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一步登天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董无垢见他在仙云防护之下,依然受魔法感应,忙伸手过去,不料他自家法宝甚是灵异,也生感应,自行发动,这才放下心来,吩咐道:&ldqo;按你平日功课那样,凝神归元,可保无恙。&rdqo;罗衍这才默运玄功,守护心神。

    董无垢说完就先将一件护身宝物发出,隐在身下,盘膝坐在彩云上,将北冥古琴横放膝头,伸指在弦上挑了两下,只听&ldqo;咚&rdqo;地一声轻响,银光顿起轻波,涟漪阵阵,整个明镜瞬间碎裂开来,化成无数流萤,四下飞射。

    此时飞星老怪口中冷哼一声,蜡黄的脸色泛起丝丝血色,也不见动作,空中那片巨灵神掌重新击下,掌心更化为血红之色。摇影更是影子晃了一晃,就不见了踪影,而五颗星光却越发明亮起来。

    紫衣侯赵原将手一挥,手中多出一面青色小旗,化成一道青光,飞天而起,将旗满空乱指,每指一下,就有一片青色光云从旗中飞出,数个来回间,天空就布满了百余朵青云。

    铿!琴声一起,尽是杀伐之音,宛如九天雷霆,天崩地裂,声势骇人听闻,弦中也飞起数百道霹雳闪电,狂风暴雨般地向空中打去。

    对面三人心灵同时一震,势头不由得同时一缓,各将手一指,先是一张巨大的手掌挡在前面,当前一照,电光顿弱却了许多,五色星光在轮空一转,闪电倒自相纠缠在一起,化为一股百余丈粗细的巨龙,紧接着青云向下一压,大手一捞,光珠一合,电光顿被破去。

    &ldqo;贱人,还我三弟性命来!&rdqo;赵原首先当头飞下,突然只见银光一亮,来人就在眼前失去了踪影,连带山崖也一同不见,满天下上,化为一片银海,回望虚空,只见远远各有一点白光,正是飞星和摇影足下遁光,只是隔得甚远,心中一惊,忙全力向空一招,一条紫龙从银光中破空而下,落在衣中。知道定是中了敌人缩地成寸之类的法术,忙停了下来,暗中巡查门户,却又一无所见,连用几次法宝,向空中打去,想将银光震散,并无用处,遥望左右各有光华雷声闪动,本以为两人法力高强,尤在自身之上,定能破此法术,但见光华闪了几闪,人还在原地,忙传声唤去,怎知隔了半天,也无应答,无可奈何下,只得朝左边一人飞去,想汇合在一起,再打主意。

    罗衍见师姐琴中所发光华被来敌破去,心中一急,正要开口,空中银光大亮,立将三人圈在其中,师姐也收去古琴,立身而起,衣袖一拂,银光立刻隐去,满空飞舞的光华也齐齐收去,而三人也失去了踪迹。

    董无垢催动足下仙云,飞到山崖洞前,开口道:&ldqo;道兄如今大劫已过,飞升在即,不如随我到山顶暂避,躲开这几人如何,小妹功力浅薄,不能尽数将他们逐走,只得略施小计,将他们困住,不出三日,他们就将脱困而出,那时再寻道兄麻烦,恐怕更是难当。&rdqo;

    孤云老人忙开口道:&ldqo;多谢仙子恩意,那老朽恭敬不如从命。&rdqo;说完口角略张,一点银星从口中电射而出,迎风便长,化为一个三尺高的小人,装束打扮与石像一个模样,只是小上了许多。刚一出现,就将手一指,石像就往地中沉下,只听一阵异响,眨眼就沉下数百丈,约过半响,声音才停止下来,小人再将手一合,地面顿时恢复了原来形状。

    董无垢足下仙云略为舒卷,就将小人连同那白衣女子一同裹住,向来路飞去。途中方互道姓名,罗衍见那叫柳青衣的少女虽然面身疲惫之色,但依然掩盖不住眼中的新奇惊讶之色,不时拿眼四下张望,看情形和自家初上山时一模一样。

    仙云一到了上空的寒云中,速度骤然慢了下来,罗衍见方才那几个敌人转眼就不见,忙向师姐询问是什么缘故,董无垢才笑道:&ldqo;若是论法力,愚姐胜不了他们多少,只是他们不识我琴中奥秘,心志暗被我琴音所制,所以才被困在我那太乙神光之内。三日后他们脱困而出,定不肯善罢甘休,只是寻我们不着,定然飞到二天交界之处,等杜道友仙云飞起,再行抢夺。所以眼下之策,最好就是杜道友在我宫中修养一日,就行飞升仙去,本门有大还丹和琼浆玉露,可补道友抵御乾天神雷所耗真元,一日静养,道友当可复原,不知道友意下如何。&rdqo;

    最后几句,倒是对孤云老人所说。孤云老人一听,大喜道:&ldqo;多谢仙子成全!&rdqo;

