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怀壁其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蓝色天空 书名:仙倾
    .

    罗衍一见他惧怕铁戟,心头大定,再不怠慢,长啸一声,铁戟招演&ldqo;六龙迥日&rdqo;,撒出六道精芒,朝空中射去。

    秃雕怪的身影宛如鬼影一般,一下闪过十余丈的空间,在空中拉出十余道幻影,双爪齐扬,当头照罗衍罩下。

    在刹那之间,罗衍完全捕捉到空中身影劲道,空中六道精虹宛如长虹卧波一般,掉转过去,在空中画出六道交叉盘错的光网,就于利爪及身前分毫不差地挡在身前,硬接那怪物这一击。

    气劲破风之声填满罗衍的耳鼓,双翅过处的沙石像一堵墙般被狂扯而起,一时满殿尽是被劲风刮起的碎石。如让利爪及体,罗衍可以肯定他将尸骨无存。

    先天真气全数送在戟身上。

    轰地一声大震,地动山摇。

    罗衍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到先天真气尽数送入铁戟那一刻,手中戟身顿然出现了奇妙难言的变化,整个戟身变得火热无比,好似出现一个一个无所不包、无所不容的奇异空间,全身真气一丝不留被铁戟吸尽,体内空空荡荡,仿佛从古至今就从来没有存在过天地间一般。

    热流一现,戟身陡然大放光明,所以锈痕全然消失殆尽,月牙上的六个红印一起失去了踪迹,手中握处则变成了一根朱红如火的铁棍,温度刹那间上升到难以估计的高温,按照常理,罗衍双手只有变成焦炭一途,但事实却是他掌心连水泡都未泛起一个,更不用说烫伤。

    阴疑阳而战!

    戟身变为通红的瞬间,戟尖的月牙却是泛起丝丝寒芒,银光四射。一寒一热的两道奇异气流如同太极内阴阳二气生生不息,弹指间以惊人的高速在戟身连转十多匝,只见红白二色光华在手中闪烁无定,明灭变化。

    就在利爪击上戟身的瞬间,一团无可抗拒的巨大光华将空中黑影远远抛起,而一寒一热两道奇异真气找到了宣泄之地,也随他自身的先天真气送回体内,倒让他生出了几分旧事重演的感觉,三月前,他也是因为激发了宇文馨胸前的朱雀异佩,让他真元尽复。不过上次透体而入的仅是一股奇寒无比的狂流,而这次则是阴阳合流的惊人异流。

    要不是他有上次的宝贵经验,或许无法应对如此异变,他立刻引导异流运转全身,那团浩然充沛的力道在他体内经脉高速运转九周后,陡然收于丹田,尽数消失。

    需知他手内这柄被两妖称为&ldqo;血战天戟&ldqo;的异宝本是前古神兵,来历神秘莫测,本身就蕴有无穷先天浑元真气,后经古仙人采日月精元,凝化其上,炼为法宝,仙去时用层层禁法封锁在殿内石像中,留赠有缘。

    他因气机吸引,神念与原主相合,天人感应下,原来禁法失去效用,神物出世,被他取到手内,而且他得到此宝时,无意划破手指,鲜血滴于其上,无意中完成了仙家神兵滴血认主的步骤,所以此宝就有万般神通变化,都不会伤原主一丝一毫,不然就凭他先天真气引发戟身上蕴藏的日月精华,就直接让他化为飞灰了。

    滴血认主,并非是随便找个人,将鲜血滴在仙家宝物上就算完事,而是由神兵法宝自行选择主人,要是气机不合,就是滴上千万滴血都不起任何作用。自古以来,就有神物择主之说,凡是通灵变化的仙家法宝,无不自行认主,其中充满玄之又玄的不测之机。

    &ldqo;老雕,想不到这小子还有两把刷子,还是让我来吧!&rdqo;蜥蜴精怪叫道,丝毫不将眼前这个毛头小子放在眼中。他并非是狂妄自大,而是看出罗衍身上仅有一丝若有若无的仙灵之气,分明是初入门墙的修道之人,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小子空有至宝,仅能当成是人间寻常兵器来使用,丝毫不能发挥其威力,所以有恃无恐。

