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阴阳神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两人对望一眼,双双将手一伸,十指各射出十道青白光华,搭在苍霞之上,口中低喝一声:&ldqo;起!&rdqo;,奋力一抓,怎知只觉着手处重如山岳,却抬他不起,只见那山石一阵摇晃。

    那虚影冷哼一声,用带沙哑声音道:&ldqo;原来大师兄是用寸地存身之法,将你那老巢连为一体,想让我等知难而退,就不知道这法子能保你多久?此山虽重,但却为凡石,待我将它切成几十大块,看它如何保你?&rdqo;

    玄极真人此时也端身坐好,身外紫气银霞重幻光华,一下将外罩的苍霞撑了一撑,凝神静坐,暗运玄功,恢复方才损毁真元。

    虚影腰中长剑化成一道万丈朱虹,向此石山一剑劈下,就在长虹方要斩在山石之上时,只听&ldqo;当&rdqo;的一声金铁交触之声响起,朱虹一下荡了开来,玄极真人上空金霞微闪,现出一青衣少年,年约十五六岁,面如冠玉,目若朗星,肩插一剑,足下涌起片片金霞,手一挥,一幢金色光钟就往玄极真人头上罩下,反将苍霞包在其中。

    两人一见此人,皆面色一变,虚影一声长笑,道:&ldqo;原来昆仑姜真人大架光临,真是让我兄弟倍感意外,传闻姜兄在昆仑山闭关清修,继承那昆仑道统,原来只是骗人玩玩的。小弟久闻昆仑剑法天下无双,早想一见,今日一试,果然厉害。姜兄此来,不是叫我兄弟二人滚蛋的吧?&rdqo;

    &ldqo;长孙道兄过誉了,小弟只是劝架而来,玄极道兄为人方正,昔年待你二人不薄,又何苦坏了他的道行?&rdqo;青衣少年本昆仑山一元真人姜鸿,得道多年,乃天下间海内外各派中数一数二的厉害人物,又与玄极真人有旧,故前来相救。

    青色光云上二人,本是玄极真人两位师弟,合称&ldqo;北海双君&rdqo;,头戴高冠者名为赤霞神君;虚影本名长孙乙,自号苍冥神君,刚才一剑,看似胜负未分,但对手长剑却没有飞出,仅是以先天无形剑气挡了一下,便知落了下风,知道此人一来,自己兄弟二人的如意算盘十九就要落空,心念一动,暗中用心语传声对身旁的师兄赤霞真君道:&ldqo;师兄,你看眼下怎么办?要不我拖住姜鸿,你去抢人!&rdqo;

    赤霞真君暗中道:&ldqo;眼下时机一转便逝,倘若错过了这次机会,那千三重劫一至,你我就是做鬼也不成,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拼舍不要老鬼肉身法体,发动那阴阳如意神雷,毁了他的肉体元胎,各抢他的一两道三魂七魄,作为他年替身之用。不然再过两个时辰,等老鬼恢复过来,也就没有这机会了。&rdqo;

    长孙乙一想也是,就是无人在旁,合两人之力,破掉老鬼的法术也需要个把时辰,而眼下大敌当前,根本就不会给自己两人破法机会,如果等老鬼一恢复过来,或是飞升紫府,或是合力联手对付自己二人,更是天大的麻烦。而且眼下地仙一千三百年的重劫将至,自己两人万万不能过去,就算提前兵解转劫重修,一是多年修为将损失大半,岂是所愿?二是自己两人树敌甚多,正邪各派都有,就算正教人士不与为难,但那邪派中人岂会放过自己,定趁机下手,正好拿自己当那挡箭牌,作抵御天劫之用。

    唯一能行之法就是老鬼与自己两人同根同源,功力深厚,气机相合,天劫到来之际,各顶了他的肉体元婴,抵御那最后一击,事后再弥补老鬼,全力助他飞升,岂不是两全之策,但这老鬼不念半点同门情分,一口拒绝不说,更可恨的是暗中运用那颠倒五行之术,瞒去与昆仑交好一事,几百年内不露半点口风,在紧要关头却邀来护法,顿时让自己兄弟图谋多年的大计落空。

    心中主意拿定,暗中答道:&ldqo;好!&rdqo;

    赤霞真君见师弟已经同意,面色一愠,开口道:&ldqo;姜道兄要管我门中闲事,那赢了我兄弟再说不提!&rdqo;手掌一翻,一掌拍出,一片形如大手的紫巍巍的光华,脱手而出,转眼间变成二三十丈方圆,发出极强烈的紫光,发出轰轰震耳的雷声,往姜鸿当头击下,长孙乙身形晃了一晃,分化出一个元神化身,投至当空那道万丈朱虹上,身剑合一,直卷而下。

    姜鸿见两人执顽不冥,也不再说,右肩微摇,一柄七彩长虹腾空而去,一出就迎着那道朱虹一阵乱绞。同时伸指凌空虚画一个十字,两道金光应手而出,架在当空,那片紫光大手正好击下,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整个石山也为之一摇,两道交差成十字的金光依然光华万道,而那紫光大手当中现出一个十字裂痕,现了一现,大手顿然隐去。

