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惊鸿一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罗衍见自身虽然无恙,但反被敌人困住,暗中寻找门户,僵持了一阵,罗衍见自家光幢过处,那六面黑云就向后退让开,才知黑云一定被自身所用三宝所克制,一下明白过来,因为月牙与朱虹都与那片黑云相持过,但丝毫不起作用,那唯一就是护身的龙犀环是其克制之物,收回月牙和朱枪,笼罩在护身光幢之外,一面一指龙犀环,朝前激冲,只见电旋星飞,星光祥光立刻冲开一条光弄。

    洞玄子见他看破虚实,连忙左手中指一弹令牌,同时咬破舌尖,满口鲜血喷将出去,便有数十百道红丝箭一般往六外飞去。

    罗衍只见眼前一亮,底阵上空,有无数红丝飞落,纷纷没入六外暗影之中。知妖人又在催动魔阵,行法暗害,不由加了几分小心。果然寻思未已,眼前倏地一亮,身外六面太阴神幕全都不见,所有妖云浓雾一齐消逝,阵中变成一片灰黄之色,仿佛黄昏时光景,不似先前黑暗,却看不出天日景物。倏地又现出许多赤身妙龄男女,赤条条一丝不挂,在离身数十丈处舞蹈起来。一会变得越紧越多,将两人团团围住,上下旋转,颠倒错综,丑态百出,备诸妙相。

    罗衍知是魔教中最厉害的天魔摄魂舞,休说为它所动,连运用强制之法,闭目不视,都要堕入术中。不过倒不放心上,他素修师门心法,心神坚定,任它千般丑态,也能视如无睹,仍加速疾飞,一指龙犀环,化为百丈精光霞彩,飙飞电转,朝黑云猛冲而去。

    星光祥霞猛射在黑云上面,竟是异常坚韧,阻力绝大,心中还有几分愁急,星光飙轮电转,连旋百十圈,猛听声如裂帛,哧地响了一声,黑云依然绝依旧横亘前面,将路堵得死死的,连一丝空隙都无。罗衍心中大喜,知道妖人的玄阴天幕已经被龙犀环宝光冲破,再一口真气喷到龙犀环上,霞光越发强盛起来,紧接着光霞潋滟中,裂帛之声响个不绝,黑云转眼就化为无数丝缕,六下飘散,漫天黄烟中,赤身妙龄男女的舞蹈也为之一顿。

    罗衍将手中朱玉长枪化为一道极强烈的朱虹光,斜射下去,穿过赤身男女身上,黑烟一闪,邪法立破,就地一滚,各现原形。一时雪肤花貌,玉骨冰肌,全都化为乌有;变成十余条身高丈许,绿发红眼,血口撩牙,遍体铁骨嶙峋,相貌狰狞的赤身男女魔鬼,厉声怒叫,齐向洞玄子反扑过去。

    洞玄子一见不好,知道敌人势强,本身神魔反伤自身,连忙将手中妖幡连摇,飞出一股黑气,朝前迎去,众恶鬼立被裹住,身便暴缩,一阵手脚乱挣,怒声怪叫,挥臂欲抓,洞玄子咬破舌尖,张口喷出数十团血光,当头打在恶鬼身上,只见血光过处,恶鬼立化为十八道黑烟,往幡中投去,迅速异常,转瞬立尽。洞冥子在旁,更是倒转剩下三面玄阴天幕,挡向前去。

    罗衍见妖人阵法虽然没被全数破去,但效用已经失去大半,前方更现出了中枢法台,两个大敌正在手忙脚乱地行法抵御,心头越喜,也恨极两人,扬手就是太乙神雷连珠朝法台上打去,一面将朱虹和银月朝两边围上,胸前龙犀环发出百丈星光,直冲了过来。

    洞玄子一见,情急之下,忙将右手一挥,怪手化为一只数亩方圆的大手,朝龙犀环挡去,罗衍先前已经见识过他这怪手的玄妙,与师姐元神幻化的灭魔神掌有几分相似之处,但威力远逊,一指龙犀环,也化为一团十余亩方圆的金光,电卷而去,两者方一接触,满空顿时响起连绵不绝的金铁交触之声,火光六射,金星乱舞,立刻斗了个不相上下。

    洞冥子在旁,见师兄虽然敌住这生死大敌的龙犀环,但左右两边一道银虹,两道寒光合围上来,万般无奈之下,情急智生,收转玄阴天幕,护在身前。怎知罗衍立意除他,早暗中分化出两道银光,朝他前后左右齐围上来,洞冥子方一摇手中妖幡,飞起一团五彩霞光,挡在前面,只觉胸前一寒,两片银月交剪飞出,将他身体分成死截,人也立刻痛死过去,情知不好,连忙一纵妖光,飞出元神,用化血遁法逃走,一闪没有了踪影。

    罗衍复将几件法宝合围上去,扬手一道雷火打去,洞冥子残体在星光宝光中顿时消灭得干净,就连法台也打破大半边。

    洞玄子毕竟功力高深,见师弟惨死,几样法宝又同时攻了上来,知道万难抵御,连忙将手一招,收转未破的三面玄阴天幕围绕身侧,又用怪手挡在头前,朝前猛力冲去,任是罗衍法力不弱,法宝厉害,也被他洞穿出一条光弄,逃出包围之外,化为一道黄烟,直投洞壁山石中,转眼消失得没有了踪影。

