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节外生枝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罗衍见那团冷光色彩明灭变换,瞬息万千,料知是奇珍异宝,但又无计可施,反正他身中唯一只有两三件法宝,惟今之策,不管三七二十一,惟有用龙犀环宝光挡上前去,学人家&ldqo;一力破十会&rdqo;一样,来个&ldqo;一环破十宝&rdqo;。

    他虽然已经入门三年,但除了平日的打坐炼气外,少有与人动手的机会,若要清楚地说,他这三年中总共才出手三次,其中一次还是对付那化虹飞起的三绝神剑,现在,他必须将这三年来的所学,融会贯通,以应付现在的局面。

    他虽然平日修炼十分勤奋,但其实是迷迷糊糊,不求甚解,因为他所求的&ldqo;天道&rdqo;是无影无形,看不见摸不着的,可是现在这一番决斗,他清晰地感觉到一些奇异的东西,也是恩师无法言传身教的,就如同写字作画一般,笔力的轻重缓急,是因人而定的,是纯属意会的东西。

    现在他整个人虽然充满了昂扬的斗志和生计,灵台方寸间圆满无暇,宛如一颗智珠,活泼灵动,一切自具自足。现在他清晰地知道,要与对面这位仙家圣地最杰出的少主一较高下也好,拖延时间也好,唯一制胜之机就在手中所持的这柄宝戟上。

    他只有完全控制住戟身所蕴藏的太阴太阳二气,与他门内的&ldqo;太乙心诀&ldqo;融为一体,全力发挥出此戟的神妙功效,他才可以随心所欲,撑过这接下来的攻击。

    现在他已经能将血战天戟分合由心,各自发挥日月罡煞之气的妙用,但都是各自为战,少有融合,要是他能更进一步,能人之所不能,做到阴阳合一,将太阴月华与太阳神罡合为一体,岂非天衣无缝?就算没有多大的胜算,但至少也不至于输得太难看。

    像罗衍这等功力的修道之士,只要在脑海中思量,想通某一个关节,就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做出心灵修为的突破,就如同禅关苦坐的高僧大德,只要想明白了某一个关键,再凭自身原本累积的智慧功行,就可作出自身的突破;或者就像书画大师一样,只要心头想得到的物状画像,均可气韵生动地描绘出来,创造出绝世佳作。

    这其中牵扯着世间颠扑不破的至理,惟有平日的积累,才能作出心灵修为的突破;惟有心灵的突破,才能进入一个崭新的天地。修道二字,本来就是一个知行合一的过程,罗衍则如同一匹暂时失去记忆的老马,走在他平日已经走过无数遍的道路上,他虽然自身并无所知,但内心深处,他原本的记忆依然没有消失,只是隐藏起来,无法发挥其效用,惟独只有等他突然回想过来,那才是他真实的自我。

    罗衍思路回到了手中的长戟之上,阴阳相合只是发挥其威力的最好法子,但阴极阳生,阳极阴生,岂不也是一样?刹那之间,想出了一个全新运用手中宝戟的法门,而这套法门则是完全建基在手中宝戟的特性上的。这一瞬间,他清晰地知道,他已经胜算大增,不再由青萝牵着他的鼻子走了!

    &ldqo;轰&rdqo;地一声雷鸣巨响,天地皆惊,万道金蛇乱闪,天际一下黑暗了许多,雷声过后,万道金光电蛇不往外射,反而往中汇集在一点,在万里碧空之上,形成一个车轮般大小的光团,边上射出长短大小不一的紫青光芒,纵横交织,向下疾射而下,快如流星,斜斜化过天际,往两人所在之处飞堕而下。

    光球距离罗衍所在高空百余丈高下,只听&ldqo;波&rdqo;地一声轻响,光团突然停了下来,从中裂开,化为一朵亩许大小的金色祥云,光芒万道,照耀四野。

    云中现出三人,当头是两名长身玉立的红衣少年,一个背插双钩,一个手扶金钺,中间站着一位十六七岁的羽衣霓裳仙女,雪肤花容,美秀入骨,气度高华,凌空而立,越发显得丰神绝世,仙姿绰约。

    人还未到,仅是将玉手一扬,飞出一片薄如蝉翼的轻霞,就在那间不容发之间,挡在双方朝前冲射的宝光之间,那团指头大小,形若如意的冷光首先撞那片薄薄的霞光之上,只听叭的一声极为清脆的爆音过处,冷焰突然爆炸,化为亿万精芒,四下飞射。四周青云顿被震散,化为满空烟雾,一时间犹如惊涛骇浪,风起云涌一样,由中心朝四外震荡开去,当时就空出了数十亩方圆一片的云洞。