    仙云穿破云带,向山顶投去,转眼之间,就在一块凌空飞出的山石上停了下来,石上盖有一座六角亭子,朱玉为柱,翡翠为瓦,雕栏玉砌,景色灵奇至极。

    亭中有一墨玉圆台,当中早摆放有几盘奇珍异果,其中还有两个火红色的蓝田玉实,尤为耀眼,董无垢笑请两人在栏边坐下,自身也坐在对面相陪,笑道:&ldqo;此石乃本山灵脉出口之一,与道友颇有补益,故此倒不邀道友进宫一叙,失礼之处,还望道友见谅。&rdqo;

    孤云老人一到亭中,就觉一道清凉浑厚的劲道从足下传来,知道自家功法也被来人看破,心中越发敬佩。董无垢一边拿起桌上那两个玉实,递到两人手中,一边伸指向亭边所悬金铃一弹,只听一声脆响,转眼间一朵白云从宫中飞起。

    罗衍见柳青衣自从到了亭内,也不肯坐下,只是站在孤云老人身侧相陪,更不敢伸手去接师姐递过的东西,一副拘束万分的模样。

    董无垢连递两次,柳青衣都将手牢牢缩在身后,光拿眼睛望着孤云老人,董无垢伸手一招,一股无形大力顿将她拉到身边,硬将玉实塞到她手中。

    罗衍一下笑了起来,道:&ldqo;师姐真是霸道,还有硬给人东西的道理。&rdqo;

    董无垢笑骂道:&ldqo;你以为天下间个个都是厚脸皮,一见有了好处,就连忙伸手,惟恐自家吃亏。&rdqo;

    孤云老人在旁连忙说道:&ldqo;青儿,既然前辈恩赠,还不收下。&rdqo;柳青衣这才跪了下来,接过果实。

    董无垢望了她两眼,笑道:&ldqo;小姑娘不必多礼,你今日真元亏损甚巨,形神皆疲,我这果子,你倒是非吃了不可。&rdqo;说话间,南宫姐妹在亭外现出身来,奉上琼浆。

    柳青衣见主人如此说法,也就接了过去,站在一边,几口就吃了个干净,孤云老人看了董无垢两眼,站起身来,长揖到地,道:&ldqo;小道苦行八百载,百劫余生,生平只欠贵门和这小姑娘天大的人情,如今飞升在既,恐怕难以报答。这孩子今日拼死救我,累她真元损耗过巨,今生万难恢复过来,既然仙子有灵丹仙药,小道也要厚着脸皮,多讨上一粒,替她返本归元,还望仙子大发慈悲,救她一救。&rdqo;

    董无垢笑道:&ldqo;道友多虑了,就是你不开口,我也要伸手想救,此女心志尤佳,受人点滴之恩,就以性命相报,实属难得。至于三年前我答应相赠令夫人的三颗紫凝丹,不如就让我师弟至东海一行的时候一道带去。&rdqo;

    说完转过头来,对柳青衣略一招手,柳青衣忙将果核藏在手心中,上前跪了下去,董无垢眉头微皱,道:&ldqo;你这小姑娘,怎么动不动就向人下跪,我一不是你师父,二不喜欢人多礼,你还是快快起来说话。&rdqo;

    罗衍在旁边笑道:&ldqo;不如师姐就收她当徒弟,就不叫多礼了。&rdqo;董无垢望了他一眼,道:&ldqo;我收徒弟,你有什么好处?怎么如此热心?&rdqo;

    罗衍笑而不语,只是朝柳青衣递了个眼色。

    柳青衣转头望了孤云老人一眼,脸上现出一丝兴奋的神色,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面色一沉,反低下头去。

    董无垢狠狠瞪他一眼,转过头来,对着柳青衣道:&ldqo;我师弟虽然多嘴,但他说得也有几分道理,今日受你两拜,不如就收下你这徒弟,只是不知道青衣姑娘是否愿意拜在我门下?&rdqo;

    柳青衣一听,连忙爬了起来,低头道:&ldqo;前辈心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资质平庸,根本就不是成道之器,拜在前辈门下,只能拖累前辈,让师门蒙羞。&rdqo;

    孤云老人在旁边一听,越发替她高兴,哪里还容她把话说完,伸手一拂,将她按倒在地,孤云老人上前一步,对她道:&ldqo;你能到此,已经是百世难求的仙缘遇合,既然仙子开口,还不快快拜谢恩师。&rdqo;说完就擅做主张,老不客气地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对着董无垢拜了九拜。

    柳青衣这时候心慌意乱,六神无主,仿佛一脚踏进了云端,根本不知道身在何处。

    董无垢等她拜完,才开口道:&ldqo;本门收徒,与其他门派不同,只重心志,不看资质,就凭你之毅力心志,足以做我门下弟子。你虽然资质一般,但比起你太师祖来,却又高上许多,你太师祖当年入门之时,根骨禀赋,简直是不堪入眼,却能靠自家努力,终于成就太乙金仙位业。你又何苦自艾自怨,常以这资质二字为念?&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