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过眼云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姜鸿在两人前方现出身形,足踏金霞,傲然而立,手中金乌玄刀斜指长空,一道道玄光从刀中直射云霄,顿将云层冲出一条云弄。

    百战神君双手一抖,怒声道:&ldqo;咱爷儿俩再来!&rdqo;,话音一出,唾液横飞,浑然忘记了足下仅有脚趾头高下的同伴,宛如小山的口水顿时喷在玄鹤道人头上,虽被玄鹤的护体玄罡所挡,没有及身,但整个人也像包裹在水中一样,一股腥臭扑鼻而来。

    玄鹤真人知自己同伴是个混人,也顾不得计较,忙身形一晃,飞出百丈开外,脱离那口水范围,衣袖一挥,飞出一个透明光球,向谷中那小畜生裹去。

    光球一出,便停在空中,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姜鸿一见,忙大声叫道:&ldqo;师妹小心,万万不可看那东西!&rdqo;百忙中将手一指,飞出一片红霞,向光球卷去。

    &ldqo;小子,看斧!&rdqo;百战神君右手挥出,手中巨斧毫光重起,疾轮过去,斧刃长约千丈,重如山岳,顿时在洋面激起一阵狂风巨浪。

    姜鸿见他用巨灵玄功幻化身形,以力取胜,却也不惧,长啸一声,身刀合一,化成一道万丈玄虹,迎头击去。就于两兵将触之际,玄光微微一错,避过斧光,直向百战神君头颈袭去。

    &ldqo;好小子,来阴的!&rdqo;百战神君身前乌云一扬,档在前面,怎知玄光宛如灵蛇,让过乌云,原势不变,依然向他头部电射而来。

    &ldqo;哼!&rdqo;百战神君身形虽比平日大了千万倍,却依然灵活异常,巨斧脱手而出,凌空一个回卷,反向玄光追去,双手持盾,照着玄虹拦腰重重击去。

    一声闷响,玄虹顿然被荡开千余丈,黄光一闪,百战神君顿时隐去身形,凌空现出一面巨大光墙,横旦天地,乌黑如漆,只见当中现出无数漩涡,根根蓝色光刺,从中疾射而出,一时间电掣虹飞,箭雨连天,咄咄有声,齐向当中光虹射去,如同无数支羽箭射向一条若大巨龙,巨龙身后更有半轮彩日扑哮而来。

    金乌长虹陡然缩成一个亩许大小的光轮,中心射出万道豪光,夹着点点金星,迎着小丘一般的巨斧一撞,如同皮球一样,凌空弹起千百丈,巨斧重被弹开,而千万根蓝色光刺,却如影随形,也跟着凌空一个大转折,往天空急射而上。

    光轮一至空中,便悬空不动,当中飞出一个个朱红光球,迎上追来的蓝光箭雨一压,立将蓝色光刺挡住,一时之间,相持不下,只见下方是一片蓝色光海,内有无数光刺向上疾射,上方有无数红珠在光刺上来回跳跃,此起彼伏,晶芒四射,激发出无数流光异彩,顿成奇观。

    玄鹤真人见同伴施出压箱子的绝活,知道胜负只是迟早的问题。自己对上的那小畜生,却滑溜异常,边打边退,慢慢往谷中山洞缩去,而所放的那个摄魂珠,却被那片红霞卷住,顿时失去了摄魂唤魄的效用,只得用它敌住那片红霞,另打主意拿人。所幸自己碎玉钩一出,那道蓝光光华就渐渐黯淡下去,已经显现出不支之势。知道那小畜生空有异宝,但功力不够,根本不能发挥其妙用,再过片刻,那道蓝光就将被钩光所破,落到自己手中,只要略加祭炼,与碎玉钩合用,立可抵御天劫中的诸天真火,安然度过这次四九天劫。一想到此,心中越发高兴,用手一指,钩光顿时大盛,将蓝光包裹其中,只见那道蓝光不停左冲右突,都不能逃离翠虹包围。那小畜生面上更是惊慌失措,不停往空中连招,欲将蓝光收去。哪里肯容,伸出枯瘦如柴的手张,凌空虚抓,应指飞出五道黑烟,宛如灵蛇,向小畜生卷去。

    那小畜生一见黑烟飞出,忙从身上飞起一片暗淡无光的金霞,护住身子,双足一顿,投到蓝光之中,抢了法宝,身宝合一,往洞中飞去。玄鹤真人哪里肯舍,翠虹黑烟舒卷开来,直追而去。刚追进洞中,玄鹤真人心中突起警兆,只见一片极亮的紫色光霞闪了一闪,万道金光雷火从洞中飞出,电舞虹飞,直打而下,玄鹤真人见是乾天元阳神雷,忙双肩一振,飞出一幢青霞,护住身子,只听一阵霹雳连声,万道雷火打在青霞之上,青霞荡了几荡,连人带着霞光飞退百余丈。