    赤霞真君见大手无功,心中一凌,本以为这七煞神掌能拖住这昆仑传人一时半刻,但来人功力深厚,远出自己预料,比传言中的还要来得厉害,不过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左手一扬,发出一片赤霞,带着万道雷火,向前打去,右手中指一弹,飞出一颗拇指大小的暗红光珠,夹在雷火中飞了出去。

    长孙乙在旁也准备妥当,扬手飞出一个闪亮光圈,暗中也弹出一颗同样光珠,只是色作灰白,在那奇亮无比的光圈辉映下,根本就不易觉察。

    两人法宝雷火一出,姜鸿伸指往空中指了一指,那道七色长虹顿分化为三,一道紫虹重新与长孙乙的苍冥神剑相斗,一道绿虹当在了身前,另外一道红光却向二人卷去。

    绿虹刚将雷火挡住,只见那漫天雷火中,有一红一白两颗珠子在空相互盘旋,眼见就要撞在一起,姜鸿面色一变,长喝道:&ldqo;北海双君,你们就不怕造孽,犯了诸天玉律吗?&rdqo;说话间,大袖一挥,身前霞光电旋,金星四射,现出万道涟漪,形如旋涡,发出大量的光圈,电也似急,转动起无数光旋,朝空中两道珠光卷去。一面收转空中三道长虹,一道护身,一道向玄极真人身畔圈去,另外一道却往劫灰中电射而去。

    长孙乙冷笑道:&ldqo;诸天玉律我兄弟二人犯得还少吗?反正大家一起造孽,你这昆仑正宗,紫府传人也跑不掉!&rdqo;

    话才刚完,只听一声闷响,两颗珠子撞在一起,定了一定,陡然消失,只见奇光一闪,千百万道霞光四射开来,上冲霄汉,下透黄泉,满空尽是红白二色的火雨星光,伴随万千迅雷之声,铺天盖地猛罩下来,霞光火雨所至,万物立化为劫灰,生出一种暗黄色的火星,与那红白二色星光一触,重又爆炸开来,随灭随生,连绵不绝,首当其冲的便是几人脚下那座巨大石山,一震之间,前半立化乌有,扬起漫天黄色火星,细小如尘,大者宛如绿豆,彼此互相冲击,连续爆炸,前翻后涌,四下扩散开来。

    姜鸿身前光圈异彩,出时已经慢了一着,要收二珠已经是来不及了,只得将手一指,四下分散开来,欲将震圈圈住,减少破坏范围,但北海双君合力发出的诸天如意,阴阳神雷何其猛烈,一震之下,方圆数百里万物尽化乌有,大地陷下一个几里深的无边大坑,待自身所发霞光将之圈住时,红白光雨早射出数百里,巨灾已经酿成,无可挽回。

    北海双君见姜鸿身前霞光异彩,神妙非凡,阴阳神雷不仅没有将它震碎,反而被它圈住,玄极老鬼更是毫发未伤,心中又懊又恨,见此山已经毁掉一半,那老鬼的护身法术威力大减,双双将身一投,连人带宝,直向玄极所在冲去,准备抢人就走。

    姜鸿真人手捏法诀,往胸前一指,顿听一声龙吟,身前现出一座丈许高下的四方大鼎,形制奇古,通体霞光万道,四周满刻着丹书古篆,奇禽异兽,云纹洪涛,光彩灿烂。鼎身四面分刻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毫发皆现,栩栩如生,青龙更是从鼎身探出半头,仰天长鸣,紧接着三种异啸接连发出,清脆至极,满空的雷声根本不能掩盖分毫。

    北海双君飞行神速,瞬息千里,本来应该早就到了玄极真人所在的白玉台上,但飞了片刻,依然在那片霞光圈中,此时霞光已经飞起千百余丈高下,宛如一道通天光墙,将方圆千里团团围住。此时异声一起,饶是北海双君千年修为,闻之也觉心中一颤,定眼望下,只见鼎中一条青色苍龙,腾空飞起,破空直上,一转眼就消失在天际之中,紧接着一团亩许大小的七彩霞光,呼啸扑来,探出铁树般的钢爪,立刻就将长孙乙的光圈抓起,巨喙一琢,顿吞于腹中,重又探爪抓来,长孙乙怒啸一声,道:&ldqo;扁毛畜生,找死!&rdqo;身畔苍冥神剑所化朱虹斜扬而上,准备给它个厉害。

    朱虹一出,陡然想起此物乃先天圣灵所寄形之化身,说有就有,说无就无,并无实质,变化无穷,奥妙非常,一遇强力,威力越增,随心生灭,瞬息万变,岂是自己宝剑所能伤害?忙收回朱虹,躲避锋芒,怎知为时已晚,那团霞光顿然现出原形,通体五彩斑斓,尾生七根长羽,略一舞动,霞光万道,异彩飘空,身外那阴阳神雷所化红白二色光雨,顿时荡开,现出一个十亩方圆的大洞,巨爪一伸,当头向长孙乙抓下。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