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天女散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众仙人见龙舞凤鸣,也齐声称妙。卫映雪在座上更是眼睛都看直了,心神皆醉。

    梅逸云毕竟见过一次,对罗衍笑道;&ldqo;本来尚有百兽献舞,只是今年仙客众多,惟恐野性未驯,惊扰仙宾,这才作罢,少公主这才令宫中侍者,将万兽聚集在后山深谷中,不令出来,不然,恐怕更要热闹。&rdqo;

    陆巧诗接口道:&ldqo;你就知道热闹,却不知道本山仙禽与万兽一直不合,平日倒还罢了,要是今日在仙宾面前打斗起来,岂不让公主难堪?&rdqo;

    罗衍闻言,心头倒是微奇,与宫中诸位仙人的法力神通,又何恐制服不了这些鸟兽相争?想必是其中另有其他缘故,所以才如此说法。现在虽然法力恢复得七七八八,尚可运用玄功,默察就里,但身是外客,此举一来失礼,二来难保不被主人警觉,倒显得有窥人隐私之嫌,想了一想,也就作罢。

    &ldqo;你们光顾着说话,连眼前的奇景也不看了!&rdqo;卫映雪这时候才回转过神来,对众人笑道,目光却丝毫没有离开场中。

    梅逸云刚要回话,只听一声玉磬,遥空清鸣,跟着只见海天尽处,先有无数光芒,作小半圆形往上放射,犹如道道金虹,直逼云天,转眼金芒渐强,东方渐渐露出一点半圆红影,随着波涛起伏,冉冉跃波而起,现出半轮赤红如云的红影,浮于海天尽头碧波之上。万道光芒,齐射遥空。空中仙云精虹,吃阳光一映,化为满天金霞。

    罗衍这才警觉,就在不知不觉中,整个仙宫已经升起至云霄之上,所以才有此异像。此时一轮明月本已西沉,受金阳一照,突然幻发出万道银芒寒光,与之争辉,海水受日月光华一照,整个海面齐焕霞光,天光水色,同幻奇辉。

    日月争辉,精光万道,相互对映,朗照云空,越发显得光怪陆奇,仙景无边。

    随闻一阵香风自天而降,满天花雨缤纷,徐徐飞落无数奇花,姹紫嫣红,五色缤纷,皆含苞欲吐,幽香细雨,沁人心脾。

    罗衍眼力高明,看出这阵花雨其实是从下而来,只是有人暗运仙法,改上为下,故显灵奇,心头倒有一丝不以为然,青曦宫如此排场,已非正经修道人所益,不过念头方转,才觉得其实亦是自家量小,他师门所在的霜华仙宫,不也是一样富丽豪华,艳绝仙凡?而且此时正是青曦宫六甲子一度的上元庆典,偶用仙法,点缀仙境,也不足为怪!看来对方倒是随心所欲,点尘不染;他自己却是斤斤计较,非修道人的心胸气度。

    只闻一声金钟响起,满空幽香越浓,万朵天花,齐齐开放,当中一朵丈许方圆的金色琼花之上,现出一位羽衣霓裳的红衣仙女,云带飘飘,乘风欲去,紧接着,随同众仙人目光到处,只见每朵鲜花之上,皆现出一名容貌美秀的仙女,看上去何止有亿万之众,一时间霞光万道,霓裳飞舞,不可名状。

    天花有大有小,若沉若浮,飘然空中,浑然没有拥挤模样。

    罗衍知道此法乃是道家壶内日月,袖里乾坤之术,与上乘佛门中一粟现大千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虽然也能勉力为之,但要作到这番自然,尚还力所不及。

    仙乐再起,琼管瑶笙,云萧锦瑟,金钟玉磬,缓缓而奏,众人侧耳一听,正是上古仙乐中的钧天广乐一曲。此曲共分九章,庄严肃穆而不失明快活泼,平和博大而又柔和飘逸,曲声悠扬,余韵万里。

    仙花中的诸位仙女犹如彩蝶般飘然起舞,只见霓裳翻滚,云带飘然,当中红衣仙女素口轻吐,一线悠扬悦耳的仙音从口中飘出:

    暾将出兮东方,吾槛兮扶桑;

    抚余马兮安驱,夜皎皎兮既明;

    驾龙輈兮乘雷,载云旗兮委蛇;

    长太息兮将上,心低徊兮顾怀;

    羌声色兮娱人,观者儋兮忘归;

    縆瑟兮交鼓,萧钟兮瑶簴;

    鸣篪兮吹竽,思灵保兮贤姱;

    翾飞兮翠曾,展诗兮会舞;

    应律兮合节,灵之来兮敝日;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

    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

    撰余辔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

    一曲既终,青光一闪,花中仙女齐齐失去了踪影,只剩下满天花雨,祥辉道道,朝地上落却,此时四周景色又恢复了原来模样,仿佛方才所见,只是南柯一梦,让人疑真似幻,莫辨真假。