    罗衍见追赶不及,也才作罢,运转龙犀环,将妖窟洞穴扫荡一翻,又施展移山倒海之法,运山石将洞穴全数添满,这才收去法宝,取出妖孽落下的几件法宝,朝东瀛别府飞去。

    人海没到,就见六女迎接上来,迎回仙岛,说完经历,几人才知道就里,席见罗衍见堂中多了一紫衣妇人,却是未曾见过,料知应为六女之母,正要开口礼见。

    此时黄木老人听罗衍说完,正要道谢,见其弟好似呆呆出神,心中一动,笑道&ldqo;二弟难道海有什么顾虑吗?&rdqo;

    &ldqo;我曾经听恩师略说此事,不过来时匆忙,也未细听,所以听罗道友说起墓下尚有他人,才一时失神。&rdqo;黄锡目光朝罗衍三人这方瞟了一眼,含糊道。

    &ldqo;这三位道友如此面生,莫非是从外界至此?&rdqo;紫衣妇人会意过来,朝三人含笑问道。

    秀玉在侧,笑道:&ldqo;娘,你不知道,罗大哥他们可厉害着呢,不仅能够轻易通行外界那层前古混元真气,而且还帮我们一起诛杀了那只经常来捣乱的千年星蜍,所以我们才有机会一道回来观礼,不然,大姐与二姐还得留在岛上,以防这妖怪又来捣乱!&rdqo;

    一直没有说话的秀兰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ldqo;小妹说了这么久,也不替娘亲和罗大哥引见,一点都没有做主人的样子,亏你还常说长大懂事了,原来还是那个老样子。&rdqo;

    秀玉扭头过来对四姐狠狠瞪了一眼,面上绯红,回口道:&ldqo;你难道不是主人?怎么不见你引见?你还好意思说我!&rdqo;

    秀琼这才对罗衍,明珠,王少书三人引见,原来这紫衣女子是六女之母紫芝夫人,负责掌管这东瀛门户,已经历时几百年。

    紫芝夫人等见礼之后,对三人笑道:&ldqo;三位道友远来不易,幸蒙光降,实是前缘。此地自从万年前共工与祝融相争,撞倒不周山天柱之后,天地就彻底分离,不再相连,这里也因为天地间仅余的几团前古混元真气中的一道落下,将此地笼罩,隔离在诸天三界之外,再加上这里远离中土数十万里,凡人为海中恶浪所阻,固不能到。便是修道之上,近万年来,也只有百余人来过此地。所以故少有人知道,人间更是无人听闻过这里。&rdqo;

    紫芝夫人说完,随令侍女设下宴席,请三人上坐。

    突然之间,天际云霞飘飘,旌旗隐隐,一阵若有若无的仙乐从天际飘来,罗衍抬眼望去,瞥见一片极轻微的祥云横空而渡,由斜刺里高空中飞来,往正东方飞去。

    那片祥云飞得又高又快,宛如薄薄一片彩色轻烟,在当头高空苍穹之中一闪即过。如换旁人,必不在意。罗衍近年法力大增,又从师姐口中知道了各门各派的道法特长,越发长了经历。见那彩云看去薄薄一片,又是逆风而渡,聚而不散,飞得那么高,以自己的慧目竟不能透视云上,断定不是寻常人物。

    罗衍转头望去,见座中诸人,都若未见,一时心动技痒,功凝双目,暗运玄门&ldqo;天视地听&rdqo;之法,朝祥云中望了过去。

    只见祥云中烟光滚滚,簇拥着一队人马,朝天际飞去,当头是四位秀丽如仙的宫装少女,各持一盏白玉宫灯在前引路,后面是八位身穿青色莲花短装的垂髫童子,个个生得粉装玉琢,手捧各种乐器,跟随在后;当中六条天龙,颜色各异,周身皆放毫光,足涌彩霞,拉着一架通体金光灿烂,形制精雅的车舆,凌空而行;后有三十六名青年男女,一身白衣,羽衣星冠,云鬓风鬟,仙姿绰约,都是万般美艳,年纪也差不多,手持宝扇金钺,鱼贯其后。

    整队人马四周烟云缭绕,流光幻霞,虹飞异彩,前拥后逐,声势浩大,转眼就横空而渡,一晃无踪,空中那若有若无的仙乐也逐渐逝去,只闻一丝异香一闪而逝。

    蓦然那车舆中的碧玉窗隔,被人推开,一只洁白如玉的柔荑,探了出来,紧随着一双清澈如水,璀璨如珠的秀目,朝外望来,正与罗衍的目光迎了个正着。

    罗衍只觉那双秋波亮若郎星,冷若寒冰,自具一种清华高贵的威仪,令人不敢逼视,虽然仅是惊鸿一瞥,但却深深烙印在他心中,没世难忘。

    就在一刹那间,罗衍心头不由得自主地想起了师姐董无垢的绝世容颜,不过转眼间心头却浮现出了昭华的俏脸,

    罗衍见此气度排场,心头大为惊讶,难道修道之人,也讲究人间帝王一般的排场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