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流光遁影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这日罗衍正在玄英殿中按书中所授心法打坐运功,突然只觉得左肩一热,一团红霞离体飞出,紧接着右肩一凉,那道银月也电闪飞起,因听师姐说起,自家第一层功夫即将圆满,到时就可随心招出以身相合的奇珍异宝,见此心中一喜,正打算加功施为,胸前几处微微一麻,一道紫巍巍的光华脱口而出,其形如龙,一出就映得全殿紫光四射,空中那两道日轮月华的光芒好似被压得黯淡了许多。

    罗衍心中大喜,就在念头微转之间,只见日月光华大盛,一左一右,直往龙形奇光逼去,那道紫光陡然一个大旋身,迎着日月双轮一卷一绕,只听只听锵的一声,银光骤敛,红芒顿收,满空霞光异彩一齐消去。

    三宝顿时现出原来形状,化为一柄残缺不堪,锈痕斑斑的铁戟停在空中,自从在那废弃神殿中得此宝贝,被师父封闭在身上,平日也不敢多问,只是开始拜师时恩师闲谈中略说了点这宝贝的来历,乃是前古神灵元相所留,自家与他渊源深厚,所以才能轻易取到手中,至于有什么渊源,师父却是只字未提。不过现在宝贝既然脱体而出,想必功候已到,今后就可以运用于心,收发由心,正在心喜。

    罗衍正喜气扬扬地望着空中那柄残缺不全的烂家伙,眼前金光一闪,现出师姐身形,一到也面露诧色,仔细端详了空中的铁戟一番,也不开口,突然探出手去,向戟身抓去。

    这番举动,罗衍倒是记得清楚,三年前初遇到这位师姐时,他手中的血战天戟就是这样被她轻轻抓去,现在故技重施,分明是有意试探。

    罗衍知道师姐用意,微微一笑,也不见作势,空中铁戟突然一转,将枪尖对了过去,射出一溜五色星光。董无垢玉掌一挥,娇声道:&ldqo;来得好!&rdqo;掌中亦飞起一道蓝巍巍的刀光,迎着五色星光一卷,旋了两旋,就将整个铁戟裹住,手中亦泛一片霞光,伸手轻轻将它捉在手中。

    罗衍见蓝光飞出时,自家心灵也轻轻一震,突然明白这就是师姐常说的心灵相合之像,连忙止住心中念头,不让空中铁戟发威,果然随心意所到,戟身星光停了下来,不再起半点变化,不过就在心念一转间,宝戟再次被师姐一手夺去。

    董无垢收去裹着铁戟的一匹蓝色匹练,随手拿着铁戟舞动两下,说道:&ldqo;师尊曾说师弟身有至宝,如今一见,果然不凡,此宝残光碎影,为太古九大神兵之一,早通灵变化,有无穷妙用,师弟这两年如此用功,今日才遂了心愿,倒是可喜可贺!&rdqo;说罢将铁戟递了过来。

    罗衍道:&ldqo;小弟仅是初窥门径,又有什么好贺喜的,比起师姐来,简直天差地远。&rdqo;

    董无垢笑道:&ldqo;大成若缺,大实若虚,师弟来山中几年,难道还不明白这个道理?要论好看,殿后两排金戈玉剑就好看,但又有什么用处,只是用来摆摆门面罢了。&rdqo;

    罗衍接在手中,只觉手中心一颤,一股熟悉万分的感觉涌上心头,戟身上也发出一声宛如龙吟的长鸣,听上欢跃至极。戟身略一移动,只见空中幻出数十个虚影残像,宛如烛影摇红,一时间,竟无法分出哪一柄才是真身实体。

    董无垢道:&ldqo;此宝早和你心灵连为一体,现在既然现出全身,你不妨按《太乙真诀》第八章所载的心法,依法施为,重新与他合为一体。&rdqo;

    罗衍这才重新坐下,将铁戟横放在膝头,先将真气调纯,二目聚精会神,注视戟身,运气吐纳,约过了半盏茶时光,只见戟尖顺着呼吸,闪出寸许紫芒,所附月牙,两端也发出闪亮的银光,就连当中圆形印记上,也红霞隐隐,仿佛六轮红日,霞光异彩,照得全殿通明。

    罗衍越发欣喜,见铁戟更随目光所到,游走随心,这才重新将铁戟收回膝上,凝炼先天真气,断去鼻间呼吸。不消个把时辰,只觉得全身一轻,跌坐在蒲团上的躯体陡然消失,而铁戟光华大盛,紫气霞光重新辉照全殿。

    罗衍只见自家已经身在空中,凌虚悬立,而整个身子好象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笼罩在一道长长的流光中,全身上下好似凝成了一团似云非云,似雾非雾,似光非光的东西。也分不清究竟是身体化为铁戟,还是铁戟变成了身体。