    一介凡人,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是他们这个级数妖怪的对手,妖怪之所以为妖怪,本来就有着凡人所不能抵御的奇功秘技。

    &ldqo;何须你多事?&rdqo;秃雕怪双翅一展,停在大殿高空,双翅一扬,数十根尺许长的铁翎从翼尖飞出,化为数十道黑光,朝罗衍胸口打来。

    罗衍此时心如智珠,清楚地知道这十余道黑光仅是先奏,而厉害杀着藏在后面,就在铁羽飞出瞬间,那鸟妖已经转到身后,无声无息地扑了下来。而且更令在头疼万分的是,地底一根长尾也直袭而来,妖人扑下之时,正是长尾破土而出之际!

    两妖一出手,无论劲道速度,都远超人间所遇到的众多高手,就连空中飞下为先锋的铁翎,真劲力道都不在神仙眷侣封氏夫妇的以气御剑下。

    如此劲敌,他唯一逃生之策,就是在手中血戟之上。

    先天真气再此运转全身,森厉的杀气由铁戟狂潮涌而出,迎上满空飞舞,在空中化出奇异轨迹的铁翎,倏忽间戟尖生芒,画出一圈精虹,护着胸前。

    奇异万分的事情发生了!铁戟一声清鸣,宛如龙吟,戟尖红芒电射出几十丈开外,迎着铁翎黑羽一卷一裹,满空翻飞急射而来的铁翎犹如万流归一般,纷纷透入光圈中,无风自燃,红光一闪,就全数化去。

    铁戟在空中画出一道美丽万分的红芒,略转半圈,朝飞掠直下的黑影迎去,硬生生地抢前一步,犹如蛟龙出海一般,朝鸟妖的胸前直射而去,丝毫不理会急扑而来的漆黑双爪。

    一团龙眼大小,漆黑如墨的珠子从秃雕怪口中喷出,径直朝罗衍头顶当头打下,墨珠一出,殿内四壁立刻被蒙上了一层暗幽幽的光华,整个虚空以它为中心,好似塌陷一般,生出一股渺无穷尽的拉扯之力,让罗衍生出向前倾跌的可怕感觉。

    罗衍古井无波,无忧无喜,戟尖再生变化,斜斜朝上挑出,所取正是空中冉冉飞来,似缓实疾的墨珠。不破去这颗汇聚鸟妖几百年功力凝聚而成的内丹,他只有饮恨当场的份。

    眼前这个妖怪,实在太可怕了!

    就在铁戟变招挑出之间,异变再生,只听一声清脆至极的凤鸣之声响起,一道奇亮无比的银芒从铁戟尖头飞起,初出仅尺许长短,迎风便暴长丈许,形如月牙,两头射出万道银芒,朝着空中墨珠迎去。

    罗衍也不由大吃一惊,他在刹那之间,只觉手中铁戟突然奇烫无比,就在以为再次引发戟内奇异能量的瞬间,热流突消,化为一道冷若冰霜的凉气,从手掌传了过来。双目只见戟尖那轮月牙忽然失去了实体,化成一道由黑变红、由红转紫,再由紫化白的光芒,笔直朝空中射去,两头各拖着一道光焰的尾巴,发出龙吟雷响的破风声。

    一时间整座大殿被银月化成的白芒照得如皓月当空,令人睁目如盲,甚么都看不到,白芒过处清楚地现出一道轨迹余象,离若诡异至极点。

    光华一闪,只听波地一声细响,月牙当头就将墨珠击成粉碎,化为满天星光,四下飞溅,而银月也不追赶,在空中微微一顿,发出万道毫光,碎裂的墨光星点随被光华一照,就被照化。紧接着银月凌空一弹,就朝秃雕怪斩去。

    那雕一见多年修炼的本命内丹被铁戟上的银月破去,不由魂飞魄散,心胆皆寒,狂啸一声,双翼齐扬,倏地加速,化为一道黑光,冲天而起,就在石光电火之间,腾空飞起几百丈高下,殿顶残檐被他撞得碎屑横飞,倒塌下来,向十余丈高的地面落去。