    玄鹤真人到空中方止住了退势,只觉心灵一震,自己以身相合的那柄碎玉钩顿被人切断了真元,断去了联系,忙往下望去,只见那道蓝光陡然大盛,一下将翠虹反裹其中,小畜生现身洞中,右肩一摇,飞出一道朱虹,迎着翠虹一击,轰然一声,翠虹顿现出原形,化成一柄尺许长的碧绿玉钩,落在地上,精芒四射。玄鹤忙全力一收,以为这类心灵相合的法宝,还能收转回来。

    怎知自己方一发力,玉钩重又化虹欲腾身飞起,那小畜生手脚更快,扬手飞出一个漆黑圈子,应着翠虹一套,翠虹一闪,就消失在那圈中,一切心灵联系全数切断。而空中那朱玉短枪迎着蓝光一合,一声轻鸣,化为一柄方天画戟,落在那小畜生手中,戟身颜色也为之一变,通体锈迹斑斑,顿时失去光华,就连顶端那蓝光也凭空消失大半,只剩小半零星的影子,看上去残破不堪。

    玄鹤真人这才认出那蓝光来历,乃是上古蓝田真人所留炼魔至宝,妙用无穷,那小畜生分明就将它炼到分合由心的地步,哪里在自己碎玉钩之下,只是故意装成不敌,放出一半迎敌,暗中设下圈套,乘机抢了自己法宝。玄鹤真人一生纵横天下几百年,一时不察,一错再错,连吃大亏,岂肯罢休,怒火上涌,正欲拼舍几百年修为,也要将这小畜生碎尸万段,击散魂魄,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玄鹤真人心一横,正欲施出反七煞搜魂追魄大法,一举除去眼前这小畜生。突然之见,一道经天白虹在空中闪了一闪,只闻一个低沉的声音道:&ldqo;两位道友暂且住手,容老夫一言如何?&rdqo;

    董无垢一听声音,面色大变,在洞中微微一晃,隐去身形,往岛前上空那片蓝色光海中一穿而上,投身在那金乌色的光轮中,口中轻呼:&ldqo;师兄,快走,北海的老怪物来了!&rdqo;也顾不得多说,手中取出一片灵符,微微一扬,一道金霞冲天而起,当中裹着两个与师兄弟二人一模一样的身影,往二天交界处疾弛而去。同时将手一扬,飞出一片淡淡银霞,圈在身外,将两人隐去身形,并给师兄一个眼色,示意不要开口。

    那道经天白虹见自己话还未说完,水云门下的两个徒弟就起身开溜,看样子是准备到二天交界处,用来乾元天罡遁法,一走了之。分明是早得其师指教,根本不卖自己这个面子。既然撕破脸皮,那也更好,还少费口舌,哪里肯放,白虹一擎,也破空追去。

    原先二人见白虹一搅合,水云门下话都不说就望空而逃,分明是识得那人的厉害,欲追也是来不及了,只得收了法宝神通,略为商谈两句,就往西南飞去。

    董无垢与师兄隐身空中,见几人走远,这才笑道:&ldqo;北海老怪物被师傅所留灵符引走,我们也快走,等他发现上当后重新回转,就不好办了,只是可惜了师傅的这张隐身符。&rdqo;

    姜鸿道:&ldqo;北海的老怪物?难道是北海三老?&rdqo;董无垢笑道:&ldqo;不是他们,还会有谁?方才来的这个还算客气的,如果换成其他二个,恐怕早就先拿人,再说话,那只老鹤儿恐怕就要倒大霉了。&rdqo;

    姜鸿道:&ldqo;他们来此又是何故?&rdqo;董无垢嘻嘻一笑,道:&ldqo;我们收拾东西快走,路上再说,师傅的这张隐身符可支持不了几个时辰,如果少了它,定被那老怪物用天听地视之术发现踪迹,到时候想跑都跑不掉了。&rdqo;

    姜鸿见师妹如此说法,也就依言回到岛上,略微收拾东西,就启身上路,因洞口师尊禁法尚在,惟恐他人到此误伤,又在山壁上留下:&ldqo;此处有风雷封洞,擅闯者死&rdqo;几字。

    千年前的旧事在罗衍的心头浮现出来,他才记起前世的种种经历,他与师妹离开此岛后,又发生了多番波折,未能按师尊所说,拜入浩然紫气宗门下,反惹上许多仇家,在万分紧急之时,被西昆仑绝顶隐修的两位前辈真仙所救,后蒙恩垂,与师妹一同拜入门下,成为紫府传人,后来又因助玄极真人飞升,一时不查,将数千里地域化为劫灰,他为弥补此过,才拼舍多年修为,施展玄门无上仙法,将那千里死域修复还原,本身则仅剩一丝真灵,化为蝼蚁,再世修为,历转九世,再成人身,才有了此生的一切。

    回想师门恩重,三位师尊本早已经功行圆满,为他之故,又多留人世近千年,等他重新归入师门,心头更是感激万分。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