    罗衍坐在席上,猛听风云破空之声,从东北方向遥遥传来,声势盛极,与诸位仙宾所驾云光不同,隐隐含这一股杀伐之音。

    罗衍心头一动,抬眼朝空中望去,初听来人风云破空之声,尚在数千里外,眨眼间,一片暗黄色的仙云已经驭空凌虚,乘风而来,晃眼飞到上空,云上现出百余名仙人,一个个各具奇态,看上功力颇深。为首三人,更是其中翘首。

    左首是一位红光满面,身材高大的道人,背插一根朱红色的珊瑚短杖,杖首发出一团凝若实质的红霞,闪闪生辉,右首则是一名清丽淡雅的妙龄道姑,肤色如玉,宛如凝脂,全身上下好似裹在一层淡淡的青白光华中。

    正中则站着一名金发紫眉,相貌古拙的中年男子,身着一件漆黑长袍,不时有星光在上闪烁,明灭不定,含笑而立,神态倒是十分安详。若非罗衍听出仙云破空之声中隐带三分杀伐之气,定然只会想到对方这群人仅是前来傅会的仙宾嘉客。

    来人一到青丘台前十余里外,就按下仙云,止步不前。右首那红光满面的道人开口喝道:&ldqo;岳老儿,你私立宫主,让一个小丫头继承青帝一脉道统,可曾问过我等同不同意?&rdqo;

    岳皓站起身来,冷冷道:&ldqo;青箩公主乃沧海神君遗腹幼女,又得乾坤日月令认主,她不继承道统,谁来继承?难道是你不成?!&rdqo;

    罗衍不知其中原由,低声朝梅逸云询问,才知道来人是青箩公主的叔父岳公远,当初曾与青箩公主之父沧海神君争夺青曦宫主者之位,被沧海神君施展仙法,囚困在万里之外的无终岭下,后来在岭下得到一部前古神明所留的道书连同几件至宝,法力越高,脱困而出,再次打上门来。

    此时沧海神君已经功德圆满,飞升在即,施展无边仙法,又将他擒住,因念手足之亲,只是警戒一番后,重新将他关在无终岭下,距此已经历时四十九年,他再次脱困而出,前来生事。

    岳公远知道宫中除去兄长外,胞妹岳梦云与万载灵木所化身的大长老岳皓法力也不在他之下,所以苦挨了十余年,等胞妹飞升紫府之后,就重新运用法力,破那封洞禁法,以求出困,更将那道书中的几中厉害法术炼成。

    不过他因为除去本宫的那老不死外,尘世间正邪各派,还有几位厉害人物,法力神通都不在他之下,所以又暗中勾结了宫中一些偏激之士,收为门下弟子,传授道法,满拟只要脱困而出,就能任意行事,为所欲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不过他破了禁制,脱困出洞,就见青曦宫内仙云飘飘,祥光冲天,知道正在举行上元大典,料知盛典一过,胞兄之女就算正式继承青帝道统,到时就是再用武力抢过来,也是名不正言不顺了,万难得到几位老怪物的认可,到时他的几样安排也就无疾而终了。

    所以他慌忙赶了过来,结果人刚一到,就见原本已经飞升紫府,成就大罗金仙位业的胞妹仙驾光临,坐镇宫中,光此一人,已是和他平分秋色之局,再加上一个老不死的和几位道贺仙宾,情知万难讨好,念头一转,心中立刻有了主意。

    当下哈哈长笑一声,道:&ldqo;既然大哥如此说法,那小弟倒想见识一下贤侄女究竟得了宫内多少真传,可堪服众否?&rdqo;

    说完手一扬,就有一片黄光脱手飞出,似急实缓,朝青箩公主当头罩了下来。

    青箩公主秀目精光一闪,正要出手。

    原本端坐在上首的岳梦云面色一寒,也不见有所动作,黄光突然一下消失在空中,无影无踪。

    岳公远面上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道:&ldqo;七妹已经位列仙班,籍注长生,怎么依然还是原来那火暴脾气,愚兄就是有千般不对,也不会与贤侄女为难,此番只是一试贤侄女功力深浅,七妹出手作什?&rdqo;

    太微真人站起身来,哈哈笑道:&ldqo;道兄要知道令侄女功力如何,请稍待半日,今日午时,你我两家千年之战,势在必行,到时候你我在旁观战,不就知道深浅了?!&rdqo;

    岳公远鼻中冷哼一声,道:&ldqo;败军之将,何足言勇!&rdqo;

    太微真人面色一变,故意装出不悦神色,皱着眉头,扭头回答道:&ldqo;你我都是令兄的手下败将,不如你我现在比画一番,看看谁高谁低如何?&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