    他快银月更快,以流星赶月之势一掠直上,璀璨的光华照亮了半边天空,丈许长的锋刃对着他身体一绕,立将他斩为两段,凌空一个回旋,朝地面飞泻直下。

    蜥蜴精一见银光飞起,就知不妙,收回长尾,全身一伏,化为一道暗绿色的烟光朝地下钻去,只听呲地一声,巨石铺成的地面一下陷落一个尺许宽的大洞,深不见底。

    月牙寒光四射,两尖银芒飞射数丈开外,急旋而下,在空中画出一道奇异万分的弧线,朝地面一划而过,光华过处,地面现出一条长长的裂缝,约有百十丈长短,这才一腾而起,由大变小,朝罗衍胸前铁戟上投来。

    亢地一声轻鸣,月牙无踪,整柄铁戟恢复原来锈痕斑斑的模样。

    轰隆连声,两块被撞裂的巨大石板从空落下,砸在大殿的地板上,跌得粉碎!

    罗衍此时目瞪口呆,惊魂未定但又欣喜万分,手中铁戟在银月回体瞬间,再也感觉不到寒流炎潮,不过,他心头却隐隐觉得,他好似掌握了运用这柄绝代神兵的某种法门,或者说,这柄铁戟正与某种方式与他心灵联为一体。

    远方,一团血肉从高空掉落下来,撞在废墟碎石断壁上,变成了一团肉泥,再也分不清形状。

    故老传闻,仙人飞剑能千里外取人性命,眼下,手中这铁戟好似也不差,要是再得仙人传授,应该也能达到那个地步。

    罗衍心中涌起掉转过头,返身往寻长春仙府的强烈念头,不过思索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万分的想法,仙家不比凡尘,既然被能知过去未来的仙人赶出了仙府,说不定,他们此时正在那金碧辉煌的大殿内查看自己的行踪,自家的一举一动可能一漏无差的尽落他们眼底,又何苦去自讨其辱呢?

    他呆立片刻,才收敛起心头的胡思乱想,将铁戟持在手中,朝前面那道银月划出的裂缝望去,方见一丝绿阴阴的液体从地底冒出,腥臭之气扑鼻而来,熏人欲昏,他不用想也知道,钻入地下的这个精怪也没有逃脱被诛杀的厄运。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要不是那秃雕怪所喷出内丹上的妖邪之气,自动引发铁戟的灵异变化,让戟尖太阴罡煞所化的月轮脱体飞出,两怪虽不能伤害于他,但只要缠斗片刻,看出铁戟护主,也自然会知难而退,不至于送了性命,几百年苦功毁于旦夕之间。

    罗衍见气味难闻,也就不欲再看,走出数十丈,正要往前查看另外一具尸,突然手中一热,心头警兆顿生。

    &ldqo;锵!&rdqo;

    这次却是戟尖月牙上六个红印齐发毫光,飞出一幢红滟滟的云霞,一出就笼罩全身上下,光华直射出丈许开外,将他包裹在内,而红霞之外,已经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变换了另外一副模样,四周黄尘笼罩,上不沾天,下不沾地,根本看不出究竟身在何方。

    &ldqo;原来有人捷足先登,将这前古异宝取在手中,倒是出乎老夫意料之外!&rdqo;一道苍老古劲的声音从空中传来,话音一落,身前现出一位手持拂尘,须发如银的长身老者,全身上下烟光缭乱,双眼眯成一条细缝,正朝罗衍手中望来,目光中隐隐透出一丝贪婪神色。

    罗衍此时倒不知道如何是好,也弄不清楚眼前这人究竟是什么来路,不过,绝对可以肯定的是,要是没有手中的铁戟,他根本没有与这老人为敌的资格。

    &ldqo;弟子罗衍,参见仙长!&rdqo;他眼下唯一之策,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抱拳当胸,朗声为礼道。

    &ldqo;你这小娃儿,根骨也自不差,更能将得此异宝,想必也有几分仙缘,不如就拜在老夫门下为弟子如何?&rdqo;老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开口笑道。

