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射阳破月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二女因为伤逝刚好,而且又不比来时慌忙,放慢遁光,把肩同飞,沿途观赏足下山河,突然见天际云层黑影一闪,一团乌光向西南方向飞去,闪了两闪,就不见了踪影。

    南宫姐妹虽然常听恩师说起各派路数心法,但毕竟自身从来未与外人动过手,也不觉有异,反停下云光,朝黑影消失处望去,突然又见两道金虹,犹如长虹经天一般,朝西南方向追去,认出是正教门下的路数,这才知道先前飞去的应该是妖邪之流。

    突然眼前一黑,一道黑影迎着二女,当头罩下,危急之间,两道光华冲天而起,一银一红,就着黑影一绞,只听&ldqo;嘶&rdqo;地一声,黑影化成了满天碎片,四处飞散,而后面紧追而来的两道金光一左一右,圈了过来,满空残丝好象有灵性一般,知道不妙,往中汇集成一团,缩成拳头大小,欲向上前方飞去。

    怎知二女新得双剑,本就是诸天煞气所淬,乃邪法克星,本身就具灵异神通,不用主持,就能自生反应,已经化成两道经天长虹,反卷而下,恰好与两道金光迎了个正着。

    双方都是仙兵神物,气机相引,陡然间一起发威,只见两道金光一下暴涨千百丈,紧随着朱虹银霞大盛,而当中的那团小小黑色光球,眨眼间就灰飞烟灭,消失得无影无踪。顿时间山河大地异彩飞扬,映得天地一片通明,满空亦回响起奇异的龙吟之声。

    南宫姐妹更觉心灵大震,与心灵相合的&ldqo;射阳&rdqo;&ldqo;破月&rdqo;二剑好似要破空飞去,难于驾驭,知道功力不够,连忙收摄神,手挽剑诀,施展师门嫡传心法,全力制止双剑发威。

    此时两道金光之主虽是身与剑合,利于驾驭,比二女要好一点,但更是魂飞魄散,惊恐万分,知道自己剑光乃仙家数一数二的利器,此时全力发威,其势之猛,前所未见,偏生又无力控制,连开口都难,生怕伤了前面二女,那可是万死不辞其疚。

    四道剑光在空中已经绞做一团,金铁之声响彻天宇,南宫姐妹见宝剑在空中自行飞舞刺击,与两道金光相斗,情形与收剑时类似,心中也暗暗叫苦,不过见两道金光也好似不弱,有势均力敌之态。心中才略一安心,按照剑诀传授,全力收缩剑光,无形中也领悟不少法门。

    双方在空中斗了一阵,因为心意相同,不一会剑光渐渐收缩,彼此这才分散开来。南宫姐妹手中剑诀一扬,往空一招,只听一声清鸣,双剑归于鞘中。而前方金光敛处,现出一对少年男女。女的是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女,身着淡紫色罗衫,雪肤花貌,秀丽入骨,男的羽衣星冠,玉面朱唇,气宇轩昂。

    那少女已迎了上来,笑道:&ldqo;妹子赵文玑,这是我师兄卫寒樵,乃浩然紫气宗门下,不知二位姐姐仙乡何处,师承何方,可能见示么?&rdqo;南宫闻樱张口欲言,却被姐姐南宫梦桐微瞪一眼,忙缩了回去。

    南宫梦桐道:&ldqo;姐姐太客气了,在下姐妹二人,本是未学后进,修道日浅,家师隐居多年,师命所在,不便示人。&rdqo;

    话音一落,就暗中展动恩师所留灵符,化为一片仙云,破空飞去。

    赵文玑年纪虽轻,辈分却高得吓人,本是玄门第一大派浩然紫气宗的再传弟子,平日眼高于顶,更有仙家至宝&ldqo;纯阳双剑&rdqo;随身,见二女双剑一为朱红,一为纯银,威力至大,却前所未闻,而二女又气节高华,容光照人,仪态万方,一见便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立意结交,不料二女交谈不到几句,便匆忙离去,好似未曾听说自己师门名头一般,心中更加奇怪。

    卫寒樵在旁边笑道:&ldqo;想不到师妹也有遇到被人冷落的时候,真是报应当头。&rdqo;

    赵文玑回头白了了他一眼,道:&ldqo;少说风凉话,这双胞胎姐妹走得这么匆忙,想必有什么急事,不过这事情也好办,回去一问师伯,不就全清楚了吗。&rdqo;

    姐妹展开灵符,不到半日,就已经回到霜华宫内,见恩师端坐在玄英殿内,笑道:&ldqo;徒儿今日虽然被污了仙灵之气,但却了结了你们的累世冤孽,真是你等幸事情。本来你们姐妹二人前孽深重,前生孽缘牵扯甚多,所以你们二人,在我门下,仅是记名弟子,少得传授,本意你们得此这十多年的传授,将来下山,遇见昔年魔障,迷失本性,也能在最后关头,保住一丝残魂,重新转世为人,不至与你那冤孽一同葬送,形神皆灭。不料你二人心志高洁,道心坚定,业已感动天心,无意将你们的前生冤孽除去,了却昔年誓言,真是绝处逢生!&rdqo;

