群芳&rsqo;,&lsqo;尽天工&rsqo;,&lsqo;赛秀芳&rsqo;,&lsqo;醉娇红&rsqo;。黄色花者有&lsqo;御黄袍&rsqo;,&lsqo;黄都胜&rsqo;,&lsqo;金带围&rsqo;,&lsqo;御爱黄&rsqo;,上述二十品种,俱珍贵可观,师妹也是此中行家,不知道我说对了没有?&rdqo;

    练惊虹笑道:&ldqo;六师姐在花卉上的造诣非同小可,与你相比,我哪里敢称什么行家,不如我我还拜你做师父了算了。&rdqo;

    说完转过身子,对宇文馨笑道:&ldqo;小师妹,愿睹服输,记着,你可欠我一件事情。&rdqo;

    宇文馨笑道:&ldqo;我道浅力薄,反正只能干些端茶倒水之事。不要说欠十一姐一件事情,就是十件事情又何妨?&rdqo;

    练惊虹笑道:&ldqo;某人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可是有一个本事通天的心上人,天下间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rdqo;

    话菜说完,就慌忙钻身到六师姐的背后。宇文馨一把没有打着,心中又羞又喜,哪里肯饶她,跺脚道:&lsqo;六师姐,你也不管管,十一姐老是欺负小妹,你也该帮我教训一下她!&rdqo;

    石锦云突然想起一事,拉住正打闹的宇文馨,正色问道:&ldqo;馨儿,明天就是师父到达之期,不知道你那罗大哥,是否还记恨师尊撵他出宫之事。&rdqo;

    宇文馨笑道:&ldqo;罗大哥英雄了得,怎么会对师父生气呢?再说了。。。&rdqo;话出一半,慌忙收住,面色一下红透了。

    练惊虹在旁拿手在石锦云脸上连羞,口中道:&ldqo;看来某人是有了大哥,忘了师父。&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