    罗衍这时倒心中生疑起来,老人既然要收他为徒,为什么又用黄云笼罩当地,而且更有铁戟鸣声示警在前,要是真正仙人,岂会做出这样事情来。

    &ldqo;哼!收徒是假,夺宝是真,房老儿,你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叮当响,可惜有我洞玄真人在,岂容你夺宝而去!&rdqo;一道略显低哑的声音从罗衍身后传了过来,紧接着只见四周黄尘翻动,烟光明灭变幻不停,数千百团黄豆大小的精光朝身后狂涛般地涌了过去。

    更令罗衍称奇的是,精光一起间,他刚觉四周有无穷压力涌来,好似要将他挤成肉饼一般,就在他运起全身真气全力抵御时,手中的铁戟越发变得滚烫炽热,原本锈痕斑斓,通体漆黑的戟身如同烧红了一般,变得朱红闪亮,光芒万道,而且凝如实质,似云非云,似霞非霞,与那日卷他出长春仙府的那团青云有些须相似。

    光华一起,越发显得明亮起来,而体外压力好似也消去许多,身体陡然轻了不少。而体外黄灿灿的精光犹如潮水般挤压过来,与红色光幢一接,就化为片片黄光,腾空而起,恰似飞雪就火,挨上就完,又如同浪卷巨石,任凭水花四溅,激浪排空,终不能动它分毫。

    罗衍见此,越发明白过来,那老人根本就没有安什么好心。扭头望去,万丈黄云烟尘中,好似有一线青光在内左冲右突,虽然那无数团精光涌去,但丝毫不能阻挡它前进之势,一转眼间,就朝前冲近了几十丈。

    &ldqo;房老儿,想不到你两百年苦功,依然没能将戊土精气修成先天神光,还是棋差一着,岂能困我?要是再不知机退走,那本真人可不讲什么交情了,发出乙木神光,破了你这凝炼多年的看家法宝,倒时可不要说我不顾道义了!&rdqo;那低哑的声音从青光内发了出来。

    &ldqo;放你狗屁!你那几手下三滥的功夫,老夫知道得清楚,要是你修成乙木神光,早就施展出来了,还会与老夫客气?今日你想分一羹粥,简直就是做梦!&rdqo;那名姓房的老人面色一变,厉声喝道,双手却缩在了袖子里,好似取出一物,一双细眼紧紧盯着前方。

    &ldqo;哈哈,原来你房月楼是奈何不了这个小儿,反被血战天戟宝光所挡,站在这里空吹大气。你我两人,相识多年,不如你我合力,先将这小儿体外神光破去再说,免得夜长梦多,被其他人赶来,趁你我相争之际,来个渔翁得利,拣了现成,到时你我后悔莫及了。&rdqo;青光转眼冲到罗衍身现,现出一位三尺高下,愁眉苦脸的侏儒,肩头斜插一柄青翠欲滴的木剑,全身上下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青光内,脸上也现出一丝惊讶神色,望着被红霞层层包裹的罗衍。

    罗衍知道此时人为刀砧,我为鱼肉,现在唯一的凭仗就是手中这柄神兵,他纵横人间,惊世骇俗的武功在仙人的面前,没有丝毫的用处,铁戟上红霞消散之时,就是他丧命之际,现在,他没有任何筹码与这两个仙人讨价还价。

    &ldqo;好!既然你洞玄真人如此爽快,那我也破例一次!&rdqo;房月楼心念一转,一口答应下来。

    &ldqo;两个蠢材!他一介凡人,岂需你们两人费如此大的阵仗,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恐怕等你们丙丁真火还没有生成,长春谷内那几个爱管闲事的牛鼻子就被你们引来了,到时不仅法宝没有捞到手,反受他们鸟气,又岂是合算?&rdqo;一阵枭鸟般难听似若尖锥刮瓷碟的声音从地底遥遥传了过来。

    房月楼与洞玄真人一听,陡然色变,齐声喝道:&ldqo;何方道友,敢插手我们兄弟两人闲事?&rdqo;

重要声明:小说《仙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