    只见当空那片薄薄云霞虽然仅有淡淡一层,但巍如山岳,纹丝不动,万道精芒打在上面,空激起千层霞影,泛起层层涟漪,任由光华电旋星飞,却根本不能撼动分毫。罗衍这才知道厉害,他纵使有龙犀环至宝护身,那团冷光虽然不一定能够冲破身外的无量星光,伤害于他,但因为体外宝光与他心灵融为一体,这一震之威,定然让他心灵失收,失去主宰,到时青萝隐于空中的那七色仙剑顿然能破环而入,将他制服。

    到时只有输得干干净净一途,不仅师门蒙羞,也必然让师叔的巧计无从施展。

    &ldqo;姑姑?!&rdqo;青萝公主一见空中之人,心头大喜,不禁开口惊叫道。

    &ldqo;岳道友不在那灵空仙界享受清福,以大罗金仙之身降临凡尘,难道也是为这千年之约而来?&rdqo;太微真人一见来人,长声笑道。

    他刚才从掌教师兄所传书信中知道此事,虽然信中尚未道明究竟所来何人,但他心中却是知道十有八九就是这位故人。不过此时心头微奇,灵空天界不比凡间,非等到日,不能预先推详,师兄师姐就算与老和尚几人合力,也万无这样本事,事前就算出天界的举动,难道师兄是接到天界所颁来的天书玉敕不成?

    &ldqo;道兄要在我故居无风起浪,大展手脚,乱来一通,我不下来,岂不正顺了你的意吗?&rdqo;空中那仙女含笑道。

    &ldqo;七妹何需担心,有为兄在此,太微小儿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折腾不出什么名堂来!&rdqo;青光一闪,仙云中立刻多出一位身材枯瘦,青衣长须的道人,相貌古拙,浑身上下青气缭绕,仿佛整个人都是一片青色。

    &ldqo;大哥不明白此中原委,这次倒上了太微道兄的大当,其中详情,等我容后与你分说。&rdqo;那仙女手中金光一闪,满天青云顿然一收。

    罗衍见四周光华一亮,眨眼间又恢复了来时的模样,知道这次比斗,应该就此作罢,心念动处,收转体外护身光华,重新化为一枚铁环,套在右手中指之上,朝师叔所在,飞了过去。

    太微真人见状,哈哈一笑,道:&ldqo;既然仙子下界,故人重逢,贫道也不打搅你们叙旧,不如我在天刑台上相候,顺道传授一点道法与我这不成器的师侄,等明日午时,我们两派,再一分高下如何?!&rdqo;说完也丝毫不理会对他怒目而视的那青衣道者,一拉罗衍,化为一道金光,朝东北角投去,一晃就没有了踪影。

    罗衍见这位师叔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行径希奇古怪之极,心中越发弄不清楚这位师门尊长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见此时太微真人与来时凌空飞渡略有不同,足下涌起一道金光,带着他朝前飞泻而去,瞬息千里,片刻间就来到一个荒寒所在。

    见前面尽是一片极平坦的黑色石地,寸草不生,当中突起六根圆形石峰,其高千万丈,石黑如漆,远远望去,好似六根通天巨柱,屹立云天,六柱高下大小不一,犬牙相错地钉在地上,气势磅礴,形式险峻,石柱尽头,横放着一个巨大的长方形石台,色为朱红,与周围色泽迥然有异。大风吹过,石柱间立起阵阵奇异声响,犹如千鼓齐鸣,好似有千军万马在中冲杀一般,声势甚是惊人。

    太微真人将金光一按,泻落在那朱红色的石台前,对罗衍笑道:&ldqo;小子可还记得这个地方?&rdqo;

    罗衍抬起头来,只见当头石台壁立如山,雄伟万分,四周六根巨柱石峰,直指苍穹,人立其中,宛如蝼蚁,心头顿然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迥然没有了寻常仙山圣地中的&ldqo;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rdqo;的心境,而是泛起了沧海一粟,天地微尘的渺小情感。

    罗衍定了定神,摇头道:&ldqo;弟子愚顿,对前生之事仅知一二,尚不记得这个地方。&rdqo;

    太微真人笑道:&ldqo;那你对此地有什么感觉印象?&rdqo;

    罗衍望了四下几眼,回答道:&ldqo;弟子只觉得此地给人一种巍峨萧杀之感。&rdqo;

    太微真人仰首望向乌云密布的苍穹,淡然自若道:&ldqo;此地乃太古时颛顼圣帝诛杀天下妖邪与罪臣逆贼之所,是故杀气尤重,万年来尚未化尽。此地本有七柱,有锁魂定魄之效,无论来人有天大神通,只要被押于这石台上,一斧斩下,元神魂魄,立刻被这七柱锁住,万难复体重生,千万年中惟独只有古神刑天,一念感天,死后复生,持斧斩断一柱,脱困而去,所以帝思其过,才将此台废弃不用。但此台凝聚了无数凶戾毒煞之气,所以方圆三百六十五里之内,寸草不生,更无鸟兽虫蚁敢来,倒是一个打架的好地方。&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