    罗衍平生第一次进入如此奇异的状态,不由得动了一动手臂,而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在自家&ldqo;目光&rdqo;注视下,身下的光云没有丝毫变化,但却又清楚地看到到手臂抬了起来,正在眼前晃动。这感觉好象整个身子一分为二,一个变成了包裹在外的云光,而另外一个则变成了光中无形的人影。而且心神可以清晰地觉察到这道流光正往前笔直飞去,神速异常,转眼之间就飞出了百丈开外,眼前突然一暗,直向殿中的墨玉墙壁猛击过去。

    罗衍毕竟初学乍炼,心中一慌,立刻乱了心神,不知道如何是好,念头还没有转完,就觉得双眼一黑,百忙中一声惊叫,自然而然伸手护住头顶,准备以铁头功试试玉壁的坚硬。

    不过隔了半响,却不见声响,也不见身子落下,这才回过神来,只见眼前漆黑一片,四周好似有东西徐徐流转,掉头向后望去,只见有大半截流光陷了进来,几丈外白光大亮,依稀可见殿中景物。

    罗衍动了几下,四周被无形压力团团围住,根本脱身不得,心头微微着急起来。

    &ldqo;师弟不用惊慌,你这时候身宝合一,无内无外,无前无后,你自家掉转方向不就了得了。&rdqo;董无垢在殿中笑道,没有一丝出手的意思。

    罗衍一下不明白所以,楞目以待。

    &ldqo;你只是法宝动不了,心思可动得了,你本来形体早和法宝合二为一了,哪里还有头脚上下之分?&rdqo;董无垢在旁边指点道。

    罗衍这才回味过来,心中念头方才一转,就见天光大亮,陷入墙壁中的&ldqo;身躯&rdqo;顿时打了个转,换了一个方向,不过一连全力挣扎了几下,也不见光华飞出,依然脱身不得。周围好似有无穷吸力,将自家所化光云紧紧裹住。

    董无垢这才将手一指,罗衍顿觉四周吸力顿消,一下收势不住,猛然向前撞了过去,前方几根蟠龙金柱巍然挡住去路。

    &ldqo;闭上眼睛,你这番毛手毛脚的乱闯,难道非要将我这座宫殿毁了不成?&rdqo;师姐的笑语从前方传了过来,罗衍才依言闭上双目,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四周一下明亮了许多,景物清晰可见,好似全身上下,都生出了眼睛,洞察殿中一切。十余根高大的金色光柱迅速抛到了后方,整个广阔无边的玄英殿成了一个玄奇的世界,罗衍所化流光霞彩,正随着心意在空中穿梭飞行,灵折夭绕,这种感觉奇妙万分,让他忍不住放开声音,欢笑不止。

    罗衍渐渐摸索出一些窍门出来,正在细心体会,不到一日,就将身宝合为一体,修炼成门中的遁光飞行之术,因是初学,一路难免磕磕碰碰,伤残东西无数,不过董无垢仙法神妙,随残随补,倒也来得快当。

    董无垢见他以戟代剑,勉强使出身剑合一之术,倒也有模有样,将他一把拉了下来,道:&ldqo;年前你求我传授你腾云驾雾之法,我不答应,你还闷闷不乐,如今你根基扎稳,功候自到,那我就传你&ldqo;流光遁影&rdqo;的遁光之术,你这血战天戟本是天地间日月精气所萃之宝,本身又与你融为一体,学这法术,再好不过,当可事半功倍,学成之后,可比那慢吞吞的云雾飞行可要快多了。&rdqo;

    罗衍随口道:&ldqo;师姐不想教我驾云的法术是真,却故意找些话来哄我,要是驾云不快,为什么师父师姐都是用仙云飞来飞去,来去如电,要是说不快,那天下间哪里还要快的了。&rdqo;

    董无垢面色浅浅一笑道:&ldqo;术法无高下,功力有深浅,无论驾云也好,遁光飞行也好,其理通一,只是诀窍有别而已,师弟难道还不明白其中道理?&rdqo;

    罗衍心头不好说师姐平日传授心法时仅要求他不求甚解,如今又来跟他讲这些大道理,不过这位师姐对他却是极为关心,他只得苦笑以对。

    董无垢望他眉头皱一起,这才悠悠说道:&ldqo;天下间一切法力神通,都是以道为本,由道而生。但又因人而异,按所学路数和自家情况,各有不同,就光以这飞空一术来说,可分为三类,一类就是最粗浅腾云驾雾之术,只要略有几分法力,就可附身寻常云雾之上,游行自在,第二类是天下间各门各派的遁光飞行之术,最常见的就是剑遁之术,此外还有其他地行水遁等五行遁法,第三类就是一些大神通大法术,如佛门中六大神通中的天足通,玄门的咫尺天涯,更是身随念至,无远弗届。其实这三类法术,到头来其理归一,就拿大师伯来说,足下仙云瞬息万里,天下间又有几人能够追得上?只有那些半调子,才讲究这样,讲究那样,要按自家所长,施展不同的法门。&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