    南宫二女大惊,忙问原委,董无垢这才说出一番话来,让二女明白过来。

    原来二女前生,本是旁门中人,与一魔头多世纠缠,最后一世才该邪归正,但因为原来孽缘尤在,难以化解。

    而古仙人的三绝神剑出世,为二女带来一丝转机,南宫梦桐被残阳剑所伤,将两人将来劫难改后为前,提前发动。董无垢本来不知道此事,直到受到恩师飞书,道明因果,才知道就里,知道恩师虽然平日对二女虽然冷淡,其实是有意成全,更默推未来,为南宫姐妹暗中化解此难。

    不过此事太难,而又不能提前告诉,让二女心中有了成见,刻意为之,反而欲速不达,而关键还在南宫姐妹的机缘,所以算准日子,在二女得剑后四十九日前往雁荡山。那时有一妖人在那祭炼六阴摄魂幡,二人一见,自然不容,定然杀死了妖人,南宫姐妹救下二名难女,恰好孕妇受了惊吓早产,二人偏偏不顾修为浅薄,血光污秽道行,替她们母女接生,身上仙灵之气大损,被孕妇血光遮蔽,外人难以查知深浅。

    在返程途中,遇上那黑影便是南宫姐妹前生的孽障,因为作恶多端,被浩然紫气宗的几位道友追杀,不料还是被他用幻影分身之术遁去元神,本来可潜逃万里,谁知与二女相遇,见你们二人功性浅薄,美丽如仙,就想乘机掳去,更可附身其上,隐去痕迹,而二剑宝光恰好又被血光所遮,一时没有看出是对头克星,前古神兵,就扑了上来,谁知被双剑一击,元气大伤,又遇对头追上,四剑争锋,先天剑气大盛,全是克制之宝,当下了帐,连残魂都没有逃出一丝。

    董无垢说完,见二女似明非明,也不多加解释,笑道:&ldqo;现在你们二人劫难已满,异日仙业可期,当可归我门墙,从今日起,你们才算正式入我门下,成为我玉池一门的第九代弟子。&rdqo;南宫姐妹喜出望外,对着董无垢重新跪了下去,重新行了拜师之礼。

    董无垢笑道:&ldqo;两位徒儿快快起来,昔日我不授你们道法,就是怕你们日后凭之为恶,反多罪孽,更是永无解脱之日。如今你们的心腹已去,再无坠落之危,我也放心。日后就随我一同修炼吧!&rdqo;

    说着望了南宫姐妹一眼,道:&ldqo;徒儿这下可心满意足了吧,不会再对为师腹诽了吧?!&rdqo;南宫姐妹玉面微微一红,恭声道:&ldqo;弟子知错,还望恩师原谅!&rdqo;

    董无垢将二女拉了起来,道:&ldqo;此事虽然是你们自了,但要不是你师叔出力,让你们得到这两柄神剑,也是首要关键,今后要是你师叔有什么吩咐,可不许推辞。&rdqo;

    南宫姐妹连忙答应下来。

    这日罗衍正在殿中随师姐修炼剑诀,只听外间陡然响起一个震天霹雳,轰然而至,心中倒吓了一跳,刚抬头向师姐望去,又一声霹雳从殿外传了进来,声势猛烈,前所未闻。心中微奇,到山中已经近三年,从来没有见过山上有过雷雨,后来从南宫姐妹口中,才知道这里高出天外,寻常云雾都在山颠之下,所以旦古以来,就没有下过一次雨,更不用说有雷电了。

    董无垢望了外间一眼,素手轻扬,伸出纤纤玉指,在空中虚化一个圆圈,当中祥光一亮,现出一番景象,只见天空愁云密布,鹅毛大雪漫天飞舞,一座座崇山峻岭,笼罩在万里冰雪中,天地间银装素裹,白茫一片。

    就在群山之中,有一座陡峭山崖,高出云天之外,大团雷火夹着万道蓝光,由密云层中下射,朝这里连珠击去,刚到崖腰,就有一团晶光从对面山崖中飞起,其大如杯,流星飞射,朝那雷火迎去。两下里一撞,霹雳一声,当时爆炸。只见蓝光银雨,四下乱飞,对面崖石纷纷震裂下坠,轰隆之声,震得山鸣谷应,半晌不息。密云中雷火迅捷,如同连珠一般,一团接一团朝下打去,而晶光也不停地从山崖中飞起,两下对撞,将雷火击落,不令一击到底。不过天雷越发强盛,从山崖下飞起的冷焰晶光却是越来越弱。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